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39章 证人

第九百三十九章 证人

从突然被周围袭击打出第一枪开始,所有黑人都能预想到是这些黄皮猴子的同伴来营救了。

但就算黑人们击毙了一名挡在安藤前面赤身**的日本军人,那些冷枪还是飞快的从某个角落射出来,而没有看见任何抢人的踪迹!

谁叫齐天林这样并不在乎是不是真能救出一条命的?他只是要尽量的抢回安藤三辉当成筹码或者证据,至于能活着当然最好,死了么……那又何妨?

所以齐天林持续了六七个弹匣的射击,终于让那些还虎视眈眈想等着抗击营救者的海盗们溃散了,更何况齐天林一开始的射击就是集中在那些首领身上的,擒贼先擒王这句话还是有道理的。

除了极少数人在黑暗中胡乱朝周围开枪,大多数黑人已经开始扭头四处乱窜,齐天林从屋顶上就能看见黑压压的人群在下面的巷道里穿行叫嚷,摘下腰间的手雷扔过去,不光是在乱成一锅粥的海盗群中间爆炸,还引来惊慌失措的步枪射击,误伤不少人,两三颗手雷朝周围的街道扔过去,已经乱成一片了。

最后才是一枚震撼弹,齐天林自己都低了一下头,就势低身从屋顶翻身滚下去,落地以后就已经在距离安藤三五米之外,被自己部下临死还挡住子弹掩护一下的安藤已经接近昏迷状态,勉勉强强被震撼弹给惊醒,应该说永生难忘这个镜头。

几乎浑身是血的“保罗君”,手提一支弗兰基半自动霰弹枪背对他跃身过来,单手发射的半自动霰弹枪不需要手动上膛,虽然只有六发子弹,但极大的面杀伤在十几米距离上,打过去就是一片!

而且霰弹枪的枪口焰是极为热烈的,甚至有不少的火星沫子在枪口绽开,在没有路灯系统,火把现在也胡乱扔在地面,到处都乱腾腾一片的街口,忽闪的火焰给安藤三辉看见的那个身影似乎镀上了一圈金辉!

齐天林的动作其实极快,完全就是按照自己估计的大概方位,快速的打完霰弹枪,然后随手就把这支蒂雅精心挑选的半自动扔掉,这个时候哪里还有闲心放回背上,但明显能感觉到还在朝这边射击的枪弹少了不少,左手的MP7攥住,右手已经一把抓住了安藤三辉的手臂,使劲一拽,转身就开跑!

安藤三辉简直就是腾云驾雾一般的感受,齐天林把他甩上肩,一个**裸的男人扛着还真是怪怪的,腾出右手就从自己大腿侧面的救生包里面抓出一支吗啡针,好像自动铅笔那样在尾部一按,直接一针扎在安藤的屁股上:“忍着点,扛过去就活下来了!”

这是实话,刀枪伤说到底都是外伤,无非是破坏人体组织跟

流血过多,只要到了救助完备的野战医院,活命的几率很大,美军自从用了直升机营救伤员以后,伤亡率大幅度下降是有道理的。

而齐天林听得安藤三辉含含糊糊的嗨了一声,就知道他已经神志不太清晰,所以自己也不太掩饰,借着战刃的轻盈劲开始狂奔出城!

口中的喉麦不停呼叫:“看见我没!我的救生灯已经打开了!看见没!”还是头部那种频闪的肉眼不可见光,急促的闪烁起来。

小黑们的声音有些疑惑:“还在找……很乱,到处都有热源体在乱跑……看见了!感谢真主!老板!看见您了!有追兵!您往1点方向,1点!修正一下角度!”

齐天林大松一口气,顺着部下指明的角度奔跑,颠儿得安藤一个劲哼哼,不过这荒野的郊外跑起来就是带劲,更何况齐天林这羚羊般奔跑能力的?

他还有空下套:“别开枪!等着!”说着就反手用MP7对后面扫了一梭子,连发冲锋枪那种手电筒一般的枪口焰就好像黑夜中的明灯,一下就给追击的海盗们指明了方向,大声叫喊着朝这边来!

齐天林也在高喊,摁动PTT吼给日本人听:“我中弹了……你们反击吧!”脚下却没有丝毫的停顿。

用夜视仪里面看见他生龙活虎模样的小黑们来不及嬉笑,一挺12.7毫米高射机枪和40毫米榴弹发射器立刻就开始朝着齐天林后方好像一大群蚊子似的热源体抛射过去!

所谓重武器,就是不能被单兵携带的,那么带来的杀伤力必然也就不是一般的轻武器可以比拟的。

齐天林多延误那么一会儿,多招引一些海盗跟在后面,就是为了让这陡然发难的重武器能发挥最大的威力!

