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21章 幸福

第九百二十一章 幸福

非盟的总部在埃塞俄比亚的首都,没错,就是那个传说中全球生活水平倒数第一的国家。

所有慈善活动跟明星作秀的最佳场所!

所谓的天灾人祸,让这个自然条件其实很不错的非洲国家从来就没安生过。

几乎每个人都在媒体报刊图片上看过充满饥荒的埃塞俄比亚人,其实这个国家绝不是人们想象的黄沙漫天,干旱少雨的模样,相反,这个号称东非水塔的国家比周围的国家海拔都略高一些,降水相当充沛,气候温和,就好像华国同样地势较高的春城一样,这样的国家都可以被经营成全球最难生存的国家,可见这里被折腾得有多惨。

齐天林没兴趣了解过往的历史和政治缘由,自己打着护卫苏海亚过来参加非盟会议的旗号,一方面是直观的看看这个注定要被自己拿下的国家,具体啰里啰嗦的事情阿腾跟迪达远比自己在行,另一方面就是因为这个国家就夹在苏丹和索马里之间,非中紧邻苏丹,那里面已经充斥着各种自己的武装游击队在活动,而另一边的索马里才是自己这次来的主要目标。

不过从他们一行数十人走下利亚比国家专机,齐天林最大的感受就是,剑拔弩张!

简直就是如临大敌的阵势!

为了表达三位一体的态度,属于利亚比航空的一架波音客机,是飞到乍得首都,接上搭乘军机过来的耶米斯基纳和二长老陪着一起来的哈代比,然后才跨越苏丹国上空降落在埃塞俄比亚首都机场。

飞机本身能载客一百五十人左右,内部没有做格外的装修调整,后半截机舱基本填得满满当当都是武装人员,齐天林自己的亲卫队,三位国家领导人的护卫队,都是全副武装长短皆备的精干人手。

再加上各自陪伴的随从官员,总而言之整架飞机差不多满载了。

可是降落以后,根本就不允许任何武装人员下机,连刀都不允许!

这其实有点不太符合国际惯例,一般来说国家领导人级别的出访,是允许携带少量武装警卫的,毕竟身处高位,承受的危险和压力都跟一般人不同。

但是这边的海关就一概不允许进入!

齐天林不吭声,笑眯眯的站在自己的亲卫中间看三位领导人自己处理,果然就跟在飞行途中体现出来的那样,苏海亚明显要偏务实一点,不慌不忙的让幕僚打电话联络非盟大会办事处,如果不解决问题,她就无法入境,也就没法赶上这次非盟大会。

耶米斯基纳就有点左倾的感觉,上纲上线的认为这是对非中民主的藐视,召集自己的班底起草一

份非洲自由民主宣言,然后发回非中跟星云传媒总部,从国家跟媒体的两方面来表达自己的愤慨,施加外交压力。

哈代比就纯粹的激进派,满脸严肃的让自己的随从搬了一张折叠椅,坐在飞机舷梯下面,声称这是一种对宗教信仰的迫害!

齐天林都莫名其妙,这能跟宗教信仰拉上钩?

旁边的亲卫队长看他好奇的伸头看哈代比的典型非洲领导人行为,赶紧解释:“埃塞俄比亚是极少数中北非国家中信仰东正教的……绝大多数人都信奉东正教!”

齐天林有点愕然,整个非洲以拜物教和各地自己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神教为主,但是北非还是伊斯兰教占绝大多数,除非南非这样的前欧洲殖民地国家的基督教信仰比较多,但也是偏向天主教或者新教,这里居然冒出来一个单单独独的东正教国家?而且周围的苏丹、索马里都是伊斯兰教国家啊?这难道跟当年这里搞过共产主义有关么?对于齐天林来说,他只知道苏联那一块是信奉东正教,这也是安妮曾经对他论述过教派之争也是世界斗争一部分才知道的。

亲卫队长显然熟读经书,也根本不觉得老板不了解这些历史有什么不妥:“埃塞俄比亚上千年前就自己信奉基督教了,他们这个东正教也只是跟欧洲的东正教取得了联系有个派别上的传承,其实没关系的,就是这个地方自己的选择,多少年了……长老们也才想把这里感化过来,现在这里穆斯林的比例已经从之前的17%上升到40%,太穷了,所以用物质的方式修建清真寺传教还是有一定效果的。”

齐天林恍然大悟,想起四长老曾经给他进言过,埃塞俄比亚最好是用宗教的手段拿下,就看看自己一身的枪械,觉得是太暴力了一些,转头继续看三位领导人表演。

最终还是搞了个折中处理,不允许携带长枪,手枪也限制在每名持有合法武装承包商证件的护卫人员最多两支的数量下,才开始办理过境手续。

护卫队留下一个小组在飞机上看守执勤,留下重火力,就裹带着齐天林进入了市区,齐天林也是拿着崭新的利亚比护照,上面的名字是大长老他们绞尽脑汁思考了好几天的结果,他自己倒是觉得临时用用哪需要这么麻烦。

依旧是众多军警车辆围在周围,把这个中北非三国的代表团围得相当严密,不允许跟外界有任何接触。

但是刚到毗邻非盟会议大楼的酒店,齐天林就从接待车辆的窗户看见亚亚跟两个小黑乐呵呵的蹲在酒店对面的树荫下,跟无数当地年轻人一样无所事事的表情!

