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19章 掩盖

第九百一十九章 掩盖

没抽到奖的,礼品邮件发了没?

六十万吨,多么?

不多,换算成原油市场上常见的桶为计量,接近四百万桶原油,一个顶级油田一周就能生产这个量,利亚比的油田可都是好油田,更别提这样抽水机似的在多个油田不要命开采了。

但是按照市场行情一百美元左右一桶,这就是四亿美元!

当然付给利亚比政府不用这么多钱,这属于开采方与主权国按比例分配的形式,之前齐天林要求苏海亚跟阿联酋和华国的签署比例就不低于六成,所以两个多亿的费用付清以后,利亚比是没有资格限制日本人把这些原油运走的。

就好像安妮再三提醒齐天林的那样,这是商业行为,她很难理解齐天林为什么一直对日本人有种难以言表的敌视,甚至她还偷偷查询过齐天林的祖宗八代,都跟日本人没任何交集,就好像大多数欧洲人现在对德国人没有多大仇恨一样,她觉得国家之间的战争,没必要记挂这么多,甚至影响到北非地区的正常投资市场。

齐天林阴测测的对她笑一笑:“你不明白,你家隔壁有个小海盗,随时都想过来咬你一口的感觉,关键是这小东西还够无耻没底线,那就很烦人了,走了嘿,你好好的把欧洲这摊子事儿帮我打理好,让他们都觉得我是个和和气气的商人……”

看着未婚夫踏上军机,安妮觉得自己也应该跟那些送亲人去战场的温情一点,可一开口,还是习惯性的谆谆教诲:“投资环境!一定要保持优良的投资环境,千万别打压日本人,挫伤各方的投资积极性!还有……上战场别受伤!”

说完就站在机翼下面嘿嘿嘿的笑,自己都觉得自己真没法像个寻常女子那样柔情太多。

而伸手把齐天林迎上飞机的一帮枪手就绝对没有笑的意思!

这是齐天林最新的卫队,自从他把自己那支每个族裔各五人的亲卫队都送到各个扩大的队伍中去当领导以后,齐天林的身边就一直走马灯似的更换亲兵,通常是他走到哪里,哪里就临时组建十多二十人的亲卫队,以他的战斗力难道还怕什么袭击,亲兵也就是给他耀武扬威的抬架子罢了,说起来数万人的头头,走到哪里,还要自己伸手开门,或者没个保镖,多掉份!

所以这二十人的卫队,是最新由阿威兰德的穆塔伊清真寺送过来的,比较靠北非阿拉伯长相的和棕黑皮肤非洲裔长相的各十人。

用大长老的话来说就是,全都可以随时为齐天林去死的那种!

这一点从齐天林在巴黎郊外来迎

接自己的军机上看见他们的第一眼就能证实,经过了武装训练,千里挑一的精兵,个头体型都差不多,阿拉伯裔的充满彪悍气质,非洲裔的显得更狠辣,但一样的就是眼睛里只有狂热,那种看见他就炽热得可以供奉一切乃至生命的狂热!

齐天林很挠头,这种僧兵一样的狂热队伍在战场是极为好用的,他敢打包票,就这二十个人,自己叫他们去冲击坦克方阵都绝对不带哆嗦的,但是真不太好带出去见人啊!

这是一架C27中型运输机,先直奔的黎里波,齐天林要在那里会合苏海亚的出访队伍,搭乘他们的专机前往非盟所在地,原本自己一个人随便搭个货机就过去了,听闻他的安排,蒂雅就调配了这个卫队和军机过来:“大长老带着他们天天蹲在我门口,就是等你回来,终于可以把他们支走了!”

数万狂热信徒中间的武装人员中挑选出来最忠诚最强悍的侍卫,甚至是目睹过齐天林的神迹,要他们保守秘密都是最低要求了,从齐天林登机的时候,他们居然还推选了一下,才各有一名侍卫荣幸的伸手拉齐天林进舱,估计会荣幸得不洗手了。

然后这边已经把几个弹药箱堆砌好,弹药箱哦?都可以堆砌个椅子有靠背的那种出来!又立刻跟上两人铺上皮毛垫子,还有俩慎重其事的各拿着一把扇子,打算等齐天林坐上去以后就开始扇!然后除了这站在弹药箱椅子侧后方的俩扇子兵,其他人就全跪伏在两侧!

