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96章 懵懂

第八百九十六章 懵懂

夜间的山区,有种说不出的静谧,没有纷乱的灯光,也没有嘈杂的声音,只有能看见轮廓的山峰似乎在城堡周围静静的呼吸。

如果没有之前晚餐时候讨论的事情,这时候多半就可以带着旅行者的心态,享受山野的清新空气和安静的休憩时光。

但诡异的藏宝故事让安妮第一个主动要求都在一起休息:“听太多这种恐怖故事,只要在保罗身边,就有安全感,不然睡不着!”其实是她心里明白,在巨额财富面前,什么样的事情都会发生。

这里以前没出事并不意味着现在不会出事,那些所谓跟珍宝有关的诡异事件在她看来,不过都是背后有黑手在为了维护某种利益,毫不客气的下手,现在自己一家人突然出现成为这里的主人,没准儿就会引来点什么。

玛若有同感,抱了儿子就指挥保镖搬床褥到大客厅打地铺,反正这边有壁炉,在这初春的夜晚,倒也不觉得寒冷。

管家就殷勤的到处奔走,低声给安妮汇报:“我们保证以我们的职业操守,不会外传任何消息,但……其他的员工需不需要集中起来?”在欧洲大陆这样的事情确实也屡见不鲜,没有主人出现以前,这里也许可以相安无事的让宝藏沉默下去,但说明了以后,避免无辜的人在争夺中受到伤害是很有必要的。

所以安妮点点头:“待会儿这几位保镖跟你们到那边城堡休息,她们都是专业人员,能保证安全。”至于这边,有齐天林和蒂雅这两位杀神夫妻在,还有什么惧怕的?

所以最后呈放射状把头靠在一起的五位成年人带着几个小孩就在拥有厚厚地毯的大客厅打地铺,周围宽大的落地玻璃加上燃烧的笔录,厚重的木梁,石砌的墙壁,都相当有惊悚片的气氛,柳子越这无良的还讲点鬼故事,吓得玛若一个劲要跟安妮换位置,要躺在齐天林和蒂雅中间。

安妮感兴趣的是这种形式,一边漫不经心的交换位置一边询问玛若:“你有没有参加过这样的闺蜜之夜?我一直都约不齐这样几个人,要不我们把保罗赶到角落上去?”

欧美国家的女孩子是有这样的传统,约上三五好友,聚在一起讲讲故事开个卧谈会什么的,增进闺蜜感情,安妮这样的身份,的确是不太容易找到伙伴,玛若给提醒了这一茬,终于缓和点,嘻嘻笑着点头:“小学中学时候不少……”

柳子越也能参与:“华国虽然不流行,但是我住读的时间也不少,寝室卧谈会也差不多……”

只有蒂雅这姑娘表示难以理解:“睡觉就是补充体力的,叽叽喳喳说话有什么意思?”

齐天林没什么不可以的,笑眯眯的把一双小儿女的婴儿床轻轻摇着,再看每天白天都在瞎折腾的俩儿子酣然入睡,习惯性的把塔塔又放到窗台上当成警报器,自己才靠躺在床边的贵妃榻上面打盹,他不认为有多危险,安妮她们不过是在尽情发挥女人的那种想象力,自己给自己寻找乐趣,但塔塔似乎就有上班的意思,抓着小银链拴着的大耳猫,聚精会神的东张西望……

真的,当齐天林抱着手醒过来时候,天色已经蒙蒙亮,从保镖那里取过来的一支P226手枪就插在贵妃榻坐垫缝里,四位姑娘依稀是刚刚才入睡,齐天林似乎听见过玛若埋怨蒂雅不要把冲锋枪和手枪都放在身边被窝里,一股子枪油味,现在还都在酣睡呢!

真是絮叨了一夜!

连蒂雅都难得参与说了几个月合起来都没有那么多的话,原本就话痨的柳子越和玛若就更不用说了。

没有任何危险,看看山顶还有残雪的温度,齐天林轻笑着自己起身,把儿子女儿们一个个抱起来送到外面的一间卧室里面,在**睡好,才回来给姑娘们把被角掖好,走到外面的露台,其实就是城堡的一条宽大墙顶通道,深深的吸一口山间特有的空气,格外提神醒脑。

能看见对面已经有人起床在整理城堡,两位掩藏了枪支的女保镖也驾驶小汽艇,顺着河岸边上来城堡前的空地上准备晨跑,其实就是顺便搞地形勘察。

这边的管家也带着几名家政人员一起过来,要给主人准备早餐什么的了,远远看见在城墙上出现的男主人,还能鞠躬致意。

好一派祥和的乡间田园风光……

这时远方顺着河流下游的公路上,就出现了一溜车队,六七部黑色铮亮的轿车,相当平稳的驶来,两名女保镖立刻就开始对着袖口暗藏的麦克风呼叫,通知那边城堡的几名同事做好准备,这边就仰头看齐天林,用手做个孙大圣把手掌放在眉头张望的动作,意思就是在询问没有步话机的齐天林有什么指挥意图没?

