叛徒

第891章 太复杂

第八百九十一章 太复杂

真正来了就能用的当然是伯恩。

干净利落的在乍得首都狙杀了五名政府领导人,毫无道德负罪感的就撤离了现场返回加图拉的狙击学校,齐天林在那边也只是跟他简单的见面有个接触,因为都住在同一个军营。

这家伙就如同猛然一下回复所有能量和感觉一般,竭尽可能的停掉自己所有的精神类药品依赖,投入到如饥似渴的身体锻炼和射击训练中。

相比之下,他才是正儿八经的美军狙击手科班出身,大多数这种级别的狙击手是都保留在美国人自己的PMC公司里面不外流的,对于狙击学校的培训流程,比齐天林这个原来的丛林野战军半路出家转狙击手,又依靠自己非同一般人的体质才成为顶级射手的非人类更适合按部就班的培训学员。

所以齐天林在加图拉只是轻描淡写的到狙击学校看了看,就明白自己是挖到宝了,更何况伯恩表现出来的热情和专注度,应该是大多数欧美PMC没有的。

要知道齐天林从马克等人开始,虽然跟欧美作战人员交流很多,但出于自身隐秘的考虑,不敢太多深交,所以忠诚度或者说感情说不上太深,但粉丝团的头头伯恩显然是个例外。

等齐天林到了的黎里波好些天,伯恩才试着第一次主动给他打电话:“老板……我有个想法。”声音已经尽量控制情绪,还是有点小激动。

齐天林和颜悦色:“说!”

伯恩总结自己这段时间培训和在网上的感受:“您的公司亚非裔员工数量远远超出欧美裔的,而现在您在美国退休军人协会的口碑非常好,您完全可以招收大量美籍员工啊?”在美国兵看来,还是只有美国军队才是战斗力最强,那种所谓华国陆军全球第一的说法不过是意**,最近几十年美军的征战,一支没有打过仗的军队比,甚至连将军们都没有上过战场的军队,有屁的战斗力。

齐天林咋能说自己是反美大魔王呢?轻描淡写:“欧美裔的武装人员很容易引起中亚中东或者非洲地区当地人的反感抵触,所以我尽可能的避免招募这样的员工。”

伯恩觉得有点可惜:“您为我做了法庭鉴定以后,粉丝社区的注册人数大量增加,很多都是退伍军人,特别是有很多跟我有类似经历,也在伊克拉和阿汗富服役过,冲着您的名气,还有您的专业,想加入您的队伍,我悄悄看过资料,有很多都是有高级专业技能的退役人员。”

齐天林又咋能说这其中有很多肯定也是探子呢?却想想点头:“这个事情你试着做一下吧,从中挑选专业技能比较强的,整理一份名单资历

表给我,回头我考虑一下,可以聘请这样一些专业人员担任教官职责,可能比到一线作战的效果更好。”这里有两重考量,一方面美国那么多军情部门,对于如日中天的科巴斯保罗肯定会展开一系列的渗透观察,与其说铜墙铁壁的拒之门外,只会导致这些情报部门的加倍怀疑,不如敞开透明点,因为自己的核心部分,并不容易被触碰到,另一方面,现在需要培训的数量也确实太大了,廓尔喀们还是显得势单力薄了点,而且就好像伯恩这样美军顶级的专业技能人员能加入,确实对提升战斗力有帮助,要知道PMRI之前合作提供的那些军事教官全都是初级战术技能培训,现在齐天林的要求已经升高了!

伯恩有些兴奋的接下了这个任务,对于他来说,这就是新生活的重心:“在美国的网路社区上对您的争论很大,有人说您不代表美国的利益,也有人说您是普世价值观,但更有人说您在变相的侵略非洲,所以我也很着急,想让更多美国人看到真实的您,看到真实的加图拉……这违反我们的保密规定么?”

齐天林笑着满不在乎:“加图拉是有中情局办事处的,没什么不能对外透露的,只要战斗中的细节不要对外流传,因为还是有很多人战场上的残酷难以接受,必要的话,这些东西你可以先给汤姆看看,他明白哪些是能对外说,哪些是不能说的……”

伯恩兴致满满的挂上了电话,齐天林这边却略显自嘲的笑着摇头,自己身为上位者了,不自而然的在这些事情上面就会考虑属下的忠诚问题,也会下意识的怀疑伯恩是不是跟美国那些军情部门有关,甚至汤姆会不会也是中情局乃至FBI之类给自己下的套。

真是伤脑筋啊……

坐在他旁边的安妮伸出长长的手指在他眼前打个响指吸引注意力:“你现在思考的状态比较多了,有点动脑子的感觉,但是别忘了你的专长,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人去做。”骑士号又在沿着地中海南部海岸线飞行,经过突尼斯往西,只是这一次就是直接到直布罗陀了,来不及去突尼斯的那个别墅看看。

