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00章 欢迎

第九百章 欢迎

柳子越先醒来,毕竟她以前就经常熬夜录节目,黑白颠倒习惯了,醒过来看见玛若很不雅观的把胳膊腿都翻到羽绒被外面,摇着头伸手过去帮忙盖一下。

却发现蒂雅一下就睁开了眼睛,不就是被子之间摩擦的声音么?哪有这么敏感的,柳子越做个虎脸的表情,打算撵这姑娘睡觉,自己抬目看看四周没发现齐天林的踪迹,决定还是起来走走,检查一下自己被子里面的睡衣还整齐,才翻开起身,没想到蒂雅也跟着起来了,果然一身睡裙旁边就提着一柄怪模怪样的冲锋枪和手枪,也不怕晚上睡觉硌着。

柳子越还是啥都没说,做个惊讶的鼓嘴表情,稍微拢一拢头发就站到落地窗前,拉开一点缝隙看外面,天色倒是已经明亮起来,没看见丈夫跟孩子,却感觉到身后有双手伸过来帮她整理头发,索性放开手,看玻璃上面反光里的非洲姑娘能给自己打理出个什么样。

蒂雅也不说话,弄到一起,就娴熟的从自己头上摘下一个三叉型的发卡,柳子越当然不知道,这种俗称海王戟的钨钢玩意儿可不是看上去那么可爱,随时可以变成握在手里的杀器,蒂雅却用来给夫人梳头,动作还很认真,柳子越因为最近商务活动相当频繁,所以一直都是最大方得体的大波浪,从头顶分开都是直顺到肩部,然后才有点波浪翻滚的意思,不同场合或披或扎都很相宜,还是在伦敦做了巴黎养护的呢,瞥眼看看蒂雅专注的表情,终于忍不住开口:“你……怎么不留长点头发,以前都多好看的。”

蒂雅就是清爽的短发,齐耳长度,最多能拢在一起到脑后扎个羊角辫,就这么随意的摆摆头,短发都能如裙摆一般甩起来:“和他一样,都为了方便,长发会卡住很多东西,万一受伤也不方便包扎。”声音都很小。

柳子越开了话匣子就真的话痨:“还那么危险么?”

蒂雅依旧摇摇头:“好多了,他得到清真寺大长老的拥护,现在没人反对他,只是要打新的地方他都自己去,我只帮他守后方。”

柳子越居然有点羡慕:“真好,有点夫唱妇随的意思。”

蒂雅脸上却没什么得意的表情:“您也能帮到他,我在电视上看见您的节目了,宣传我们在利亚比是为了和平……”

柳子越不掩饰自己的骄傲:“我看了安妮带回来的那些资料,真的很有成就感,救了不少人。”她骨子里还是跟安妮这种比较理想化的一个类型,对这种美化过的慈善事业很拥护。

蒂雅泼冷水:“我们也杀了不少人,当然不会到处说了。”

好吧,一下就浇灭了

柳主播的浪漫心思,头发也梳理好了:“他可能是出去了?我们也出去走走看看?”那边的俩欧洲姑娘还在睡觉,蒂雅就有点为难:“我要保护你们,别分开的。”

柳子越理解的笑笑推开落地门窗要到外面,蒂雅抢先一步先出去,却发现外面的城堡围墙头上站了一名女保镖,远远的给她做个安全值守的手势,蒂雅才松了一口气,算是有人接班了:“您……可以在她们的保护范围了。”

柳子越已经都迈出去的脚步,又倒回来半步,职业习惯的采访探询:“随时随刻都这么保持警惕,你觉得累么?”

蒂雅随口:“他在,我就不警惕,但只要他没给我停止的信号,我就要保持作战状态。”推开旁边的门,发现这边也有保镖站在走道里,还给她示意孩子们都在走道对面的房间里,低声汇报老板在对面城堡跟人谈话。

从走道的窗户能看见外面一溜排开的各种高级车辆,大清早的,还真急迫。

齐天林就在对急迫的巨头们解释他的看法:“也许你们的团体曾经投资过类似希特勒或者别的领导人,政治家。我不是,刚才我都说了我只是个作战的商人,和气生财,就算是拿枪,这也是个不变的道理,无论我的目的你们的目标是什么,我都不愿意成为众矢之的,这一点,恰恰是很多……嗯,希特勒同志没做到的,为什么一定要于所有人为敌?为什么不能联合绝大多数人一起对抗某个目标呢?”

