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92章 金牌

第八百九十二章 金牌

直布罗陀,就是西牙班本土箭矢一般伸进地中海卡口的一个尖头半岛,面积极小,从骑士号的舷窗望出去,也就是一座海边独立的山头。

安妮娴熟的操控飞机靠近半岛跟西牙班大陆连接处的机场,一个横贯东西完全切断整个半岛的机场,因为面积太小,为了保证机场的跑道足够长,左右两头都伸进海里,然后在跑道的中间,居然拦腰还有条公路!

也就是说,每当飞机要降落的时候,直布罗陀机场就好像很多火车道口一样,也会在两边落下横杆阻挡两边的车辆,广播一遍遍播放:“行人车辆注意啦,飞机要滑过去,请不要抢行不要翻栏杆!”

安妮一边这样开玩笑的给齐天林描述,一边就把单发小飞机在空中盘旋两下,算是等待空中管制安排,得到明确讯号以后,才一头扎下去,根本就不用道口,小飞机只需要两三百米的滑行距离就稳稳的停下,亲昵的靠在了圣玛丽号的旁边,柳子越跟玛若果然笑嘻嘻的走下舷梯给齐天林描述刚才穿行公路降落的新奇体验。

玛若还很有些轻佻的摸了一把蒂雅:“嗯?小萝莉现在发育得很好嘛,是不是非洲人的基因不一样的,身材很有料哦?”

蒂雅同样一点不示弱:“还不是你男朋友一手带大的!”

柳子越哈哈大笑,抱着丈夫亲一下,就让后面的护卫把儿子给齐天林抱着:“难得见面就要抱着才能培养足够的父子感情!”

所以说等安妮的一对金童玉女被王室侍从官送过来以后,齐天林不得不胸前挂着双胞胎,一手牵一个能走路的儿子,偶尔还悬空飞行,就跟穿了件沉重的MTV战术背心再提了两把枪差不多,老子儿子都乐淘淘的。

柳子越还是有大妇风范,低声询问蒂雅关于孩子的事情,这姑娘终于不炸刺了,撇着嘴低声困惑:“不知道,我……要不顺便去做个检查。”

安妮在旁边能听见:“他不能进医院,也不能被医生检查,我帮你联系个医生吧,绝对名医……”

蒂雅勉强说个谢谢。

身为即将上任的本地最高行政长官,还是会有当地政要接待的,不过就连玛若都有点看不起对方:“这么一丁点个地方,比圣玛丽岛还小,这些人还真以为自己就很了不起是个人物了?”

因为这些号称希望能独立于西牙班和英兰格两国之外的议会议长以及所谓的部长,还是有点客气但保持距离摆架子,认为这个著名的保罗不是他们本地人,也就不是这个最核心团体的一部分。

安妮当然更熟悉这里的结构,嗤笑一声:“两万

多人,还煞有其事的三个政党十多个内阁部长,四级法院,保罗那几百万平方公里的领地现在有法院么?!”

蒂雅代替回答了:“有了,利亚比刚成立了国民法院……目前主要处理婚姻案件!”所有刑事案件都是武力解决,经济案件也还都在掌控当中,一个类似乌托邦的宗教社会真还暂时用不上法院。

所以柳子越就听得有点乐:“那你有没有把你和他的婚姻问题解决了?”

蒂雅顿时觉得夫人真的是最可亲的,恍然大悟的搂着她亲一口:“谢谢夫人!回去我就办!”这有什么好艰难的,姑奶奶都掌控全国军力了,办个婚姻手续还不是手到擒来?!心情大好……

话是这么说,四位姑娘还是一字排开,亭亭玉立的站在齐天林身后三四米的地方,看他在即将卸任的前任英兰格总督引导下,一一介绍当地官员,刚刚在机场换上的新定做礼服的确有加分作用,齐天林少了很多杀气,斯文的挨个握手寒暄两句,最后才转身开始介绍自己的家眷。

已经到达以前的总督府,现在的行政长官官邸,就位于山下市区当中一个很不起眼的街道边,虽然已经都印到了直布罗陀的钞票上,但真的让看惯了自家多栋豪华大宅的姑娘们觉得提不起兴趣,只能说是按照礼节这么站在路边。

戴着英式圆顶帽的警察维护着街道两侧的秩序,无数的新闻媒体已经占据了最佳的位置,从街道对面扎堆的不停摁动快门和闪光灯,刚才姑娘之间的笑语轻言更是拍摄主题,蒂雅那有些冒失的亲吻动作就换得一阵爆发式的闪光。

更多的游客都被挤到街道两侧了,刚才礼宾车驾到的时候,真有一种簇拥夹道欢迎的味道,不过的确是因为街道太窄了,两边稍微站点看热闹的人就搅不开。

蒂雅总算是没有蒙上黑纱,但依旧一席黑色长裙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露肩之类的设计绝对不可能出现在她身上,也没有多余的花哨跟奢侈,就一只闪亮的钻石流苏胸花被黑色衬托出动人心魄的妖冶美丽!特别是她习惯性的戴着一副几乎遮住了大半张脸的墨镜,谁也看不清她在看谁!

