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37章 打量

第九百三十七章 打量

轰隆一声,一发火箭弹撞击在山坡上,爆发出远比地雷爆炸更为猛烈的声响气浪,安藤等三名日本军人下意识的躲避一下抬头,甩开满头的尘土,就发现齐天林跟前面的两名伤员已经不见了踪影!

在通讯系统里面呼叫也没有任何回应,高点的日籍狙击手倒是能大概看见热源:“您的12点方向继续前进,保罗君已经顺利到达城区,我们看不见了……”咬咬牙三人重新搀扶着跌跌撞撞前行,确实能隐隐约约看见见面的城郊房屋轮廓了。

是不会有人回答,齐天林冲进房屋的后面,用阿威兰德地方土语不停给他简短报告方位的一名僧兵就靠在墙边,粘土干坯垒成的厚厚土屋墙面挡住了热源也就挡住了远处狙击手们能看见的身影,一把接过齐天林肩头摔下的日本兵,一边就极为认真的掏白布要给齐天林肩头擦血迹。

齐天林一脚踹开这仰慕神明的亲卫,笑骂:“还不做正事?”唰的一声就从单手擎着的日本兵背上拉出一柄雪亮的战刀!

刚才抓手上肩时,齐天林就顺手拽断了这两名日本兵肩头的步话机通讯线,甩下肩头士兵的动作也很不客气,看着他突然拔出战刀,两名日本兵才突然有些醒觉,满脸惊讶的刚要抓自己的步枪,那名僧兵双手一抖,就滑下两柄战锤抓在手上,一个交错反砸,两名原本就倚躺在地面勉力抓枪的伤兵手部就被打开,其中一人立刻软塌塌的甩开,明显是断了!

除了枪械,这些亲卫几乎个个都携带跟战锤差不多造型的铁疙瘩,据说是从小跟随清真寺就操练这门奥塔尔的功夫了,哪能不熟练?

断手的伤兵口中八格的怒吼,另一人冷静点:“你们!究竟要干什么?”

齐天林不罗嗦,举刀过头:“我也要测试一下战刀斩首的力度!”说完就双手握柄,由上而下,从左至右的斜劈下来!

那名僧兵简直是有点怪笑声,还伸脚撑住了这名伤兵的后背,方便齐天林挥刀就跟砍个木桩子似的!

真的就跟个木桩子似的,齐天林原以为砍到颈骨会有点什么阻碍感,所以特别加力,谁知道沉重的刀身带着猛烈的去势,就好像挥舞鞭子抽中了什么,一掠而过!

刚才还在说话的头颅腾空而起,平肩的断口喷出的血液冲了旁边同伙一身!

齐天林紧握的刀柄有绳索捆扎,很有紧握感,没有停歇的直接在空中划了个〆字,斜拉提高重新换个方向砍劈下来,满头满脑都是同伙热腾腾血液的日本军人立刻也身首各异!

齐天林扔了战刀,自己身上到是没溅上血,提了步枪一片

身就带着亲卫跳进旁边的屋角边,这边已经迎上来一部分城内往外冲的黑人,两人倚在房屋拐角,简直就是在挑逗一般的打了几梭子,撩翻几个人,就收回来往街道另一个方向埋头狂冲,那里还有另一名亲卫,迎着他们帮忙打倒后面追击的几个人,三人一起往城里冲,齐天林这时才恢复了无线电通话:“交火了!重复一遍,我们在城郊撤退路线上交火了,后面改变方向!”

在涌出大量挥舞武器的武装分子以后,城市郊区一片人影瞳瞳,从热感仪和夜视仪上远距离根本无法分清谁是谁,只感觉原本在荒野上还算明显的几个人影一下就被淹没了,高点狙击手完全失去踪迹,只听得齐天林的吩咐:“后援组自行注意安全,我们摆脱围攻就来会合!”

安藤三辉终于出声:“请求援助!我们被包围了!”

齐天林的声音很忙乱:“我们这边压力也很大,我有俩伤员!”

说这话的时候,两名亲兵已经蹲在地上让齐天林站上他们的肩膀,三个人灵活的翻身上了旁边的屋顶,躲在非洲土屋顶部常见的草棚下面,笑眯眯的看下面乱作一团,一名亲兵用步话机发出自己跟老板安全的暗号,另一个殷勤的又打开腰间的铁筒,取出里面温热的茶壶给齐天林倒上一杯,双手捧着献上,齐天林原本斜趴着的,就只好坐正点有个样子的接过茶杯抿一口……听着周围的枪声和惨叫声当背景音乐……

耳机里面能听见两名城内的小黑故作惊慌的试图向城郊增援,不过两个人……跟浩浩荡荡的数百名武装分子一起,更不如说是他们俩混在其中试图找日本人打黑枪更准确。

因为在接到安藤三辉求援的呼叫以后,那四名原本已经按照指挥脱离战区的日本军人又一起回来了,试图从另一个方向解救自己的同伙。

所以除了那名远距离的日籍狙击手,齐天林气定神闲的看着这九人都应该被卷进死海里了!

