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09章 归宿

第九百零九章 归宿

只有战场上的士兵,才明白他在做什么。

齐天林没少听宝宝讲过美军的这些规矩跟故事,多次在各个战地游走,接触得更是频繁。

美军的阵亡牺牲认定是比较复杂也比较刻板的。

今天这场外出警戒被袭击,应该算是正面作战,可以叫阵亡(casualty),但如果是华国野战军最喜欢做的那些穿插、佯动、敌后包抄、秘密渗透,包括齐天林以前跟第五特种作战群那几个绑架贾拉尔将军的行为,牺牲以后都叫遇难者(victim)。

就算是在战场牺牲的,也得是当场毙命,就算还有一口气被拖上担架死的,都算是其他原因死亡,非战斗状态下的死亡。

而眼前这个就更重要,尸体必须是在现场被发现,面部可供辨认,找到了身份标牌,才能算是阵亡,不然这几个因素缺任何一样,都只能算是失踪!

这就是军人的下场!

原本惊恐的情绪冲击之下,在看见齐天林这样收拢遗体,尽可能保证这名牺牲的美军士兵获得阵亡身份,那种复杂的感情,那种在喧天炮火中,被子弹和火箭弹打得神经都要错乱的情况下,齐天林这类似亲人一般的动作,终于让有名美军士兵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大声的哭出来!

齐天林看看手套上血迹肉渣,无所谓的顺手在裤子上擦擦,就近拍拍这名士兵的肩部,这名扔下步枪的士兵转而抱着他的腿,更加放声痛哭,有种发泄的感觉。

这和胆怯、害怕乃至悔恨之类的词根本不沾边,纯粹就是一个人的精神在极其紧绷以后的松弛发泄,齐天林完全能理解,弯下腰,为了防止挂着的步枪被甩过来砸到对方,单手扶了一下,另一只手轻轻的拍两下士兵的后脑:“好了……你要回家了,危险已经过去了……”

在他看来,美军士兵还是幸福的,上班一样的来杀戮一番,就可以回到平安祥和的美国社会,有社会福利保险保证衣食无忧,那些塔利班呢?他们根本都还不知道自己的明天在哪里,而且他们还是在自己的国土之上!

可这一幕,深深的印在了在场所有士兵的眼中,甚至有一台相机的镜头!

齐天林没注意到,安慰一下这名士兵,通过通讯系统给山上通报一下,询问在场谁的军阶最高,安排警戒撤退事宜,决定自己留下来跟这些士兵一起等待装甲运输车辆的到来。

临时的阵地,甚至连工事都没有,作为其实很熟悉这一带驻扎地形的美军士兵,选择的地方也没有什么错,在一片灌木丛中,利用地形起伏沟壑,分散按照教科书一

般的集结方式警戒这个区域。

但战场,真不是沙盘或者地图那样一目了然,现实永远都是现实,一座山用模型来表现就是一个起伏,但是在现场就有树木,有起伏,有遮挡,比他们更熟悉地形的塔利班就是利用了山体上的起伏,悄无声息的掌握好美军哨卡撤离的时间,静悄悄的摸上来,成片的抵近山顶阵地,看着美军从咫尺之遥的小路上下到山脚边建立警戒防御,居然能忍住不开枪,一直到直升机降落,才突然发起进攻。

所有外出警戒的美军士兵防备的都是周边区域,而不是自己背后的山上,一点点预先设置的错误,都能导致整个阵地毫无遮掩的暴露在敌人的火力之下!

RPD机枪和RPG火箭弹加上大口径机枪简直就是冰雹夹着雨点一般的泼洒在这片没有任何完备工事的阵地上,所以惨烈的结果几乎是可以预见的。

齐天林和两名浑身是血迹的军士一起,慢慢的把整个阵地巡查了一遍,带队的排长已经在第一轮攻击当中就被当作重点目标干掉了,一名惊慌失措的准尉,是刚来的军校生,满脸美国青年那种阳光帅气的长相,带着四分卫一般的精英气质,尸体边却连步枪都看不到,可见当时的火力有多猛烈。

尸体已经尽量归顺,当时一名经验丰富的军士带了一队人硬冲山顶,估计齐天林下来看见的各种尸体都是他们和敌人的,几乎都死光了,可如果他们不去的话,下面会死得更惨。

尽可能的把尸体一具具归列出来,在那些抱着步枪的美军士兵注视当中,齐天林最后才找了一棵树桩,上半截都是被爆炸物折断的碗口粗的树桩边坐下,深深的吸一口充满铁锈气息的血腥味,还有浓浓的硝烟气息,但更明显的是齐天林所熟悉的那种死亡的气息,真的,死亡气息真好像是一种实体的气味,就围绕在尸体周围,也萦绕在那些士气低落到极点的美军士兵身上。

如果换做另一个人,可能神经都会崩溃了!

这好像是个相当复杂的精神问题,自己究竟在干嘛!

