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29章 跟得上

第九百二十九章 跟得上

齐天林是等待亚亚带领的陆上队伍过来接应以后才带着人质离开的。

这都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所以之前那有些诡异的各种人等全都在海边俯身祈祷的场面又重演了一遍,齐天林也许还是有点浑不在意,但是已经闻讯被四长老从非中派过来的神职人员却立刻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他们强烈建议,他们能够陪着齐天林一起到埃塞俄比亚去。

齐天林当然不会用武力的方式直接攻打一个主权国家的首都来解决国际矛盾,那简直就是主动交出天大的把柄,点点头同意了。

所以五十辆皮卡车装载着近三百名全球各国人质一路向西,到达埃塞俄比亚边境,这里已经成为全球焦点。

柳子越苦心经营了一年多的传媒网络,加上阿联酋、利亚比、非中、乍得以及欧美盟友国家,同时爆出了这个爆炸性的新闻。

刚刚在上一次新闻中被劫持的那些日本油轮上的海员,已经被闻讯赶赴过去的绿洲国际人道主义救援公司给救出来了!

同时获救的还有在最近三四年当中在索马里发生的一系列海盗案件中被绑架的各国船员以及失踪人员!

总数达到了二百八十九人!

一次性营救近三百人,这个救援公司的实力可见一斑!

所以新闻中披露的人质交接地点,埃塞俄比亚跟索马里的边境关卡,就成了各路记者跟安妮召唤起来的各种慈善机构跟组织的集中地……

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索马里这边一大早出发的皮卡车队,跋涉了几百公里,直到夜幕降临才抵达埃塞俄比亚关卡。

原本灰头土脑的不起眼边境关卡现在挤满了各种记者租用的媒体车辆跟摄像机,还有来自全球各地被慈善机构接过来的人质家属和所属国官员,再加上一些相关船务公司的经理董事,密密麻麻数百上千人,把铁丝网和栅栏门边围得水泄不通,各种为了拍摄点亮的高亮度摄影灯更是把关卡前照得雪亮。

安妮跟柳子越是索性亲自上阵来支援的,也许在她们看来,三位国家领导人被非盟找各种理由困在这里,对齐天林来说是个危机,也不愿他大光其火的用武力攻打,算是一边尽量支援,一边希望能联手浇浇爱人的火气。

阵势是安妮召集起来的,玛若只负责安排款项接送全球的那些人质家属在欧洲汇集以后一起包机过来,但场面摆控,显然柳子越更在行,两名六七岁的女儿跟母亲被她刻意安排到了栅栏门的最前面,小萝莉思念父亲的真情流露,又有些困惑的天真表情,已经足以让画面传送回

全球各地的电视机前观众那里,已经让人感到相当煽情了。

所以当运送人质的皮卡车,在灯光下出现于道路尽头的时候,全场立刻**起来,索马里这边是没有边境警察的,所以皮卡车并没有鱼贯而入,而是一辆接一辆的在关卡另一边停下来,从后面车斗里,前面车厢里,立刻就开始下来不少的人质,难以抑制自己兴奋和渴望安全的心情,立刻就开始朝着栅栏这边狂奔过来!

没有什么武装人员,除了几十名驾驶员,就只有齐天林带着阿里,还有那名叫玛丽的女记者和神职人员,当然他们也没有携带枪支,都坐在最后两辆皮卡车后排座,齐天林还有些自嘲的笑了笑:“看见没?这就是人性,都没人记得感谢一下我们?”

齐天林依旧还是简单的户外服装,玛丽就已经换上了跟阿里一样的服装,都是绿洲公司作战人员的PMC标准制服,坐在他旁边看着眼前的场景,出奇的没有欢呼雀跃的跟着跑下去,也没有那么激动的神情:“我很感谢你们……”

齐天林笑笑:“走吧……”副驾驶座的阿里早就跳下来打开了车门等在旁边,皮卡车一辆接一辆清空人质以后,留下两名神职人员神秘兮兮的站在齐天林身后就转身消失在黑夜中,这五个人才深一脚浅一脚的朝着已经乱成一片的边境栅栏走过去。

玛丽看到闪过来的灯光,忍不住往齐天林背后躲了一下,已经长成了一个大小伙子的阿里看见,顺手摘下自己胸前的战术墨镜递过去,拉起自己脖子上的围巾给玛丽示意一下,这名已经决定脱离原来生活的女记者才有样学样的遮住了自己的整张脸,加上棒球帽罩住了头发,真的不容易认出来。

灯光确实集中过来了……

只戴着墨镜的齐天林那一把大胡子,几乎已经是电视画面上极为熟悉的形象了,和几年前千方百计的躲避媒体曝光不同,现在的齐天林已经越发懂得利用曝光来提高自己的地位。

正在和亲人同事们抱头痛哭的人质们终于也转过头来看着这名指挥官,那些懵里懵懂被捆绑在一起,遮住了耳目的日本油轮船员都是送上了车才知道自己已经被解救出来,他们刻意的被带到海岸边倾听了一早上的枪声,根本就看不出来齐天林也曾经是那天爬上油轮的海盗一员!