偶尔打开自己的PTT开关,喘着气说两句:“请再坚持一下!”

真过瘾!

显然被他和僧兵们引诱过来的城内武装分子,和郊外海盗头目“豪宅”的追兵们已经确定了这一带,所以几辆破烂的越野车皮卡车,带着更多步行穿着拖鞋的海盗分子,从不同的方位包抄围堵过来!

稍微高一点,就能清晰的看见,已经接近城市边缘集中在一起,朝周围四散发射,带有曳光弹轨迹的,肯定就是一板一眼的日本军人,他们才会严格的每五发子弹中带一发曳光弹,而透过夜视仪,也能看见几根朝着四周抖动瞄准的绿色光线,海盗根

本不可能这么做。

齐天林看看自己已经关掉的步枪瞄准线,嘿嘿嘿的拉过两名亲卫,要求他们如此这般的反方向从屋顶逐渐撤离这个区域:“我必须要看见他们所有的尸体,最后我才能带着伤痕回去,你们招呼那两个城里的家伙,离开这里,能抢夺交通工具就自己回去,不行就用卫星电话召唤空中撤离,他们俩明白流程,赶紧走。”就算留下那个狙击手当活口,自己这边也要有点损失才合理吧?

亲卫已经能学着完全服从他的命令而没有疑惑,学着绿洲公司的人,做个捶胸礼,点点头,就转身跑了,话说这些黑家伙只要不笑着露出白牙齿,在这样没有电源照明的地区,晚上哪里能看见哦!

齐天林自己抽完了一支雪茄,看着那边打得热火朝天,听见有些经过下面街道的黑人武装分子激动万分的说抓到了人,才小心的把烟蒂揉烂塞进墙缝里,提了自己的步枪灵猫一般在屋顶移动,轻巧的靠近打得最热闹的地方!

与此同时,在几百公里外的索马里北部,两名亲卫队首领却跟廓尔喀和小黑的分队长产生了小分歧。

齐天林开会的时候,其实是为了表达得帅气一点,随手按照自己看过电影的动作,在脖子上一划拉,表示要把这十条日本军人的性命留在这片土地上,具体操作手法随便部下们发挥,只要自己不死人,对方没泄露消息,都可以。

但死心眼的亲卫首领就表示老板要求一定要割喉!

按照廓尔喀比较实惠的做法,调十几名精确射手远远地一起开枪撩翻在地,最后抵近补枪齐活完事儿。

小黑们是典型的唯恐天下不乱,说跟着老板去的人也打电话要弄几个人来斩首,那就要斩首,还得去找砍刀。

廓尔喀队长就无声无息的从自己战术背心上面拉下狗腿刀……

好吧。

驾驶ATV顺着海岸线重新复查的这队日本兵,就被跟在后面的护卫队挑选一个大白天躲在伪装蓬下休息的时间,先用消声器狙击步枪,在三百米开外,用五名狙击手同时射击那个唯一的哨兵,然后才无声的掩上去。

将还在睡梦中的九名日本兵割喉、斩首,还录像,最后找到附近亚亚的大部队,跟着他们冲杀一个地方武装窝子以后,把日本兵的尸首扔进去拍照!

然后晚上就烧掉!

杀人放火,毁尸灭迹,干得那叫一个娴熟。

其实这帮日本兵算是幸运的,齐天林的部下不知道老板为什么要杀掉这些人,他们只是忠实的执行命令,干净利落的就要了人命,不算很

痛苦。

而这边被维尔卡海盗围捕住的安藤三辉等人,才明白什么叫折磨。

就好像他们那种扭曲的心理喜欢看别人受虐,自己有种强烈快感一样,同样施加到他们身上的后果,才让他们体会到恐惧。

有三人当场被击毙,剩下四人都是多处中弹,老实说,自从美军全面配发防弹背心和各种有效防护器具以来,战损率比二战和一战低了很多,要造成一个正规士兵的死亡消耗子弹数越来越高,要不是身中数弹死亡,都不好意思说自己特种部队的。

安藤三辉他们基本已经是被打得遍体鳞伤,寥寥几个人被数百上千人围攻的结果就是这样,不是每个人都像齐天林那么无敌,也不是所有敌人都像前几天的那些手无寸铁难民一样可以随意杀戮。

兔子急了还咬人呢,何况这就是一群豺狼!

鲜血已经迷住了眼睛,被枪托打击过的头部伤势浮肿了以后,眼睛都快睁不开了,但是安藤三辉还是竭力睁开了眼,看到的就是用军刀穿刺着的部下人头,嘻嘻哈哈围在周围看热闹的数百人!

一具具尸体被随意的拉过来砍剁,发泄这些海盗也有相当一部分同伴刚才被枪杀的愤怒,他们甚至搞不清这些外国人是怎么摸进来的,所以必须要留下活口搞个明白。

好一阵以后,不停受到各种拳打脚踢,刀刺枪托砸的安藤等人,才看见一名穿着白袍的黑人老者被一群浑身缠着子弹带的彪悍武装人员簇拥着破开人群走进来,接过那把战刀开始细细打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