英兰格和西牙班方面分别协商一番,又沟通以后才直接拿出一个结果告诉齐天林,将委任他,身为南非籍的科巴斯.保罗.索尔伯托男爵受大英帝国的邀请,前往直布罗陀担任地方名誉长官,不具备执法权和管辖权,也就是个类似君主立宪制的君主,做做样子,用一个代表英兰格人利益的非英兰格人,获得了英兰格、西牙班国内国民分别的接受,都觉得对本国利益有益无害,最终还惊奇的获得了最难搞定的直布罗陀当地人的认可,因为

当地议会认为,有这样一位明星伉俪的行政长官,显然对当地旅游业和免税金融业有很大的好处。

所有的结论都拿出来才最后通知齐天林,所以他跟安妮只需要前往直布罗陀参加上任仪式,最终也不需要过多停留,于是玛若跟柳子越从欧洲飞过来会合,蒂雅在百般劝说之下,才终于把的黎里波军权暂时交给图安代管,多不情愿的坐在后舱一起离开了利亚比。

实在是那种自己得心应手的战地加占领区域环境,让这个已经获得小夫人称号的姑娘愈发不耐烦回到欧美社会,而且独立的环境也让她觉得跟齐天林之间是单独相处的,不稀得跟其他三位争。

安妮批评她这种小农意识:“现在保罗的身份不一样了,任何时候都要考虑他的形象,而他现在比较独特的大家庭就是各种媒体比较关注的对象,随着你在利亚比逐渐浮出水面,各方也知道有你这么个小夫人,你还打算就躲在非洲不出门?”

蒂雅坐在后面撇嘴:“要不是夫人答应把塔塔和大耳猫带过来给我,我才不来呢,烦都烦死了,一个个跟看珍稀动物一样,哪里有在非洲那么自由自在。”

安妮严厉批评:“你现在不是一个人,我们是一个家庭,你很多的决定不光是只对你那些部属负责,也要对我们的家庭负责!”

蒂雅从来就没怕过她,要反唇相讥,被齐天林叫住:“好了好了,蒂雅你在非洲也呆了不少日子,就当出来度假散散心,何况这一档子事情多得很,直布罗陀只是个头子,回家里看看,还要去阿汗富和阿联酋……”

安妮插嘴:“还要陪我去德国看看亚历山德森和爱丽娜的城堡!”小公主和小王子这次也要陪同出席,直接由苏威典王室保姆团陪着送到直布罗陀跟爹妈见面,回去的时候,安妮就琢磨要让儿子女儿看看他们的封地城堡。

蒂雅原本一贯是齐天林开腔,她就不做声了,听了又瞧不起:“就知道给自己的娃揽好处!”主要是最近也不是没下功夫,不知道为啥她就是没孵个蛋出来,很有些不舒坦,说不定她最近一直只愿蹲在非洲,也有这个心理原因,这姑娘的心理状况一直都不太正常的。

安妮要抓狂,要不是手还抓着飞机操纵杆,真想转身到后面教训这熊姑娘!

齐天林只好又打圆场:“你们俩都认识多少年了,怎么还见面就吵吵,人家夫人跟玛若多和谐的!”

安妮这不习惯对男人动手的,都忍不住伸手在齐天林胡子上乱抓泄愤,谁叫他坐在副驾驶座上呢,蒂雅更不舒坦,伸手拍开她的手,这络腮胡须可是她

天天都要认真打理的,最烦安妮这好吃懒做的贵族了!

所以这骑士号飞行的一路上还真是不寂寞。

而另一边的玛若跟柳子越确实就相处融洽得多,身份不同了,不知不觉跟自己原来的圈子或者朋友就有了点层次感,这不是说自己刻意弥补就能消融的,所以说两个同在巴黎的姑娘觉得还是相互之间更容易沟通和生活一些,本来就是俩人生观世界观比较接近的优雅女子,所以干脆搬到巴黎郊外的别墅,大多数时间都是同进同出,比跟齐天林还亲点!

随行的六位与其说是保镖,更不如说是保姆,除了携带枪支就是帮忙照顾小奥塔尔和齐天骄,看两位当妈的坐在前面VIP舱跟各自随行的秘书以及助理沟通处理工作事务。

中途随意的拿支签字笔别住自己卷起来长发的柳子越吩咐处理完最近的商务内容,有些疲惫的伸手撑个懒腰,傲人的曲线显露无遗,就觉得被人偷袭一把,赶紧收拢身子,正要笑骂,玛若就递过来一杯咖啡:“干脆你跟保罗离婚,我们俩结婚好了……”

几位秘书助理就赶紧相互看看,笑嘻嘻的起身,也到后面去,免得掺杂老板之间的感情纠葛……太复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