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05章 卖掉

第九百零五章 卖掉

直升机还是得走,但连队就要做出配合,一部分原本就要步行下山的美军士兵组成了搜索队,翻越对面的山脊,另一部分直接开往之前的路上准备提前行进,其实就是实施后撤行动中的迟滞任务,说实话,这个连长之前的安排是稍微有点操之过急的,他还是应该等待直升机把物资带走以后,才开始收缩周围的哨卡,而不是全都回来准备一同离开。

当然这是人家作战的习惯,是个细节问题,轮不上齐天林多嘴,毕竟这边也已经靠近下午,如果天黑才开始收缩哨卡,肯定也有些担心被反政府武装钻空子。

但现在,好在没有损失,那就赶紧重新部署撤退吧。

上百号人马哗啦啦的就分成几队开始离开阵地,齐天林回来给自己的驾驶员通报:“等他们到达之前的攻击点确认没有袭击者,我们再重新升空。”

驾驶员倒是艺高人胆大:“您说了算,谁叫您给工资呢……”他们的价码其实也真不低,苏威典本来就是个高福利国家,这种技术工种的退役军士如果不是有点冒险精神,就在国内开开民用直升机干点什么不好?

可那个上校就有点不太愿意回到支奴干上面了,纯粹是因为了解而心虚,和以前齐天林他们遇见那些联合国官员不同,这种文职军官了解直升机的危险率有多大,在没人袭击的时候都出过好几次颠覆事故了,有敌人在,那还不危险加倍?

但是军人又跟官员不同,胆怯和不按照计划行事是不允许的,所以私底下跟齐天林商量:“我跟着部队从地面撤离算了,了解一下他们夜间行军的情况。”

齐天林觉得这位军需官真小心,乐呵呵的点头:“那行……您还是到集装箱里另外找双鞋垫,这几十公里走下来,没准儿够您受的!”

军需官能衡量是走着累点,还是丢命更危险,笑着挥挥手,就真的去找了双高弹力鞋垫垫上,带着自己那几名助理军士也随部队撤离了。

这一等就基本到了天色擦黑,才从通讯频道里面听见一位排长通报那边安全无误并且铺开了警戒线,齐天林才让驾驶员重新登机:“别开灯,先上一个,发动以后故意让轰鸣声忽大忽小的等一会儿,再升空。”

驾驶员点点头去了,副驾驶跟通讯兼导航和后场操作员依旧呆在下面检查那些集装箱的吊绳,齐天林终于得空随意的看看空掉的那个集装箱,还有这个留下来的阵地,一名要随着直升机一起撤离的士兵给他介绍:“安装了炸药,等我们升空以后半小时爆破拆除这些工事。”

一般这种做法明面上是不允许的,但是

美军实在是不愿留下任何能给塔利班利用的东西,又没机械来拆除这些花了好几年时间逐渐搭建起来的工事,只有炸掉。

沙袋、木撑、玻璃钢顶棚、伪装网、甚至还有基督教战地教堂,都能看见炸药已经安放好,就差最后的电源连接。

撇撇嘴结束自己的战场游览:“好了,可以试着升空了!”副驾驶跟导航员赶紧上去,后舱操作也上去了,下面还有一位地勤指挥,开始用空勤人员之间的那套手势加两盏红外线IR灯,驾驶员通过夜视仪跟飞行员头罩就能看见。

运气不错,这会儿没听见什么枪声袭击,直升机就着刚才差不多的轰鸣声,慢吞吞的开始升空,蒂雅跟廓尔喀加剩余的美军士兵都紧张的散开在周围,用夜视仪和小型热传感仪观察周围的山体,生怕有任何人靠近。

齐天林也带上自己的夜视仪,单筒的,他没那么骚包,四眼天神的那种他还是觉得噱头太多,晚上能看见点影子就足够了,还好直升机降落的时候就相当规范,屁股朝里面,现在后旋翼的两台涡轮轴发动机开始喷出火花星子,暴露痕迹了……可以说是最危险的时刻。

驾驶员能不慌不忙,腾空的速度并不快,试着往集装箱上部移动了,才开始小心的提升,在指挥下调整好位置垂直提升,直到集装箱全身一震离开地面,地勤检查没问题,才把集装箱重新落地下面的人呼啦啦的就往集装箱顶上爬。

不是站在集装箱上被吊走,而是支奴干一个比较特别的作战技巧,因为它有两个旋翼,就能提供较大的提升力跟更为精确的机动动作,小心翼翼的把屁股慢慢降低后轮搁在了集装箱上,后舱操作员打开尾舱门形成跳板,士兵们立刻有条不紊的开始登机!

