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14章 秘密

第九百一十四章 秘密

不过这次就不会是公开的听证会或者别的广而告之,毕竟是军队内部的事情。

首先是齐天林的集装箱回收运输业务开始恢复正常,一系列来自军队内部的官员跟专家还有齐天林随同前往,观摩整个流程,然后做出一整套改动,出台标准实施规范!

这是一个具有物资及人员撤退总则、详细撤退分类,不同目的确认,撤退计划需要考虑的各项因素,再到基本原理、操作原因,操作要点,安全事项等等详细精炼到每个字眼都要考究的规范。

齐天林作为参与制作这个规范的一员,这东西最后是列入美军行动指南,也就是每位基层指挥官都要学习的基本科目,甚至连西点军校这样的名校都得归入教材的!

科巴斯保罗的名字是要小小的写在一堆军内名人学者背后,一起名留青史的!

虽然只是个小小的关于山地前进基地的撤退正式规范,但几乎所有参与者最后都明白,要是之前的那些撤离都按照这个教科书一般的细则来实行,塔利班基本是找不到那么多漏洞的。

所以说世上真的就怕认真二字,这一番作为下来,更是坐实了前线指挥司令部有些大意麻痹,也对,天天都在跟塔利班交火,到处都在小范围的纠缠,人真的会麻木,习以为常,也许就错过了这样一个补救漏洞的机会。

所以,跟这个规范制定过程同期进行的,就是一系列来自军方调查部门的问询,齐天林翻来覆去的把自己这些天的一言一行都能倒着背了,并且跟军方签署了一份保密协议,承诺本次事件中的所有言行内容都不得外传,才被重新开放通讯,最后又直到黑格尔亲赴阿汗富战场,跟他见面详谈过一次以后,齐天林最终被批准可以离开阿汗富战地。

因为就在这个调查过程中,那些基地中的游骑兵就不用说了,对他有种难以言表的亲近感,一直在调查人员面前相当赞扬他,最主要的就是那些特种部队的作战人员,他们似乎更能理解齐天林当时的感受,也都认为齐天林发现的这个漏洞是相当有价值的,实施得好,真的可以挽救不少美军士兵的性命。

说起来,美国人这点还真是不错的,他们自己就是个移民国家,所有人都是外来户,所以根本不在乎齐天林是什么国籍,对他的溢美之辞毫不吝啬,这一点,别说是根本见不得外族人出头的华国,就连欧洲人都对移民没他们这么开放的心态,用这种完全可以包容任何国家优秀人才的心态方式,一起步就占了很多便宜啊。

所以直到齐天林和蒂雅两口子离开了阿汗富,先抵达巴基坦斯,才在酒

店里面上网,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用安妮在电话里给齐天林说的就是:“这次,你彻底赢得了美国人民的心!”

真的很彻底……

背黑锅的部门或者将领绝对是不会吱声的,这本来就是他们的疏漏,对齐天林指出错误误解读的那位中将甚至还主动在一次对外新闻发布会上对齐天林道歉,倒也算是得了个堂堂正正的形象。

他们都明白这不过是黑格尔和总统利用这件事对军方将领重新洗牌而已,所以更谈不上对齐天林有什么嫉恨,于是美国国内的声音几乎是一边倒的集中在齐天林那一系列的战地照片中。

有人好事的用之前齐天林一身西装提着枪械箱走出法庭以后,把痛哭的伯恩抱在怀里安慰的照片,跟这次那个放声大哭的美军士兵抱住齐天林腿的照片相提并论,浓浓的人文关怀主义,最符合美国民众的价值观了,再加上政府和国防部刻意推波助澜,希望用齐天林的形象来稀释这次战损事件的舆论,那段齐天林抱着士兵遗体走下装甲车的视频堪称一绝!

“他的身上,沾满的都是这位游骑兵准尉的血,听一听我们在装甲车通讯系统中找到的录音记录吧……”

“先生,您可以把他放下了……”

“不……地上太硬……”

天啊,当这段带着隆隆装甲车轰鸣声中,刻意被技术手段清晰化了一点点的对话在无数台电脑、电视以及公众广告屏上被播放出来的时候。

可以想象,一刹那有多少美国人都流下了眼泪!

