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10章 仰着头

第九百一十章 仰着头

提醒,晚上8点!

所有美军系统应该都知道了这个消息,这个有些出人意料的战损消息!

装甲部队返回的是喀布尔东北部靠近山区边缘的一个大型美军基地,平时在这里驻扎的人数都不到三千人,前几年最高峰的时候,一万多人是常备人数,很多喀布尔和阿汗富北部地区的美军都是从这里集散出去的。

现在因为大量的坦克和装甲车辆部队都从北面边境撤到邻国,很多换防的部队也接二连三的离开了阿汗富,留在这里的除了后勤保障扫尾的多个军种辅助部门,就是以特种部队为骨干的各种精锐团体,所以特点就是人少却隶属于更多的不同部队。

但是这一刻,几乎所有人,都站在了宽敞的军营内操场上……

因为是利用荒漠上的平坦地块直接构建的军营,除了外围防止汽车炸弹的水泥铁丝网圆柱墙勾勒出一个巨大的方框,内部就是用木板房和帐篷搭建起来的各种营房,为了保证安全,和机场保持了一定距离,免得被同时袭击,所以这边主要是停车,以前能停数百辆悍马以及装甲车的操场非常巨大,但今天,车辆少了很多,空荡荡的巨大操场上,让数千名武装士兵也显得稀稀拉拉,无比荒凉!

顺便说一句,那些搭建营房的木板都是从美国国内和欧洲空运而来的,因为阿汗富本地没有这么多木板,十来年前的美国财大气粗到何等地步?

但现在的气氛,真的有些衰败……

能让气氛更加低落的,当然就是那些随着不少人戴着的耳机里面播报方位,鱼贯而入的车辆,所有人都从公共频道里面得知,游骑兵的一个连队在撤离前进基地的时候遭到了覆灭性的打击,伤亡极为惨重!

美军历史上当得起惨重二字的事例也太多了,从二战到朝鲜战场,再到越南战场,随后的伊克拉战场,一次次都有过比这更加惨烈的结果,这几十个人的倒下,从数量上来看,真的不算什么。

但是要看是什么时候……

二战那是常胜军,死得再多,最终获得了巨大的胜利,保证了美国成为二战的最大赢家,一举奠定了全球第一强国的地位!

朝鲜战场和越南战场更加惨重,成编制的被消灭,被失踪,但是美国人自己的国家依旧强大,依旧能够全身而退,在朝鲜半岛依旧能驻扎重兵,控制区域,现在也在重新进入东南亚,谋求对这一地块的话语权。

伊克拉呢?

已经意识到是个战争泥沼的美国人退得还算干净彻底,除了把一个潜在的大型反美国家搞

得千疮百孔,无力反抗,自己却收获了更多反抗跟军人的尸体。

最后才是阿汗富,经济危机的颓势已经越发明显,撤军不光是从政治意义上必须执行,就是经济上也不得不这样做,打不起这种用金钱堆砌起来的战争了。

最关键的是,这时候,真的连军方和政客们都无法再用美国人最喜欢的那种义正言辞,充满煽动性的豪言壮语来鼓动这些军人了,战场上无法获得实际的控制跟胜利,经济上没有看见复苏的迹象,任你说得天花乱坠,军人和民众都在注视着这些尸体!

是的,尸体……

新闻媒体是长期有人驻扎在这样的大型军营基地里面的,而且只要通过了军方新闻官的审查,也是允许拍摄一部分镜头的。

今天这样的状况,军方原本已经尽可能的禁止新闻媒体前往,这样容易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的事件,的确不方便让新闻媒体传播,但是消息传得太快了,就好像之前黑格尔被路边炸弹袭击,之前的支奴干运输机上的海豹特种队全军覆没等等消息,都明确无误的通过各种渠道先于正式消息传递上网,传播回国乃至全世界,与其说等谣言四起,各方到处查探,最终经过请示美军驻阿汗富司令部,决定还是正面开放这次事件采访,并同意事件新闻发布会的进行。

所以在数千双眼睛和数十个镜头的关注下,四辆装甲运兵车和十二辆MRAP轻型运输车带着滚滚的尘土驶进军营大门,顺着两边人群的靠近整齐的一字排开,却有些奇怪的打开门,没有一个人下来。

装甲运兵车的车门是尾部对开双门,距离地面要矮一些,而后来才设计投放,专为躲避地雷爆炸物的MRAP的车门就是驾驶座跟一般越野车差不多,尾部后门特别高,五级台阶放下来的阶梯门就跟美国总统的直升机舷梯门差不多,可陆陆续续的都打开,却没有人出来,没有人探头探脑。

直到第二辆装甲运兵车的尾部跳下来一名上尉,快步走到第一辆车的尾部,先把步枪和迷彩军装拉了一下,才面对车内非常正式的行一个军礼,一直把手放在军帽侧面都没有放下,直到其他车辆陆陆续续都有人跳下来,都朝着这部车行军礼……

观看的军人占了绝大多数,没有迟疑,没有嬉笑,接二连三的整理自己身上的军服,把原本有些吊儿郎当的枪械和腰带整理好,就跟着行礼,因为战友的举动,证明那里有值得敬礼的缘由。

一名美军士兵从车内跳出来,他的双手上抱着一具尸体!

