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17章 呛住

第九百一十七章 呛住

欧洲,特别是英兰格,对美国的情绪就是这么奇怪,明明美国人就是一群从欧洲过去的失意者或者说拓荒者,先是在独立战争中摆脱了欧洲和英兰格的统治,逐渐变成平起平坐的地位,接着利用地大物博的广袤地理优势,展现出更强的发展潜力,在二战中更是因为战争爆发在欧洲,不伤自己一分一毫的土地和财产,一举超越所有欧洲国家,坐稳霸主地位。

而战后经过跟前苏联双雄争斗的冷战时期,又鼓动欧洲更靠近前苏联,把自己变成大后方,以德国一线作为前沿阵地,再次提升自己的实力,等前苏联崩溃,才真正变成雄踞全球的霸主。

就好像自己公司的下属,原本还只是个倒茶送水的小厮,现在离职以后长大居然变成了一家巨型公司,还俨然控了自己的股,随时可以对自己发号施令,指手划脚了!

如果说这个小厮还懂得礼貌就忍了,隔三岔五还会强行入户调戏下秘书,殴打自己的员工……那真是叔叔可以忍,嫂子不能忍!

所以英兰格是最喜欢跟着美国跑,却又最瞧不起美国的一个畸形国家,于是才会对齐天林目前跟美国人的关系感到最情绪复杂。

齐天林还在跟亨瑞王子他们混贵族会所的时候,就极为熟悉英兰格人的这种论调,就好像那个皇室御用大律师帮他跟美国打交道时候表现出来的态度,他们并不隐讳自己对美国人防范或者不满的心态,但是一旦付诸实施的时候就不得不低身下气的当美国人马前卒!

就好像现在,齐天林把这个现实的问题摆到英兰格人面前时候,他们就集体哑火了!

满脸的不忿,却不知道该说什么,都是成熟的政客,知道这个时候破口大骂无济于事,除了降低自己的政治分数,没有任何作用。

还是那位公爵来说话,他的位置不高不低,又跟齐天林算是有点私交,适合开口,和齐天林更有私交的纳尔逊勋爵现在都是坐在外圈,没开口的资格了,这位身材魁梧的海军将领显然能理解齐天林这个半军方的思路:“你……的确是要发展就得顺应美国人的要求,你怎么考虑的?”

齐天林耸耸肩:“对吧,宙斯盾去年的业务百分之七十都跟美军有关,可能我还没这么高的比例呢,所以对我跟美国人合作有怨言的,真的可以放下了,这就是现实,也许只是因为我比宙斯盾更高调一些,但是我作为宙斯盾的小股东,一起进入非洲以来,还是为公司获得了不少利益吧?”

坐在外围算是旁听的宙斯盾的大股东敲敲自己手边的椅子把手,算是鼓掌认可,也对齐天林点头笑,表

示支持。

齐天林还有回礼,然后才接着说:“用公司经营的方式掌控非洲小国,这是美国人给我的承包合同,我也一早就邀请了纳尔逊勋爵代表英兰格跟其他几个欧洲国家一起举行了商议,无论是谁单独面对美国,肯定会被宰掉绝大多数利益,包括我的利益,所以联合尽可能多的方面一起进入非洲,才有可能在美国人那里分到更好的份额,各位都明白,伊克拉战争和阿汗富战争英兰格捞到了多少实际利益,而最近一年多对非洲的攻势得到了多少利益,比较一下就能衡量哪种战略对英兰格是最实际,这是我不停考量以后,得出来对英兰格最有利的一条路!”还有点劳苦功高的模样,但是潜台词就是:英兰格目前也就只有这样的实力比例,能拿到这样的份额已经是最好局面!

首相有转头看旁边的大臣随从,还是坐在外围的一位幕僚飞快的地上一份文件,才有了让所有大臣们都可以听见的数据:“英兰格石油公司在一系列的地块资源中获得了超过四十亿美元蕴藏量的石油开采权,这是最基本的,还有一系列的英资公司在跟随绿洲工程公司的行动中获益,当然绿洲公司和SGM公司目前都是注册在英兰格的公司……”

齐天林微笑:“我有纳税,这两家公司去年为政府缴纳了足额的税收,经得起任何一家会计事务所的查验,也为伦敦带来了相应的就业机会……这没有什么值得指责的吧?”

一位下议院的议员口气就要好很多,但是真有些不甘:“你代表的是英兰格的利益,你是英兰格的男爵,现在还是直布罗陀的行政长官,我们在整个浩大的行动中却只能吃点残汤剩羹,你……你个人或者公司得到的好处都比英兰格得到更多吧?”

