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31章 连环坑

第九百三十一章 连环坑

三位刚刚上台的国家领导人颇有些对国际政治的无耻程度叹为观止!

齐天林有点见怪不怪:“你们已经不是单独的某个国家了,你们联合起来已经能给他们造成影响,他们害怕你们的这种革命会蔓延到他们的地区,于是一定会合起来灭杀你们的做法,破坏你们的秩序,所以还是别相信什么国际社会,好好发展自己的国家跟经济,作战争斗的事情我来……”就是他也本以为最多是去打打嘴仗,谁知道居然敢直接扣留国家领导人。

算是开了眼界。

在的黎里波的国际机场简短商谈以后,大家才各奔东西。

安妮和柳子越也有大把的事情要处理,无论是媒体后续报道还是慈善机构处理人质解救事件,都要去办,齐天林目送她们登上骑士号直飞欧洲,才转身,蒂雅已经袅袅的靠在机场入境大厅门边等着他了。

只是没等齐天林走到姑娘身边,玛若的电话就一连串的打过来:“日本政府已经正式向我们提出申请援助和公务照函,询问整个人质解救事件的具体经过,了解那三艘油轮的去向!”公司毕竟还是玛若在掌管,走正常渠道最先能联系到的还是她。

回到自己的地盘,齐天林就便利多了,嘿嘿的笑:“叫他们直接到的黎里波来谈,没点好处,怎么可能把东西交给他们?”这一票劫匪当得就太轻松愉快了。

玛若笑眯眯的啵一声挂了电话。

蒂雅递给他的就是阿联酋人的签收回执,他们已经不声不响的把这一批原油混进了他们那庞大的销售体系当中去,六十万吨原油,可能落到任何劫匪海盗手里就是一滩滩黑油油的**,但是在阿联酋那里,却立刻可以转变为钞票!

齐天林却不收这笔钱,一边跟蒂雅登上外面等待的沙狐,一边拨打阿卜杜拉的电话:“钱就留给你们,给我挪到南亚乃至东南亚去用,大力发展伊斯兰教基层互助组织,扩大伊斯兰教的影响,特别是在印度尼西亚和菲律宾!”

大喜过望的阿卜杜拉拍胸口:“您只要允许我们去发展,我们也会投入更多的经费!”

齐天林更看重实际素养:“我要安排的是奥塔尔教派的神职人员过去传教,建立清真寺,帮助穷困人群,扩大影响,而不是极端势力,我要的是润雨细无声的宗教信仰改变,明白么?”

阿卜杜拉比他更熟悉:“那边一直都有联系,而且伊斯兰教在那边的影响本来就足够深厚,这次人质解救事件我们也看到了,人质们信奉伊斯兰教的做法的确很有噱头,不会是您展示了神迹吧?”

齐天林

哈哈哈:“怎么可能……很正常的心理变化,就这样了,我会跟大长老商量以后,派遣一部分忠实信徒过去的。”

阿卜杜拉把困难也说在前面:“奥塔尔教派要过去传播,最主要的就是得绕过沙特这边的瓦哈比,他们有些思想对整个伊斯兰世界都比较深刻。”

齐天林也正有此意:“展开对美军各种基地的骚扰吧,我会来解决这些问题的。”

所谓的上位者,就是一个命令下去,潮水一般的袭击浪潮就展开了!

这种实打实的事态掌控感,真的让齐天林都有种天下我有的错觉感。

不过还好,按照他的意思,从阿拉伯世界的一些隐藏极端主义分支展开的袭击更像是玩笑性质……

几乎就是顷刻之间,美军遍布全球,特别是集中在欧洲和亚洲地区的各种美军基地,层出不穷的受到稀奇古怪的袭击:

有夜间猫咪身上背负少量炸药,接近美军基地被电网引爆;

有遥控飞机、钢管制造的二踢脚、遥控船模、甚至还有小型热气球等等各种能想到小型载体,进入美军基地,住宅区爆炸、投毒、抛洒腐蚀物甚至恶作剧一般的粪便!

针对那些单独外出的美军士兵更是各种碰瓷、敲黑棍、车祸接二连三的发生,基本都没有造成什么伤亡或者重大后果。

但是类似这样诸如此类的事件却让整个美军国外基地戒备等级陡然提高!

不是每个基地都好像电影里面看见那样杀气腾腾到处都有狙击手,坦克大炮防卫各个方向的。

举个例子,光是在日本东京市区,就有超过一百个可以称为美军基地,也可以称为是美军驻扎点的军管区。

譬如美军在东京的内部刊物印刷厂,或者某些物品的采购站,有时候就是一两栋民房或者院子,要不是围起来的铁栅栏上表明这是属于美军的物业,谁也不知道这其实也是一个小型美军基地。

在其他国家这种情况也都一样,反而是在阿汗富这样的战时地区,才会尽量把美军基地都集中到一起形成大规模。

所以很多莫名其妙的小袭击都是针对这样没什么对外防御力的基地,就算抓住点什么人,不是激愤的留学生,就是莫名所以的年轻人,根本查不到上线。

这让美军相当的头疼,不得不额外支出许多加班和执勤,来防备这些乱七八糟的攻击。

谁知道这些攻击会不会突然演变成为带有强烈攻击性的行为呢?

