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32章 遛猴儿

第九百三十二章 遛猴儿

齐天林之前去埃塞俄比亚是持利亚比护照隐瞒身份过去的,偷越国境到索马里完成以后,才在边境线上露了一面,唯一的一次露面,本来他是打算自己回到埃塞俄比亚首都解救三名领导人,结果没想到以那样的宗教形式解决了,所有人都以为他真的是按照安妮的某个慈善机构要求过去索马里执行解救行动的。

没人能把他跟索马里海盗联系起来,连大概知道他要在索马里动手夺权的欧美国家也以为他不过是适逢其会,特别是美国,突然的乱七八糟袭击一下就扰乱了他们的情报和军事机构正常工作,有些竭尽全力的想破解这背后对于美国人或者美国本土是不是有什么类似911那样的惊天大阴谋,所以无形中也放松了对齐天林这边的各种约束,相比美军基地和美国本土,索马里真的是个不屑一顾的角落。

于是迫不及待的日本人立刻就空运了两个集装箱的装备跟小型车辆交给绿洲公司,几乎天天都在催促成行,那急切劲让刚跟齐天林团聚了几天,寻思播种工作的蒂雅很有些恼怒,很想叫人叫人去炸了日本人的窝!

齐天林心里在盘算别的东西,觉得找日本人当不在场证人也不错,这次就光明正大的点齐自己那二十名亲卫队,外加五十名小黑和五十名廓尔喀,用一架C17运输机就连人带装备全部运到了索马里北部那个亚亚控制的大城市哈尔萨格。

日本军人为了掩人耳目,没有一起前往,他们将搭乘民用客机降落在索马里西北的邻国吉布提等待接应入境。

顺便说一声,短短的时日,就如同那个阿联酋日语翻译估计的那样,日籍油轮被劫持的事件给了日本国内一个极好的借口,几乎是没有任何阻碍,一下就在议会通过海上自卫队对外护航法案,一支由三艘护卫舰和一艘补给舰组成的小型舰队,不顾周围国家,特别是华国的口头谴责,简直是有点得意洋洋的就踏上了亚丁湾之旅,相比之前还要偷偷摸摸找借口给美国人当补给队,这次名正言顺得国际间都有传闻,怀疑日本人是不是自导自演了这一幕?

麻桦腾对这件事是持肯定态度的:“与其说让日本人偷偷摸摸的发展海军壮大,不如把他们放出来,助长他们的嚣张气焰,才能让美国人警觉他们自以为操控自如的日本其实已经拥有了什么样的能力,毕竟美国才是日本一切行为的背后撑腰者,却又因为太平洋战争的教训在压制日本,那么放到明处的日本海军就是最好的警告!”他现在也有点避而不谈华国该做什么,毕竟华国要考虑的东西的确是太多了。

齐天林才不是这么想的,他的确也是有

引蛇出洞的想法,但是他可不是一般人的思路,乐呵呵的跟亚亚商量完双簧的事情,才派了一组廓尔喀到国境线上接了二十名日籍人员过来见面。

二十名佯装成游客的日本人,全都是男性,经过这些年不停的人种杂交,在军方个头还是有了很大的改变,半数能称得上大个子,但领头的依旧是一名浓缩精华的中年军官。

日本军人所特有的那种一板一眼在这名叫做安藤三辉的大佐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相当恭敬而标准的肃穆行礼以后,向齐天林介绍自己带来的十九名部下,无一例外,最少都是少尉衔,全部隶属于日本海上自卫队的特种作战部门,依旧体现了日本自卫队中基本都是以军官为主的骨干力量这个特点,随时可以征召退伍士兵培训出数十倍于现目前数字的精兵来,真正的藏兵于民。

齐天林依旧面带笑容的一一检阅,招手让小黑们把属于这部分日本军人的装备包搬过来,耳朵里却听见小型耳机里很不忿的廓尔喀语:“他们相当的高傲,一路上理都不理我们,还不听劝阻一路上都在用小型相机拍照!”

齐天林给自己那个很不满的廓尔喀小队长不动声色的点个头,表示自己听见了。

的确是……

人人都觉得日本人相当有礼貌,齐天林之前潜伏观察过日本“机械师维护人员”跟美国缉毒对外应援队的往来,那些日本军人的脸上和行为都表现出绝对的尊重,近似于奴仆一般的鞍前马后。

但是眼前的这帮不透露自己具体来自哪支日本特种部队的军人们,除了对齐天林这个已经名声极为显赫的英雄人物相当恭敬之外,对上廓尔喀和小黑,乃至那些阿拉伯长相的亲卫们都极为傲慢!

