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16章 安静

第九百一十六章 安静

迪拜号在简单的准备以后,就拔锚起航,游艇有别于一般舰艇的最大区别就是操纵性要轻松很多,一百多米长的迪拜号,换到军舰都是驱逐舰的级别了,依旧不需要太多船员,一组长官带过来的亲随就发动了船体,往人工岛外的海域驶去。

灰蓝色的防水箱,里面填满了密封胶和固定海绵,齐天林跟长官动手一个个装进去,因为都是统一的大小,十个箱子装上十四枚大小不一的核弹,外加原本就用机械臂固定在一艘潜艇下方的原装防水箱装着的大号千吨级当量核弹,用铁链串在一起,齐天林注视着手臂上的GPS定位仪,就直接从后面的船坞边把一大堆箱子扔进了海底!

大海才是最好的掩藏地点。

长官站在船坞舱壁边,眯着眼睛轻声祷告,齐天林拍拍手上并没有的灰尘,拉起船坞边的防水围栏:“这次我到阿汗富,主要就是跟奥尔马见面,希望他能够抓住目前的机会,尽可能消耗拖拽美军,也让美国更加忌惮随意到别国动武,现在亏得是美国人没有在伊克拉驻军,我一定会让美国人尝尝随便霸占他国的苦处!”

长官的眼睛有些亮,不说话的点头,齐天林顺着船尾能看见的远处海岸线指指:“美国人是要求在非洲建立基地的,我这边的人分析他们目前虽然还是有点缺钱,但偌大个国家凑一个基地的费用还是没问题,非洲的战略意义也不用说,所以,现在我希望能有一系列针对美国境外基地的袭击,让美国民众对自己基地的安全性持怀疑态度!”

长官的眼睛就是大亮了:“您的意思是要发起对这些海外基地的自杀袭击么?”

齐天林摇摇头:“这次在阿汗富的塔利班袭击给了我很多提示,我需要的是挠痒痒的袭击,不一定非要对美国人造成什么损害,也不用牺牲人力物力,在不暴露我们的前提下,尽可能的用远程爆炸物,射击,电话骚扰等方式干扰袭击美国在全球的各处军事基地,形成遍地开花的状态,让美国人神经紧绷,疲于奔命,长期拖累他们,等瞅准了机会,我再干一票大的,让他们狠狠的吃个苦头!”

转头看向长官:“在沙特……干一票大的,用沙特自己的爪牙去惹怒美国,给你一个超越沙特,引领中东地区的机会。”

长官的表情变化可以说是从极动、兴奋、惊讶到踌躇满志又沉思,挨个儿换了个遍,最终使劲的点头。

齐天林说出自己的要点:“我需要的是一个团结的中东,能和北非中非遥相呼应的中东,我再说一遍,我不要恐怖袭击行为,这是军事上的骚扰,所以尽可能的保存自己,记

住了!”

他实在是有些吃不准自己开了这个口子,要对各处的美军基地发起攻击,这些阿拉伯人在宗教的驱使下,会搞出什么疯狂的举动来,所以再三强调,所有这些袭击都只能是幌子。

碧蓝的海水晶莹透亮的在迪拜号尾部翻出一朵朵浪花来,两艘日本籍的科研潜艇将改头换面以后藏在这个军团基地里待命,现在游艇就直接顺着海岸线前往迪拜。

安妮她们还打着购物的幌子在这边等他呢。

柳子越确实有比任何一家媒体都便利的条件,先是组织了一个摄制组来迪拜对安妮做了一个关于慈善事业的专访,算是帮齐天林这个相当具有文艺悲悯气质的新形象做烘托,玛若就已经等不及,齐天林落地一见面,她就带了蒂雅搭乘圣玛丽号飞走了!

蒂雅是实在放心不下自己那一摊子利亚比的事情,离开久了就心慌,玛若是要赶到纽约去,之前只是为了虚应场面购置的那一层新世贸大厦写字间现在必须要派上用场,而且需求还很大,说不定超过一千五百平米的写字间还不够用呢,从网络社区公司到慈善基金会,还有新一代美国最庞大的PMC公司,都会放在这里!