就在记者们正要开始按照或多或少有点柳子越事先安排的脚本进行采访的时候,那两名神职突然就举起了手中的权杖,开始高声吟唱古兰经中的经文……

让人非常惊讶的场面重新在媒体面前展开了,人质们有些下意识的就开始跪伏在地,齐声

祈祷,感谢真主赐予他们这重生的机遇……

看看那些因为索马里艰难生活条件变得面黄肌瘦,营养极度不良的人质们,现在却极为认真的开始用伊斯兰教的方式祈祷,这极富戏剧性的画面,让记者们立刻展开了全方位的拍摄,远处坐在媒体车里面的安妮跟柳子越也有些面面相觑,最后还是决定看齐天林自己的发挥。

这根本就不是齐天林安排的好不好,只是当神职和阿里还有玛丽都躬身伏下一下,只有他还站在那里了,很抢眼……

齐天林还是没有那么出风头的骚包,笑笑就直接穿过跪伏的人群朝着媒体记者走过来,拍摄着这样场面的记者们和有些吃惊的家属都围住了他,齐天林看看自己已经站在了埃塞俄比亚的国土上,却很出人意料的转身对着关卡开口:“我现在持有的南非护照,能够在这里入境么?”

等哭哭啼啼的亲属和人质们被安排上了大巴车,办理好各种越境手续的齐天林才带着阿里见到了安妮,他也有些惊讶两位姑娘都来了这里:“这一趟很有点危险!”

柳子越英勇:“我终于可以陪在你身边一次了!”

安妮果然有点小浪漫的感觉:“听说这次的战斗就是发生在那片海域?”

齐天林嘿嘿嘿笑,阿里多称职,上了这辆宽大的媒体车,就找到小厨房泡了三杯咖啡给主人一家奉上,自己才回到车头那边跟神职人员带去齐天林的询问。

的确是要询问一下他们究竟是怎么考虑的。

安妮都能明白这些人质产生了什么样的心理变化,那些只被“绑架”了几天的日本油轮船员就算了,两百来名起码被绑架六个月以上的人质,早就因为长期跟海盗生活在一起,加上自己人数较多,趋同性的产生了绑架综合症。

就好像麻桦腾说的他被绑架时候那样,有信仰有思考,才能保证这个阶段不至于精神崩溃,海盗们自己都信奉的伊斯兰教,很轻易的就俘获了这些人质的精神信仰。

神职人员虽然说不出斯德哥摩尔综合症这样的名词,但是却能娴熟的利用:“这就是安拉的旨意,正是因为他们信奉了真主才能够得到您的营救,所以他们会更加虔诚的信仰真主,而这种行为是非常具有说服力的!我们必须要在埃塞俄比亚宣扬这种思想……别忘了二长老可是跟着哈代比先生一起来到这里的。”

二长老?

那个在乍得首都一手炮制了哈代比神迹上位的阴谋家?

齐天林突然觉得自己背心有点冒汗……

浩浩荡荡的车队,一起在朝着首都进

发,按照计划会在那里举行一场记者招待会,然后这些人质才各奔东西的回国。

这几乎又是一整晚的连夜赶路,安妮最后还是困得在移动演播室沙发上蜷着睡着了,一米六的沙发,让她来睡,还真是委屈她这大高个儿了。

可习惯于熬夜黑白颠倒的柳主播却精神抖擞,跟齐天林坐在打开天窗的演播室里,靠在丈夫的怀里,仰头看着东非的星空,满足得很:“我怎么都想不到,我们会这样一起看星空……”三十来岁的成熟女人了,儿子都好大一坨,这时候还是忍不住跟恋爱时的大多数姑娘一样,酸得要命。

还好齐天林足够纵容老婆,从身后抱住她,自己靠在椅背上,纵然觉得跟自己以往看见的夜空没什么区别,也能掏出手机跟老婆分享:“这次在索马里之角看见的海面日出,以后回了家里的岛上,我们也一起看?”好歹也被姑娘们培训了这么多,主动浪漫不太会,被动的总能跟得上趟吧。

柳子越没点女强人的样子,尽情撒娇:“还要带上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