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02章 不太稀罕

第九百零二章 不太稀罕

在日本人介入了利亚比石油产业以后,齐天林就停止了任何跟老吕的联络,虽然麻桦腾有这样那样的说法,但他满心不爽是必然的。

但老吕急需修补这样的关系,齐天林心里也明白,所以安排这次跟母亲以及老丈人家的见面,就是给对方一个台阶,毕竟齐天林不是三岁小孩子,可以有情绪,但是整理好情绪,应该做的事情还是要做。

所以没有什么惊讶,对蒂雅身后的女保镖们看看,六名姑娘就散开来,从露台拐角到跟室内餐厅的连接部位,全都分派到位,保证不会有人在近距离偷听或者偷拍。

柳子越也看见了那位神秘的吕叔叔,会意的接过秘书抱着的儿子,安排她们可以自行游览香港,约定时间和畅通联络就行。

纪玉莲已经迫不及待的过来要伸手抱儿子,一脸的不习惯:“这么大把胡子,马克思一样!看起来都不像华国人了!”

齐天林笑着搂紧母亲,还是很温暖啊:“在外国嘛,你也没胖,叫你出国跟我们生活,你又不愿意。”

纪玉莲抱了儿子就要抱孙子,口中不得闲:“越越说过,你们在外面还不是到处飞来飞去,又不是住在什么唐人街,我连说话的人都没有,上次我跟越越妈都呆得很不习惯。”只是手刚要伸到齐天骄身上,玛若毫不客气的就把小奥塔尔塞过来:“婆婆,这混血儿长得漂亮一些!”最得意这点了。

纪玉莲只得伸手先接过小奥塔尔,这混血儿的确就比哥哥模样俊俏不少,特别是皮肤偏白而又是黑发,愈发显得明目皓齿,再甜甜的学着哥哥喊一句华语的奶奶好,纪玉莲别提多开心了,伸手就抱着俩孙子舍不得松手,但力量不够双手抱俩,就蹲下来亲热的搂着心肝。

慢着,公主殿下在后面呢,她可不会跟什么民女争先,接过其实一直都是保镖推着的双胞胎婴儿车,这下才慢悠悠的停在婆婆面前:“妈,您看这双胞胎……您还没抱过吧?”

金童玉女一般的小王子跟公主啊,亚历山德森是朝着母亲的金发,爱丽娜却留下了父亲的黑发,粉雕玉琢一般的看着老人,这更是血统优良的混血儿啊,纪玉莲没少在视频通话的时候看过,但是看真人版,显然更容易爱不释手,松开俩能走路的大孙子,又想抱小的。

好吧,玛若只能退散,不过她跟柳子越都习惯了安妮这种不经意的低调炫耀,拉拉手就坐到柳成林的桌边,相互介绍一下,玛若已经把注意力放到柳子越跟她吹嘘的美味粤菜或者说东亚风情上面了。

只有蒂雅愈发觉得自己没结果,嘟着个嘴,也不去凑热

闹呈上礼物,径直过来桌边坐下,还有点气鼓鼓的,不知道气谁。

齐天林被母亲抛开就也过来坐下了,只是背靠的就是老吕,微微歪点头:“我只在香港停留一天,就要到阿汗富接收美国人的物资,有什么要指教的。”对老吕身边那年纪同样过了五六十,穿着打扮很像退休老干部游香港的白发老人点点头。

柳成林笑着接过刘晓梨抱过来的齐天骄,看老伴手里空着,其实眼睛还是不由自主要看看那些混血儿,提高点音量:“去抱一个过来啊!不是柳家的也是齐家的,我帮老齐抱一下外国孙子不可以么!”

刘晓梨才笑嘻嘻的抱过了小奥塔尔,啧啧的跟女儿评价:“皮肤好,眼珠子好,牙口也好……你咋生出来……哦,我们家天骄也是极好的!”还是知道照顾孙子的情绪,抱过黑炭头一般的齐天骄,话说齐天骄是有点皮,晒得比他老子还黑。

齐天林看着就露出点笑容,接过柳成林递过来的香烟点上,老吕显然也听见柳成林刻意提到的齐楚越,脸上表情就更有点平缓,虽然之前已经够平缓了:“我带这位领导来,就是想跟你全面的协商一下,消除一些误会,更好的合作。”

不一样了,老吕也是一点一滴看着齐天林成长变化,不再是以前坐在他军车上那个名不见经传的海外游子,短短的几年之间,特别最近一两年飞快的蹿升,接连拿了两枚美国总统自由勋章,英兰格封爵,再加上直布罗陀行政长官的身份,明确的说,说话不客气点,是可以算得上外交问题了,但这些都还只是表面的荣誉,最重要的当然是齐天林在非洲拿下的一片片领土控制权,这对于从五十年前就开始开发非洲的华国来说,已经是一个不可忽视的重要力量,老吕心里要说没点后悔,后悔没有更好的主动支持齐天林获取更多的主动,是不可能的。