如果说一开始齐天林提住这样的行动战略,阿拉伯世界的接受者还是在

执行一个有点没头没脑的命令,等真的一开始大面积实施并把这件事成为日常工作来做以后,几乎所有参与者都发现了,这能给美军造成极大的困扰!

美国人本来就有这样一种受迫害论的神经质,总是觉得美国以外的整个世界都会对他们不利,所以小小的惊扰就能挑动他们大动干戈!

所有的参与者都兴致勃勃的变本加厉起来,总而言之,遍地开花的到处报警,让美军基地前所未有的紧张。

恶作剧的袭击比齐天林想象中来得更热烈,甚至他都察觉到某些国家也在不声不响的加入这场不约而同或者说心照不宣的发泄中去,你能想象在德国斯图加特突然出现一辆无人驾驶的汽车,直接冲向美军把守的基地大门,惊慌失措的美军士兵以为是自杀式爆炸车辆,魂飞魄散的用反坦克导弹引爆了一百多米外的车辆,最后又花费大量的调查经费才发现不过是一个安装了自动驾驶仪的空车,什么都没有!

真是让原本觉得自己雄霸天下的美军焦头烂额!

齐天林完全就是在这样良好的心情下,接待了日本来的朋友。

还是在那栋商务楼,还是那个人,但是随着整个的黎里波经济的复苏,这栋内部被称为小夫人大厦的写字楼做了一部分简单装修,起码十来层楼的上半部分都是武装人员的宿舍,下面也有标准的办公大厅跟写字间,齐天林和蒂雅也在楼上搞了一个办公室,还特别叫黑妞到储物间把灰扑扑的那把日本刀找出来挂在墙上,齐天林才让蒂雅的秘书把藤原仁史,日本通过商会辗转投资的代言人,一个日裔南非人笑眯眯的走进来。

但齐天林还是特别注意到他一进来就先瞟了一眼刀,才对自己热情的走上来握手:“非常感谢你们的员工在索马里解救了我们的船员。”虽然其中只有几个日本人,但所有船员还是隶属于三井船舶下的一家公司。

齐天林非常谦虚:“这是我们的荣幸,能帮助到别人,也能用我们手中武器做好事。”

藤原仁史坐在齐天林的办公桌对面,开门见山的就提出了自己的要求:“既然贵公司能进入索马里地区进行战斗救援,不知道是否有关我公司那些油轮以及货物的消息。”

齐天林一直要求亚亚控制全面攻打索马里南部的用意就在这里:“您得知道,现在索马里的情况非常复杂,海盗军阀的派系非常多,我们也是在非常偶然的情况下攻打索马里之角的一个海盗聚居地时候才有幸解救到贵公司人员的,如果要寻找船只……我们需要花费巨大的人力物力,之前的行动都是接受了欧洲慈善机构

的委托,花费可不算少……”面露难色,齐天林都觉得自己现在演技愈发炉火纯青,做出点毫厘之间的表情都挥洒自如呢!

藤原仁史还是很上道的,赶紧凑近一点:“肯定是有偿服务,甚至我们也可以提供一些专业人手……”

齐天林有点拉下脸:“您这是怀疑我们的专业能力?”

日本人诧异于齐天林的变脸这么快,赶紧解释:“不是不是,主要是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我们能够提供一些军方成员参与这次行动,算是为你们做后勤保障,我们还能提供一系列的设备……”

齐天林一下就想起上次自己在阿汗富北部地区截杀的那支美日混合对外应援队,那些日本军人就是以工程师的身份混在其中,日本人还是见缝插针的希望在任何一次可能的行为中都能突破自己的宪法禁锢,用越来越频繁的既成事实形成海外派兵的习惯。

已经到口的拒绝,齐天林硬是停下了,点点头:“行,可以酌情派遣人手过来,必须要最精干的……”

他真的不吝于多杀几个日本军队最精干的力量!

所以一个初步预估五百万美元的武装搜寻计划被确定下来,日本方紧急赞助一批专业ATV车辆给绿洲公司,马上展开在被劫持海域附近海岸线的搜寻工作!

快速搭建在海盗之城废墟港口外的连片篷布,早就在不同地点盖住了三艘油轮掩藏起来,除非有胆量的低空飞机和近海船只,才可能找到点踪迹,齐天林是打算把日本人忽悠过去好好的坑一把。

还得是连环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