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03章 新一轮

第九百零三章 新一轮

所以齐天林能够带着笑容摇头:“这个认可还是省省吧,尽可能别再走漏风声,甚至泄露我的秘密,我现在必须做好被你们卖掉的准备,花费更多的精力防备出问题,这都是我的事情,实在是有些信不过你们。”

看着自己家人有些欢乐,又有些忙乱的模样,齐天林有点不耐烦,想摆脱这种充满政治意味的交流:“具体的事情,能拿得上台面的跟绿洲公司联系,想做小动作的,和麻桦腾联系,给他配备合适的保密设备,保证他不会被美国人或者欧洲情报部门察觉到,这些事情你们比我更懂得怎么做,其他还有什么需要沟通的么?”指指自己的家人,算是端茶送客了。

老吕自然是能感觉到齐天林明显的态度变化,长叹一口气,想说什么,却没开口,反而是那个白发长者忍不住:“齐先生,我们的工作是有多方考量的,必须要均衡各方面的意愿,符合国家的整体战略,这么大的国家,要在复杂多变的国际社会站立起来,不是意气用事,热血上头就能维持的!”

齐天林点头:“我没有说服你们的意思,更没有指指点点的资格,我就是一个流落在外曾经的华国人,只是提醒你们,思前想后,畏手畏脚同样也是对你刚才做法的评价,关键就是看最终的结果,关于华国内部的问题,我不予评价,你们比我更清楚,现在是利益集团和既得利益者们维护了政权的存在,而不是民众拥护了政权,为了利益集团的短视发展,放弃民众利益……”停顿一下:“这么说吧,我现在最大的感受就是,美国真的是个好国家,这个国家尽可能的让国民过得好,在这个国家无论什么种族,生存总是要容易一点,你们承认么?所以这个国家的国民才会自豪,才会有凝聚力,而不是天天跟华国北边那个邻国那样喊口号,那种政治产物,我们都明白,只要真的打过去,成片的人叛变带路,对么?于是只要成为美国这个移民国家的一员就可以成为这个地球上最优等的族群,这就是现实!所以最优秀的人跟财富资源都在往美国去,这种恶性循环下去的结果可想而知。”

“别以为民众可以无底线的索取,我在非洲搞政变最大的感受就是,民众根本就不在乎什么政治上台,他们要的只是安定有希望的生活,有尊严有自豪感的生活,你们粉饰的那些东西老百姓根本就不关心,好好掂量一下我这个政变专家的说法吧……别让我也失望到觉得还是加入美国国籍,当个天朝上国子民更轻松。”

嗯,他现在说起话来的确是有底气了,毫不客气的口吻,让纪玉莲也有些惊讶的在对面抬头看了看自己儿子,似乎还不太能

把这种挥斥方遒的气势和自己那个一贯有点闷的儿子联系起来,安妮多人精的就借着数儿子头上的旋,把婆婆又吸引过去。

老吕两人最终还是很有些失落的走了,柳成林这才把半转的身子靠在椅背上,也长叹一口气看看女婿:“石油部门的那件事我听说了,人已经被查处,可他的家人和资产早就移民了,这些所谓的精英,既得利益者在台上的时候都会竭尽可能的大谈奉献和党性保证自己的利益所在,一旦暴露却会立刻弃国潜逃寻求政治避难什么的,我都觉得司空见惯了……经济现在是发展起来了,但正是这个经济现在成了我们的包袱,好处没有落到老百姓头上,高层也为了包袱畏手畏脚,没有了经济发展以前的血性和霸气,那时候的生活虽然简单一点,贫乏一点,但是心劲儿是最齐的,现在是真的端起碗来吃自己的肉,放下碗来骂国家的娘!”

齐天林不愿意这种话题干扰了一家人的团聚:“您不会受到什么影响吧?”

柳成林嘿嘿两声:“我两袖清风,不贪不腐,我怕什么,何况你做得越好,不也就越要考虑国际影响力么,这就是思前想后的结果,就凭这一条就不会触动我,提前退休,我现在别提多自在了。”

是自在,纪玉莲就不愿意这些沉重的话题干扰了自己自在的孙子孙女见面会:“我能不能都带回去!”一边说,还一边小心翼翼的把目光从外国儿媳妇脸上滑过,要是有混血孙子在邻居同事之间得瑟,那该多带劲啊。

玛若无所谓:“您要养育一段时间也可以,反正过段时间再一起送回欧洲?”主要是齐天骄和小奥塔尔一起长大,有点焦不离孟。

柳子越笑眯眯的恐吓婆婆:“你都说是你的孙子孙女,人家要是问为嘛会有外国人或者混血儿呢?”

