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04章 命

第九百零四章 命

齐天林来到阿汗富,打着的幌子就是检查自己的英兰格外籍特别行动队业绩,以及接收美国军方转交的军备物资。

所有齐天林接收的美国军方集装箱,都必须集中到位于喀布尔和坎大哈的两个军事基地,接受美军最后的清点以后,才能统一撤离,也就是说费力的事情全都要求承包商去做,美国人只负责检查,防止任何军用物资掉到塔利班的手里。

这真是个莫大的讽刺,美国人在阿汗富剿匪剿了十来年,不但没有把塔利班赶尽杀绝,也没有完全扶持出自己的傀儡政府,塔利班还愈演愈烈,随时等待美军撤离以后就重新出山。

现在反而是美国人耗不起了,一名前来接待齐天林的美国陆军军需处上校,热情的伸手:“欢迎你来,保罗!我看过你在德克萨斯做鉴定的视频,棒极了!”

齐天林的情绪也随着回到战场,有种愈发舒畅的提升:“我这次可是来扛箱子的!我的孩子们把东西搞得怎么样了?”口吻也有随着美军大兵的方向改变。

由乌克兰籍的驾驶员控制的两架米26直升机和两架苏威典驾驶员的支奴干直升机,已经开始的轮番起降吊装集装箱,这是个要维持三个月之久的长期工作,因为后方基地还好说,那些前进基地,必须要一个个按照美军撤离的日程来进行,人员和物资必须同时撤离,不然不是保不住物资就是人员要吃苦。

所以变相的,也成了齐天林的直升机运输队顺带帮美军撤离各前进基地的士兵!

免费的……

美军什么时候精打细算到这种地步了?以前无论是通过军方自己的直升机运输还是承包商来,都是财大气粗的美元开道,这一次却陡然变了个样。

齐天林没所谓,但是他手里立刻就接过了一份上校递过来的最近三十余个前进基地先后撤离的时间表。

扶一扶头上的墨镜,这副马格西姆他们自己在工坊里面改装过带有摄像头的奥克利战术墨镜就拍下了表格上的一系列详细日期,自己却粗略的看一下就递回去:“最好还是你们掌控,按时通知我的飞行员和装卸工上班就好,我只是来查看工作流程的。”

上校不在意的笑着就接住,给他介绍进程:“刚开始,还在磨合,首先是调集喀布尔周围部分基地的集装箱过来,好几十个,这都得十来天。”的确是,别看四架直升机,要吊装,要拆卸,要飞行距离,两边起降还要警戒防止该死的RPG,所以每天一架运输机,完成两三个架次就不错了,何况越是高精度的作业,人和机械休息保养就越重要,关键就得看后面陆

陆续续的米26到达了。

亚亚有一个挂名的绿洲航空运输公司,目前非洲地区所有的运输机和直升机都挂在那里,接着俄罗斯跟阿联酋成立了一家迪拜商业运输公司,新的安124机群独立归属在那边,现在这里十余架运输直升机是属于萨奇注册在乌克兰的公司,据阿布说米26没有那么多现成的,还得从俄罗斯调集转手,当然价格会更便宜一些,二手交易嘛,美国人之前只交付了两架支奴干,后来看齐天林毫不客气的从乌克兰找来米26,姑且不论是不是他自己的,终于也开口再卖三架,不过价钱确实比米26贵不少。

这些都不是齐天林在乎的事情,耳机里面已经传来自己部下的声音:“老板,您的直升机准备好了!”一架支奴干卸下吊装的集装箱,摇摇摆摆的降落下来,齐天林跟那名穿着迷彩服,却只是用一个肩部皮质枪套携带一支手枪的上校一起弓着腰登上直升机,蒂雅和刚才沙狐上的另外三名廓尔喀外加几名美军士兵都跟在后面一起。

相比利用惯性跑道起飞的飞机,直升机在摇摇摆摆利用旋翼腾空的那一刹那,真的不太好受,特别是支奴干这样的重型直升机,连齐天林都下意识的拉住了蒂雅在自己身侧,实在是这玩意儿太像棺材了,口碑不怎么好。

从这里直奔附近的一个前进基地,齐天林作为老板要全面视察一次单独的操作。

不过说是附近,也是一个小时以后,才从通讯频道里面传来苏威典飞行员的通报:“老板,前面已经能看见美军前进基地,附近没有交火情况,我们申请降落。”

齐天林站到了驾驶舱门边,回应没问题,透过舷窗,一个坐落在山体高地上,用爆炸物或者别的方式平整出来的简易直升机降落坪,真的只有巴掌大那么一点,周围都是坑道和怪石,当然,还有两个集装箱呈L型摆放在一起。

上校也靠在驾驶舱门边看着介绍:“只需要搬迁其中一个,有些消耗品已经使用了,剩下的空箱子,就给塔利班做放牧的房子吧!”有些玩笑,也确实无奈。

齐天林关心的是降落难度:“全都是这样的环境?”