如果说高射机枪一发直接能把人打成两段,榴弹发射器一颗能让五六个人腾空撕裂,三个人合力操纵的无后坐力炮发射时候,这种东西原本就不应该出现在索马里战场上。

齐天林以前在阿汗富用过的那种无后坐力炮是80毫米左右口径的,在近战中近似于无敌的存在,十五米直径范围内高爆杀伤无活口,那是人体肩扛的最大型号。

目前皮卡车上固定的是105毫米口径,就是一般常见安装在吉普车上那种,是用来反装甲车辆和打堡垒的,原本这种玩意儿还有弹道计算机之类的辅助设备,奥塔尔军团那边改装的就完全是按照小黑们的习惯,取掉所有有关科学知识的东西,裸炮!

平时多练练,大概就能判断落点,然后先不问三七二十一打一炮,根据落点再调整一下,大不了再试一炮!

带着极为尖利的啸叫声,然后猛烈轰炸,连齐天林都被身后的气浪带得一趔趄,忍不住加快脚步赶紧逃离这些疯狂的小黑!

三人操作的无后坐力炮只打了三发,齐天林身后就没了追兵。

那阵势真不是榴弹发射器和机枪所能比拟的,更何况没有夜视装备的海盗们也不知道齐天林跑去了哪里,反而是有些人从城里徒劳的朝几百米之外的山头乱开枪,乱发射RPG,超过三四百米这些东西都没杀伤力,反而换得乐呵呵的小黑们调转枪口炮口,肆无忌惮的朝着城里打了几发!

12.7毫米高射机枪平射轻松达到1500米的射程,105炮就不用说了,所以齐天林气喘吁吁跑过来就大骂:“我……走啊!在这里打什么打!”

陪他一起出生入死的小黑们更学着亚亚把他当成亲人兄长一般,满不在乎:“打着玩儿呗……看看烟火……他们都死了?”

齐天林还得做出悲伤状:“都死了……”把安藤三辉扔上后座摆摆手,做着鬼脸的小黑才把那名狙击手解开放出来:“他刚才不管不顾的要去冲阵,被我们抓住了。”

齐天林尽量虚弱一点,挂在一名小黑的身上:“我们……才是这个战场上……最有战斗力的,请听从我们的指挥!”两名小黑立刻忍着笑把他扶上另一辆皮卡车,只留下那狙击手满眼的惊叹跟泪水,转身服侍他的大佐去了。

三部皮卡车立刻调转车头,快速离开,中途有一部借口说去探路,其实接了从城里撤离的亲卫和小黑,直接回去了。

齐天林还是召唤了直升机来,带走了自己和安藤三辉,抹了不少粉才让自己嘴唇发白的坐在直升机舱边的座椅上,看着担架里勉强恢复点神智看着他的安藤。

齐天林正在琢磨自己这个重伤倒地能不能说话,安藤已经颤颤巍巍的把手从担架里面伸出来,倔强的举高点,那个随直升机来的卫生兵帮他扶着点手,齐天林会意的伸手过去握住,不过也做足了戏,很艰难,很感慨的握住了安藤的手。

安藤很激动:“战友!战友……感谢你!”

齐天林有做影帝的潜质,皱着眉轻轻摇头:“死了……都死了……那些同伴都死了!”很想也挤点眼泪出来,又实在是没法对着一个日本人动情,最后只能糊弄着使劲眨眼睛。

安藤用尽力气捏一下他的手,也闭上眼:“我的骄傲……他们都是我的骄傲,我会永生铭记这一刻!谢谢你!”

齐天林最后是真握着他的手降落在亚亚的基地,迎接他们的小黑显然是挑选过演技最好的,更加

悲伤:“另外一路的日本国勘探人员和海盗们混战,我们赶过去救援时候,已经伤亡所剩无几……”

安藤三辉简直就是喷了一口血,顿时就昏过去了!

齐天林看他被抬走,立刻就生龙活虎起来,扒了身上血污的衣服,十名阿拉伯裔的亲卫就围着他簇拥着上了另外一架贝尔直升机,同样是五颜六色的那种旅游直升机,登机之前齐天林钦点了一人身材个头跟他差不多的:“你包成粽子当伤员代替我,偶尔跟安藤握握手不用说话!玛德,给我找瓶洗手液来,跟个大男人握这么久,真恶心!”

其他几人提着不少行李跟他一起随飞机离开……

安藤三辉最大的作用,就是证明他在这个阶段重伤,并且在养伤。

不然,齐天林费这么大劲救他干嘛,看上去这老小子应该是个有话语权的,就当个证人吧。

因为直升机直接飞越了两三百公里宽的亚丁湾,在一处偏僻的大院里降落以后,换装整理最后一辆越野车装着他跟自己的五名亲卫直奔北面。

也门的北面只有一个国家,沙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