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15章 分派

第九百一十五章 分派

奥塔尔军团驻扎的人工岛上,因为长期停泊在这里的冒险号探宝船,外加军团演练的水上船只舰艇,把原来设计的货轮停泊港填得满满当当。

其实除了冒险号看上去格外俊秀挺拔,富有现代隐身舰艇的气息,其他大多都是不入流的货轮、渔船、游艇、高速汽艇、舢板,甚至还有一艘待报废的巨型油轮。

公司内部到奥塔尔军团轮训的部分小黑和廓尔喀就会在这个人工岛上,孜孜不倦的顶着中东特有的烈日,翻腾在各种船艇之间,演练那些登船作战技巧。

这是一个单独的门类,包含了直升机机降、船艇包抄、登船搜索、控制船艇操作等等一系列的作战技巧,是由马克统领的奥塔尔军团联络的欧洲专业培训公司来进行指点的。

这非常正常,作为阿联酋这么一个临海国家,还有跟伊琅“很不对盘”的关系,为了保证这一带波斯湾地区的海上安全,操练这种登船战术再合理不过,阿联酋方面还提供了好几架小型直升机,驾驶员是他们的军方人员。

齐天林是乘坐一辆沙狐越过长长的栈桥进入人工岛的,身边没有姑娘,却是换了一身户外装,带着墨镜和防晒丝巾围脖的一个阿拉伯老者,不仔细真辨认不出,这就是目前阿联酋的国家元首长官!

两人一路上都没怎么说话,直到沙狐接近人工岛港口的一个角落,这里全都是小黑在执勤,其中甚至还混杂了一些阿联酋王室侍卫,他们背后停泊的就是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在海上遨游,也没有拉风的举行任何海上宴会的世界第二大豪华游艇迪拜号。

船身有多处刷了颜色表示正在进行维修,可那些磨磨蹭蹭施工的小黑跟阿联酋人员与其说是工人,更不用说是警戒。

保证了几乎没有人可以靠近这艘豪华游艇,还不怎么引人注意。

沙狐没有停靠在游艇边的码头,哨兵极为认真的打开车门检查,发现是老板以后,才对这个角落独立的通讯系统发出通行的讯号,沙狐直接就按照迪拜号尾部的一个宽宽跳板,好像滚装船一样驶进了尾部货舱。

原本是为了方便拖拽那艘船体内的微型潜艇和往船上送各种给养的车辆通道,现在一等沙狐开进船腹就直接关上了门,沙狐就停在了舱门内侧,打开雪亮的车灯,原本一艘小型游览潜艇非常宽裕的船坞里,现在被填得满满当当!

真是满满当当,根本看不出什么样子,全都是那种一米见方的防撞海绵垫,两名驾驶沙狐的小黑跳下车,就开始搬动海绵垫,其实蛮沉的,就算是海绵,也百十来斤,不过不用太费力,拖开

就好,砸到人也没什么危险,所以等齐天林伸手加入以后,长官也试着动手,养尊处优一辈子,都多少年没用劲了。

齐天林笑着就跟他摆手:“您还是看着吧……不费劲!”

真不费劲,原本这些海绵垫堆砌在这里,一来为了填充防止里面的东西被晃荡移位,二来其实最主要是为了掩埋隐藏,要知道里面原本的固定件其实都是拉紧了的。

随着齐天林这堪比机械的大力搬运,直接往外扔海绵垫啊,倒是让长官笑呵呵的抱着手在他身后看得乐,很快就清理出一条类似坑道的海绵洞,小黑还到车上抓了两盏头灯,才退出去等在沙狐边,齐天林和长官就站在了一艘日本产科研潜艇的旁边!

两艘科研潜艇用骑在背上的形式,斜着重叠放进了这个原本设计给一艘潜艇的船坞里,幸好也许是日本人个头比较小,潜艇的个头也小,加上科研深潜的作用,都是圆乎乎的,不能跟讲究豪华气派的迪拜号小潜艇比尺寸,居然还装下了,长官都还在笑:“听阿卜杜拉说,这里原来的潜艇都是您挂在船尾拖回来的,他们连夜就安排人手搬进这里全都封存了,没人看见里面有什么,动手的都是我们王宫的亲信,真主最虔诚的仆人,绝对没有问题。”

齐天林也笑:“不过您也真好奇,我可是再三提醒这可能有点核辐射,我倒是不怕,您这……”等齐天林来了迪拜,刚跟家人见了个面,就要求来奥塔尔军团看潜艇,阿卜杜拉和曼苏尔就百般好奇的想来,要知道齐天林当时神秘兮兮的把两艘潜艇拖拽回来用迪拜号运回来,他们就一直在猜测是什么,联系靠近那个日本海域受到的核污染警告,就更好奇了,最终还是地位更高却更好奇的长官压住这俩后辈,他亲自来看看。

长官扬扬手里的一个小仪器:“你看看读数,真没没多大辐射了……”

好吧,齐天林一马当先的就从海绵洞里抓着深潜器外面的拉手爬到顶部,六十多岁的长官还需要他拉一把,推开上面的海绵垫,齐天林才打开了紧闭的顶部圆形舱门,长官立刻就小惊呼一下:“读数上升了!”顿一下:“不过……还在可以接受的范围!”

