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18章 手真黑

第九百一十八章 手真黑

目前的中奖名单公示在免费栏目里

不管部……听起来好像是个很玩笑很不正式的名称?

但真的有,这基本就出现在各种君主立宪制国家的政体里面,比较常出现的就是英兰格和那个什么都喜欢学习西方体制的日本。

其实很好解释,因为这样的体制,每个内阁大臣的工作职责都是固定的,当出现什么突发事件,特定方面的事件时候,就会临时委派某个官员担任这个没有具体部门的职务,就好像什么特别委员会一般,算是高配职务,表达国家对这件事的重视,委派一个仅次于首相职务的国家大臣部长级的领导来办理此事!

齐天林是南非人,作为南非曾经的宗主国,很多南非人都还拥有英兰格的双重国籍,所以齐天林几乎是被强制性的就挂上了英兰格国籍,得到这个大臣头衔,都没跟他商量,只是很清晰的对他表明了态度!

这个不管部大臣的职务就是派给他看的,英兰格非常重视!重视到不惜让他挂上英兰格内阁大臣的头衔!

不过说实话,英兰格人能拿出来的筹码,也就这个了……

没有德国人中东人有钱,没有美国人有势,这一点亨瑞王子在贵族派对里面,对齐天林说得更直白:“当初是我们支持你建立这一系列的非洲攻势的,你难道准备独裁,准备抛开大英帝国?”

齐天林一脸苦笑:“我从头至尾都在英兰格的版块上好不好,是政府欲壑难填,目前的局面不拉动别人参与,光靠英兰格就根本没法成事,这样的事情还少了么,从欧洲战机、欧洲航天计划、欧洲联合直升机计划、欧洲全球定位项目一个个都是这样,轰轰烈烈开始,最后都是英兰格跟这次这样要闹情绪!”

这几乎是传统,英兰格人一方面承认自己是欧洲人,可又一方面总是觉得自己跟美国更亲一点,就好像他们的国土始终游离在欧洲大陆的岛屿上一般,跟美国人之间的心结不少,又无法完全融入欧洲,典型的身在曹营心在汉,又要当婊子还要立牌坊!

连亨瑞都重重的靠在了松软的天鹅绒沙发垫里面:“这还是你知道的军事相关项目,别的领域类似的事情更多!”作为一个符号的存在,王室成员不得干政,但是在需要他们当说客的时候,肯定是更有效果,可是他们对政局有不满或者力不从心也是必然的。

齐天林摆正点表情:“我始终都是那个态度,把事情办成,不使绊子这是前提,然后根据各方投入的比例按劳分配,这几乎就是个股份制的事情,现在美国人要当大股东,德国人要稀

释股份,这都是没法拒绝的事情,难道就真在中北非那一亩三分地搞慈善改善民生当天使?现在花费大力气站稳了脚,才要开始往南走呢!”真真假假,连他自己不知道哪些是演戏哪些是本色,真的入戏了。

相比北非,南面确实富庶很多,而且齐天林目前能操控的非洲区域还只是十分一多一点的面积,事业才刚刚起步呢。

亨瑞看着沉思很久才开口:“我会把你的意思转述给他们,但你必须要挂上这个大臣名号,尽可能的为英兰格争取利益!”

齐天林很西化的展展眉毛:“我们是一家公司的合伙人,我始终属于这个圈子的一份子,不是非洲某个国家的独裁皇帝,更不是失去北约控制的军阀,而我不是一直在为大英帝国谋取利益么,只是政府方面的要求太高了,既不喂草还要挤奶!”

亨瑞哈哈哈的拍他肩膀,拉开话题……

所以接下来齐天林的日子都是在欧洲各国之间往来转悠谈判,和法西兰讨价还价的交换筹码,跟西牙班、意利大争取投资,用德国的巨额投资来迫使这些国家转变掠夺式的思维,转而用经济投资方式来拉动本国经济,这才是一个质的改变。

但齐天林只是遵循这个大体政策方面的争取,具体事务都是苏海亚、耶米斯基纳他们在做,所以到了晚间,齐天林更像是个业务经理一般的在视频通话中跟这三位国家领导人沟通,大概又争取到哪个欧洲国家对他们的经济投资:“记住,是投资,不是援助,思路真的要改变,援助听起来都是白吃的午餐,但其实背后才有更大的掠夺,而且这样的援助更容易滋生腐败,好好的对待这些投资,是真的能让国家和民众产生造血机能的项目……”

苏海亚通常会带着一群幕僚同时开会,她更大层面上是一个象征意义的国家领导,所以会把事务尽可能的分给相关部门人员来了解,自己做好监督的职责;

