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898章 砸

第八百九十八章 砸

本茨先生的论述却不是从合作开始的,而是用他手中一根金属头的小拐杖轻轻的敲击了一下会客厅的厚重橡木地板,虽然有编织地毯,拐杖头还是在地面敲出了沉厚的声音,倒是把塔塔惊动得东张西望,本茨笑笑吱两声安抚猴子,自己才说话:“琥珀宫就在这下面……二十二米深的水泥封存矿洞里面,我们有确切的记载,只是直到十余年前才找到。”

齐天林脸上配合的能露出惊讶的表情,转头对维拉迪做个祝贺的大拇指手势!

表明契约有效!

对方几人对他的反应非常满意,克虏伯先生询问:“你不问问为什么不挖掘出来么?”

齐天林耸耸肩:“只要不是在战争时期,挖出来就是跟俄罗斯打嘴仗,凭空找个麻烦,没有实际意义的。”

本茨笑着点点头:“对,而且挖掘这个战争时期匆忙埋下唯恐不够深的宝藏,需要动用大量的机械设备,不是一把小锄头就可以完成的工作量,这在目前这个地区,会被很多人看在眼里,所以不找到这里的主人,不可能贸然开工。”

齐天林对他们的耐心也树了个拇指表示佩服。

本茨才开始言归正传:“我们明了二战末期留下的二十余个宝藏中的十五个,这些资产对于我们的企业恢复还是起到不少作用的,当然第三帝国末期的一些财产补救措施也保证了德国拥有大量的财产可以东山再起,你明白我们的意思么?”

齐天林必须惊讶,而且还要做得非常惊讶:“第三帝国?难道……你们现在还跟那个战败的政府有关联?”他早就知道维拉迪亲纳粹,而且维拉迪的这个名声也不是很遮掩,所以他还用朋友的手势指了指维拉迪,似乎在说:“好啊!你小子!”

本茨看来是主讲:“当然有,这场战争是历史,我就不用说了,从商人的角度来说,战争才是化解一切经济危机的最好方式,只有用战争重新洗牌,重新清理思想,大乱而后大治,用短时间的战争和困苦,少部分人的牺牲,换来大多数人长时期的幸福生活,这本来就是人类发展史的本源,你在非洲不是已经证明了这一点么?而我们不过是历史的见证者和旁观者……”

哇……这句话是多么的有气魄,超然于所有人和国家之上,世界大战能用这么寥寥几句诠释,齐天林虽然不认同这种战争观,还是情不自禁的鼓掌,取开身边的雪茄盒,剪了几支奉献给各位,点燃继续听。

本茨论述的就是国际形势:“现在全球性的经济衰退不过是轮回的一部分,用战争来解决问题是最方便,德国也需要从这样的战

争中摆脱之前被钳制的地位,成为重新独立自由 的德国,所以我们赞成你坐大并拥有一股难以忽视力量的做法。”

“现在的关键就是,战争究竟何去何从,在欧洲本土再进行一场战争,那就太惨重了,亚洲华国呢?本来倒是不错的选择,地大物博资源丰富,能带来经济增长点,但是这个国家也太大了,不可能蛇吞象,俄罗斯也是同样的道理。”看来他们还是承认纳粹当年自不量力的进攻大纵深的前苏联是个错误,有时候巨大面积的国家,这就是深厚的优势,与其说费尽力气去攻击占领,不如指望内乱,就好像前苏联,也好像现在美国对华国最喜欢做的一样。

本茨一一列数:“最重要的是,我们不希望美国在新的战争中再渔翁得利,做大做强,必须要在这个过程中让美国衰退,德国才有可能崛起,你能接受我们作为德国成为真正世界强国的理论么?”

齐天林含着雪茄拍拍手:“我对德国没有不适的倾向,我只看形势和利益,如果最强者得到抑制,大家都能利益均沾,我当然愿意。”他不会贸然表达自己对美国的敌意,这一切都要建立在实际操作上面,鬼晓得这些德国人转身会不会把自己卖给美国人?

本茨开门见山的说出了自己的立场:“只要你不觉得美国人不可战胜,那就好,有些东西不一定是在战场上见分晓,战场无处不在,所以历数各个国家跟地区,目标只有在中亚或者非洲地区进行一场可能把世界强国都拖进来绞杀的大战,让世界格局重新整理。”话其实说得很含蓄,目标还是直指美国,只有剔除了美国的全球控制,德国的重新崛起才有空间,也只有拖垮了美国,欧洲才能重新获得中心地位,只是这话对一个跟美国有大合同的PMC公司老板来说,还是直白露骨了点。

齐天林耸耸肩:“这样的战争,也会让美国国内经济拉动,还有类似日本这样的国家都能很好的发展经济,不光是让欧洲获益吧?”他就刻意要把话让对方说透。

果然,本茨的气势的确有点强:“日本?没有人认为那个所谓的经济强国有什么值得称道的,美国一家独大的形势已经严重影响到了全球经济,不能全球都为美国输血,之前你在迷雾岛汇集了欧洲几个方面的会谈,我们就觉得你可以往这个方向走得更远更高一些!”