齐天林不在乎的掀开,摆弄好头灯:“您进来看了就知道为什么上升。”自己就顺着内部的把手又进去,空气不太好,有股难闻的味道,不过齐天林倒是明白这是三防设备中的滤芯气味,这种味道越浓,表示吸附效果还不错,真没味道就说明没起吸附作用了。

等长官带着头灯,颇有些探险意味的爬下潜艇舱门,还是齐天林帮他托了一下,空悬的腿在

地上点了好几下,难得穿一次的LOWA户外靴才碰到点实物落地,长出一口气,不常锻炼的酋长长官很不适应这样呼吸不畅的感觉,但没说话,转过头,顺着自己的头灯灯光能看见到处都是日文的内部仪器操控台,接着就是一堆大大小小的金属箱!

包括他自己正站在一个箱子上,墨绿色的箱体上标明了一个醒目的黄色三菱核原子能符号!

纵然长官贵为国家元首,见多识广,还是给吓了一跳:“真的!真主在上……您!这真的是核弹?”

齐天林看他站的那个跟个床头柜差不多大,点点头:“你站的是个核地雷……五十吨当量的,很小,这个没包装的是小型核弹头,能有五百吨,那个是手提箱式的……”如数家珍。

长官的呼吸都屏住了,他们之前的确猜测齐天林可能会有点核弹在手里面,但是哪里想到会有这么多枚?!

齐天林开始把这些核弹一枚枚的取出来,迪拜号只是个载体,帮助他把核弹运送到自己能控制的中东地区来,最终的保存还是要换个地方。

长官深吸了一口气:“我好像嗅到了核弹的味道……哈哈,哈哈哈,真好闻!”真没见识!明明就是吸附碳的味道,不过说起来这些中东伊斯兰的人物怎么一个个都是一说到核弹就兴奋不已的模样!齐天林眉毛乱跳的偷偷翻了几个白眼,长官感叹完毕也过来帮他:“防水箱都定做好了,就在船坞的另一头,之前还奇怪究竟拿来做什么……但是您打算怎么用?”

齐天林指指天上:“不用……不用的核弹才是核威慑,永远都罩在天上才是威慑,用了就是过去式……我现在手里还有枚弹道级的核弹,这一堆合起来都不如那枚的十分之一,都不能用!”对阿联酋方面,之前将两艘潜艇给他们保管,齐天林就有考验他们的成分,现在看来,阿联酋人真能得到足够的信任。

长官被接二连三的核冲击给呆住了,但能明白齐天林的威慑论:“我明白了……明白了。”

齐天林难得跟这位有单独交流的机会:“每个民族,每个宗教都有存在的意义,灭杀是不可能换来胜利的,有效的控制才是最终的结果,我们必须要能控制住局面,包括控制住对美国,对以列色,对任何一个国家的局面,这比恐怖袭击似的行为要困难很多,但是最终才能带来尊严跟地位。”

长官那头灯光圈不停的晃动,说明他情绪的激动,也说明他到处在张望的动作:“阿拉伯……阿拉伯世界一直都被剥夺了接触核武器的权力,真主保佑,您终于让我们站上了这个舞台!”

光圈终于固定下来,在齐天林的脸上晃了一下赶紧移开,是长官用自己的手把灯头摁下去,他还是习惯直视着齐天林说话,所以灯头必须要避开:“我知道您说的是逊尼派和什叶派的争夺,现在我力求让我们酋长院的长老们轮流到阿威兰德去朝圣,去感受奥塔尔教派的内容,这我有信心控制,但是……沙特的瓦哈比,还有阿汗富的塔利班……我真的,除非您公开您的神迹!”

齐天林大翻白眼:“您是要上演美国大战外星人,让美国人来围着我用飞机军舰炸,看是我的重生速度快,还是他们的炮火更犀利么?你觉得欧美国家乃至基督教还有犹太人会允许出现一个伊斯兰的神在人间么?何况我还是个会流血会中弹的奥塔尔!”

长官终于从拥有了核弹似乎就拥有了世界的狂喜中解脱出来,有点喃喃:“真的……我们现在除了钱,什么都没有,您带来了尊严,我们现在无论在阿拉伯世界,还是跟华国、欧洲打交道普遍都比以前腰板都硬了很多,但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似乎在坚定自己的信心:“我是相信您的,是您现在不声不响的在非洲打下来这样广阔的局面,也是您在欧美之间获得了那么高的地位,您接下来要怎么做?相信我!我一定会尽我所能的带领这个国家和所有的财富跟随您!誓死不辞!”

齐天林终于微笑起来:“没有这么悲壮……真的,战斗的事情我来搞定,宗教的事情,奥塔尔教派来搞定,这国际政治的事情嘛,就要你来搞定了!外交政治可不是要拼死挣扎的!”

这算是分派任务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