因为她的个头高挑,所以是跟安妮站在一起,白色膝部裙的欧洲公主就完全是走高贵范儿,阳光明媚的地中海蓝天下还戴着一顶有羽毛的大檐遮阳帽,的确很有贵族色彩,就是帽檐边的羽毛时不时就会扇蒂雅一下,搞得墨镜下的小姑娘经常翻白眼!

柳子越和玛若完全能心态平和了,各自牵着儿子,抱着观光的心态,介于休闲服和礼服之间的正装,露出点礼节性的微笑,接受

齐天林厚颜无耻的挨个介绍:“这是我的夫人……女朋友……小夫人是北非利亚比……未婚妻就不用过多介绍了……”

姑娘们脸皮也能比较厚的面不改色……

只是最后没想到居然还有个巡游的安排,一家人坐在马车上把巴掌大的直布罗陀转悠了一圈,一方面算是巡视领地,另一方面也让当地人观瞻一下名义上的地方领袖。

只是领袖超越常人的一大家子,让一般是前任总督夫妇陪伴的四人座马车完全没法适应,所以就成了四位姑娘自己带着孩子坐敞篷马车,齐天林和前任总督坐在后面的轿车里,也算是个有谈话空间。

总督的爵位比齐天林高,公爵!已经是相当高的地位了,而且来当总督之前曾担任海军司令和海军部长,更曾经以海军指挥官的身份参加过伊克拉战争,所以跟齐天林说话的内容基本都不在乎直布罗陀这个小地方:“阿汗富战场上,据说你干得还是很不错的。”

面对专业人士,齐天林就相当谦虚:“那是陆战,我的本行,但是最近刚通过德国造船厂订购了三艘轻型护卫舰,打算用于利亚比的近海防御和某些区域的濒海作战,就很需要专业人士的支撑,您有什么好介绍没?”

这才是如同搔痒挠到了位置上,前任海军大臣专心致志的就探讨起来,让外面趴在窗户上往里面张望的市民,以为不时还对外面挥挥手的两位总督正在讨论什么跟本地有关的生计大事。

其实前总督大人很快就给齐天林罗列出了一整套大约十五艘战舰,不同组合形式的配套方案,更是推荐了他几名无心向政的军中弟子可以全面协助此事。

毕竟英兰格的军队衰退是不争的事实,但是在军备科技和技术含量上,英兰格还是有很多方面都能和美国德国处在同一高度,只是国力实在是大不如前,局部的优势根本无法挽回整体的颓态,所以英兰格渴望重振雄风的念头,应该是整个欧洲最强烈的!

直到巡游回到总督府两人下车时候,前任总督才意犹未尽的留下一句:“我返回伦敦就会进入国防部担任防务大臣政务次官,主管国际防卫战略和国防出口,希望我们能有一个更加正式的交流,英兰格的军工企业太需要国际出口贸易订单的支撑了!”

哦?这对齐天林倒是一个意外的收获,原本以为这位提前离职的总督也许会心怀不满,谁曾想人家也根本不在乎这个弹丸之地,算是来镀金或者打熬一段完毕,回去就要身居高位了,而且还是跟齐天林很需要的军备产品相关的部位,所以很有些惊喜的握握手:“我回MI6述职

的时候,再跟你正式面谈……”

对方笑着告辞,即刻就搭乘飞机返回伦敦。

英辖直布罗陀自治行政长官……

这是齐天林在商人身份之外,第一次得到一个正式的官方身份!

用安妮的话来说,这才是古斯夫塔为什么会不遗余力的推动这件事的目的,直布罗陀再小,也是一块欧洲的领地,担任了这样一个地块的行政长官或者总督,就意味着齐天林获得一份正儿八经的免死金牌!

当他在非洲做什么事情,都不会被断然的被欧美社会视为异端,就好像外交豁免权一样,他已经是凌驾于绝大多数欧洲人之上的那个统治阶层。

蚊子再小也是肉,齐天林也不再是沾附在蚊子腿上的灰尘,这是有本质区别的。

所以宁愿多花点钱,就当是买来的这个身份,也要尽量的保住,起码在很长一个时间段以内,都能为齐天林提供非常有利的舆论高度。

至于这只蚊子腿,齐天林一家连敷衍的兴趣都没有,晚上参加完带有与民同乐性质的官邸晚宴以后,指定安排两名秘书官员以后就跟随齐天林协助办公,一家人直接连夜乘机离开……

这些自以为自己又要独立,又要拿好处的前殖民地先晾着吧,别拿自个儿当大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