巨头们有点面面相觑,齐天林的这种反应太出乎他们的预料了,连维拉迪都有些诧异的安静下来,伸手从桌上倒过一小杯晚秋白,轻轻荡漾两下对齐天林举举杯,示意他继续。

齐天林还是谨慎,但说的的确是这些年他做的准则:“我跟美国人的合作关系非常好,这让我获利不少,当然你们说得也有道理,他一家独大,只会把所有人拖下坑,这个道理很多人心里都明白,但是不说,因为美国现在足够强大,就算经济衰退或者财政困难,债台高筑,但你们也必须承认,美国还是最强大的,那么……真没必要正面对抗。”

本茨显然听得比较专注,眉头有点皱,目光紧紧锁定齐天林,齐天林没什么不适的:“你们是按照把我打造成一个新的军事强权或者军政联合体去的,也许在非洲能先横扫一切,最后跟美国纠缠拖拽,但别忘了,这不是百年前的时代了,拥有潜艇和上百架战斗机,还有几十艘战舰,这意味着什么,这就是一个非常明显的靶子,被美国大喜所望的当成靶子,然后名正言顺的替代我,自己在非洲立足,我不认为你们提供给我的那些东西

能跟美国纠缠多久,更何况我根本就不擅长军团作战,那样不但是你们的投资打水漂,我也会死无葬身之地。”

商业巨头们的表情有些深思了,如果说之前他们觉得重磅投资绝对可以直接拿下齐天林,现在齐天林却给他们展示了他更值得投资的一面。

“我希望看到的是,我作为跟各位一样的商人,游离在非洲国家权力之外,我掌控政治代理人,你们掌控经济发展力,开发拓展非洲获利,是真正的把非洲当做经济开发区域来开发,而不只是挖了资源留下千疮百孔就离开,让非洲发展成为欧洲乃至德国的基石,而不是为美国做贡献,现在的战争就是争夺非洲,不光是资源,还有这一大片国土,我一直把事态控制在美国很不好插手的分寸阶段上,这样美国才不能从非洲得到急需的经济增长点,假如他在我这种状态下,强行要投入战争,那就面临更可能的经济崩溃,这样一种介乎于似战非战的非军事化状态,才是我需要的!”齐天林终于有些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的根本战略,这是他跟麻桦腾还有迪达都商量过很多次的宗旨。

不等对方开口,齐天林继续:“你们都是商业上巨人,当然不排除也有很多军事方面的幕僚跟参谋,但每个国家每个团体考虑事情的时候都有自己的角度,我擅长的是小范围特种作战,甚至是非军方风格的游击作战,这就注定我一定会避免正面大军团战争,而这种手术刀式的精准创口作战方式,你们回头也可以咨询一下你们的专家,这其实是在核震慑的前提下最符合现在的新型作战形式,怎么用才是最事半功倍,而不是一味的动用你们能影响到的专业军士,按照你们设想的路线来走,那可能不会达到我们合作想得到的结果,我说完了,我同意与你们的合作,但希望按照我的模式来,利益共享。”

场面有点安静,各自都靠在自己的座位上或沉思,或盘算,也有些重新打量齐天林的味道,这都是顶尖人物,不会盲目的看别人反应,都有自己的判断跟思量,所以静悄悄的时光中,只能看见上午的阳光已经升得有些高,从斑驳的拼花窗户间透进来,洒在地面上,光芒中能看见点轻微的灰尘影子翻飞,就好像这些人的思想一样……

好一会儿,对方七人当中,从头至尾都没有说一个字,年纪看上也是最大的杰姆.蒂森终于抬起手,轻轻的鼓掌,声音也的确有些苍老:“保罗的观点……很出乎我的意料,不光是内容,还有出在他身上这个事实,这说明在我们踏进这个房间以前,他已经有自己完整的思路,而不是我们之前以为的,仅仅是个依靠杀戮获利的战

争贩子。”说到这里,居然重重的看了一眼维拉迪,显然他们很多直观印象还是来自于维拉迪的判断:“而且保罗你显然还有很多思路和想法没有说,这很正常,我们之间的信赖还有待加强,而我要得出的结论就是,我将会选择投资你,投资一个有长远眼光,而不是贸然为了战争而战争的非洲之王。”

居然给了齐天林这样一个称呼……齐天林都要觉得他是不是在捧杀自己,认真的看了看对方的表情,这满脸周围的老头子哪里看得出什么端倪,说完笑笑就抱着手里的拐杖靠在沙发垫子里不说话了,好像进来坐下以后一直都没说一样。

本茨显然也理清了自己的想法,接着开口,很简单:“我同样选择支持,以工商业建设的形式进入非洲,而不是枪炮。”这意味着大量经济利益的调整,之前是可以用军火拉动本国生产,因为现在欧洲的经济增长点确实相当乏力,没有什么值得投资的大型项目,什么都按部就班的在运作,整个欧洲庞大得就好像一台机器,不可能贸然改动某个环节,非洲如果真能改变不完全是一块战争之地,那么倒更加值得投资了。

这显然是他们内部开会的模式,克虏伯接上点头:“我附议……”

“我代表银行金融方面同意投资。”

“法本家族选择跟进投资……”

“我没异议,我们将继续加大在非洲的电气产业投资……”

看看所有人的表情,维拉迪才最后起身慎重的站在齐天林面前:“我的老朋友……欢迎你加入我们的团体……”

敞开臂膀跟站起来的齐天林紧紧的拥抱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