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36章 品尝

第九百三十六章 品尝

嘭的一声轻响,一名关注手中设备读数的日本军人脚下已经勾住了线,塑料壳的防步兵雷就轻巧的弹到空中,在一米五高的地方突然炸开,几乎没有多少火焰光,破片就飞向四周!

反步兵雷主要就是这两种,美国人喜欢用的定向雷,固定好以后,朝着某个角度扇形迸发无数钢珠碎片,苏俄这边就爱这跳雷,齐天林几乎能反应这种看起来阵势很小的地雷多半就是华国产品。

但是来不及想了,第一反应就是扑倒,其实心里没多大惊慌,距离够远呢……

白天被晒得滚烫的沙砾地面,就算是戴着手套,也能感觉到炙热的温度,落地遵循手掌,手肘,肩部依次落地的方式,顺捷的就把自己侧身卧倒在地,刚要摘下步枪,身后两名僧兵已经不管不顾的扑到他身上!

爆炸的声音在静谧的非洲夜晚很清晰,院子里面远远的似乎能听见一阵欢呼声,就是那种猎人下了套,逮住了兔子的欢呼声。

除了绊发地雷的那名日本军人周围两三个人闷哼一声,就趴在地面,拉得过宽的推进线保证了绝大部分人都不会炸到,跳雷的杀伤半径只有十来米。

这才是专业人士,齐天林艰难的从两名充当肉盾的僧兵中间探出头,透过夜视仪看见那受伤的几名日本军人一动不动的趴在地面,动作缓慢艰难,但是标准的把步枪挪到了身前,按照预先设定的职责,分别瞄准了不同的方位。

这也是反步兵雷的阴毒之处,杀伤是最大目的,不求毙命,最大限度增加敌方行动困难和后勤医疗负担,所以连国际上都禁止生产这种东西,但美国、俄罗斯和华国都不在条约上签字。

齐天林弓身一震,把俩死心眼的部下撞开低吼:“老子还要你们来保护?!赶紧后撤,忘了让你们来是干什么的?”

黑人亲卫嘿嘿嘿的闷笑几声,趴在地面,单手持枪,就跟蛇一样扭着就往后退……

齐天林看看身侧两米不到的安藤三辉:“撤了吧?”

安藤三辉先是专注的观察齐天林和两名僧兵的行为,现在看见俩黑人已经开始后撤,用日语询问了一下皮卡车边的黑人一动没动都在岗位上,应该觉得不是齐天林他们设下的陷阱,带着风镜的头摇了摇沙声:“不行!既然来了,就要完成既定的任务!我们有设备和作战素养上的优势!”语调很坚决,也很骄傲,似乎这样能彰显他们的专业性。

齐天林很想说人定胜天这句话在战场不要滥用,又觉得自己何必教日本人学乖:“这里很可能有雷区,那我的人只负责外围!”不管对方同意与否,

就用喉麦通知两名僧兵持续后退到两百米开外做中距离掩护,召唤七八百米外城市边缘的两名小黑注意观察市内状况,皮卡车可以打着火逐渐靠近这个区域,接近到七八百米的距离随时准备用重武器和狙击步枪支援。

安藤三辉他们是通晓阿拉伯语的,所以跟小黑们也能正常交流,听了齐天林的安排,才颇有些赞许的点点头,把注意力放到前方。

全身趴在地面,的确就能感觉到地表吸收的热量开始透过战术背心上的每一件物体,传递到身体上,特别是在这样静悄悄等待的紧张时刻里,皮肤毛孔浸出来的汗水无声的顺着皮肤流到一起,汇集成珠,滴落地面,都不会有丝毫动作去擦拭,就算那汗水在皮肤上流过带来一阵难以言表的酥痒,似乎都不会注意到!

因为所有人都不知道跳雷以后,随着那些欢呼声是什么……

这是个圈套,齐天林故意让自己人把对方带到这里来的圈套,这里没有任何矿物质或者勘测,这些特别设在城市外面的巨大围圈,只有一个解释,这是维尔卡海盗集团头目家族的豪华家院!

嗯,索马里人自己认为的豪华大院,就是尽可能的圈地,圈很大,然后其实房子也没多多大,他们还没发展到装修风格这个地步,依旧还是土屋,藏在灌木丛里面层层叠叠的众多土屋,这里就是维尔卡的海盗窝!

齐天林自己是有把握绝对安全来去的,所以再把自己的人撇远一点,就只有包含自己在内的十个亚洲人趴在这里,他是满带嘲弄的心情要看看安藤三辉他们可能跟维尔卡海盗之间的缠斗能到什么地步。

以PMC的角度来说,会尽量避免这种跟武装分子大面积接触的做法,那样只会造成自己人不可避免的损伤,更何况这只有十来人的日本人了。

也许正是之前那场在海边的虐杀,让这些日本人自以为是的风格扭曲到了极致,借助夜视仪,他们都看见有些人头摇晃着出现在低矮的墙头,齐天林以前一定会叮嘱所有手下不许开枪,敌众我寡的情况下,任何冒进的行为,都只会导致自己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那是他最不愿意的,他更喜欢隐藏在黑暗中游走其间,各个击破,但现在他保持沉默。

果然不出所料,两名日本军人在七八十米的距离上,准确的开枪击中了人头,夜视仪中都能看见那种头部爆开的诡异图像!