齐天林哑然失笑,他终于明白为什么非洲那么多人拼命也要当总统当军阀土豪,原来可以到这样的地步……

不需要他去劝人家起来,这些虔诚的信徒侍卫就这样,还是慢慢改变吧,齐天林摇着头坐到那座山雕一样的椅子上,运输机里面的空调还是不错的,就是味儿不正,所以俩扇子就开始轻轻的扇,两名领头的侍卫就开始絮絮叨叨的介绍自己各率领的小队。

除了武装作战护卫,阿拉伯裔这一队就负责工作协助,非洲裔那一队专管生活安排,非洲裔那队长还小心翼翼的观察着齐天林的脸色汇报:“因为一贯……关于您的传说,所以大长老斗胆没有配备女性侍卫,但如果您觉得有必要,马上可以安排过来!”

齐天林简直有点啼笑皆非,还女性侍卫,家里的娘娘不立马变脸?肯定会怂恿蒂雅这没头脑枪杀女侍卫!

还想了想才开口:“都坐好……”转头看那俩扇子兵:“你们也在一起坐好!”

没有丝毫的犹豫,怪模怪样的羽毛扇子一收就立刻一起坐到了齐天林面前,打盘腿坐地上那种。

齐天林理解这些把宗教信仰和奥塔尔当做生命的人,有信仰其实真是件幸福的事情:“但是你们的态度要改变……具体怎么做,我就不说了,你们注意观察小夫人身边的战士怎么对待我,别的族裔战士怎么对待我,不要让人察觉出你们和他们有什么不同,那时候,你们才是真的可以留在我身边了,不然就只有离开!”

好吧,当行为举止模式被当做命令来要求的时候,侍卫们的学习能力还是很强的,连齐天林靠在驾驶舱门外跟苏威典驾驶员抽雪茄,他们都远远的探头探脑观察,力争分析那个苏威典人脸上的表情,语言听不懂,态度总可以学习吧?

只是当飞机降落在的黎里波机场,军用运输机的舱门阶梯可没有客机那么舒服,最下面是还有一段空隙的,齐天林看着已经笑吟吟的蒙着面纱迎上来的蒂雅,正要习惯的跳下去,一个侍卫噗通一下就跪下去填在那阶梯间隙间!

齐天林怎么都不习惯踩着背下去吧,跳过跳过!然后就看见那家伙满脸自哀自怨的站起来,皱紧了表情绷直了站好,只好大摇其头的拍拍他的肩膀:“不露馅!知道么?”

大家都有个适应的过程!

蒂雅就是齐天林的小蛔虫,上了车就开始轻声细语的论述齐天林在意的事情:“六十万吨原油已经开始在往三艘二十万吨级的超级油轮上灌装,我去看了,好大哦……随时都可以安排人用火箭弹袭击,准保他们离不了港!”

齐天林舒服的靠在车内沙发上,姑娘本来帮他捏肩膀的,干脆顺势骑跨在他身上:“德国人已经开始过来投资了,还是交付了一部分的枪械装备……都是好东西,我的意思是把这些枪械给我,好不好?”一边说,小舌头还一边有点探出来,好像代表了她探询的意思!

齐天林真的跟个昏君差不多,手在蒂雅的腰肢上,这袍子遮住了看不到,只有把手伸到袍子里才能感觉到惊人的弹性和爽滑的细腻手感:“随便你……嗯,有多少?”

蒂雅已经干脆靠他身上了,昔日的小身板现在可真有料:“这些天还真想你……两千套,接近德军单兵装备,我想交给我的女子部队或者庙子里的教兵用。”

按说齐天林早过了面对女色急吼吼的岁数,可也许家里四位太太,又经常见不着,新鲜感那是真不一般,所以经过蒂雅这么一撩拨,就觉得亲热一下也无妨……

还好长纱黑袍就是好,等两口子从宽大的车里下来时候,袍子没点皱褶,黑纱也遮住了姑娘粉嫩娇艳的面容,就连那顾盼艳光的眼珠子也被墨镜给遮住了!

海亚带着一大帮人和大长老的一群白袍等在外面呢……

要一起参观新的清真寺……

当然是建立在阿齐齐亚军营的新清真寺。

这在利亚比被视为一个具有极具象征意义的事情,被推翻的独裁统治,结束了混乱的军阀割据,全民信仰的宗教重新带领民众获得了安定的生活希望。

这一切,都寄予在了这座被命名为奥塔尔的大型清真寺上!

几乎是全民动手,除了专职的建筑工人,多少人都在自己的工作生活之余,甚至专门千里迢迢的来到首都,就是为了在工地上奉献自己的劳力和手艺。

让整个规划极大的清真寺,已经初具规模,一改之前破败的废墟模样,圣洁白色的伊斯兰风格塔楼和大殿加上金色勾边的装饰,雄伟壮观异常!

有点皱眉,其实齐天林的本意就是用来掩盖一下弹道导弹的存在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