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20章 起锚

第九百二十章 起锚

大长老多关注齐天林表情的,轻声在他耳边:“殿堂的奢华,才能带来心灵的丰富,这都是做给民众看的,是他们供奉的结果,我会约束神职人员们不贪腐,多清修……”

再清修,伊斯兰教的神职人员也比民众过得还是要舒服得多,毕竟只有在宗教上足够虔诚,在教义理经上足够精通的人才能成为神职,当然伊斯兰教派的大多数派别都是允许神职人员结婚生子的,齐天林倒是觉得这比天主教和佛教不允许神职人员近女色更科学,后两者越禁欲就越多**事端,可没少流传。

苏海亚和大长老陪着他把大殿转了转,大长老还若有所指的指了一下天井,那里用石砌雕花构筑了一个电话亭一般的石室,无数的信徒以石室为中心放射开来跪伏诵经。几名白袍更是背靠石室盘膝坐在四周,大腿上都摆放那黑色的权杖,低声汇报:“每时每刻,都会随时看护,这里随时都有信众川流不息的进来跪拜……”

齐天林那军事人员必备的方位感,都寻思了一下,才明确这肯定就是那个当时打开的机关入口,小声:“万一我要进去呢?”

大长老不为难:“我们随时都可以宣布有祭祀活动,封锁的口子必须要三位长老同时在场用指纹锁打开才行……”瞧瞧!多先进的技术了,别以为伊斯兰教就不会也用高科技了。

瞠目的齐天林想想自己多半不会去启动那枚导弹:“你们注意千万别让人进去就行了。”也算是了了个心事,这枚大杀器算是以另外一种形式被禁锢在了这里。

高科技的东西还在后面,接着齐天林就接到了一份DNA验证报告,是把当时老卡的头部组织跟亚亚从尼日尔带回来的手指DNA做了一个比对,确认的确是父子俩的DNA,齐天林把东西递还给苏海亚:“之前你们不知道这是什么,但现在就可以明确的说,卡菲扎的时代已经结束了,你和你的国家确实将拥有一个崭新的未来,你们自己希望的民主未来,没有军事力量可以影响的未来。”

苏海亚看看齐天林递回来的东西,再回想一下刚才说的两个名字,才真的恍然大悟:“都……已经消失了?”

齐天林点头:“是非成败由人说,他们的对错就不论了,但起码曾经给了这个国家一部分人还算不错的生活,你要让更多人过得更好!”

已经接近四十岁的女政治家还没有政客的油滑,却带着点宗教的虔诚,闭上眼低头:“感谢真主的赐予……也感谢您为利亚比带来的生活,我……会好好的做……”

有时候女人爆发出来的使命感和大事决断的能力比男

人强多了!

齐天林也不放过余孽,让蒂雅拿过自己的平板电脑,调出那个躲藏在南非的奥格里拉的资料给苏海亚和大长老看:“这个人是卡菲扎家族仅剩的幕僚,手里还有一部分资金跟力量,你们应该从国际上的国家层面要求引渡,私底下也可以安排人手过去把他捉拿归案,收归国有了。”

政教两位首领都有些摩拳擦掌!

经济方面的项目需要讨论和汇报的就更多,总的来说就是大长老这边花钱,苏海亚那边挣钱,以国家的名义控制各种海外投资和能源出口,以宗教的名义建设分配各种生活资产,让来到首都的民众逐渐形成社区,形成社会的整体,反过来再为各种海外投资提供人手,满足就业。

首都以外的城市也都是类似的方式,用宗教来控制舆论,按照农业、工业等不同职能发展不同的城市规模,也把各国的投资有个明确的地域划分。

齐天林当然关注到了日本人的投资区域,电站、铁路和供水,居然是日本人在能源项目之外的重点投资区域!

苏海亚也在观察这个她一直有些难以琢磨的首领,从初识的佣兵头子,冷脸冷面救助了这些首都的居民,接下来却势如破竹的拿下了全国,又奇怪的不眷恋任何权势,说扔给她和民众来管理就完全扔掉,直到大长老来到首都,透露出那惊骇的背后身份,才让她难以置信又觉得这样的解释才是唯一可信,所以她一方面跟小夫人的关系相当好,有点无话不说的味道,另一方面又格外珍惜这一切:“您……是不是很不愿意让日本国来投资?听小夫人说以前您在非中就不允许……”

齐天林摇摇头:“那是以前,我们只占了一地一隅也无所谓,现在是国家了,就不能为了个人看法这样做,你还是按照你的思路来吧,一视同仁,日本人还是有钱的,虽然不能跟二十年前比,但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尽量找他们要投资,要援助,只要能真金白银的投进来,什么好处都可以允诺他们!”

