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30章 投资原则

第九百三十章 投资原则

齐天林明白自己在谋略策划跟宗教操作等方面有缺陷,所以都是把这些相关的工作交给了阿腾迪达,还有长老们来处理。

自己不擅长的就别乱伸手,才会让二长老这样的家伙能尽情的折腾。

清晨以后的场面让所有方面都有些措手不及,包括齐天林在内。

车队还没有到达首都,市区仅有的一座大型清真寺已经开始聚集穆斯林,原本在这个非穆斯林国家受到压制的伊斯兰信徒们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和别的地方不太一样,埃塞俄比亚的穆斯林一贯没有那么极端,也许是因为一直都被国家占据主导力量的基督教统治,反抗的意愿一直都不强烈。

但是早已经有传言开始私下传播,这个全球最贫困的国家正是因为被基督教徒统治才会导致这么惨,承接安拉的旨意推翻这样的强权异教徒统治,才能带来幸福的生活。

如果说这些二长老之前铺排的工作还是润雨细无声的话,等派到索马里的神职人员跟二长老联系上以后,传言就开始有鼻子有眼的讲正是这些人质信奉了安拉真主,才会获得救赎,这就是榜样,召唤所有穆斯林到广场上去迎接这些人质,去观看事实的真相。

而这时候埃塞俄比亚现政府还没有想到,这起邻国的人质解救事件在朝着宗教天平的另一头倾斜,他们还沉浸在以为本国和非盟可以借助这件事秀一下存在感,一大帮非盟以及埃塞的领导官员就出现在了现场。

埃塞俄比亚的首都并不繁华,绝大多数地方依旧是低矮而杂乱无章的平房区,所以非盟豪华的办公大楼所在地和利亚比三国首脑下榻的高级涉外酒店都在一个对外展示的商务区,庞大的媒体车队和人质乘坐大巴也抵达的是这里。

原本相当官方的官员接见忽然就演变成了全场到处都是穆斯林在祷告的场面!

接二连三的人质被穆斯林邀请拿着麦克风讲述自己深陷海岛中间,如何皈依穆斯林,如何净化心灵,向真主祈祷,最终获得救助的心路历程!

活脱脱的搞成好像一个传销大会一般!

齐天林原本想用绿洲公司的名号,羞辱一下非盟官员,你们不是号称自己在非洲才是最高发言权么,就在邻国这么几百号人质关了几年都没有救出来,还不是我们出马才搞定?

现在完全插不上话啊!

如果说之前非盟还能仗着自己是仅次于欧盟的地区国家联盟,强行控制苏海亚等三位国家领导人返回国内,现在的场面俨然有些失控了。

最重要的是,整个过程中从来都没有攻击

过基督教,只是单方面的宣扬伊斯兰教的神奇功效,这就让政府乃至非盟方面没法发作!

还真不好当着密密麻麻的世界各国媒体发作,连那些军警都被要求尽量后退,不要出现在镜头里面。

这是个相当壮观的非盟国际会议中心,豪华庞大得让齐天林很有些似曾相识,能看见旁边的酒店里面也簇拥着出来苏海亚等三位领导,带着自己的人没有试图离开,而是直接就在一街之隔的酒店前面空地跪伏祷告,场面也非常壮观,自己那些亲卫队都在那里。

柳子越跟安妮和齐天林都站在媒体转播车里面没露面,柳主播翻了一下资料,嗤笑着说:“华国援建的非盟中心……价值两亿美元,所有的材料连玻璃都是从华国运过来的。”

齐天林恍然大悟,原来那种似曾相识感就是华国随处可见的市县乡政府大楼啊!就跟在华国看到的几乎一模一样,放眼朝周围看去,周边民众的房屋都是一样的低矮灰暗,反讽一般伟岸存在的大楼难道都不觉得耻辱么?

也许华国的此举是在跟美国修建联合国大厦媲美,但是拜托!人家那是修建在高楼林立的纽约市,这种鹤立鸡群的感觉,只会让人觉得无比讽刺。

安妮没这么强烈的建筑感受,皱着眉专注那些越来越多的穆斯林和其他看热闹的民众:“这不会最终演变成流血事件吧?我不希望用这样的方式来挟持民意跟武装人员斗争,会死很多人的。”毕竟这一带因为围困苏海亚等人,确实原本就聚集了不少的军警,和之前在乍得那次有截然不同的场面,一点点区别就会导致结果完全不同。

齐天林看看站在耶米斯基纳身侧的二长老,还是笃定:“这些老神棍最擅长这样的事件,只要媒体还在看着,场面也不至于失控的。”

确实是,就是一场和平集会,只是没有按照非盟的意愿让他们露脸,反而是伊斯兰教得到了极大的宣扬,官员们还不得不做着热情的模样跟这些人质握手告别,忙不迭的就想送他们上路了。

二长老终于在这个时候迈出了步子,开始沉声质问非盟为什么要软禁伊斯兰国家的三位领导人,是不是在进行宗教歧视!