接着再出来一人,依旧也抱着尸体……

直到最后一人,是齐天林,他的怀里抱着的赫然就是那个准尉,面部还算完整,但已经变得一片苍白的面孔上,鲜血显得那样的刺眼!

而且唯一一个没有穿军服的齐天林,在这一连串抱着尸体的士兵中间,也显得那样的抢眼。

第二部车、第三辆、第四辆……

陆陆续续后面下来的都是怀抱着尸体的士兵,只有那些碎成尸块的才用尸袋装着,被人捧着也跟着下车来……

闻讯赶到现场的一群将官,以目前驻扎在这个基地的一位少将指挥官为首的一行人,也站在军人行列中,一动不动的用军礼看着这些尸体!

……

时间如果倒回个两三小时,当齐天林躬身抱了一具尸体登上车,旁边的士兵小心翼翼的提醒他可以把尸体放下的时候,齐天林摇摇头,靠在车厢壁上,把胸前冰冷的尸体抱上来点:“地上硬……”

在那个昏暗车厢里面的美军士兵都听见了,平时就有这个玩笑,装甲车的地板是最硬最颠的,没谁愿意在装甲车地板上打地铺,因为只要车开起来每根骨头都会硌得生痛!

原本还有些泣声和抱怨咒骂声的车厢里面骤然安静了,接着只楞了那么几秒钟,坐在侧舱壁椅子上的士兵们接二连三的躬身把躺在中间的尸体全都抱起来!

随着几个发愣的士兵和迈克尔把这番对话传递到后面的车辆,所有尸体都被抱起来了,不再躺在那冰冷的防滑槽钢板地面上。

而现在,在迈克尔的引导下,尸体才被一具具的整齐摆放在地面,基地的后勤官员过来一具具的正要装进运尸袋,几位互看了几眼的将军突然走过来:“先用国旗盖上!”

然后转头就对浑身血污,正要转身离开的齐天林开口:“保罗!你留下来给大家说几句!”

不怪人家能一眼就认出他,齐天林不再是个单纯的武装承包商或者作战人员,他已经代表了一股很强硬的作战力量,更何况他本身在美军体系也越来越有名,而且上次看见这位将军,他可是一直陪着美国防长黑格尔先生的!

将领其实同样也是政客,深谙军队政治的政客,在这种士气低落的时刻,这正是一个激励和凝聚的机会!谁说美帝国主义军队不搞爱国主义教育了?

只是人家的方式方法比较隐蔽,更喜欢掩藏在英雄主义式的激励精神中。

齐天林当然不会对一位少将有任何不恭的行为,点点头,默然站在迈克尔身侧。

不用等太久,一支麦克风被递到了少将的手中:“今天,我们陨落了一群弟兄,

为了美利坚合众国的反恐事业,他们!谁的丈夫,谁的儿子,谁的兄长,他们为了自己的家人,为了我们共同拥有的那个民主的梦……”

场面极为安静,所有的目光都注视在那一长排的尸体和黑色运尸袋上,现在都覆盖上一面面美国国旗。

没有人鼓掌,没有人说话,除了将军激昂的演讲词,没有人脸上能配合出激动的神情来,除了那些周围竖立的军旗和国旗,被风吹出了呼啦啦的声音!

齐天林的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眼球也锁定在那些国旗覆盖的尸体,脑海里面忽然想到,幸好刚才国旗是包裹着尸体压在尸体下面,不然这风一吹,岂不是国旗乱飞贻笑大方了?

正在胡思乱想,耳边就听见有声音:“保罗,该你了!”这是一位幕僚上校,之前就反复在齐天林旁边叮嘱:“荣誉感、爱国主义、使命感!反复强调这几点!”

没有台子,就是把麦克风这么传递过来,指指旁边一辆MRAP的阶梯门,齐天林随意的往上走了一级,觉得不够高,美军大兵的个头还是普遍比较高大的,就再往上走了两级,低头却看见地板上好几滩血迹和体液混合体,忍不住就有点皱眉,转过头来,才发现,刚才很有些散开在车辙两侧的美军士兵们,却往他这边靠得稍微近一点,明显的密度比刚才将军慷慨激昂的时候也要大一些,仰着头看着他……

和那些镜头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