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34章 祭战

第九百三十四章 祭战

速度很快,天还没有黑,三辆皮卡车就接近了哈丰角,齐天林除了要求小黑们把高架武器卸下来放在车斗里,不用招惹没必要的敌意之外,没有任何指令,只是看中间的那部日本人的皮卡车指挥大家驶进,这里唯一的一个自然渔村。

纵然取掉了重武器,皮卡车从公路上驶来的行踪,还是让这里的渔民有些警觉,拿着AK就远远的挥手示意招停。

齐天林刚要让自己这第三部车挪到最前面去跟当地渔民打交道,第二辆车里面就伸出一支M4步枪,带着消音器轻巧的开火,两个衣不蔽体的渔民翻身倒下!

齐天林有点恼火,拨动PTT:“这是敌后战区侦查,我们不是来作战的!”

安藤三辉的声音有些冷冰冰:“如果他们看见我们日本军人坐在这里,也会有敌意,不如先下手为强!”

齐天林不争论了,但是用阿拉伯语要求小黑们把重武器准备好,时刻可以架上高架做火力掩护,并且开始穿上带防弹板的战术背心,别再嘻嘻哈哈的吊坐在车栏上,也许他这种有点婆妈的叮嘱让自诩为精兵的日本军人很有些不屑,应该能听懂他的阿拉伯语,从不停沟通的车台就能听见日本军人在车厢用日语说:“那个支那人带的都是一群猪猡么?哪里有作战能力!”

他们都不知道齐天林能说日语,连之前那个藤原仁史从头至尾都是用英语在跟齐天林交流,除了MI6派遣齐天林到日本执行任务,没有人知道他能听懂日语!

所以日本军人真没太避讳这几句内部语言。

齐天林的表情还是笑笑……

皮卡车风驰电掣的沿着公路冲进渔村,比死亡的讯息还快,齐天林惊奇的发现,所有资料上说的十几户小渔村,现在变成了稀稀拉拉一直沿着海滩都有各种草棚树屋的聚集地,起码有上百人!

而且明显有很多棚屋都是临时新搭建的,齐天林第一反应就是亚亚从北部的压迫性战线推进,不光搜罗了不少部族黑人到指定的定居点去生活形成城镇,也有一些部族按照自己的思维,逃到了这样自然条件相对较好的海边以打渔为生?

最近进行索马里战略,齐天林是查看过不少相关资料的,索马里南部虽然有相当长的海岸线,理应也拥有丰富的渔业资源,但是国家混乱,根本也无力掌控海洋资源,这一带就成了欧洲渔船盗捕金枪鱼和亚洲渔船甚至包括华国远洋渔船免费捕捞的范围,加上这些索马里人大多只会近海捕鱼,说渔业资源基本都被外国抢走了,这也是他们最早当海盗抢过路船的初衷,抢劫那些曾经抢劫过他们

资源的渔船。

但除了维持生命不得已,索马里人是不怎么爱吃鱼的!

于是就跟大多数非洲人一样,打渔这个工作他们也做得不是很认真,加上种植点东西,勉强果腹而已。

所以说齐天林眼前看见的与其说是渔村居民区,更不如说是难民营!

没有任何规划的难民营,而且从那些陆陆续续听见汽车声音探出头来观看的黑人说明,这是些连枪械都不太多的难民,也对,他们逃到这里来,只是为了生活,要当海盗就要到半岛外面临外海的区域,而不是这个环绕海湾的内侧!

齐天林都看见有些小孩子满带笑容跟好奇的表情跑到路边来张望,没有对抗,也没有武器,按照亚亚他们的做法一定是先展开控制,然后把人用食物饮水的提供诱惑,全都引导到自己的区域去。

但他已经听见耳机里面有日语的准备作战口令!

这些该死的日本人!

齐天林一示意,第三部皮卡车就猛然加油,带着巨大的轰鸣声和后面车斗里面小黑们好像坐过山车一般的欢呼声,猛的冲刺穿插到第二辆安藤三辉的皮卡车前面,齐天林提着步枪就跳下去,猛敲对方的车门,用英语大喊:“你们要做什么!这特么的不是敌人,这仅仅是一个没有多少武器的难民营!”

话音刚落,两部停下的日本皮卡几扇门都打开,跳下车的日本军人,迅速展开队形利用车辆作为掩体,安藤三辉跳落在齐天林面前:“我们是军人,你也说了这是在敌后侦查作战,我们不能被暴露行踪,因为我们要在这里进行一系列的勘察活动,为可能到来的良港建设提供尽可能的数据,我不希望我们的一举一动都暴露在这些黑人猪猡的面前!”

齐天林有些不太理解他们的这种思维模式:“你们有这个必要么?”

