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01章 防止

第九百零一章 防止

看着逐渐远去的车队,安妮并肩在齐天林的身边,目光中有难得的闪烁和欲言又止。

其他三位姑娘都意识不到这些人意味着什么,只知道肯定是大人物,所以大家一起共进午餐的时候,气氛相当正式,只能靠安妮来支撑场面。

看看抱着儿子女儿的齐天林,安妮轻轻用牙齿咬一下嘴唇,说起来她的嘴唇没有柳子越那么丰韵,也没有玛若那种有点小性感的味道,微微的唇线还有些冷峻,实在是北欧的高贵气质,被这么咬一下才有点姑娘的犹豫味泄露出来,齐天林看见了,一手一个儿女,实在腾不出手摸摸:“有什么想说的?”

安妮居然发现自己说话的声音有点沙哑,所以有点艰难:“你……这一步来得太快了,我曾经期望你能达到这个高度,但是你这么快就引来了这些最顶尖的家族支持……我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终于在察觉事情不一定能在自己的王室家族能掌控的阶段,安妮还是发自内心的为爱人感到忐忑了。

齐天林让女儿亲一下大公主的脸:“你别忘记了我是谁,除了你们是我的软肋,我不惧怕任何损失跟陷阱,之前我对于欧洲联盟的层面还定位在政府或者某些部门,现在能把这些隐形超级家族拉进来,才是真正的巩固,不是吗?”

安妮终于对女儿露出点笑容,还是小紧张:“他们能影响政府,影响民意,影响所有的工商业,王室……也许从小王室的训诫就是尽量远离他们,远离共济会之类超越政府的组织,免得他们越界颠覆王室,可能是因为我从小接受的教育,唯一能超越我们王室的就是这些巨型的联合团体,所以让我下意识的有些担忧。”之前关于共济会这类事情她就真的很少跟齐天林提。

齐天林点点头:“他们还是对我开诚布公的阐明了我加入的这个小团体,还是从那个TS组织演化过来的,他们只是最顶尖的几家,现在没有固定的称呼,也没有固定的章程,就是这个看起来松散的家族联盟俱乐部,实际上相互交叉持股,相互支撑哄抬,我……倒是替他们补上了战争这个环节,成了组织的一把枪,他们会站在牟利的原则上大量跟进开发我的区域,加强我的控制力,也就是他们的利益来源了。”

安妮接过儿子,抱着感受一下,似乎心安一点:“嗯,我想我是担心他们把你变成跟希特勒那样的战争狂人,变成不再是眼前的男人,在这样的团体或者潮流的裹带之下,不由自主的朝着我不希望的方向演变。”

齐天林看着安妮,笑得比她更开心:“这是你表达爱意的转折说法么?担心和挂念我的成分这么

重,一般你很少这么说的。”

安妮还楞了一下,终于笑起来,忍不住抱着儿子靠在齐天林身上,嗯,她还是高了点,得侧着曲一下!

站在城楼边的柳子越提高点音量:“感情戏演完没?完了就回来讨论家事了!”

安妮很不满的低声埋怨:“她就是故意的!多有气氛的,非要来打断!”

齐天林还是抱回了儿子,一手一个打圆场:“真值得去讨论下,这里都不是我们家的了。”作为被这个包括了苏威典、苏黎世、奥地利多个隐形家族构成的团体接纳的新成员,这里的藏宝财富肯定有齐天林的一份,不过对方主要在意的是这些东西对德意志民族的含义,而齐天林更不想沾这些会引起各方争夺的著名宝藏,所以作为交换,另外一座面积庞大得多的古城堡将成为小公主和王子的共同封地。

回到餐厅,玛若正在询问管家的意愿,是留在这里还是打算跟着一起转到新的城堡的,没多少犹豫,两位管家低声商量了几句,就决定跟着一起走,为王室服务……就算以后跳槽,这都是贴金的履历啊!

新的城堡在德国北部濒海的罗斯托克附近,远离这个南部山区,古堡旅游团整体开拔,带着管家和部分一起过去的家政员工,浩浩荡荡的就搬迁了。

这个过程中,齐天林数次在中途跟组织内的各家族成员见面商谈,维拉迪一直陪伴着,跟齐天林的谈话也越来越深入。

靠近波罗的海的城堡风情就完全不同了,周围没有那么巍峨的高山峡谷,基本都是在丘陵高地或者出入海口港口边才会有古堡,所以这座拥有四座塔楼能容纳上千人的普洛宁城堡跟著名的什威宁皇宫遥相呼应,安妮觉得更喜欢,因为这座把守罗斯托克外围入海口,以前为了防御海盗的城堡显然更符合她的兴趣,何况隔海相望的就是苏威典:“我这算不算是变相扩展了国土?”

柳子越揶揄她:“我试着发个新闻报道看看反应?”