老板娘简直是迫不及待的就带着一大票随从跟保镖踏上了美国商业之旅,现在是齐天林在美国名声最隆的时候,肯定不要错过这个机会。

齐天林确实是没法跟她一起返回,因为他还有他的计划要去完成。

接受了柳子越的星云传媒对他的独家专访以后,一家三口才借用了阿卜杜拉的专机不为人注意的悄悄抵达伦敦,安妮马上就投入到诸多媒体对她的采访轰炸中,因为齐天林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工作性质决定了他不轻易抛头露面,安妮最擅长就是八面玲珑的应付这些事情,就好像一个新闻代言人一般展现和维护他的形象。

柳子越没了儿子在身边,也正好把所有精力和注意力都放到新一轮的商业运作中去,顺势开拓美国的资产,准备鼓捣一阵以后,也要去美国给玛若助阵,安妮说她也可能会趁热打铁一起过去。

齐天林就是回来觐见英兰格方面的各级老板,颇有些酸溜溜的老板。

是一处古色古香的议会厅,带有浓郁的维多利亚时期风格,MI5、MI6的要员都有在座出席,当然那位刚刚卸任给齐天林的直布罗陀总督,现在的国防部防务大臣政务次官也跟着防务大臣在列,一张桌子边坐了十多人,虽然会议主题是讨论英兰格军队在阿汗富的具体撤离时间,以及从美军最近这次受袭事件中汲取怎么样的教训,但其实人人都明白

,列席的齐天林才是这次会议的主题。

首相先生坐在长长的桌子头把这次的议题草草的念了一遍,就迫不及待的转头:“保罗,还是你这个亲历者把这次的事件给大家分享一下吧?”口气随意而亲密,实在是齐天林现在有种被美国人奉为座上宾的势头,让英兰格人感觉到自己又要为美国人做嫁衣的冤大头感觉,很不好受!

齐天林还是保持一如既往的谦逊,这是安妮反复跟他强调的情绪特征,这是强调传统性的欧洲跟美国最大的不同,虽然坐在一圈座位的末端,还是能站起来很周到的对各方行礼以后才开口,这个小细节引得周围一帮紧抱日不落帝国牌子的政坛大佬们满意点头,实在是真不待见美国人的那种自来熟热情劲!

内容是从最简单的修编美军驻外撤退条令开始,从专业的角度,用标准的词语给在座各位诠释了一下自己最近跟美国人在做什么:“这就是我那个三百多集装箱的补偿性承包业务带来的结果,我组建了一支富有丰富经验的军事运输队伍,将会联合其他运输公司,完成一系列的军事撤离工作,这个工作同样可以适用于英兰格军队,当然为英兰格军队服务是我的本分,希望能尽到这个责任……”

这段话,更获得了包括首相在内的桌面敲击声,啵啵啵的声音响成一片,这是英兰格议会制度的一个传统特点,用敲击桌面代替鼓掌,为的就是不影响发言者的声音,英兰格佬们最喜欢维护这些装模作样的传统了,还相当的自得其乐,有人开始虚拟的摸自己的帽边……真的要感谢安妮公主殿下对齐天林的悉心教诲,他能明白是这举手要求发言的意思,带着英式的展开眉头惊讶的笑笑抬手示意。

对方的声音就不是很客气:“但是这一切是不是意味着你从美国人那里将会得到更多的回报?我们最近可是从很多美国媒体上面看见你的名字,你别忘了,你还是个男爵……”这是外务大臣,首相可以截断:“最近的伯爵出现了一个空位,我们很期待你有拿得出手的功绩,来获得这个荣誉……”

英兰格人可真是够吝啬的,别人都是真金白银,就他们喜欢用这个空头支票吸引人,其实连首相大人自己都没捞到爵位,这种纯政客还是没有军政体系中的那些人有底蕴。

但不得不说英兰格人的爵位是真有点吸引力,齐天林相当恭敬的表示了仰慕:“上次跟公爵先生我们就商谈过,首先是在非洲的战事上面,会逐渐积累海军方面的设备,这方面肯定会跟帝国海军部更好的采购合作,毕竟之前阿联酋方面赞助给我的三艘轻型护卫舰就被德国人放了鸽

子,我也能搪塞他们了。”

说到这个,前直布罗陀总督公爵大人哈哈哈的带头笑起来,把刚才有些质问的气氛化解了:“你停到直布罗陀去,就算这三艘护卫舰再华而不实,也能吓唬一下那些不知所谓的家伙!”他在直布罗陀还是很有些对这些既不独立又不归顺的子民有点无可奈何。

所以顺着其他人都带点笑容,知道齐天林被德国人涮了的事情,齐天林有点略带委屈的回应之前的质问:“美国人那里,他们现在是拿不出多少美元给我的,而且我还怀疑他们是用印钞机新印给我的呢……”又带来英兰格人们忍不住的哄笑,他才耸耸肩:“我搬走他们三百多个装满矿泉水的集装箱,我还要付给他们几亿美元,这种事情,要不是为了获取美国人对我在非洲行动的支持,谁愿意干?在座的诸位也心里明白,非洲大陆上的每个行动,都不可能绕开美国人,现在美国人需要进入中非建立一个完整的军事基地,这意味着什么,我想你们比我都清楚!传统意义上的欧洲后花园,要被美国锲进去一枚大钉子了,接下来就会顺着这枚钉子搭建帐篷……修建花园……”

刚才还在大笑或者不满的政客们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