上校理所当然:“不然呢?阵地建设都是有迹可循的,全都在高地,总不能让塔利班在更高的地方慢吞吞的狙击我们吧。”

我的个天!

齐天林小时候是跟纪玉莲游过华山的,这个停机坪就完全类似于那种在悬崖边上筑出来的,旁边山谷的落差绝对超过了两三百米,稍微偏差个几米,就完全没活路了!直升机副驾驶这会儿还有闲心回头:“老板,真

的全都是这样的高难度降落,是不是再给我们加点危险工作津贴?”托伟大的欧洲公主福气,苏威典退役军人们对齐天林的态度普遍比较亲热。

齐天林有资本家嘴脸:“保险!公司都有买高额保险吧?”

一边拌嘴,支奴干却能娴熟而平稳的降落在停机坪上,齐天林跟上校又带头跳下去,迎接他们是一名连长,快速的介绍周围还有几个更高更小的哨卡,不过都已经撤下来了,就等着一起撤离这个该死的地方。

美军士兵对这里真没有丝毫的眷恋……

直升机吊装集装箱,不是像起重机那样悬停在空中慢慢挂钩,低空时候太危险了,所以一般都是先停在旁边,等集装箱上的钢缆都挂好了,甚至有些强迫症的直升机驾驶员会自己亲手检查自适应平衡吊具是不是固定好了才会升空。

齐天林看着十余名美军士兵正迫不及待的准备登上支奴干,告别这个他们已经轮番驻守超过十年,在这里周围死了不下二十人的山区基地,天地良心,齐天林绝对没有对奥胡子传递过这个基地搬迁的信息,突然就听见周围跟这里基本等高的山峰传来呼哧哧的声音!

几乎所有人都开始狂呼大喊:“敌袭!”“RPG!”

直升机里面的几名苏威典机组成员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就听着通讯系统里面的呼叫,推开身边的驾驶舱和尾舱门门,连滚带爬的就摔出机舱来,这个时候,目标最大的直升机绝对不能呆,任何一枚火箭弹只要击中这玩意儿就报销了。

齐天林高喊着让自己人全都躲到停机坪旁边的消防壕沟里面,这本来就是防止直升机遇袭爆炸或者燃烧挖掘的安全壕沟,蒂雅已经一马当先的带着廓尔喀跳进去,一个标准的抱头屈膝蜷身动作靠在土沟里。

这才是最专业的做法,因为敌袭往往就是最开始一两分钟最为猛烈,弹药和爆炸也是最充足的,只有不明所以的新手才会在这个时候贸然还击,先躲过这一波吧!

上校和他的随从明显就可能是后勤文职系统的,这个时候只会有点忙乱的就地趴下,还是那个连长赶紧扔了行囊,过来好几个人把他们拖下去,只有齐天林解下步枪尾部的锁扣,提在手里飞快的往集体外侧的高地再奔行几步,期望能看清楚敌袭的方向!

这不过是瞬间的事情,刚才还洋溢着即将回家心情的阵地上顿时一片忙乱!

并不是整个连队都要一起搭乘直升机走,因为这是个不满重的集装箱,在载重量许可的情况下,还能搭载十来人走,其他的将集结以后,以野战行进的方式连夜翻越

山谷到达公路边,那里会有装甲车辆来装载,夜间用有夜视仪的美军,其实更有优势一点。

这就是现实,美军除了自己那点阵地,从未获得过对阿汗富山区的实际掌控权。

现在也许就是因为提前集结了以前各个周边哨卡的班排回来,让周围其实一直虎视眈眈的武装分子觅得了机会,就开始袭击了!

来的时候是大张旗鼓的扎下营盘,现在想轻轻松松的走,可是没门!

不过虽然山头外的火箭筒竭力想瞄准直升机,但火箭弹的特点就决定了飞行轨迹有点自由自在,带着浓烟飞腾着砸在周围,有一支甚至直接从美军头部飞过,不知道会在哪里爆炸!

原本就是要武装行进的美军连队训练还是有素,几个军士和班排长迅速叫喊着让所有人变为防御阵型,开始反击……

但也就是个反击,山与山头之间的枪战,只有经历过的人才明白,就好像拿牙签去扎一大堆垃圾山里面的米粒一样困难,绝大多数士兵完全都是朝着大概的方向,射击以求壮胆,几名狙击手倒是用狙击步枪上的瞄准镜很快寻找到目标,但是兔子般的武装人员已经消失和躲避在岩石跟树木中,偶尔打几枪都是立刻换地方。

唯一在这个时候有点用的就是小型迫击炮和榴弹发射器,不过除了在数百米外的山头腾起一个个烟尘点,狙击手在瞄准镜里面还是没有观察到任何的战绩!

相比他们一个个躲在工事里面,齐天林就有些肆无忌惮的提着步枪站在最高点,跟那个同样大半个身体都露在外面的连长一起指指点点,判断这些武装分子应该只有骚扰的状态,而不是全面的围攻,直升机还是能升空离开。

也许对这种司空见惯的人来说,有时候都觉得自己会不会被击中都是个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