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38章 距离

第九百三十八章 距离

齐天林就是在这个时候,津津有味的从不远处的一个屋顶趴着探出点头看戏,距离应该在一百五十米左右,要是再靠近的话,百米以内的屋顶上都站满了好奇的黑人,实在这些地方晚上的娱乐活动也太匮乏了。

不得不说,齐天林选择的这个城郊角度实在是在狠毒了一点,他引诱城内和城外的人攻击的这个方位正好让城区隔在了皮卡车狙击位中间,耳机里面听到唯一安全的那名日籍狙击手焦急的不停呼叫询问,却就是看不到这边的情形。

几名心知肚明的小黑也装着焦急,但是绝对服从命令的纹丝不动:“老板叫我们固守这里,我们就绝不能动,这么多人下去也是添油送死,是你们非要来这里的,现在就只听老板的,只要老板不死,我们就能跟着他逃出去!”

齐天林怎么会死?

他听了小黑们故意在通讯系统里面的争吵,远远看到有黑人要捡起步话机来倾听,才突然开口:“对方能听见!”

一下清净了,狙击手和小黑们都不做声了,也放下半颗心,知道老板还在,还躲在什么地方。

黑人们同样会使用这些东西,安藤三辉他们身上的各种物品都被逃出来,衣服也剥得干干净净,浑身血迹,那几具尸体和头颅都被甩在他们面前,用两把战刀挑起来的头颅像个椰子壳一样一下下的砸在安藤等人的头上。

老者专心的观察了一番手中战刀,再仔细观察每个人的脸,最后从年龄跟气质上准确的选中了安藤当做首领,蹲下去不知道在询问什么,挥挥手,又一名遍体鳞伤的日本军人被拖出来,一个跃跃欲试的黑人大汉,挥动手中的战刀,一下就砍下头颅,咕噜噜的滚开,换来周围围观黑人的一片喝彩声!

不过才几天,曾经的享乐者变成了欢乐来源,真讽刺!

安藤头上是极短的寸发,被老者身边的黑人揪着头发反拧过头,把步话机凑到他的嘴边,按动PTT开关:“说话!叫你的人乖乖的出来投降!”

换来的却是安藤三辉毫不妥协的嘶声用日语叫喊:“我早有觉悟!幻灭如斯!”

在齐天林看不到的皮卡车阵地边,那名最后的日军狙击手不管不顾的跳下车,朝着另一边的山脊跑去,却被几名小黑一拥而上,打掉他手中的狙击步枪,捆绑起来,扔在车斗里。

齐天林脸上看戏的表情逐渐凝固,这就是日本军人的精神支柱,武士道精神所在。

不是用政治训导来凝固,日本军人体系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武士道精神始终贯穿其间,使整个日本军队更像是僧兵那样的宗

教武装所在,在很多时候都能爆发出一般军队所不具备的战斗力跟狂热。

为什么侵华战争,这些瘦小丑陋的海岛部队能势如破竹的横扫整个华国大地,撇开政治、经济、军事体系以及培训系统,区区弹丸之地的日本居然敢同时和数十倍国土面积于自己的三个大国家美苏华作战,这简直就是个无法理解的行为,不得不说这种疯狂的武士道精神占了很重要的一个因素。

日本人强调生命个体要像樱花一样美丽灿烂,而成林成片的樱花才是日本国民能够齐聚绽放的更美丽景色,所以日本拧成一股绳的习惯,他们集团精神让日本很少像阿拉伯人这样内乱不休。

但日本人畸形的地方也就在这里,他们不认为绽放的樱花是最美丽的时候,而是一夜之间所有樱花全部凋零,没有一朵残余的场景,才是他们最崇尚的!

这种让人难以理解的精神世界,象征着在片刻的辉煌美丽中达到生命顶峰,已经发挥出自己最大价值,毫无眷恋的结束自己生命。

这才是为什么日本武士道强调自杀,不是因为失败,羞耻或者脆弱自杀,而是因为他们已经尽力了,心愿已了,已经达到自己所能完成的最高程度,那么就应该像樱花一样毫不留恋的凋零!

这就是安藤三辉所谓心中早有觉悟,死了也不过如此的原因!

算是给也许活下来的那个部下的临死口号!

齐天林能听懂这句日语,当然也在英兰格提供的日本学习材料上看见过关于日本武士道的阐述,眼前的一幕算是真实的诠释,不光诠释了安藤三辉的武士道精神,也诠释了他们在这个所谓的证道过程中那些视别人如猪狗一般杀戮的狂妄漠视。

还真是一个不值得留在这片人间的民族……

但齐天林现在脑子里却转悠的是别的东西,不得不说阴谋诡计腾挪串联的工作,他做了好几年,不知不觉积累起巨大力量的同时,自己也确实具备了以前所没有的思考力,最近他已经开始能把触手伸到亚洲,那么……日本,这个亚洲绝不能忽视的地区,为什么不纳入自己活动的区域呢?

