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11章 发生

第九百一十一章 发生

提醒,8点!抢楼地址看细则!地址如下:军事小说版面

可以说,所有人对于齐天林这一次的演讲都有些措手不及。

齐天林第一次在美国人面前公开露面,是他跟随黑格尔和特里在国会山出席听证会,那时还只是把这个曝光范围限定在政治领域。

但接二连三的事件,让齐天林在美国民众面前不断的高调亮相!

以前他再怎么营救欧洲公主,都比不上在电视转播现场挡住飞向防长和国务卿的炸弹,美国人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国土上的一切,美国即是世界,这是美国大多数民众的看法。

所以齐天林在美国本土的一系列事件,就好像精心安排的展示一样,一步一步的越来越出名,加上媒体时尚界有意无意的推波助澜,这个充满传奇色彩的战争之王,用自己一己之力在挽救平民,铲除邪恶,两次获得美国总统自由勋章的家伙,在最近一次为伯恩做专业鉴定以后,彻底成为所有跟军队有关的美国人关注的焦点!

于是,无论是规模极为庞大的美国退伍军人协会,还是现役的美国军人,大多数都从极为发达的电视媒体上面不止一次的看见过他的样子,也听说过他的那些资历,值得敬仰的资历。

当然,这也是迈克尔上尉跟驻阿汗富的将军都能一眼认出他的最大原因。

但现在呢,所有认识他的美军士兵,特别是那隶属于各种在阿汗富执行特种作战任务的特种兵们,看见的就是一个浑身脏兮兮,全都是血污的明星……

齐天林在战场一贯都是长袖紧身T恤,这样能最好的保证身体汗液最少流失,新款的冰丝织物T恤也能保证身体在干旱炎热的野外战地尽可能获得适宜体温,这件T恤为了作战需要是灰绿色的,接在袖口的就是同样灰绿色的奥克利作战手套,半指破旧的,手套主要是为手部提供尽可能的防摩擦等伤害,但是包裹太严实,手指无法感知有些触觉,也很不方便,所以半指才是某些高精度要求的作战人员选择。

而在这件绷得紧梆梆的紧身T恤外面罩了一件土灰色翻领短袖T恤,没什么特别含义,领口上绣着明显的G字形标示,这是所有绿洲公司武装承包商的标准制服,他这个老板也不例外。

然后外面才是挂满了各种装备的战术背心,和下面同样鼓鼓囊囊的多袋裤加山地战靴。

这,比那个虽然也穿着跟所有士兵一样迷彩服的将军,肯定要更让士兵们心有戚戚焉!

所以期待的眼神非常多……

齐天林却楞了一下,因为之前耳边给他阐述的那些演讲词好像都忘记了一般,他的脑海里面只记得刚才看见的一大滩血迹和自己手上还有些滑腻腻的浸泡湿滑感,很不舒服,想挠头都看见自己的手套缝隙里面有血迹跟肉末,所以停顿一下才用麦克风戳了两下绿洲公司棒球帽边缘:“我……真的觉得很厌倦,不值得……”

所有人都有点愣住了,那位少将刚才还在信誓旦旦的高喊荣誉、民主之类的词,怎么突然就变成这样的反战腔调?

但又出乎所有人的预料,居然有几个人突然就开始鼓掌,从齐天林略微高一些的角度看过去,应该是属于某些特种部队的人员,他们身上的AT迷彩是小范围特供装备的。

齐天林一瞥之下的下意识反应还没到大脑,更多人就跟着也开始鼓掌,他不得不提高点音量:“这是游骑兵的弟兄,我以前没接触过,但今天……他们对得起这个称号,没有丢失哪怕一块弟兄的遗体在阵地上,活下来的都证明了自己的勇猛,他们……”真的,前面那一句话真是齐天林下意识说出来的,后面这句才是符合他现在应该说的话。

但是两句有些不伦不类的话语重叠在一起,将军们显然有点皱眉,接着听见士兵们的掌声愈发热烈,直到齐天林说出那句他们,右手边全都穿着MC迷彩的一群人就猛的一下高声齐吼:“勇往直前!”

所有游骑兵都是穿着这种MC迷彩,在一大群全地形迷彩的后勤保障人员,跟五花八门的特种部队人员中间非常整齐,这声音陡然一下就爆发出来。

齐天林的声音都被压住了,不过他明白这应该是游骑兵的一种口号习惯,虽然不明了该怎么回应,但能重复:“勇往直前!”

声音顿时整齐而又拔高了一个音调:“义无反顾!”

