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97章 洗耳恭听

第八百九十七章 洗耳恭听

齐天林走了一步漂亮的棋,这是因为他从维拉迪叔叔以及隆美尔留下的文字当中,知晓了TS组织这个隐藏在德国纳粹或者说现行政治背后的神秘团体,又很偶然的在被他切掉手指的法西兰总理府顾问皮洛瓦口中知晓了TS也是共济会下面的一个或许已经分裂出去的分支。

所以在维拉迪并不知道他知晓这些情况的不对等条件下,齐天林率先爽快的抛出了这个对方很有兴趣获得的城堡!

这其实是齐天林混迹金三角的时候学到的一个小花招,赌玉!

金三角地区没少见这种情况,一块外表普普通通的石头,也许切开就有价值连城的玉石,也许什么都没有,所以有些当地人相互喜欢送石头,算是送个祝福,如果这两座城堡里面真有琥珀宫的东西,那么价值几亿英镑的宝物,算是一块相当沉重的敲门砖,齐天林肯定会得到相应的回报,假如没有,齐天林这番在之前赠送的行为,也是可以挂上也许价值几亿的名头,更显霸气。

这就跟去吃饭消费个几十块钱送一张最高奖额五百万的彩票一个道理,小小消费即有获赠五百万的机会,听上去很猛烈啊!

但如果了解一下这几位男士的身份,就会觉得这块敲门砖也不过就是块砖……

联合钢铁工业集团就是蒂森家族的产业,二战时期所有德军枪械大炮坦克军舰的钢铁,大量出自这家拥有几百家企业,四十万员工的超级垄断企业!

克虏伯这个名称,连齐天林都曾经听说过,如果说联合钢铁是冶炼这些天文数字一般的金属,克虏伯就是把这些钢铁转变成为枪炮的流水线,从一战到二战,遍及全球,连华国都从克虏伯购买过无数的洋炮,所以这个名称在华国才没那么陌生。

法本家族是专注于化工,生产了所有,请注意,是所有二战时期德军的炸药!垄断了所有人造汽油跟百分之四十的药品生产,目前旗下最有名就是拜耳制药……如雷贯耳的制药业巨头其实也不过是这个家族的冰山一角。

哈尔斯克的确是代表了电力能源起家,但是最重要的却是电子机械衍伸出来的相关行业,从电机到电气,这里又要注意是电气不是电器,一字之差谬之千里,嗯,和拜耳一样,西门子也只是他们显露出来的一点点民用部分。

德累斯顿银行家族就完全是属于德国传统家族型的代表,主要的侧重范围就专注在钢铁、煤炭、电气、机械制造、军火以及交通运输部门等方面金融投资,可以说就是为之前这些企业输血保障的账房。

至于最后的本茨先生,光听这个名号就知

道是哪家了,就跟以上这些家族一样,平时都不显山露水,富豪榜也绝对看不到他们的名字,甚至连本茨家族还被描述成一个一战前就卖掉了著名汽车股份,艰难度日的平民家族,就跟这些巨型家族二战以后都销声匿迹一样,也就骗骗老百姓罢了!

有多少人知道,那些驰骋在欧洲战场的闪电战车辆和战斗机,相当一部分都出自奔驰宝马保时捷和欧宝之手,只是为了保证企业品牌形象,到处都掩盖了。

以上这些家族或者企业有个最大的共同特点就是,他们全都是巨型垄断企业!

很多人喜欢把垄断这个词儿挂在嘴边嘲讽华国的石油行业,但是看看这些企业才知道,华国现如今那些垄断企业不过是小儿科,所有垄断行业的四大专有名词,基本都是这几家发明出来的,康采恩、辛迪加、卡特尔无一不展现出那种巨无霸的魁伟形态,美国人就制造了剩下唯一一个托拉斯。

由此可见,德国企业具有什么样的底蕴。

说到底二战就是他们支持纳粹动手,最后盟军灭杀了这些巨型公司。

但深入每个国民经济环节角落的巨大盘根错节哪里是可以肃清的,战争不过是这些公司跟其他经济利益体之间的最终体现罢了,输了就偃旗息鼓的重整生息,只是更隐蔽更复杂了,因为康采恩或者辛迪加、卡特尔这三种垄断的模式都讲究个交叉控制混淆所有权,所以这些组成了团体的企业相互之间的股份也错综复杂,包括洛克的瓦伦家族也是这样的类型,只是没有这几家这么抱团厉害。

对于总资产要用兆这个万亿的单位来计量的超级团体,齐天林这点砖真的不算什么吧?

但显然这个组织由此肯定了齐天林的实力跟值得投资的友好倾向!