苏海亚一直看着他表情的,发现他一边说又忍不住在露出怪怪的笑容,似乎也能领会的带点笑:“然后……不认账?”

齐天林放回了文件,哈哈笑:“你可是正儿八经的国家领导人,要言而有信的,过些日子就明白了……”手指在那份文件的石油项目上重重的敲一下。

谈完事情,原本齐天林想跟蒂雅有点二人世界到处走走的,看大长老和苏海亚还想跟着一起,有点东拉西扯就是不想走的样子,索性摆摆手,一块儿去看风景。

的黎里波是完全靠海的一个大都市,好

几条海滨大道,下楼来的齐天林拒绝了所有亲卫队以及大长老和苏海亚的护卫队:“有我跟小夫人在一起,还有谁能伤我们?都休息一下!”还重点的指指那帮跃跃欲试的亲卫队,让他们学习别的护卫队做法,这些家伙才悻悻的留下了。

齐天林自己开车,一辆黑色的沙狐:“这是我们自己生产的车,在阿联酋已经建立了一条生产线,以后利亚比想生产都可以建立这样的生产线,可以带动一大片的企业和就业机会……”

大长老坐在副驾驶上,他是纯粹的激动,齐天林开车嘛,所以就不吭声,专心品味这个过程,苏海亚和蒂雅坐在后面,她能领会齐天林的意思:“我们还是要学会独立自强?”

齐天林点头:“小国家有小国家的优势,做好自己擅长的,能让国民幸福就够了,为了防止军人作乱,我们索性收了这几个国家都没有军队国防部,统一由绿洲公司来负责防务,你就把所有注意力都用到经济建设上面去,绿洲也就相当于是几个国家共建的军队。”

其实没开多远,就把车停在了路边海岸线上的一片露天茶肆,白色的塑料桌椅,在海岸边的防波堤和市区之间摆了一大片。

跟蒂雅一起拉上面纱遮住脸,齐天林甚至还扶了一下拿着权杖的大长老,实在是他给人当VIP护卫时候习惯了,让老者泪都出来了,跟这老头儿就没法沟通!

坐在三三两两坐了不少人的茶肆里面,齐天林是来跟蒂雅远远的观瞻一下那三艘日本超级油轮的。

两百多米长,相当于两个足球场那么大的甲板面积,其实都是小个儿,现在动不动就超过五十万吨级,不过只要过了十五万吨都统称超级油轮,只是因为一个原因,所以这里停靠的就是二十万吨级的。

齐天林看得喜笑颜开,大长老跟苏海亚却是各有所思,一个认为他盯着海面那壮观的落日余晖,是想要把奥塔尔的胜利旗帜插到海对面的欧洲去?所以大长老就暗自运气,盘算齐天林只要有这个想法,他就不惜拼命也要带人过去传教,还颇有些期待的看着自己手中的权杖,思量能不能也对着海洋劈出一条道儿来!

苏海亚就认为齐天林是看到了利亚比的希望,小心又认真的开口:“我们这样做,您满意么?”

齐天林回过头来,看看已经到处都修茸一新,生机勃勃的城市,笑着点头:“满意,很满意……”手上却接过蒂雅递过来的长镜头单反相机给油轮拍照。

姑娘熟练的接过记忆卡,传输文件上网……

与此同时,第一艘从巴基坦斯驶出来的

集装箱货轮进入了阿曼湾的犄角港口,已经算是彻底离开了巴基坦斯的范围,顺着海岸线经过阿曼、也门越过亚丁湾,进入红海,渡过苏伊士运河,才能抵达齐天林他们坐的那个海岸边的的黎里波港口卸货。

但是之所以这个时候停靠在阿曼,就是因为美国人和齐天林签署的这个集装箱协议中要求,美国海军将会在这里做最后一次检查,抽检齐天林的这些集装箱有没有货品遗失,防止他把任何有用的军需品留在了阿汗富或者巴基坦斯,这不是怀疑他通敌,而是实在是要防备他为了降低成本,随意的丢弃那些美国人自己都不愿拖回去的东西。

这个过程并不困难,也不刁难,只要在这里检查还是那些东西,没谁再会运回去了,那纯属脑抽,所以海军的检察人员圆满签单离开。

但是港口上却在重新装载那些搬开的集装箱时候,似乎有意无意的,就换了十来箱……

这艘巴拿马籍却属于阿联酋商人的集装箱货轮,可也是跟那超级油轮差不多的大小,两百多米,齐天林的第一批几十个集装箱都不过是一部分货物,很不起眼。

所以最终当齐天林跟苏海亚一起前往非盟总部的时候,这艘集装箱船也起航驶往苏伊士运河,满载日本人兴奋不已的新能源开发点的第一批油轮船队,也起锚了……

有几个人,邮件没地址!没地址我能把快递送到么?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