眼前这名视死如归的大佐,不就是一块很好的跳板么?

大佐……这是日本特有的军衔,其实就等同于上校,一名海上警备队的上校,基本已经是这个层面的最高行动人员……

齐天林看着远处的火把跟车灯照耀,开始慢慢的摸自己下巴,嗯,觉得这时候亲卫在旁边奉上一杯茶的确可以有助于自己更好的思考。

死?

哪有那么容易的,人本

来就是这个世上最会折磨同物种的生物。

躺在地上安藤三辉被拖起来,亚洲人的皮肤再黑相比索马里黑人,火把下还是白得耀眼,那些身上到处的枪伤跟刀伤触目惊心,特别是刀伤,手臂或者头部背上的,砍开以后,随着流血脱水,皮肤收缩变形,就好像绽开的眼睛,露出鲜红发黑的皮下组织,更加让人头皮发麻。

但黑人显然是这个世界上也最乐于此道的民族。

一点不怵,熟练的用刀尖挑掉活着的三人所有指甲,脚上的也挑,然后是脚筋和手筋,娴熟的就是在手腕脚踝处一拨就成,最后才把燃烧的火把凑上去,让燃烧的油脂滴到伤口里!

换来两名日军伤员尖声嚎叫!

安藤三辉依旧能抗住咬牙一言不发!

齐天林都看得有些呲牙了,这家伙还真是个心志坚定的,真不愧是大佐……

他已经开始动起来了,这样的安藤三辉,是个人物!

他决定把这家伙给救出来!

为了自己一贯的不爽,已经杀掉了十多个日本军人,足够泄愤了,现在自己需要得到的是利益,是好处,更何况一个伤痕累累的安藤,更便于自己向日本人交代,所有实际经历的场景,问当事人吧!

别跟自己唧唧歪歪……

拔出来的P226旋上了消声器,右腋下的马萨达步枪是重枪管的,也旋上了消声器,挂在左侧肋间的MP7同样带着更长的消音器,只有右肩背后的霰弹枪是折叠半自动的型号,会爆发出巨大的声响。

慢慢直起腰来在屋顶快速掠过,经过个别转角屋顶草棚时候遇见居高看热闹的黑人或者哨兵,就抵近开枪,抓住尸体慢慢放倒,直到自己接近一百米左右距离。

半跪在屋顶矮墙边,换掉一个手枪弹匣,才把步枪端起来,翻过侧面的三倍瞄镜,一百米距离上,用三倍镜,已经足以当做狙击步枪一样的精准武器来使用了,枪口上下移动调整一下,觉得步枪护木枕在左手拳头上已经比较稳定了,才深吸一口气,物镜中锁定了那个提着战刀跟好几名同样穿着白袍的人低声商议的老者。

一般人可能会选择等这些人散去以后,才开始反扑进攻,齐天林一来不愿丢失重要目标,二来安藤可能也撑不到那个时候,特别是前者,自己能顺便解决到维尔卡的主要首领,造成这里的混乱,对亚亚的进攻是有极大好处的。

所以再摸出几个塑料壳的步枪弹匣放在左手侧面,不再犹豫,立刻就开始射击!

同时口中快速呼叫:“准备接应瞄准,注意你们

的七点钟方向,等到我的踪迹出现,重武器开火!”

话只有几句,子弹却是快速的单发点射!

这是马萨达步枪,导气式的结构决定了它绝不会产生AK步枪的活塞式结构那么大的震动,一百米距离左右的射击对于齐天林就好像在靶场上打鸡蛋一样容易!

何况是比鸡蛋大那么多倍的人头,第一枪就直接命中老者,接着是身边的首领模样,挨着来,一个都别想跑!

一改他快速射击时候最常用的双发点射,单发射击,尽量每枪都选择射击头部,命中头部,炸开头部!

美国有些专门练射速的家伙,可以把手枪快射加速到五秒十八发命中,是有命中的射速,不是乱射。

齐天林的步枪显然就接近这种速度,单肩抵住,枪口几乎不移动,对面过于密集的人群,让他的左手拳头握紧放松,都可以导致枪口变化打中不同的人,何况枪枪毙命的方式让人几乎接二连三的倒下!

加长消音器很好的掩盖了枪口焰和枪声,何况索马里海盗还没战术素养强到立刻能判明大概方位,他们习惯性的就是立刻端枪朝着所有靠谱不靠谱的方位胡乱射击,然后原本集中在这个市郊空地的数百上千人就开始四散乱逃,加上火把四散丢弃,顿时乱作一团。

和所有人想象的不同,齐天林一直就站在那里半躬身从矮墙上射击自己所能看见的任何持枪者,一直不停的打,不考虑步枪枪管的受热程度,一直打掉了六七个弹匣,才把步枪往背上一扣,固定住就拔出右肩的霰弹枪和左手的MP7,翻身直接从屋顶飞奔最后一段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