齐天林最后提着步枪跟地勤一起上去的,不关门,用安全带把自己固定在尾舱门上,一挺机枪也被划拉过来,探出大半个身子观察下方,等待直升机终于成功的提着集装箱哼哧哼哧的拉升高度,才通知下面的连队:“已经……”

嘭嘭两声,夜空中就很明显了,两发火箭弹从不同的角度,就是循着空中的发动机尾焰加上夜空中的直升机轮廓发射而来!

想来就是美军的扩散巡查,还是把武装人员压到了较低的位置,无法攻击山顶上盘旋的机体,只有等直升机飞出来才能发射……

但也就是吓唬人了,山体高度就两三百米,加上直升机升空高度,都离开了火箭弹的有效射程,何况瞄准也没那么容易,驾驶员都不带机动规避的,稳稳的持续拉升,离开战区,返回机场……

不过

第二天一早,齐天林原本需要想个法子摆脱美军随同军官就没必要了,之前的上校还在外面呢,齐天林带着蒂雅跟一帮子廓尔喀就搭乘另一架米26奔赴南边,这架直升机就是跟空勤指挥部申请的线路到廓尔喀特别行动队。

只是半途直升机悬停在一座山脊,齐天林一个人顺着绳降而下,阿布担保了绝对可靠的俄罗斯直升机驾驶员一声不吭的就重新拉动米26庞大的身体前往南部军营,体型接近齐天林的小黑拉姆图浑身同样包得严严实实,被廓尔喀和蒂雅簇拥着进了行动队营房。

没有人知道,也没人想象得到,齐天林居然会去跟奥尔马独眼将军见面!

顺着山脊步行了半个小时,确认好方位以后,关掉在直升机上俄罗斯飞行员交给他的一只格洛纳斯导航仪,把这个智能手机差不多大的导航仪塞进自己的战术背心里面,跳下一大块岩石,顺着外面看起来完全没有痕迹的石块土坡,终于看见前面有个放牧的老者,看见他也不惊慌的挥挥手中鞭子,就指指身后的方向,齐天林再步行个一百来米就看见凸起的岩石下面有个洞口了,还被看似散乱自然的石头堆砌着挡了一大半,除非紧密队形的细致搜山,根本不可能从飞机或者卫星上面发现这个藏匿点。

齐天林毫无畏惧的,就直接走进去,一盏太阳能营灯的旁边,奥独眼正半侧着身,坐在一块石头上,老了……比齐天林上次看见他老了好多!

不是谁都能像齐天林这样活蹦乱跳毫无变化的,安妮都有点怀疑他会不会衰老,随手就把步枪靠在洞口石壁上:“怎么样?你们还真是不给美国人面子,谁都说你们被美军和政府剿杀得走投无路了,你就给他们个台阶让美国人赶紧走呗,最近突然四处袭击,难道还不怕美国临走给你们来个狠的?”

同样靠在另一边石壁上的奥尔马比他疲惫多了,虽然他才更熟悉这些地方,或许本身就藏身在这附近,但是为了跟齐天林单独见面,他可是全步行,而且岁数确实也这么大了,摇摇头:“这就是我给你的教训……整个塔利班不是说就完全是我控制,一样有派系,有老谋深算的老东西,也有新鲜出炉想出名的毛头小伙子,我能控制的只是我的周边,稍微远一点的分支,都是各行其是……”一边说甚至还朝着齐天林进来的洞口指了指,似乎意思就是洞口那么远的距离就不归他管了。

这倒是,原始的武装力量管理方式,在美军严格的管控下,为了安全不得不放弃各种现代化设备,就连齐天林过来都不敢使用GPS系统而换了格洛纳斯系统,这也许就是奥尔马最致命的

地方吧,一方面他是精神领袖一呼百应,另一方面却实际上并不能完全掌控整个局面。

齐天林凑上去,取出自己胸前的一个平板电脑:“这里有一份美军大概各地前进基地的撤离时间表,我看他们内部到处都有,不知道你们能打听到不。”

奥尔马完全明白他的意思,拿过来看看,就点头:“这些地方我都很熟悉,有了时间表只要他们撤离,我就能安排袭击,绝不会让美国人这么轻松的离开阿汗富!”

齐天林其实是真有点敬仰,蹲着双手交叉抱胸就跟打听八卦一样:“你们打得这么艰难,如果是我放美国人离开不就算了,你们还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

奥尔马终于有点傲然:“这就是圣战!对侵略者的下场!必须要让他们感受到切肤之痛,不敢再贸然踏上我们的国土!”

齐天林了然了,也许自己就是差这点被侵略以后才恶狠狠的气势,更喜欢周旋而不是正面对抗,指指平板电脑:“你自己抄抄,电脑是我自己的。”

奥尔马乐了:“你以为我不知道?你在非洲捣鼓出那么大的名堂,甚至还杀了老卡,家大业大的,还跟我计较个平板电脑?是不是你什么时候也会卖掉我换取利益?!”

带着玩笑的口吻,剩下的一只眼睛却一眨不眨的看着齐天林,有些说不出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