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33章 另一面

第九百三十三章 另一面

不光是藏匿油轮的区域,有些军事或者建设要地,也会这样招来小黑恐吓一下,然后旅游团就绕道行驶,半个多月的时间里面发生过六七次,无惊无险的就到达了索马里之角。

这里已经完全推平了原来海盗之城的废墟,一些货轮在临时搭建的码头边卸下工程装备和建筑材料,正在修建一个深水港,沿着码头再扩建真正的城镇,有规划,有防御作战功效的城堡式大型城市。

齐天林把这里当做终点:“我们当时攻打这个海盗盘踞的地区,就是为了获得这样一个据点,然后开始建设,逐步投入作战人员,等稳定了这里,才开始向其他地区扩散,这是我们绿洲公司一贯的方式。”

安藤三辉的态度比刚来时候要强硬一些,也许是觉得齐天林他们总是欺软怕硬,遇见人多就望风而逃,又或者是有点疑心:“我们觉得对北部地区的搜寻并不彻底,而且现在既然北部地区没有找到踪迹,是不是应该继续向南,在南部海域寻找?”

齐天林耸耸肩:“你们应该也每天都通过卫星电话系统跟自己的本部联系过,我们尽可能按照海岸线安排行进路线,不到万不得已,我是不会贸然让我的部下参与阵地战,每一名伤亡的部下都意味着我的生产收入有变化。”摆足了钱串子商人的形象,摆摆手阻止对方说话:“至于你说的去南方,我得提醒你,相比北部地区最多一两股势力,总实力也跟我们差不多的情况不同,南部错综复杂,我绝对不会让我的人员以这种规模进入,如果你们一定要去,合同额外签订,我只提供十人左右的小型队伍陪伴,因为人数越少,越不容易引起注意。”

安藤三辉有点嘲弄的口吻:“您呢?需要带上仆人一起么?”

齐天林不动怒,笑笑:“价码适当,我当然会是十人之一,只是其他人肯定都是黑人,最不容易引起注意的那种。”

安藤三辉看来有比较高的权限,甚至都不用跟国内或者商会那边商量,直接回应:“好的!那我们就确定由你带队进入南部搜寻,合同现在就可以签订!”价码都不问,不过也对,对于国家来说,对于寻找几亿美元的油轮原油来说,这点钱真的不算什么,所以齐天林最后觉得自己报个每人日均两万美元,自己翻倍四万,安藤三辉眼睛都不眨的同意了,实在是有点后悔报低了。

不过安藤三辉主动提出了一个改变:“我也只带九个人跟你的队伍前往。”

齐天林无所谓的耸耸肩:“那更好,免得一对二,万一出事儿我们没法保护好客户。”

安藤三辉露出个极为自傲的笑

容:“一对一可能还是我们保护向导更合适一点。”

齐天林还是无所谓的不抗争:“那行,这十名剩下的贵方人员是我安排人送回吉布提么?”

安藤三辉有点狡诈的眯着眼睛摇头:“他们自行在北部地区做搜寻工作,不用你们的保护,这不碍事吧?反正那些地区也不是你们的控制区域。”

齐天林张大嘴楞了一下,才好像被一口痰给呛住了:“咳!可以!可以……但是得签署免责协议,自行活动所有的安全问题和我们没关系。”

安藤三辉立刻就在刚才的合同后面写上相关字样,然后把笔往临时桌面上一扔,后退一步,极为标准的行个鞠躬礼:“那就请保罗君尽早安排,我希望在今天午夜时分能够出发!”不等回答,转身就噌噌噌的走出去了!

那股桀骜的模样,让齐天林身后两名拿扇子的亲卫,都忍不住往前迈了一步!

只觉得有亵渎的侮辱一般!

齐天林轻咳一下,阻止了部下的动作,说话可也不好听:“保罗君……君,君,我呸!收拾东西吧,把几个队长给我叫过来开会,你们……好吧好吧,去两个人,其他七个都得是索马里本地人。”实在是这些僧兵立刻意识到侍奉在侧就必须要在九个人中得到点名额,两个也不错了,立刻筛选出黑人亲卫中最强悍的两人出行。

会议很简单,七名熟悉地形,土生土长的小黑,其中一人还是迪达后来拉出去的部下,跟随齐天林走,关键是另一边,齐天林的态度很简单,伸手在脖子上一拉:“请总队长找个最近的城镇攻打目标,死亡时间差不多的,把他们和敌军尸体摆个现场照相,我要求不能死任何一个我的人,也不能让对方有任何活口跟往外求救的机会,我只要尸体,有十来二十具陪葬就够了!”

廓尔喀的分队长嘿嘿嘿不说话只点头,小黑么表情更怪异,乐得好像要去杀几只鸭子来祭祀,僧兵么,一脸严肃的记录下来,而且是用文字原话记录下来,被齐天林一把抓过来烧了:“这种东西不能有证据的!”

