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28章 繁忙

第九百二十八章 繁忙

一个半小时,整个海盗藏污纳垢的聚居地就被完全控制下来,上千名小黑三五个一组,穿梭在整个已经基本被夷平的棚屋区,遍地都躺着用白色捆扎带捆绑起来的俘虏,大多数都是女性和孩子,部分弃械投降的海盗也没有被杀掉。

地毯式往中心收缩的小黑们动作多熟练了,都是按照演练无数次的流程冲房间,击杀任何触碰武器的人员,投降的就地捆绑,这几乎是从在非中开始的城镇作战手法。

人质们也不例外的被捆绑起来。

开始他们还以为是另外一帮黑人海盗在占领这里,等逐渐发现这些人全都是统一服装,统一枪械,细心的还能发现他们都携带了海盗们绝对不会有的通讯设备,就开始欢呼求救起来。

可黑人PMC们依旧面无表情的一掠而过,先收拾战场。

终于平静下来,齐天林也被部下们找到,欢天喜地的报告战况,三十多人受伤,没有中弹死亡,重伤十多人都已经被直升机转运到油轮上面做基本的外科手术,捆绑俘虏了一千多人,毙伤也差不多这个数字,还是有少数人逃掉了。

能看见天空中的直升机已经开始降低高度,零零星星的射击声就是他们传出来的,空中能监控到一部分逃窜的海盗,齐天林通知他们没必要追得太紧。

那个叫穆西法的海盗首领已经跟在齐天林的身后,很想立功:“我知道周围的那些藏匿点,我可以带人去把他们找出来!”

齐天林看他一眼:“不着急,你先到那边跟你的几个部下蹲着抱头,看看我的部下里面有没有认识你的,可以给你作保活下来的,不然……嘿嘿……”

那个女记者还是有点疯狂:“为什么不杀了他们!他们都是人渣!他们强**……他们……”

这是英语,估计黑人们都听不懂,齐天林也不阻拦她用枪托砸人了,只是卸了弹匣,几个黑人抱着头也不反抗,最后索性在地上打滚,有些嘻嘻哈哈的打滚,对他们来说,只要活下来了,别的都无所谓!

抱着步枪站在旁边的黑人PMC中间也不乏能听懂英语的,也嘻嘻哈哈,完全没有善恶观的样子,齐天林做个手势,就有两人上去下了女记者的步枪,再顺便把她架开,这女人的确是有些癫疯了,双脚离地还在空中乱蹬了几下,被扔到墙根却几乎没了力气再起来。

齐天林想想过去蹲下去,先挥挥手让部下们把海盗都带走:“全都带到外面的海滩边,挨个儿点名记录,男女分开,部族、亲属关系全都搞清楚,再给我汇报!”

PMC们轰然叫好,就带了

穆西法一帮人走了,这几个家伙还敏捷的从地上跳起来,指点怎么到海滩边路比较近,自来熟的介绍各种情况,哪里有俘虏的味道。

齐天林已经能看见这个倒霉的女人脸上开始流出泪水:“对你来说,的确是一段很悲惨的过往……,我不知道该说什么和做什么,我一贯的态度是,尽可能避免自己落到这样的地步,那么你既然涉足了这片土地,就要有各种自觉性,至于他们对你做的,的确是罪无可赦,但是别忘了,这不是正常的社会,力量强大者可以对失败者肆意妄为,这就是强者法则。”

无力的靠在墙边,女人浑身脱力一般,有些愣愣的看着天空,又看看齐天林,齐天林还有很多事情要做,点点头起身:“现在你已经获救,有很多的可能性摆在你的面前,把握好对你最有利的一条路,才是你现在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毫无意义的泄愤。”说完就要转身离开。

女人却终于开口:“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你们不是什么救援组织,也不是政府军!”

齐天林咧嘴一笑,用英语腔调回应:“我们是光荣的HONG LIN JIN!”摸出雪茄来点燃:“赶紧起来找到人质队伍吧,我不保证我的部下在冲动的时候也干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

也许还是这句话吓唬住了这个女记者,一边奇怪的念叨这个洪林敬是什么东西,一边勉强起身,却跟在了齐天林背后:“我不可能回到人质中间去……我甚至都无法回到原来的社会当中去了,我无法对每一个我将要见到的人唠唠叨叨我过去六个月所发生的事情,可每个看见我的人又一定会问这些事情……”不难想象,那是多么难以回首的过去,甚至可能那些男性人质都随时在充当旁观者!

战争有些时候真应该让女人走开!

齐天林无所谓的点点头:“我们会尽可能的帮助无辜者,走吧……”招手叫过一名部下,扯下对方的阿拉伯围巾递给女记者:“包扎住头部,混在我的人中间,心里会好过一些。”

女记者的千疮百孔的心理防线,也许就被这点微不足道的关心击溃了,表情立刻要哭,齐天林现在对女人多了解了,一边翻白眼一边赶紧走:“跟上!”

所以这个身材其实也很有些高大的女记者就包住脸抽一抽的一瘸一拐跟在了后面,离开到处都在冒火生烟的棚户区,遍地都能看见尸体的废墟区!