咳,谁说美军就不喊口号了,吼起来一样的群情激昂,似乎在有人带领之下,一句又一句的高喊,等到那句著名的:“游骑兵,做前锋!”一出,到处都是热烈的掌声了……

齐天林说实话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但能没什么表情的点点头,这时候喜笑颜开春风满面的四方挥手肯定不适宜,奇怪的看看那些特种人员却没有太多跟着鼓掌的,大多收起之前鼓掌的手,抱在胸前一言不发。

齐天林没兴趣了解这些,随手递了麦克风回去,接过去的一位中校表情也有点怪怪的,没说什么。

打过电话的齐天林就一个人抱着自己的步枪,坐在了一片空旷的直升机降落坪旁边等待。

就好像洪水一样,来得快,也去得快,刚才还充满对他的欢迎跟拥戴,突然一下就变得冷冰冰了,齐天林能感觉到可能是自己那几句话的原因,撇撇嘴,他才不在乎呢,靠在水泥墩子上,却发现远处有不少美军士兵特种兵都在张望自己这边。

直到他的米26直升机在机场放下了所有运载的物资加拿大士兵,把机上的美军连队士兵也运到这边基地来,才把老板带走。

在直升机上,坐在空荡荡的米26机腹里面,齐天林立刻就连续接了好几个电话,才明白发生了什么,原来这边的美军基地指挥官转头就把他给投诉了!

就因为他在最应该鼓劲的时候,没有鼓劲,反而有明显的厌战反战情绪!

不得不说齐天林已经远离军队好多年,虽然一直还在战场上作战,但是已经早就不是正规军的一员,他已经没有正规军人那种过于严苛的纪律性,在损坏一支枪械都会作为破坏军备的严格纪律下,原本是想要他通过一个明星般的身份对士兵军士们鼓劲加油的安排,谁知道他却一开口就泄劲!

这件事甚至已经迅速的反映到了黑格尔那里,连防长都恼火万分的打电话来追问齐天林:“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你知道有多少人在盯着想抓你的痛脚么?你是不是被英兰格人洗脑,给了你一个总督的位置,就故意胡说八道?!”

这样的事情不是没有出过,最近就是英兰格的一位将军在相当正式的场合说跟齐天林差不多的话,也是认为阿汗富战争完全不值得,是一场北约有史以来最失败的战争,这让美国人相当恼火!

可能才会对齐天林的言论那么敏感:“中将说他们马上安排人喊口号才把你弄下台,你知道这样对士气有多大的影响么?”

齐天林完全都要回想一下,才能想起自己当时随口说了什么,有些难以置信:“我的意思是……这些人死得不值得……”

黑格尔更火冒三丈:“你有什么权利置评这场战争值不值得,我都不敢这么说,你一点政治敏感性都没有么?”

齐天林无辜得要命:“我的意思是,今天这场战斗很不值得,我上次就发现有问题,还跟机场方的美军提过,我刚到这里的第一次运输就被塔利班袭击过,我想这种情况肯定在我来之前也发生过,这是很明显有程序上的错误,完全可以避免的,今天这帮人要是早点调整一下整个作业流程,完全就不会导致今天这样的伤亡!我懂个屁的政治敏感性,我

怎么会去说阿汗富战争值不值得?我有这个战略水准么?我一个成天打仗的,会……”

黑格尔也楞了一下:“你是这个意思?”

齐天林把当时的情况原原本本的叙述一遍:“我当时就是这么说了两句话,而且我的感觉相当明显,第一次我跟着公司员工到阵地上搬运集装箱,反政府武装根本就是一直监视着的,那一次运气好,对方的战术也不对,所以我们侥幸逃脱,回头我就把这件事跟当时的军需官提过,这个作业流程要改,必须要先撤离物资,然后再撤离前沿阵地岗哨,不然很容易出事,但是我后来的直升机员工告诉我,他们光临的阵地,基本都是急着撤离,两三次都遇见有零星武装攻击驳火,不知道是在试探还是尝试攻击,都没有汲取教训!”

黑格尔的态度转变得非常快:“你确定?”

齐天林很明确:“参与整个行动的军方人员和我的员工数十人都经历了这些事,我还有两百多个集装箱要收回来,现在我真的需要评估这个收回集装箱的风险程度有多高,您知道我今天还损伤了一架价值两千万美元的支奴干么?”

黑格尔居然哈哈大笑起来:“找我干什么?自己想办法修,你先在那里不要走,会有事情发生的!”

齐天林用屁股思考也知道,肯定会有一系列的事情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