安藤三辉手一挥,立刻就有一连串的轻微枪声响起,齐天林刚一挪动步子,安藤三辉就拉住了他:“已经开始就,没法回头,必须要清剿这个区域,这在未来的工程建设中也是最有利的结果。”

这句话倒是没错,杀了两个渔民,就意味着已经挑动了这一片的杀戮,现在一开枪,倒下的黑人儿童跟后面扑出来的母亲,就带来所有人的敌意跟反抗了!

自问基本能做到不滥杀无辜的齐天林没那么矫情,但确实对这些日本军人的残暴有了一个新的理解,冷笑着摇摇头,往后退了两步,看看自己的部下们,倒是没什么特别的表情,只是专注的看着这些日本军人的行为。

两个一组,确定齐天林放弃了阻止行为以

后,转身从车上抓过一支M4步枪的安藤三辉也跟另一名同伙加入了这样的杀戮行为。

明显之前他们是合计商量过,相当有战术素养的相互策应保护,快速的清剿开枪,绝对没有亚亚他们还要喊话或者辨别的过程,直接就是开枪清理,刚开始甚至有点生疏,到后面越来越熟练,从他们相互叫喊的日语以及不停的鼓励声,甚至中间不停高呼的一些口号,齐天林心里更加透亮!

这些家伙是来杀人的!

没错,就是借着这个战斗过程来练习杀戮的!

在同样近几十年没有战争的日本,这些军人希望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见血!

这和零零星星枪毙一两个罪犯是两码事,就好像当过刽子手和从未杀过人的战士是两码事一样,只有这样成片的枪杀甚至虐杀,才会对战斗中的残暴熟视无睹!

所谓战士的战争后遗症,就是因为在无数战斗中积累在眼底的血液无法拭去,才会导致心理失衡,而眼前的这些日本人,就是在竭力想把自己打造成凶残的野兽!

用平民来打造?

这真是他们的传统了,就好像上个世纪,用平民来练习刺刀,用平民来剖腹,用平民来砍头,就像他们曾经在华国大地上干过的那些事情一样,不配人这个物种的称号!

齐天林的黑人部下们慢慢的聚集到老板的周围,表情逐渐也有些不屑了。

眼前能看见什么?

几乎绝大多数黑人都是手无寸铁的迎着这些训练有素的军人冲上来,满脸的惊恐跟愤恨,这一片的海滩有又没有什么树干植物可以遮挡,只有那些棚屋勉强可以鸵鸟式的躲避一下,却依旧被这些展开了队形一字推进的枪手们高效率的杀伤!

齐天林甚至看见有两名日本军人打开后背上长长的圆筒,他之前一直以为装的什么测量工具,结果居然是日本军刀,开始退到其他八人四组的后面把那些还没有咽气的村民斩首!

砍头……

就好像藤原仁史给齐天林表达的那样,日本这个民族还真是有些钟爱这种行为!

一种让人极为惊骇的行为,常常都是头颅被砍下的时候,腹腔的血液压力一下就把头部冲飞开来,甚至能清晰的看见那脸上的表情都还在动!

两名身上和脸上都溅上不少血污的军人一边砍斩,一边有些得意洋洋的转头看这边一动不动的十人,似乎以为自己极为迅猛和狰狞的行为吓住了这些人,愈发的带劲!

似乎以为只有他们这样的行为才称得上是武士道的精神,能震撼人的行为!

真是有些不齿这样的行为,这几年来绿洲公司何曾这样毫无差别的对平民动过手?有枪才是目标,这几乎是雇佣兵都认知的一种攻击原则。

所以齐天林再看看那已经有些癫狂沉浸到这样的杀戮中的日本军人,突然有点恶心,抱着步枪摇摇头转身:“把他们带到维尔卡的地盘上,让他们尝尝什么是武装分子的厉害……我要在那里收拾掉他们,给那边也打电话,我也要他们砍掉几个日本人的头,让他们明白非洲人也是很擅长砍头的!”

小黑们顿时就嘿嘿嘿的阴笑起来,有个家伙就蹲在车斗里开始用卫星电话联络。

另外几人打开卫星地图研究接下来的行程路线。

维尔卡,索马里南部地区四股最大的军阀集团的一部,人数虽然只有数百人,但却是战斗力很强,一直盘踞在中部,亚亚就是考虑到攻打这个硬骨头自己的损伤可能有点大,最近在周旋对峙,希望能先慢慢吸引维尔卡控制区域的平民投靠自己以后,再用分化击破的方式解决这帮人。

只有解决掉维尔卡,才可能靠近摩加迪沙……

干脆用这些日本人来祭战吧!

最后提醒一次,徐卿和孟伟,你们得到了特别奖,但是手机号不对,今天再不发短消息给我说手机号,就只有通知快递收回来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