如果不是因为政府时刻掌握动态,把握好度,免得过犹不及演变成一场全国的反战思潮,齐天林很可能会被要求到美国国内出席各种仪式的。

因为这件事本来没他多少责任或者搀和,仅仅就是这个人文关怀的东西,让他的声望飙升到一个甚至超过各种明星乃至政治人物的高度。

几个数据证明了高度。

汤姆创造的保罗粉丝社区,注册人数激增到了七位数,虽然不排除有重复注册还有国外注册的情况,但是数字也足够惊人了,更何况退伍军人协会也主动跟已经在纽约新世贸中心拥有正规办公室和前台接待的网络社区公司取得沟通,希望共同建立一项针对残疾退伍军人的慈善基金,这个基金已经得到安妮、布隆伯格、莎莲娜等等一系列名人的共同加入,并且迅速接受全美大大小小各种捐款超过一百二十万美元!

这仅仅是几美元百来美元的零散网络捐款,不包含富人们的大手笔款项!国外对于慈善捐款还是有比较良好的信任和习惯。

而且以伯恩为蓝本,社区公司为齐天林招募的几乎全都是作战系统的技术工种,而不是PMRI公司最钟爱的军士或者军官,这在美国的PMC中间几乎都迅速形成了一个认识,假如说官字号的PMRI公司招募的都是白领军人,科巴斯保罗招募的就全都是蓝领!

最重要的是明眼人都看出来,这个保罗肯定也获得了国防部的支持,俨然就是另外一家带点官字号的PMC新贵公司了!

所以玛若跟齐天林讨论的就是,这个在美国成立的新网络社区公司和PMC公司都叫什么名字,是不是要跟整个各种公司实体化,集团化。

齐天林懂什么:“这些事情你们做主就好,过几天我们到了迪拜再一起回欧洲咨询一下商业顾问们怎么做就是了,玩得还开心么?”

柳子越都没半分愧疚心态了:“玩什么玩,本来还觉得你在战地辛苦,我们在迪拜消费,结果你那边一没有联系,美国本土那边就一个劲的冒出来跟你相关的新闻,你不知道这几天把我给忙得不行!”

但是口气明显就很自豪,安妮也能正面评价:“夫人的媒体网络也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为了避免她是在为你说话,影响了媒体的公正性,最终还是没有对美国媒体进行控股,大量参股就好,这也是商业顾问的建议,好吧……你们没有危险就好,早点过来等你们碰头以后,我也有很多事情要返回伦敦处理呢。”

齐天林是过来安排第一批集装箱装船输送到非洲的,船是阿联酋方面派出来的,但是港口……就是冀冬阳和向左的安保公司负责的那座港口了!

对的,就是华国通过巴基坦斯在靠近伊琅的出海口承包的那个港口,齐天林在一个集装箱堆砌起来的缝隙之间,跟两个老部下见面了!

很亲热,很热烈,两个家伙伸手就抱住齐天林使劲的摇:“老板!您现在真的是大老板了!”

齐天林更喜欢这种单纯的战友感情:“你们想出来赚钱还不是可以……战斗技能没落下吧?”

向左一个劲点头:“的确是没有以前跟着你作战的时候自由,毕竟现在挂着国家的牌子,但是这种模式的确比以前用军人武警来支援要隐蔽和方便得多了,但还是西方公司最牛叉啊,你现在就是牛叉中的牛叉,我们看电视都不敢跟下属员工们说我们以前都跟你的啊!”说得好像是个黑老大一般。

冀冬阳的政治性明显要强一些:“买买提他们的工作情况,我们也有了解到,上面都有问过意见,是让他们继续这样在外面漂着还是归到我们的公司来,我建议还是继续跟

着你,能做更多事情,我们比他们打眼多了,他们的外貌还真适合跟着你。”停顿一下,齐天林都能猜出来,冀冬阳果然艰难的开口:“老吕要我们见你的,希望我们好好跟你沟通一下感情,以后能好好工作,我觉得我还是把话给你说明了好一些。”

齐天林拍他的肩膀:“公对公,私对私,我现在都学着要把公私分明一些,我支持你们把这样的保安公司做大做强,需要我的支持,我绝不含糊,只是你们这个华国身份不太好操作啊……嗯,要不要我给你们介绍俩黑妞,结婚以后拿非洲护照,敏感度低一点?”这什么馊主意,听得向左眉毛胡子都在乱抖,冀冬阳也笑:“我小孩儿都五岁了!”

齐天林收敛一下笑容:“那些不痛快的事情就别提了,我这批集装箱后面还会陆陆续续的过来,都从你们这里走,这个安保合同就交给你们了,保证所有的集装箱不会被查验,从进入巴基坦斯境内到送上货轮就算完工,你们知道我这中间会有些秘密的,帮我保守好!”

两个老部下无论于公于私,都能肯定的给他一个保证完成任务的答案!

何况还有美金结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