齐天林看看那一水儿的礼宾级轿车,而不是杀气腾腾的战术越野车,笑着把双手食指并在一起朝两边分开,两名保镖就会意的点点头,把自己分开在路口两侧,隐身到茂密的灌木丛中,别看这俩北欧女保镖高挑得跟女模特差不多,两支P90高射速冲锋枪再加上手枪突袭还是能构成点杀伤力的,何况齐天林还在正面城堡上呢,给匆忙带人进入城堡要升起吊桥的管家喊了一声:“不用……应该是贵客,准备饮料或者早点吧……这么早!收拾个会客间,夫人还在休息,就别打搅了。”自己才从内侧的石

阶梯慢慢走下去。

说起来城堡的战斗功效无论古今,都会让防守比进攻容易得多,就现在,只要拉起吊桥,故意从河水里面引过来的护城环流就保证了要进来必须泅渡,那时候可就是用弓箭或者枪支点名的好时机,何况现在两名保镖还在城外躲着,河对岸的保镖还有更多火力,齐天林自己有什么可担心的。

快步走到城堡吊桥的大门洞边,带着微笑迎接真的离开公路,驶上岔道的车队。

他就是很典型的欧洲男人打扮了,宽松的休闲裤,一双手工皮鞋,加上绒线衣,袖口和肘部还有皮革防磨,要是再嘴里叼个烟斗,身边跟一条杜宾犬,就完全搭调了,可惜齐天林身边跟着的是体型已经大了不少的塔塔!

这就是为什么蒂雅最近不怎么带着塔塔到处出差的原因,这家伙随着年龄增长,体型开始发育,不再是小巧玲珑随时可以让姑娘可以抱着走的时期,只好放任自由的在迷雾岛,关键是大耳猫还离不得它,蒂雅想单独把大耳猫带着,那傻沙狐就不吃不喝,所以现在体型小巧的沙狐坐在塔塔的肩膀上,好奇的看着吊桥另一头逐渐停成一排的轿车,塔塔倒是满不在乎的调整一下自己的坐姿,舒服的靠在齐天林小腿边东张西望,似乎在考虑要是齐天林跟别人打杀起来,它是不是要一头跳下护城河!

但这副模样,显然让齐天林的形象在常见的贵族气氛中,又带了点非洲特色,一连串被前座保镖、助理打开车门走下来的白人男性,不由自主的就把目光集中在这个男人身上。

维拉迪走在最前面,下车以后先给齐天林挥挥手,就开始挨个等待后面车辆下来的男人,年龄普遍比他大,都是五六十岁的甚至更老一点那一圈的。

最后维拉迪是站在这六名男性侧面一起过来的,那些随从全都站在了车门边,恭恭敬敬的等待着,齐天林把目光放过去的时候,他们都还很有礼貌的低头致意,其实贵族的属下真不会有多骄横跋扈的作风,那很掉份的。

齐天林心里一边盘算自己的女属下应该会观察出没多大作战几率,一边就笑着迎上去:“欢迎欢迎……”他不会德语,只能用英语说简单点,万一这些雅利安至上的男子只说德语,那不就好笑了?

但显然他还是把对方想得狭隘了一点,当先一位五十多岁很壮硕的典型德国男性笑着就也伸手跟齐天林握一下:“哦?纯色的绿猴和净白的耳廓狐?就凭这俩宠物,保罗你就能说明你的实力了!”

以前看见人多,就胆怯的抱住齐天林腿部的塔塔,现在真是成了精,起身打量嗅嗅,

似乎就能判断没危险,转头对齐天林看看,就又坐回去,一股子精怪模样,大耳猫当然就更加可爱,所以接连走上来跟齐天林握手的长者们都能用这俩珍稀动物作为话头,直到维拉迪等都走到一起,才正式的介绍:“这位是杰姆.蒂森先生,代表联合钢铁工业公司……”

“佛兰克林.克虏伯先生,代表了他们家族的意愿……”

“汉尼尔.冯.法本先生,化工行业的领头羊……”

“莱茵.哈尔斯克先生,这次我们在非洲的家电企业就是他的大力支持……”

“赫尔曼.德累斯顿先生,银行业的代表……”

“克勒克纳.本茨先生,是我们这个小型俱乐部的引导者,同时也代表了本茨家族对整个德国现状的担忧……”

“我们经过商议,觉得有不少的东西可以跟你进行比较正式的磋商,以求我们相互利益的最大化!”

如果是安妮站在这里,一定会忍不住想捂住嘴的,因为她才明白这些人和这些家族代表了什么意思……

齐天林的沉稳如山就被对方理解为大气!

其实这家伙一个都不知道对方的赫赫大名!

纯粹的懵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