耳机里面甚至传来安藤和另外日本军人的叫好鼓励声:“和也君,太棒了!”

棒个屁!

如果说齐天林的隐忍是因为他明白,夜间有可能小野兽也可能绊

发地雷,这些非洲人也许并不会太过在意,涌出来看看热闹就会回去,毕竟他们也不愿意晚上来走雷区?

那么现在,再没文化的维尔卡海盗们也明白是敌袭!

也许日本人以为的矿藏点守卫,就那么几个?

接下来耳机里面就响成片!

“敌袭!敌袭!”

“请求射击……”

“散开队形……”

“拉开伤员!”

而且几乎全都是日语!

不用远程狙击手通报围墙之后的讯息,趴在地面的所有潜伏者也明白现在已经捅了马蜂窝!

因为好几台汽车发动的声音就在一百多米外传来,然后无数的脚步声跟朝着空中开枪的声音爆发开来!

如果说之前爆头那几枪还被消音器控制得尽可能轻微,现在肆无忌惮的枪声似乎是烽火台的狼烟,又似乎是催命的鼓槌,总之一下展开来,刚才还静悄悄的市区跟郊外,突然到处都有零星的枪声在呼应,又汇集在一起,显得此起彼伏!

感觉似乎到处都有敌人,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边去?

齐天林只来得及给皮卡车那边叮嘱一声:“千万别开枪暴露,熄火等待我们过来撤离!”转头对安藤三辉:“现在还要强攻么?”

没有嘲弄的口吻,就是毫无感情色彩的询问,安藤三辉戴着风镜的眼睛看不到神色,但是没有固执的错到底,点点头:“马上撤离!”

这还是专业,审时度势,没有任何指挥员保证所有决定都是正确的,适时调整并不会有损威信,齐天林立刻就给对方展示了一把什么叫更专业:“报告撤退路线!”

耳机里面立刻传来高点狙击手用阿拉伯语的回复:“老板你身后六点方向,老板左侧三人七点方向,再左侧三人稍远先往八点撤离兜开圈子,最尽头三人十一点防线斜冲,绕过这个区域,安排城区人员接应吸引火力!”

这才是百炼精兵,跟着齐天林从阿汗富战场到伊克拉,再长期鏖战在非洲大陆,按照PMC的作战思维,未战先思退,熟悉这种人数极少的小规模高强度作战,精确到每个人的撤离方位,都已经在高点盘算得清清楚楚。

齐天林根本就不考虑是否正确,对于趴在低点的人,就是要百分之百相信高点的指挥,听着安藤三辉已经用日语转述并确定到每个日本军人,自己就端了步枪半起身要回撤,安藤三辉叫住了他:“有……四名伤员!协助我一下!”

齐天林顺着他的手指往那边一看,勉强有两人能起身,但是有两个应该是腿

部或者腹部重伤,只能缓慢的抓着步枪转身爬。

安藤三辉已经过去了,齐天林没过多思考,和国家种族无关,这个时候,就算不是战友,也是一条战壕,先撤离,跟着就过去,一边弯腰快步一边就把步枪挂到枪绳上,三四十米的距离一冲就过去,身边已经能听见嗖嗖的子弹声了!

非洲AK步枪的子弹相当明晰,齐天林甚至都能辨别出这是小口径的AK74步枪,这只能说明维尔卡的装备在索马里军阀当中也算是精良的,心中更是冷笑,手上却热情的抓住一名躺在地上的伤员,转手一翻就扛在肩膀上,对方体型瘦小倒是让他很轻松,伤员吃疼的哼了一声忍住了,还能说谢谢。

齐天林不言语,腾出手抓起另一名伤员,直接就那么搀扶起来,然后直接掉头就跑。安藤三辉跟另外一名轻伤员也扶起一名重伤员,跟在他的身后……

漫天的枪声已经归结到一起,基本就是这个雷区那边的院子在开枪,几条雪亮的汽车灯柱也扫射过来,好在起伏的山体上面各种阴影和身上的沙漠迷彩色伪装,让起身奔逃的几个人看上去没那么显眼,但步枪也能朝着大概的方位胡乱射击起来!

日本人在齐天林的勾勒下,活生生的把自己的探查工作,变成了一场被追逐的打猎游戏!

不过这次他们不再是狂妄虐杀非洲人的猎手,变成了猎物!

好好品尝一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