齐天林能有外交辞令:“误会谈不上,我生于斯长于斯,明白发生的是什么,也没有奢望过改变什么,都有自己的难处跟处理方式,只是有些失望。”摆摆手主动制止了另一边打算说话的老者:“不用做什么思想工作,我清楚我在做什么,发牢骚不过是有些郁闷,说说你们有什么打算,我还是会以我为主的安排,尽可能伸手,但不是不要回报的,费用尽量打个折吧。”从日本人的事件中体现出来贪腐那么严重,自己还免费服务,真被人家当傻子了,有时候真的是免费热血肝肠胆不值钱,等他们尝尝经济规律才会觉得珍惜吧。

柳成林闻言满意的点点头,也不对女婿说什么,招呼这边的家人们点菜吃菜,别光顾了跟孩子们逗乐。

齐天林还是摇摇头笑:“跟我无关,这件事损害的是你们的利益,无论是经济能源还是爱国心,不用跟我解释你们的处理结果,在北非和中非地区,我不会再给华国任何特别对待,之前的协议能保存,但是之后的,我秉承市场价格,你们来买吧,今年年内我肯定还会有军事行动,但我不会再提前知会我的动向,以免泄密,过程中如果有涉及华国人,我会尽量保证安全,但也仅此而已,透露这点消息,已经算是商业机密了,其他的请直接到我位于纽约和伦敦的绿洲工程公司洽谈,的黎里波也将设立非洲总部,方便你们的各项业务联络。”一副公事公办的口吻。

这就是心冷的结果,老吕两人面面相觑的看看,满嘴苦涩却一句争辩的话都说不出来,怪谁呢?大好局面却被自己的蛀虫破坏掉,旁边一位老者终于开口:“齐先生,现在要这么称呼你了,我是通过在美国牺牲的同志由老吕转交的遗物才知道有你这样一位爱国人士,我们的国家有很多不如意……”

齐天林还是摆摆手:“我已经不是华国人,不用跟我谈这种话题了,唐正国的遗体你们取回来没有?”

两人顿时又哑然!

这几乎是惯例,华国断断是不会承认自己在国际上派遣任何间谍特工人员的,类似齐天林上次营救,死在老鹰枪口下的唐正国那样的情报特工,一旦暴露,就成了割断线的风筝,不闻不顾,甚至连起码的遗体为了避嫌也不会讨要。

齐天林苦笑一下:“有时候真的很憋屈很着急,知道么?别只以为索取是理所当然的,尊重每一个爱戴这个国家,为国家奉献的人,就算是平民,算了,跟你们说这么多也没用,徒增烦恼,你们可以跟麻桦腾建立一条加密线路,我想他也应该会跟你们有联络,在他没有暴露之前,我可以听一些他传递的讯息做决定,但仅仅是参考而已,还有什么要沟通的么?”

齐天林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他的口吻和气势,居然压住两位应该久居人上的官员,那种相当强势的作风已经贯穿到他的语气当中来,老吕两人互看了几眼,也亏得是老吕或者柳成林了解他,没有找一个国内常见的官僚来,要是三两句不对,指不定还会把齐天林给惹翻脸。

那位显然是属于情报战线的老者也苦笑一下:“你说的我何尝不懂,这么大的国家,每天都在日新月异的变化,假如都跟直布罗陀似的就两万多人,我还不连每个人在想什么,会不会叛国泄密都摸得清清楚楚?你以为我们容易么?远了不说,如果没有八九十年代跟日本的合作,我们必须选择靠向美国,沿用美国的

工业体系改革,那又是一场美国人对我们的渗透,相比之下,还是日本人的渗透更好在获得我们需要的之后进行清除吧?”

这还真不愧是个领导,齐天林长出一口气,没吭声了。

老吕配合着提出点目前的事务:“非洲当然是希望你能尽量保证华国的利益,国家对非洲的投资非常大……”

齐天林耐住性子:“麻桦腾没有跟你们沟通过?我真的觉得目前你们搀和非洲,不如经营好中亚一带,抓住美国人表面上即将撤离阿汗富的时机,攘外必先安内,清理好中亚,才能让西部地区更好的安稳。”

老吕两人又对看一眼有些为难:“这是国家的既定政策……有些考量……”

齐天林只能说是言尽于此,就好像白发老者说的那样,国家这么大,考虑的东西跟自己不一样,也和英法德那样的国家政策不同,自己说过提醒过,那就行了,看来在非洲,自己还是只能依靠自己的战略方向决定战局。

只是老吕这时说出重点:“其实撇开石油这件事,在军事和外交上,这次叙亚利的事情,国家是高度认可了你的努力的!”

认可?齐天林觉得自己现在好像真不太稀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