清晨开始的攻击,短短的时间里面已经控制局面,广袤的海平面上,一轮红日刚刚从东方跳出来!原本已经有些清亮的海滩边顿时染上了一层暖色,顺带让眼前

的海浪冲刷上岸都带上了金边,真是不错的日出景色。

提着步枪,叼着雪茄的齐天林难得这么的就看见这样一幕,还掏出个手机拍张照片,准备回去给老婆献宝,只是一低头,就看见一排排的黑人海盗被捆绑了双手跪在沙滩上,一名小黑还拿了个棍子很认真的在比划,有没有排整齐,又不是卖水果,这么整齐干嘛?

但更惊讶的是随着有人开始高声吟唱,绝大多数海盗都开始俯身祈祷,齐天林的小黑们也一样,不过他们只信齐天林。

不过这样的情形倒是让齐天林想起这些索马里人确实有超过99%的比例都信奉伊斯兰教!

可是最惊讶的是,人质们也跟着跪伏下来,也是绝大多数,都开始祈祷!

身后传来女记者的低声:“信奉真主会给我们带来幸运,我也转换了信仰,在无穷无尽的折磨和期待中,我选择了距离我最近的信仰,和我憎恶的海盗一起信奉真主……这应该是典型的斯德哥摩尔综合症吧?”

齐天林有点意外的回头看了看伏在地面的女记者,作为一个经常在战地转换,也看过不少次心理医生的PMC,这基本是最常听见的心理学疾病之一。

这几乎是人质或者俘虏最容易产生的一些症状,到处都能看到相关的介绍,齐天林懒得多想,翻个白眼就示意自己的部下等祈祷完毕就按计划行事。

剩下的事情就很简单,海盗俘虏们被留下来捆绑看押在一起,下午时分亚亚的一支先头部队就会有几十辆皮卡车赶到这里,接着会在这一带开始清理场地建设军营,以前的海盗之城选择在这里不是没有道理,基本就卡住了7字的拐角处,依托这里,亚亚就算控制住了整个索马里的北面。

利用这里有一边岩石比较多的深水港地形建造合适的港口跟居住区,和亚亚之前控制的港口城镇遥相呼应,形成一条新兴的港口经济发展带,利用那条蜿蜒在海岸边的森林地区,建造适宜人居住的聚居点,逐渐在北部开始休养生息。

这将是索马里重建的开始……

祈祷完的人质们也有些惊慌的聚在一起,抱头痛哭的有,不停找不耐烦的黑人PMC打听的有,更多还是带着紧张的表情看着这些其实看上去跟海盗们也差不多的黑人武装人员,直到看见打扮完全不同的齐天林,才想一拥而上,结果被小黑们又毫不留情的砸打约束,要求他们都蹲下!

哪有这样的救援组织,齐天林看看身后那个身上穿着自己PMC衬衫,头上包裹阿拉伯头巾的女记者蹲在海滩那边跟着一帮PMC就不走了,只是

远远的看着自己,摇摇头对人质们迎上去:“你们安全了,但是要逐步转移到别的地方,那里有卫星电话,能够让你们跟家人或者公司国家联系,最后在埃塞俄比亚交接。”

人质们轰然一下就发出各种完全不同的语言,齐天林很清晰的听见好几句华国语言,看着那些满脸胡茬,瘦骨嶙峋的华国人,忍了又忍,才没有单独对他们说什么:“我们是绿洲国际人质救援组织,记好了,以后有记者或者别人问到这个事情的时候,别说错了,我们是不向你们收取报酬的,但是名声总得要吧?”

的确是,从这些天齐天林接到苏海亚等人的反馈来看,他们到非盟的会议简直就是不欢而散,这三位觉得自己国家已经安居乐业的新兴领导人还是低估了那些老牌非洲政客的无耻,要求他们必须接受非盟的军队维持和平,接受他们的重新民选要求,才能恢复非盟地位,承认他们在非洲的国际地位,气得连苏海亚最后都破口大骂,耶米斯基纳差点动手打人,还是哈代比年纪大一些,又跟了好几个神职人员在身边,叫住了两个年轻领导,请示过齐天林,就要全部打道回府!

可现在非盟居然说这些领导人不是合法的民选领导,全都是那个新殖民主义的绿洲公司控制的傀儡,是新帝国主义对非洲的侵犯,硬生生的调遣军队围住了酒店,不允许离开!

同时把停在机场的客机也严密看守起来!切断所有通讯信号,不得跟外界联系,然后把所有的事件都上报给联合国,以非盟四十多个国家的名义,要求派遣联合国维和部队前往平叛,当然这个维和部队也得是非洲部队!

最终苏海亚他们连跟齐天林联络都做不到,最后的消息都是亚亚留在酒店外围的人员通过那个早见机不对就离开酒店进入清真寺的二长老传递过来了。

所以齐天林得杀回去,救出自己的三个国家领导人,三个在国际社会上还有些稚嫩的家伙。

还真够繁忙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