齐天林不否认:“所有的压力和风险全都是我在承担,政府只需要为我提供国际舆论压力就可以坐地收钱……”想一想,他还是不愿跟这些死死抱住日不落帝国心态的政客们纠缠不休,这确实是个说不清道不明的死结,总不能自己来给这些人搞心理治疗吧?所以干脆下点猛药:“德国人已经提出,他们愿意投资我的行动,正经八百的投资,有投入有回报的那种,要签合同的那种……初步协议是超过一百亿美元!”这件事迟早会曝光,德国人紧接着就会在利亚比展开大量的投资行为,这是掩盖不住的,不经过他的允许,不可能有那样明显的行为,与其说等到时候英兰格人恼羞成怒的来质问自己,不如现在先打个底,你们只出名声就可以分成还不满足的?德国人可要动真格的了!

整个议事厅顿时大哗!

无数的咒骂

声和难以抑制的情绪爆发出来!

齐天林简直就是连续在英兰格人心尖子上捅了两刀!

如果说美国人是英兰格人心中永远的痛,那么德国人就是最大的伤疤!

不用说历史上那些数不清的战争,仅仅就是二战,才彻底让英兰格从巅峰坠落,而大半个世纪过去了,德国人重新在经济上崛起,英兰格依旧不死不活!

目前整个欧洲唯一说得上还有钱的就是德国!而百亿美元以上的投资,现在无论如何都是英兰格掏不出来的,这简直就是羞辱英兰格!

齐天林巍然不动的站在桌边,就好像逆流中的石头,看着首相先生都有些忍不住的解开自己的衬衫领口拉了拉!

刚刚平息下去对他和美国人合作的质问声突然就又大声起来,跟美国人合作还是大势所趋,那让德国人爬到自己头上有什么解释?!

没有人阻挡这种很不客气的质问,这在英兰格政治会议中也是个特色,叫做POI,是个完全不保护被质问者的质询,还必须要作答,所以连首相都在对齐天林做手势,示意他回应。

齐天林不紧张,这样的场面跟面对上百个枪手比又不是没经历过,当成一堆呱呱乱叫的鸭子好了:“战争就是打钱,美国人只给了我不到二十亿美金的启动资金,英兰格给我的只能维持阿汗富特别行动队的费用,我现在在非洲战场有两万名雇员!各位大人!两万人!按照大英帝国陆军国防开支,一年光训练不挪窝就需要四十亿美元!各位明白么?!这还是养兵,打仗买设备更要加倍的花钱!”这里他耍了一个小花招,他是雇佣兵的形式,肯定比国家军队价格要低,但是却直观的拉出了钱这个指标……

让政客们再次哑火!

闹什么闹!要占取主动,给钱啊!

真是够憋人的,齐天林不能憋得太狠,有点苦口婆心:“我这才叫苦心经营……就因为我一切都是从英兰格起家的,无论是进入宙斯盾和MI5还是搞少数族裔作战部队,都是在英兰格指导下建立并形成战斗力的,我是真想给英兰格提供更好的回报,但如果我在这样的情况下,分走了别人的蛋糕,导致这个不均衡的局面被打破,大家连现在的收益都没有了!”

这就是齐天林来伦敦述职,向英兰格人表达的全部意图!

作为美国人最忠实的盟友,也最想翻身的前宗主国,英兰格还是有地位的,虽然就好像君主立宪制里面的君主地位一样,虽然是空壳子,但总还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对吧?也是仅次于美国的北约军事力量,齐天林必须要保证

不能跟英兰格人翻脸,这也许是美国人喜闻乐见的,让他只能彻底的倒向美国,抱住美国的大腿,那就再也没有任何周旋的余地。

要反老大,跟老二老三的关系就不能差,这在历史上无数次的造反运动中都是得到了验证的。

所以相比阿联酋、利亚比自己得到的宗教和财政支持,英兰格对自己的政治支持才是更重要的,必须要让英兰格人继续无奈的支持自己,这就是齐天林的目的。

好处我会给的,你们既然给不出什么投资,那就乖乖的收点挂靠费用,别想分成吧!

齐天林是这么打算的……

也带着相当满意的情绪苦着脸走出了这次英兰格内阁级别会议的会场。

但是显然他还是低估了这个老牌帝国主义的无耻!

一周以后,当他自己假模假样的陪伴安妮看了一场球赛,跟曼苏尔商讨了怎么借着德国人输入投资到北非,不知不觉的也把阿联酋的投资掩藏一下,不让人发现这条大鳄,就看见玻璃墙外,看台台阶边脖子上挂着足球俱乐部围巾的安妮,带着满脸怪异的笑容走回包厢来!

一般情况下,她是不搀和齐天林和阿拉伯人的那些神神秘秘的沟通,可这次径直推开门走进来,小黑和曼苏尔的保镖都不敢拦她,一进来就展开手中的一份报纸,充满阴阳怪气的腔调:“科巴斯保罗……你被任命为本届英兰格内阁政府的不管部大臣(MWP)!”

什么?!

端着一杯甜茶的曼苏尔一口呛住,喷了一玻璃的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