穿插在各种美军士兵和军种之间,从工作性质上面来讲,齐天林是把美军士兵当做自己的战友的,虽然美军士兵有些傲慢,在紧张之下也有些神经质,看不起除了美国人以外的任何人,但总的来说,齐天林这样一个明星级的顶尖作战人员,还是获得了他们足够的尊重,从一个军人的角度来说,这些咋咋呼呼的美国兵还是符合他们的工作定位,总体还在控制之内,没有像当年二战中间日军、德军包括后来的苏军盟军那样失去控制。

但眼前尸横遍野

的场面,却是自己偷偷摸摸构建出来的结果!

就算从大的意义上来说多么清晰明了自己的做法,只是整个战略当中的一部分,为了尽可能把美国政府拖拽到整个泥沼当中,在阿汗富消耗每一条人命,每一颗子弹,都可以相应的为非洲或者华国换来那么一点点微不足道的优势,正是这些也许看起来不起眼的消耗,一点一滴的汇集起来,集腋成裘,最终才能导致天平的逆转。

但是!

战略的下面就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在消亡,在无谓的死亡,在通过自己的手指点拨变成一堆烂肉!

就算怎么告诉自己美国的繁荣,就是建立在这两百余年来对外不遗余力的掠夺基础上,可也无法改变面前这一具具尸体残破不堪带来的心理冲击力!

从来都强调自己的心,不能因为杀戮就沉沦到漠视生命的地步,不要陷入那黑暗无边的地狱中去……

这还真需要有根坚韧的神经才能接受这样的现实。

所以齐天林靠在树干上,眯上眼睛,脱了手套,从自己的战术背心上面的小口袋里面抽出一支雪茄,剥掉外面的封皮,没有抽,就那么横挟在上唇跟鼻孔之间,还好他的胡须丰厚,担得住这上好的古巴雪茄,头部也仰起来近乎于平坦,再深吸气,就只有烟草的那种醇香的味道会冲上脑门了,这似乎能帮助他摆脱目前的环境气息……

所以说,宗教真的是个好东西,就好像,有士兵抱着步枪蜷在沟壑里面,开始默念耶和华,逐渐让自己平静下来,齐天林的脑海里面也似乎有声音在歌唱:

你孤独的忍受;

唯有死亡是你归宿……

真的,齐天林觉得自己也慢慢的平和清明下来,直到那柴油发动机的轰鸣声出现,一长串用步兵战车打头,后面跟着MRAP反地雷伏击车组成的车队出现在山区公路上,他才睁开眼睛,点燃了雪茄,咬在嘴里,面无表情的看着车队靠近,美国兵们开始难以抑制的激动乃至呼喊起来,终于可以踏上回家的路了,相比那周围几十具尸体,一切都结束了!

挟着雪茄摁动左肩的PTT:“好了,车队已经到达,你们可以撤离了,我跟随这边离开……”

三架直升机一直在山顶,这会儿得到山脚确定的讯息,才开始陆续起飞,其中一架更是吊走了集装箱。

从山脚望上去,就是三粒麻雀一般的小身影,重新攀上天空,除了那个集装箱很抢眼之外。

和他一样仰头观望的美军士兵也不少,装甲车上下来不少士兵,带头的是个上尉,干净利落

的指挥医官和卫生兵进行治疗救助,低头问了几个人,就把注意力集中到齐天林的身上了,胸前挂着M4步枪跨过几具尸体,走到齐天林面前,快速的把手在面前挥动一下,算是个行礼的动作:“迈克尔,游骑兵第二营E连连长,感谢您对我们的救援!”战地上是比较忌讳行礼的,对着某人敬礼无异于告诉随时可能暗藏的狙击手这是名军官,所以美军在战场上敬礼大多比较隐蔽,但敬意确实表达得很明显。

齐天林没什么笑容,他站的地方稍高,胸前的弹匣和枪支显得他格外虎背熊腰:“我们来晚了,到达的时候,战斗已经结束了。”

迈克尔回头看看正在登车的士兵,有几个还得让救援部队用毯子裹住喝点热饮,才能抑制住不停的颤抖:“但您的到来从心理上给了他们不少的稳定……”

齐天林手里还挟着雪茄呢,示意一下,迈克尔摇头:“没您这么自由。”那倒是,这样兵荒马乱的场面,齐天林挟根雪茄叫悠闲,可以稳定士兵的情绪,这在职军官挟雪茄就可能引起受伤或者精神紧张士兵的反感了,美军在这些细节上的确比较注意。

齐天林点点头,正要开口询问你认识我,就听见那边传来士兵的声音:“担架不够了,袋子也不够!”

的确是,这支装甲车部队本来就是来接下山的步兵连队撤离,哪里会准备几十副担架和运尸袋?光这些东西都要装满满一辆车了。

齐天林眉头一皱,扔了雪茄就跳下来:“我能去搬运么?”

迈克尔立刻就点头:“只要验证过贴了标签,都能……”自己也跟在齐天林后面,把手里的防水便签本塞进战术背心,一起朝着尸体走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