僧兵头子一脸的纠结:“我们会用生命来捍卫秘密的!”

齐天林好想给他一脚,但又觉得人家是真心虔诚:“我每天说这么多话,要用多少生命去捍卫?还不如给我捍卫到战场上!不许随便找死!赶紧的,这次把事情给我完成好了!”

僧兵头子最后是被几个小黑队长架出去的,有点死脑筋!

二十个人,挤在三辆皮卡车上,车斗里不光有小黑,还有油料补给,外加标志性的高射机枪跟榴弹发射器,齐天

林他们开的那部皮卡车甚至换装了一门105毫米无后坐力炮,美制的淘汰货,阿联酋那边的奥塔尔军团改装的,那个军团人工岛现在俨然成为一个装备集散地跟军工厂。

日本的十个人都坐在车厢里,这样后面车斗里看见的都是满不在乎挂着AK步枪的小黑,趁夜出发以后沿着公路和海岸线就疾驰而去。

这一次,齐天林就在协议里面说得很清楚,日本人自己决定路线,他们只提供向导跟打交道、保护、战斗以及撤离的工作,所以坐上车,他就被俩亲卫服侍到皮卡车后排躺着打盹,随便日本人折腾。

日本军人们满脸严肃的坐在车厢里,怀抱武器的动作基本都是一样的,坐在后排中间的安藤三辉通过一台低照度松下平板电脑上的卫星地图确定路线,耳机里面繁忙的传来另一辆前导皮卡车的各种报告,偶尔有小黑插嘴靠左或者靠右,提醒那里有个部落,最好避开,除此之外,小黑们都肆无忌惮的蹲在车斗里,嘻嘻哈哈的玩手机游戏或者抽烟,和日本军人们认真的态度形成鲜明的对比。

唯一认真点就是齐天林座位前那个黑人僧兵,这家伙专心致志的用一个固定在挡风玻璃下的气化炉子,给齐天林煮茶!

因为路面颠簸其实很大,他就手持茶壶加热,随着颠簸精确的控制手中的茶壶一直都在摇摆不定的气化炉上方一厘米左右,还要让茶水不荡漾出来!

所以直到天明时分,三部车停靠在海滩边扎营休息时,刚刚睡醒的齐天林立刻就得到一杯温度不冷不烫刚刚好的茶水,喝得浑身毛孔顿开,通泰极了,满意的拍拍僧兵乐开花的肩膀,甩一甩肩膀调整一下步枪背带,才朝着日本人的扎营点走过去,为了不招眼,都没有采用帐篷,而是拿睡袋蜷在车辆周围就行,安藤三辉和另外一名军官没有睡觉,还有一名日籍哨兵趴在车顶上,用狙击步枪和观察镜打量周围的开阔地带。

看到齐天林,迎上来的安藤三辉把战术风镜推到头顶,齐天林骇然的发现人家满眼血丝,这一晚也太辛苦了?自己就扒拉一下眼屎,弹开:“怎么样,昨晚还算顺利吧。”

安藤三辉一本正经的先肃立敬礼才打开手中的地图,展现一张局部地图给齐天林看:“这里有个海岸线上的天然深水港半岛,不知道贵公司有没有兴趣把这一带区域控制下来,然后我们日本方投资建设一个永久性的深水良港,我保证我们日本的商船货轮以及军舰的停靠都能提供足够的就业机会跟收益,贵公司只要能保证这个港口的安全跟正常运作即可,获益是持续性的!”

齐天林

瞟一眼就知道这个著名的哈丰角,其实是整个非洲地区的最东端,虽然比索马里之角更靠南,但本身的经济价值就比索马里之角更好,因为这里有个凸出很大的半岛港湾,几乎可以作为天然的军港保护船只,笑了:“你们怀疑油轮也许藏在里面?”

对方不尴尬:“寻找油轮是我们的主要职责,同时也为日本和非洲商贸经济发展以及国防层面交流做点贡献,我们希望能实地到这边去勘察一番!”

齐天林无所谓:“商业计划请到我位于伦敦、纽约和的黎里波的公司办事处谈,现在这边就是一个作战区域,我也只是个作战人员,好好休息吧,工作是做不完的,保持良好的精神跟注意力才能把后面的工作做好……我去检查岗哨。”横抱步枪,浑身都包裹得严严实实的齐天林就顺着沙滩走了,俩日本人对看了一下,觉得也有道理,很快就钻进了睡袋补觉。

看上去非常平静的一个白天就在车底或者沙漠色的掩体布下面躲避炙热阳光的直晒度过了,等太阳刚刚西下,三部皮卡车重新打破宁静一路向南直奔那个小型港湾。

这个傍晚,齐天林算是见识到了日本军人除了认真和细致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