安妮还真想了想,觉得别在齐天林的关键时刻撩拨德国人或者苏威典国民,悻悻作罢。

这仅仅就真是旅游了,感受一下新城堡的气氛,跟维拉迪安排好各种商务进展,还得遥控苏海亚、耶米斯基纳、哈代比接纳突然涌来的各种德国投资,叮嘱他们把控好国家利益跟别人投资合理回报的关系,从卫星地图上能看见三艘布伦瑞克级轻型护卫舰已经拆下所有德国军方标志,挂着绿洲防务的名号,停靠在直布罗陀港!

齐天林自己的封地港口,三艘军舰有点公开的停靠在这里,对外宣称是破产的鲁尔森船

厂抵押船体,公开招募船员,工作内容将是应北非一带国家的合同要求,提供近海反走私、反偷渡、保护渔业资源等服务。

很正当吧,所以除了觉得齐天林当冤大头,从德国人手里接过三艘被证明连海军都不愿接收的破烂货,美国和大多数欧洲国家都不是很在意。

唯独西牙班在意……

一名一直在非洲计划中有联络的西牙班官员主动打电话来询问这三艘护卫舰的情况,因为直布罗陀跟西牙班的渔业纠纷就是最近闹得很厉害的事情,议会怀疑这个新上任的直布罗陀行政长官是不是要拿西牙班渔业动手,搞得直布罗陀方面舆论非常拥戴这个新长官,齐天林啼笑皆非的跟西牙班人解释了好一番,最后不得不暗示,这三条船会用于几内亚湾的某个行动,西牙班政府方面的官员才心思多多的挂了电话。

所以这个表面上的家庭度假实际上伴随着一路各种商务活动,开始有点被打搅了兴致的柳子越和玛若最后也能适应的把自己的事情拖进来做,只有蒂雅简单的就接管了所有保镖,组成一个临时战斗小队,重新领导和分配了工作,平时还搞训练呢!

最终还是一家人舍不得这难得的相聚时光,跟着齐天林一起飞赴阿汗富,当然圣玛丽号仅仅就是在机场降落一下,放下热爱硝烟味的齐天林就直飞迪拜了,夫人们先去购物游乐一番,等齐天林在阿汗富的事情处理完毕,再过来会合。

这仿佛是看起来最合理的富翁行程,很好隐藏齐天林去迪拜的真实意图。

只是,在去阿汗富之前,圣玛丽号先从德国直飞香港,得在这边跟长辈见面嘛,要把齐天骄交给三位老人带回国成长一段。

因为事情简单,齐天林也多久没看见母亲了,也见个面,他现在的确不太适合经常返回国内,四位姑娘就只有玛若没来过东亚,重点是纪玉莲还没有见过出生的小奥塔尔这个混血孙子,玛若挺自豪的,当成是旅游所以啥都不准备就泰泰然的去香港了。

蒂雅真心实意的在德国帮纪玉莲买了不少衣服,她跟婆婆生活过一段时间,所以了解纪玉莲的身材跟喜好,柳子越多懒的就让她多买几套连自己母亲的一起应付了,她经常回国跟父母婆婆在一起,最没特别感受。

安妮就纯粹是坏心眼了,她多了解东方文化的,根本不给玛若通气,自己笑眯眯的在香港机场落地才在免税商场买了不少老年人用得上的健康滋补品,吩咐保镖给自己提着,佯装空着手晃晃悠悠的跟在一大家子里面出机场上车。

柳子越的随身员工有两名是华国人,玛

若的助理也对到香港很好奇,所以加上保镖孩子和必备的王室侍从一共有二十人左右,所幸香港的FBO在亚洲还是算领先的,有相当完备的商务机配套,提供了一辆商务MPV和一辆越野车给他们,直奔约好的地方。

直到在酒店楼下下车,柳子越才故意好奇的打量玛若:“你不知道在华国见婆婆是个非常庄重和严肃的事情?”玛若还是穿着在德国游山玩水的度假装,到了香港觉得气温上升加上第一次来香港,很想到处看看游玩,更是典型的户外T恤加背包客打扮。

玛若这时候才把好奇打量周围东方景色的目光收回来,发现一贯多袋裤加冲锋衣的蒂雅都换上了长裙,安妮和柳子越这种一贯穿衣都比较正式的就更不用说了,恍然大悟:“哦……原来你们给我挖坑!”

齐天林顺手脱了自己身上的外套,也露出里面的T恤:“好了好了,我跟你掉一个坑里……没什么大不了的。”

只是电梯上到裙楼顶部电话约定的七楼屋顶餐厅,刚看见纪玉莲一脸激动的站起来迎接儿子和未曾看见过的三个孙子孙女外加一个儿媳妇的时候,齐天林就看见刘晓梨跟柳成林坐的藤编茶座后方,老吕跟另外一个中老年,带着典型的官味或者说军方气息坐在太阳伞下。

倒是能防止被人偷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