等一名

身材跟齐天林相仿的酒店侍者混上来跟齐天林交换了服装,齐天林就在自己亲卫队哀怨而坚定的眼神中推着侍者杂物车从员工电梯离开了,幸好齐天林要求他们以生命保证这三位国家领导人不要受到伤害,不然这些家伙还指不定觉得自己被抛弃了呢。

在地下车库,登上亚亚他们的皮卡车,一路向东,直奔索马里边境线而去。

这种磨嘴皮的什么国际会议,齐天林才没兴趣来磨叽,索马里,这个已经陆陆续续聚集了他超过三千名精兵的国度,才是他目前的目标。

但这也是个艰难而长期的目标,因为这里才是真正的军阀丛生,到处都是土匪割据,就好比亚亚他们这样以部族为单位的武装分子,假如不是齐天林带走他们走上一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也就是跟各种武装力量没有两样。

但现在,俨然已经统领着数千人的亚亚早就脱掉了那些青涩浮躁的气息,只是看见齐天林的时候,才浮现出那种对兄长的欢欣,等齐天林在后座坐好,就笑着双手递上一杯咖啡:“就是这里特产的,味道很好。”

齐天林接过来却忍不住摸他的头:“回到家乡怎么样?还想不想再出去?”他是有这个打算的,如果能拿下这个号称非洲之角的灾难之国,亚亚如果想执掌一方,就让弟弟来做这件事,虽然他不太舍得亚亚陷入这样复杂的场面。

亚亚却咧开一嘴的白牙:“为什么不出去?我要一直跟着你,这里以后就是我们的家园,随时都可以回来看看嘛,我们一定会把这里经营成为你最稳定的勇士来源!”

齐天林笑着揽住自己的弟弟:“那就不一定了,看看利亚比和非中吧,不一定只有当兵这一条路可以走,其实靠近海岸线的索马里有很多活路的……”

这里不过是因为地理位置太重要,是扼守波斯湾的咽喉,加上自然条件恶劣,才会在各种力量的搅合下,变成这样民不聊生的地步。

现在试着来改变吧!

亚亚的两名下属相当熟悉路径,顺着公路开得那叫一个飞驰,几个小时以后就开始越境,在他们眼里似乎根本就没有国境线或者关卡这回事儿,转过一片荒漠一般的沙丘,就看见几辆杀气腾腾的沙狐,正停在岩石遮挡的阴影下。

这已经是在索马里了!

亚亚指着荒芜的起伏平原:“这附近有条山脉,森林还比较多,靠近北方的这边四个城市,我们都已经基本摸清了状况,只拿下其中你要的海边城市,其他都搁着没动,免得引起其他军阀的注意,但随时都可以攻打下来!”这时候的亚亚脸上终于

有点桀骜的将领感觉了。

齐天林坐在宽大而舒适许多的沙狐车厢里点点头,这一带的卫星地图他也研究过许多遍了:“这一次,你要通知货轮方面尽量多运送一些皮卡车过来,我想整个战斗的初期都不要用沙狐,这太抢眼了,一看就知道是我们,尽量把这个消息压制一段时间,把你的队伍伪装成为一个新崛起的军阀!”

亚亚根本不问为什么,肯定的点点头,要知道刚开始派他过来的时候,是打算以强有力的轻装甲作战模式,直接硬推,席卷整个索马里的,所以拿下港口城市,就是为了接收从阿联酋源源不断运过来的沙狐沙虎和各种生活军用物资,现在调整了战略战术,意味着他也要做出很多调整。

齐天林确实是因为日本人,才有了一些新的打算。

两百多公里的路程,途中还经过了亚亚所指的一大一小两个城镇,小的那个几乎就只是一个部落居民区的聚集点,数百栋小房子平坦的密布在荒原上,大的那个略好,还有公共汽车,但是也经常能看见武装人员转悠在市区里面,只是遇到更加气势汹汹的沙狐,还是选择了避让,没有发生任何交火。

这就是索马里目前的现状,强者为尊,一般情况下尽量不对内交火,因为大家都穷得实在是没有可以相互掠夺的东西了。

最终那个同样只是数百户居民形成的港口城市,甚至外围还是部落土圆顶屋的形式出现在齐天林眼里时候,沙狐车队飞一般的掠过市区,亚亚看都不看:“三十分钟,我们就控制了这里,现在这里的人全都靠着我们吃喝,对我们是有求必应!”

那当然,当沙狐开进港口区以后,那堆积如山的物资,在什么都匮乏的索马里,这里当然是最幸福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