所以倾巢而出……

齐天林只知道对方是大人物,却不知道具体细节的心态,反而导致他能有一个很平和的态度,笑着就在前面带路,塔塔自然知道揽着肩上的大耳猫,一扭一扭的跟在齐天林旁边一起走。

不过维拉迪跟他惯熟,今天的态度虽然有些不同,但还是能不避讳的开他玩笑:“我来带路做介绍吧,估计你对这里都没有我们熟悉,我们都曾长期的在这家酒店住过,谁知道后面却被神秘买家买走了,再也没有出现消息,以我们的实力都找不到买家是谁,只知道是个南欧毫不起眼的居民。”他带着的方向却更齐天林大相径庭,顺着护城河往外走,准备沿着台阶走向河边,齐天林瞥了一眼,那两名女性保镖已经兜了圈子站在小汽艇旁边,显然是要担当一下操艇手,齐天林

想想姑娘们跟蒂雅在一起,还是比较放心,伸手帮忙扶了两把其中一位年事已高的老者,塔塔也能逗趣的伸爪子,引得轻笑一片。

看起来就好像一群中老年人的郊游。

能装载十来人的小汽艇不艰难的到达对岸,齐天林其实还没来过,另外四名女保镖和秘书助理也下来岸边迎接,等齐天林和客人说说笑笑的上去以后,她们就一起乘船过河回到姑娘们所在城堡。,

这边的管家当然能关注到,已经在宽敞明亮的会客厅里准备好饮品水果,齐天林还能看见有两瓶年份颇高的晚秋白葡萄酒,放在白铁皮的冰渣桶里,说起来这些酒类文化的配饰品,德国人显得更质朴一些,少了法西兰人的那些浮夸,就好像这些葡萄酒,其实德国也很出产一些好酒,而且绝不像法西兰那样乱宰冤大头。

这是个半开放的会客厅,真的就有安妮喜欢的那种大半个露台就接在落地玻璃格栅门边,和对岸的城堡主打山地河流景色不同,这边的背后陡然处在高地,能俯瞰一大片山野跟遥远的村庄,德国农村特有的那种彩色房屋点缀其间,加上清晨的薄雾,相当宜人。

管家恭敬为每位客人倒上一杯清水和摆上一只杯子,甚至还在桌面上留下几碟便签和铅笔头,就把一个小铃铛放在齐天林的手边,自己消失了。

齐天林看看这个自己小学念书时候,老师最喜欢用的木柄铃铛,当然就是自己需要的时候召唤管家的,还好奇的看了看,比自己小学时候的也没什么区别,略微精致点,就听见维拉迪主动开口:“我来询问我们希望知道的最重要问题,你在非洲发展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会客厅有五六张沙发,单人双人都有,所以大家随意的散坐开来,塔塔选择靠在齐天林的单人沙发边蹲坐下,无聊的东张西望挠挠自己,就把大耳猫抓下来开始挠着玩儿,显然是它们经常做的事情,大耳猫舒服的眯着眼睛享受,齐天林看看这对活宝,放下铃铛回应:“一切源于我跟美国非洲司令部的合同……他们需要在非洲建立桥头堡保证国家利益,我需要获取强有力的支持和经济利益……”说着随意的指指城堡:“譬如这里,这就是我的战利品之一,我得承认,这份跟美国人之间的协议为我带来了相当大的财富。”

本茨先生显然就是这个小团体的主导,五十来岁,体型微胖但高大,具有典型的普鲁士风格八字胡须,戴一副无框眼镜很好的诠释出斯文的气质:“除了利益诉求之外呢?现在你已经不用在乎利益这个问题了,当你到了这个阶段,你的眼界和层面显然已经会发生质的变

化。”这就是身为成功者明了的东西,只有成功过的人才知道这种心态和认识的变化是毋庸置疑的,站到了一个顶峰,不可能不产生变化。

齐天林点点头:“我也很惊讶,以前有些看法想法就变了,以前在乎的一些东西都无所谓了,不过我是个作战专家,想太多不利于扣动扳机,所以我不会去思考深远的东西,简单的做好手边事,根据形势选择最有利的阵营……我是个拿枪的商人,不是政客。”

他的这个定位居然博得了对方三四人的小鼓掌,齐天林也有点头致意:“感谢安妮对我的礼节培养。”他不避讳这个也许别人认为他吃软饭的环节。

本茨笑笑:“也感谢她把你带进了这个圈子,并且辅佐你成长到现在的样子,这让我们感到很惊讶,短短几年的时间,我们是透过维拉迪先生看着你飞速成长,并拥有扎实的基础和可以期待的未来,我想,现在是我们正式谈谈我们对你投资的合作意向了……”

齐天林端过水杯轻轻抿一口,洗耳恭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