纪玉莲顿时想起这茬,难住了……

安妮折中一下:“小亚和小爱要送回王宫的,我都没得带,您就把俩大的带回国去吧。”俩王室侍从寸步不离的跟在旁边,就是一对一保证王子公主的安全跟日程安排。

所以明了这一点的安妮,就跟任何一个寻常家庭的母亲一样,抓紧在香港的这点空闲时光,带着儿女排队玩迪士尼,看海豚跳舞,有时候王子公主真不如寻常百姓自由。

玛若跟柳子越也能带了儿子跟着一块玩,齐天林就陪母亲,蒂雅扶另一边,无声的指指那些母子同乐的场面给齐天林,表示不满,齐天林回个晕厥的表情。

纪玉莲能观察儿子的一举一动,看看身边已经成长为大姑娘的小儿媳,只能拍拍蒂雅的手背:“妈妈喜

欢你,不要着急,你还年轻……”

蒂雅终于有撒娇的趋势:“我们家乡十五六岁生孩子多了。”

纪玉莲终于拿出点以前做领导的样子,煞有其事的对齐天林摆谱:“一碗水要端平,这件事要抓紧,要当成大事来办!”

齐天林只能唯唯诺诺,不过这时候看蒂雅脸上那有些得意的神情,倒才是应该她这个年纪神采飞扬的样子嘛。

所以等离开香港前往阿汗富的时候,蒂雅理直气壮的就要求改变计划,她也要在战地停留,借口当然很贴切,自己要去挑选那些回收物资可以分配到自己的辖区,没有了儿子在身边,感觉颇有些不习惯的柳子越和玛若正在跟安妮探讨这个问题,没察觉的就挥挥手准了。

所以站在喀布尔机场,看看腾空而起的圣玛丽号,心眼多多的小夫人嘿嘿嘿的笑着:“所以说还是战场才最好!”

齐天林忍不住伸手指挟了她的脸蛋:“我觉得你现在鬼心眼很多嘛!”

姑娘不抵抗:“挟耳朵嘛……要是拉长了脸不恢复就难看了!”伸手把塔塔塞到丈夫怀里,嗯,她打定主意,这次回了利亚比说什么都要把结婚手续办了,虽然奥塔尔教派对恶神的女人一直敬而远之,但是看齐天林对蒂雅的宠溺,清真寺还是分得清轻重,没敢吱声,毕竟蒂雅可是恶神唯一一个跟利亚比和阿威兰德有关联的亲人,盼着她能诞下一男半女的话倒是通过苏海亚,传递了不止一次,也许就是这些才无形中让蒂雅不由自主的有点着急吧?

齐天林哪里舍得用力拉,松了手看着机场边缘等待的沙狐已经驶过来:“孩子的事情你有什么着急的,夫人多少岁了,才生孩子,一旦怀孕,我可是就会把你送回伦敦或者岛上,不允许在战场了,你自己掂量一下!”

高挑的北非姑娘伸手拨下自己头上的墨镜,拉起脖子上的阿拉伯方巾遮住脸,做个扭一扭的鬼脸,自有自己的打算,她可从来都是有自己主意的。

两部沙狐准确的停在两口子面前,一名廓尔喀跳下来,打开后一部的车门:“欢迎老板!”右手还相当熟练的行个捶胸礼。

齐天林还礼以后,才把也在学着拍胸口的塔塔扔上车,拉了蒂雅登上去,两部车直奔郊外。

这个国际机场属于北约控制,圣玛丽号作为非军方的飞机只能在这边降落,但是齐天林新到的两架米26运输直升机和两架美军“淘汰”的二手支奴干运输直升机停在另一处军用机场。

在沙狐宽大的车厢里面,原本户外打扮的两口子开始把后座上的各种装备往身上挂

,这都是他们自己的装备,事先运送过来,蒂雅还要齐天林坐好,自己细心的帮他把战术背心,水袋,头巾一系列的东西整理好,只是小腰肢就一直在齐天林面前晃悠,齐天林干脆一把揽住她骑坐在自己膝盖上,顺便也帮她检查战术背心里面的防弹板固定好没,姑娘却顺势抱住他的头,拥在自己怀里,虽然起伏也不小了,可是有胸前的弹匣跟步话机、手枪套什么的硌住,没有那么多旖旎,就听见姑娘眯着眼睛开始低声的祈祷:“愿真主保佑你的永远平安……”

随着奥塔尔教派在利亚比的全面崛起,原本也信奉伊斯兰教的姑娘,跟着身边的人倒也恢复了早晚祈祷,但几乎清一色的都是为齐天林祈祷。

齐天林心醉的闻闻姑娘身上的气息,听着这带有宗教韵律的喃喃声,轻拥着爱人,倒是在战乱之地也能让自己沉静下来。

随着车身一个转弯抖动,耳机里面传来廓尔喀的声音:“老板!到了!”

松开姑娘,两人再相互检查一遍身上的物件,打开步枪跟手枪的保险,弯腰跳下已经打开的门,一副极为热闹的场景陡然出现在眼前!

刻意放缓一系列的工作事务,让许多人和国家机构都认为齐天林已经逐渐从作战者转变成为管理者以后,齐天林的新一轮战斗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