齐天林笑起来,弹掉一点烟灰:“我没有政治倾向,也敢于富贵险中求,但总不能我来做出头鸟,被美国人发现或者打压,身后却一股脑的一个支撑都没有。”

维拉迪急着想说话,被年纪最大的哈尔斯克先生用手指制

止了,还是本茨唱独角戏:“维拉迪一直代表我们在积极参与你的所有投资跟战争行动,正是这紧密合作的过程,也是我们观察你的过程,你具有相当良好的中东非洲地区基础,也有相当卓越的前线作战能力,最重要的是,你主动拉入了欧洲国家和中东国家来分担你对美国人的合同,让美国人无法全面控制你,就是这点促使我们看好你并不是一个唯美国利益至上者,哦,在这里我们都理解美国人那种与生俱来的傲慢跟自大,他们只会认为你为他们做的一切都是应该的,对你的监控或者调查现在都说明是把你当成了自己人,那么……你既然跟英兰格人和阿联酋人有相当深的合作,为什么不能和我们有最深的合作呢?”

最深?

齐天林没有轻浮的笑一笑做深邃状,而是认真的挠了挠胡须:“我刚才说过,我对德国人从来都不反感,对于所谓纳粹或者别的思想模式也不抵触,当然,我也隐约听说过,第三帝国的那位元首也是得到了大型财团的援助才能有那样疯狂的举动,我想说的是,如果这种传说真的跟各位有关,你们反思过这种投资由此带来的正确和错误在哪里么?”

对面七人的脸色变化多端!

齐天林接着就说:“我是个作战专家,不是政治家,这是我反复在强调的一点,但是我绝不愿意被推到前面当傀儡或者木偶,所以我只会用最简单的办法来回答你们,你们要投资我,你们要得到什么?我能得到什么?然后我们都避免看到什么,如果能达成共识,我们不难走到一起。”

也许齐天林一直以来表现出来的军人……不,说他是军人色彩都高抬了他,齐天林更多就是一个武装分子,这样形容又觉得好像是个打游击的家伙,但前期的他在维拉迪或者这些人眼里,不就是这样么,只是随着他有点闪电战一般,用局部常规快速作战的方式推翻或者政变了好几个国家政权,并成功的把其中几个掌控在手里,才开始从单一的军事色彩不可避免的染上政治色彩,这点是齐天林自己怎么撇清都没法抹杀的实际存在。

但以前也许一直以为他是莽夫或者军阀,今天早上这番对话中齐天林的表现,显然有点出乎对方这些人的意料!

其实还是那个原因,昨晚开始齐天林就在算计维拉迪了,他成功的利用了双方讯息不对等的这个点,特别是维拉迪有点激动的要去跟人商量,齐天林就知道TS或者说共济会的分支,跟皮洛克他们或者美国共济会都不太合拍的德国共济会,应该会找上门来了!

他不可能没点思量……

表现出来的就是

一个有理想有道德,却可能知识和纪律都少点的两有两无新军阀!

所以短暂的思考跟相互对视以后,几人中的德累斯顿先生终于开口说话,他就显得干瘦不少,一改银行家应该肥肠满肚的形象,带着德国人特有的严谨,从自己西装内侧取出一个小记事本,没有用时髦的平板电脑,翻了翻,开始念上面的东西:“根据我们估计,你现在的资产不低于一百亿美元,这其中大部分都是阿布扎比投资局在帮你打理,他们甚至投入了相当高额的大众汽车股份和别的经济资产来参与你,价值却不低于四百亿美元!他们看来是押了重注在你身上,相比之下,英兰格方面就要吝啬得多了,除了爵位头衔,和现在直布罗陀的总督地位,真只能算是在你身上净赚!”有点挑拨的味道。

“当然苏威典才是最有眼光和投资手笔的,直接用王室作为筹码,事实也证明他们的投资和培养相当关键,你也拥有很注重投资者回报的优良记录,我们争取超越他们成为你最大的投资合作方!”这倒是真高估了安妮的前瞻性,现在的齐天林可真是她的惊喜。

一次次政变,齐天林的实际资产其实早就过了四百亿美元的全球富豪榜标杆线,也成为名副其实的隐形富豪,但德国超级财团的大手笔还是让他格外惊讶,难道也要学阿联酋方面投几百亿美金来砸昏自己么?

来吧!砸死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