借着人质事件聚集这么多人的目的歧视还是为了让这三位能在和平状态下脱身……

原本这个限制就有点不明不白,算是用军警在没有任何名义的前提下阻碍了苏海亚等人离开酒店,毕竟这还是他国公民,其他国家的元首,在没有任何犯罪指控面前,任何国家组织都没有资格限制别人的行动自由,不许返回自己的国家,非盟不过是仗着地

利之便,含含糊糊的拖着,又在联合国单方面的提起各种申请决议,期望能看到改变。

但是没有任何大国附议……

所以谁都没有想到,支支吾吾的没人回应以后,二长老就建议所有信徒步行到机场送这些穆斯林兄弟回国时候,苏海亚他们也被裹带着浩浩荡荡的朝机场进发!

而且一进入人群中就不见了,谁叫耶米斯基纳和哈代比那样的黑人穿着白袍的穆斯林打扮随处可见呢?苏海亚这样的女性少一点,但是随便一部车就把她给掩藏了。

好多国家都提供专机包机在机场等待这些被解救的人质,也同时提供了无数可以藏匿这几位国家领导人和随从的空间。

一直到一架架客机腾空而起,埃塞俄比亚方面都束手无策,不能对这些来自各种国家的人质以及群情激昂的穆斯林们做什么,眼睁睁的看着苏海亚他们消失在这片国土上!

齐天林原本以为要通过自己来搞什么武力行动,结果宗教分子们却利用这样一次机会轻轻巧巧的就带走了人,但是二长老却带着一部分神职人员留下来了,留在了这个刚刚掀起伊斯兰浪潮的国家:“我会在这里把这种趋势保持下去,跟索马里遥相呼应,为您的大业提供最好的沃土!”

但包括二长老在内,他们也没想到这次宣扬伊斯兰宗教活动带来了更深远的后果,而且是紧接着就爆发了!

齐天林是随着两位爱人一起返回利亚比以后,才看见新闻的。

因为这批人质当中欧美船员比较少,主要就集中在南亚,东南亚、南美等国,一下就产生了非常广泛的影响,特别是在东南亚。

在东南亚原本就有些蠢蠢欲动的伊斯兰宗教组织立刻就默契的接过了二长老的接力棒,开始新一轮宗教宣扬!

这一系列的人质营救跟另外一起在孟加拉国发生的大面积塌楼事件被联系起来,那次事件导致许多人身亡,却有一名虔诚的伊斯兰信徒女子在事发后十六天被救出来,当时就被宣扬这就是“安拉的旨意。”

结合这样大面积人质获救的消息,伊斯兰思想在各国民众当中快速渗透!

连麻桦腾都注意到了这样的状况,颇有些兴奋的给齐天林打来电话:“老板!这是个非常值得利用的趋势!”

“整个东南亚地区印尼、马来西亚和文莱本来就是伊斯兰教人口占多数的国家,连印度都有1.6亿伊斯兰教徒,而整个东南亚就算不是伊斯兰国家的那些地区,由于靠低成本劳动力吸引外资,造成底层民众劳动环境跟劳动保护条件恶劣,很多伊斯兰

组织在利用有效救助劳动者发展壮大,你千万不要错过这个机会,这是伊斯兰势力在亚洲低收入阶层中扩大影响的重要原因!”

齐天林顿时就有点怦然心动了!

非洲战略其实说到底,是个比较浩大而长远的战略,蚕食一部分国家,稳定一部分区域,必须要保证那些贫瘠的土地开出果实,自己才能开展下一片疆土,囫囵吞枣的到处征战,拿下一片片国土最终却都卖给了欧美国家,其实都是为他人做嫁衣,所以这个阶段必须要打得痛快,建得谨慎,但如果伊斯兰教的触角借助这些事件伸到了亚洲……

却能够带来一系列唾手可得的战果!

利用印度少数派的伊斯兰教发动宗教冲突,让这个对华国虎视眈眈的邻国遭受内乱;

菲律宾国内最头痛的同样是极端伊斯兰教武装的分裂行为;

甚至泰国、缅甸这种传统佛教国家,都在出现不少伊斯兰教势力……

齐天林可是从全世界最擅长挑拨离间,促成内乱的MI6培养出来的人员,几乎是在顷刻之间就反应出来这么多关联手段,都是可以立竿见影的帮助华国获得利益,自己也可以从中获得好处的项目!

那就让自己这个操盘手不但经营着非洲的长线投资,再隐性操控这些亚洲地区的短线搏杀吧?

不把鸡蛋放到同一个篮子,这本来也是投资学上最基本原则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