这种傲慢不是不理人那种低级表现,而是发自内心的高人一等的蔑视,虽然交流说话很客气,但绝对的保持距离。

他们独立开伙,只吃自己从国内带来的食品,只用自己的净化器获取饮水,就连野外生存必须的野营,他们也绝对是独居一隅,不跟这些看上去吊儿郎当的PMC雇佣军们扎堆,其间倒是邀请过齐天林两次,齐天林都笑着跟自己的部下在一起,客气的拒绝了。

事情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带着这二十来个人,搞索马里北部海岸巡游,毕竟最终那些人质是在索马里北部被救出来的,虽然所有目击证人都说油轮往也门的方向驶去了,但这边显然更值得寻找,据说也门那边也派了人的,不过齐天林觉得日本人一贯性的勘测地形,调查实际状况才是这些人的真实目的,当然找到价值数亿美元的油轮和石油肯定是也目

标之一。

前面眼瞅着就要靠近一艘油轮藏匿的地点,天色已晚,十多部双人ATV和十来部沙狐还有十余辆皮卡车就决定在一个海边的高地扎营。

齐天林一声不响的坐在灌木丛边,现在的他,别说搭帐篷,就连烤个鱼,加热一包单兵口粮的事情都被那些亲卫抢着做了,绝大多数时候,每到一个休息点,他要做的就是下车,然后立刻有人把一张舒适的折叠椅给他摆开,热饮、冰水、零食、瓜果流水介的摆上!

绝对帝王般的享受,哪里还有以前当个野战土兵的乐趣?说了好几次,这些死脑筋的僧兵也不改,齐天林就不做声了,随便他们乐在其中的做,不过这样的确是够舒坦的。

只是这样的架势,让日本军人看他的眼神也难免多了几份鄙夷和讥讽,可能都觉得他还是花架子或者徒有虚名,实在是太像个玩票的贵族了!

耳机里面传来一名亲卫正在念自己手中平板电脑从卫星电话上收到的讯息:“这名安藤三辉大佐隶属于海上自卫队,有可能是日本最精锐的海上警备队领导之一,这些成员也应该都是来自这个海上警备队,他们枪械编号曾经出现在日本本土的一次对外演习活动中,这就是阿联酋情报部门得到的最新消息。”

海上警备队,听起来很平常的一个队伍名称是不是?就好像华国的武警一般,一点没有SWAT这样铿锵,但齐天林却知道,这是日本仅有的几支能跟海豹、SAS一个等级的特种部队,一名廓尔喀队长也远远的看着那些日本人用塑料袋装上淘过的米挂在篝火堆旁边煮熟:“东南亚某些部队喜欢使用的方式,这帮人应该是参加过类似的交流军演,日本只有很有限的几支精锐部队参加过……”廓尔喀经常代表英军参加东南亚以及包括澳大利亚SAS在内的演习,很熟悉这些套路。

这就是齐天林他们每天做的事情,除了带着对方到处游山玩水,就是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枪械全都是一水儿的美式特种部队装备,就算被暴露也不会轻易联系到日本身上。

但对方何尝不是也在观察这边呢?

可今天显然不是光观察一下就洗洗睡了,随着放外哨的一名廓尔喀在耳机里面突然发出警讯,所有齐天林这边看上去懒洋洋的PMC们都一跃而起,飞快的抓起自己的枪械,根本不管帐篷和营地,迅猛的到达预先规划的一个个防御地点,开始在哨兵的指点下往东北方向看。

黑影憧憧的大量人员出现在海岸线的丘陵石滩那边!

一名廓尔喀不等命令就直接朝空中打出一枚照明弹,嗖的

一声,挂着降落伞徐徐坠落的亮光就好像人造太阳灯一般,瞬间照亮这一片区域!

跟着扑过来也趴在相应阵地上日本人就赫然看见不少于数百人的武装人员正在偷偷摸摸的接近!

如果不是哨兵的位置比较好,等这些黑人武装摸进了,那就很容易变成一团乱局!

但随着照明弹的点亮,对方显然也就地埋伏,各种各样的火箭弹和步枪射击响成一片,很有些杂乱无章……

齐天林端了步枪在后部观察了一番,跟几名小黑低语一阵就通知日本人:“这应该是索马里北部地区的自由索马里救国军,没必要跟他们产生伤亡,我们的搜寻合同也都是属于防御工作,不包含这种阵地作战的,我们必须撤退,避开这里……”

说完不等日本人同意,就一挥手,小黑们最先走,搬走所有扎营装备,发动ATV跟所有的皮卡车,接着才是亲卫队簇拥齐天林上舒适的沙狐,最后才是廓尔喀们摆出掩护的态势,个头比日本还瘦小一点的看着日本人,他们听不懂大多数日本兵的怪腔英语,日本人更不明白他们的廓尔喀语,就在这些日本人满腔热血决定大打一场时候,廓尔喀们摆出一副“走不走?不走我们把最后的车也开走了?”的态势,让自诩为最强悍精干的日本军人们憋了又憋,最后还是恨恨的收拾了自己的东西,跟着上了车!

绕个圈子,正好就绕开了藏匿油轮的区域,继续前行!

等他们走了,亚亚手下的一名大队长才嘻嘻哈哈的指挥穿着背心拖鞋的部下们过来吃亲卫队他们做好留下的夜宵。

遛猴儿嘛,说实话,齐天林也不是很认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