耶米斯基纳是从作战领导起来的,所以控制整体局面的能力更强,何况非中也经营得最久,他更积极主动一些,经过自己身边那个随时都在的领导小组短暂讨论,还经常能提出一些修正意见;

乍得的哈代比就完全是毕恭毕敬了,因为他本来就是为着宗教信仰到利亚比去帮米苏军作战,现在身边跟着的都是二长老的神职人员,颇有些以宗教立国的趋势,执行起这样会议的安排更加说一不二,但是这天难得一改严肃的表情,主动发言:“非盟给我们发函,要求我们前往参与和平与安全理事会的会议,讨论是否重新恢复非盟成员国资格的事宜,否则将继续全面禁止我们

跟非洲各国交流。”

苏海亚和耶米斯基纳都示意他们也接到了类似的公函。

齐天林真没太上皇的架势,虽然迪达再三跟他要求得时刻威压这些国家领导人,可齐天林觉得他也是在摸着石头过河,谁知道哪种态度更好呢?他就依着自己的本性来:“这事你们自己拿主意,要去展现一下新国家新气象也可,不理不睬也无所谓,专心搞好你们国内的事情,让民众改善生活才是正题,这些非洲老政客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耶米斯基纳毕竟最年轻,也接受了严密的阶级斗争思想教育,更好斗一点:“那我们三个一起组团过去,好好跟他们理论一番!”

齐天林笑着摊手:“你们自己讨论安排,公司能提供足够的安全保障就是了……”

苏海亚其实也有点英气,认为目前的利亚比才是真正民主和有生机的利亚比,很有必要去展示一下,哈代比转头跟几名白袍商量一下,也决定去,他的主题就是要去好好的谈一下宗教信仰的重要性,听得齐天林只好再三提醒他千万别让人觉得乍得要搞政教合一,还是允许宗教信仰自由为主题比较好。

不过说归说,这事儿齐天林没在意,但是没想到过了几天他就主动给这个政治旅行团申请跟团。

因为蒂雅给他发来了极为详细的通报。

日本人的第一波原油货轮要起航了……

石油从勘探到建设采油设施,还有出油是有一个过程的,按照齐天林预先估计的时间,日本人起码还要三个月的时间才能出产原油,然后囤积一小段时间,才能往回运输。

但是目前的利亚比是原油储量急剧减少,而不是找不到,就是说原来在地表下很容易开采的原油一下就要探很深才能捞点底子,而且看上去也没剩多少了,所以英美两国才早早的用高价把这些地块抛出来,自鸣得意的认为忽悠住了阿联酋和华国的冤大头。

阿联酋人闷声不响的自行安排重新勘探,最近汇报也找到了几个点,但是一直不急于开采,他们打算再找找,到更荒凉更不为人注意的地方开始秘密开采,华国人的做法也类似,应该因为上次的事情还是整顿了一下,看起来比较懒散的树立了几个产量很低的开采口,也没大张旗鼓。

就只有日本人,简直有些饿死鬼投胎的模样,一方面寻找自己地块中可能的新开采点,另一方面就直接把原来的石油井开采起来,纵然这部分的开采成本略高,但是因为利亚比的油质实在是好,所以他们也就不在乎了,颇有些涸泽而渔的架势,拼命的抽,出油量一下就起来了

,连英美是有同行知道了都直摇头,这高价从华国人手里买过来的地块,就打算这么抽多少算多少么?

所有日本人在自己地块上能利用的石油开采井从他们进入开始,就尽可能的开动起来!

从日本本土空运海运过来的新设备更是一刻不停的就被日本工人搭建起来加速开采,看起来非常不理智,原本慢吞吞可以抽一两年的残余油田,这样一两个月就搞完,再把这些庞大的设备运走?

只有阿联酋人和华国人才明白日本人的心思……

他们在最近的勘探中都发现了这个问题,顺着爆炸出油理论的方向去找,的确都找到了一些丰富的储油层,但是……

这些储油层就跟之前受到爆炸会被影响流动一个道理,都是共通的!

这就好比一碗水,大家同时用吸管来吸,不在乎你是从碗的哪个角度伸进吸管的,关键是看谁的吸管更多,那就能把这碗水吸得更多!

日本人就是看准了阿联酋人和华国人也有点偷偷摸摸的态度,一发现这个问题,就大量的修复原来的油井跟运送自己的新设备过来,力求等大面积开采新油脉的时候,抢夺更多的石油!

所以连采带买,日本人在踏足利亚比的这段时间里面,已经囤积了六十万吨原油!

手真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