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41章 是谁

第九百四十一章 是谁

时间其实比较紧迫,齐天林无非是通过直升机把自己跟安藤三辉空运回亚亚的野战医院,然后车辆带着生还的日籍狙击手稍微拖延一下地面回归的时间。

按照常理,安藤肯定是要被弄回日本养伤的。

现在就是仗着说齐天林也昏迷了,老板受伤以及战损了几名部下,火气颇大的亚亚来拖延几日罢了。

不是小事,日本人死亡十八人,有一部分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齐天林整个过程中曾经多次提醒跟规劝,这是大家都听见的,包括那名幸存的日籍军人,所以日本方必须要为自己的一意孤行作出赔偿,于是接到那名狙击手沉痛的汇报,日本军方立刻派人过来了,只是要到达并跟亚亚的人接上头,不像在和平地区那么方便而已。

齐天林就是打这个时间差,安藤几乎是他唯一的证人,就这么几天。

所以等待快递的一两天时间里,齐天林所有的时间都花在了蹲守美国空军基地进出车辆的观察上。

他的做法非常专业,步行混杂驾车,总之就是不停的转换位置,半小时左右就更换一个观察位,烈日下的T恤也在不停更换,尽量不给美军高点狙击观察手什么值得怀疑的注意点。

而且他的重点也不是在基地本身,而是进出基地街道上的车辆。

得益于长期跟美军合作,熟谙美军车辆体系的好处就涌现出来。

美军车辆同样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军用车辆,另一部分就是民用,而民用车辆又分为机关单位公车跟美军人员以及军属的私家车,很多美军官兵是住在基地周围的专属住宅区,也不是每个人都喜欢上下班驾驶那些高大威猛但其实很不舒服的军用车辆,所以大量的民用车还是驰骋在庞大空军基地外面的高速公路和支马路上。

最重要一点,齐天林超人的眼力能保证他不用望远镜,也能比较清晰的注视到那些民用车辆后车门后的固定三角玻璃窗上有意无意的一张贴纸。

这就是美军通用的一个小花招。

从外观看起来基本一致的民用车辆,为了方便远程狙击手观察和辨别,不可能跟哨卡一样抵近查验,所以所有美军内部的民用车辆都会在那块小小的车窗内侧贴上一个二维码图像以及一张所属部队部门的卡通贴纸!

看上去就好像孩子们无意的涂鸦,又好像在诠释美国大兵都是些长不大的孩子,其实各种奥妙真是谁用谁知道。

拿着气钻的黄蜂是工程营部队,一个捂着裙角学梦露的女人是空军第三二联队,这基本是美军狙击手必修的一门课程,齐天林曾

经在国防部担任过PMC护卫工作,当然也要了然于胸,偶尔能看见属于情报部门和中央司令部以及特种作战司令部的车辆经过,还是以空军的人员较多。

光会观察还不够,还要能总结,这也是狙击手的一个基本功,撇开那些空军车辆,齐天林很快就发现多次出现的CIA车辆总是来自于隔着三个街区的某一个方位,说明隶属于这个空军基地驻扎的中情局人员要么办公室在那边,要么住宅集中在那边,经过观察这些车上明显的文职人员,齐天林决定把潜入美军基地的希望寄托在这些车上。

在奔赴沙特之前,亲卫们已经细心的帮齐天林改换了容貌,染成棕色的头发,修剪得更有中东气息的八字胡须,阿拉伯人喜欢佩戴的蛤蟆墨镜,浑身擦染过的偏棕色的太阳暴晒皮肤,都让他更接近于中东当地人的长相。

但是在最终行动前,齐天林擦去了皮肤色,用战刃挂掉了胡须,就那么静静的平躺在街道拐角边的一溜停车底下。

这片的城郊区域,基本都是美军控制范围,但商业区有很多是外来人经营,所以查验都集中在住宅区跟基地各进出口,极少的商业街道算是个空挡。

时间差不多,下午六点多,齐天林判断是应该是到基地轮班的CIA情报人员出现在街道另一头,和大多数私家车是轿车不同,这一拨儿上班的CIA是越野车,这也基本上就是齐天林选择这一组的最大原因。

下午六点多的贝达,阳光还很热烈,没有虫鸣鸟叫的夏日炎炎感,但是高价养育的道旁绿树跟灌木丛还是带来了一点绿意,不过纵使这样,街上还是没多少人,到处都能听见空调的嗡嗡嗡声音。

车辆在拐角处有一个明显的减速,毕竟贝达不算是很危险的战乱城市,优越的经济财力和生活条件,似乎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失去了反抗封建君主统治的兴趣,所以总体来说这里还算安宁,美国人在这里生活也不会有在巴格达战区的那种骄横跋扈,为了安全不顾一切的横冲直闯,于是对停在路边的一长排每天都看见的车辆也不在意。

时速低于三十码了,齐天林右手的P226带着消音器一枪命中轮胎,爆胎的声音甚至比枪声大得多。

当头一辆丰田红杉越野车吱拉了一声,就停下来,驾驶员大声咒骂着伸头看看瘪了的轮胎,开始招呼同伴帮忙更换。

这种事情在巴格达基本不会出现,哪里无论如何都不敢在非控制区下车换胎,但是在贝达,还是没有那么高的警惕性。

后面一辆福特探险者同样没有太过怀疑,笑骂着跳下来

两个人,顺便就进入旁边的商店买东西,就是这么一瞬间,齐天林在地面一滚就到了探险者车底,双脚踩进底盘里,双手扣住大梁,就那么贴在了车底。

可能急于上班,动作很快的就换完了轮胎,拿着几包香烟和饮料的同伴也从商店匆忙出来上车疾驰而去!

CIA是齐天林观察极少在白天进入基地大门不接受繁琐检查的部门之一,而到了夜间,各种检查都要严格得多,所以他才会选择白天潜入。

别人注意不到这个细节,他却能辨认出车辆部门的不同,所以他只需要用常人一般难以做到的指力扣紧车辆就好了,越野车较高的底盘也能给他提供一个不错的空间。

半小时以后,齐天林已经躺在了美军基地内部的一片低矮办公楼边停车场地面上,除了背部地面的高温有些烤人,别的都还不难过。

鉴于白天状态下,任何角落都有可能会安装隐秘的摄像头,让他被发现,所以安全起见无论摄像头是否具有红外线功能,晚上总会是比较安全一点点的,何况停车场这种空旷地带更是在白天容易被发现,所以现在他只需要等到一两个小时以后的天黑,就可以出去行动了。

但显然计划是美好的,事情有些难以预料的变化。

他仅仅在那松开手躺了半个小时不到,就听见一片纷乱的脚步声跑过来,很容易让他以为自己被发现,人家包抄过来围捕他时候,接二连三的车辆车门打开嘀嘀声让齐天林松开了握紧手枪的手!

果然,从车底能看见好多双西装革履的脚打开车门登车,包括自己躲藏的这一辆,齐天林还能干嘛?只能紧紧的重新抓住车底大梁!

他可不想当越野车驶离停车位的时候,自己那么大喇喇的躺在地面被一群CIA的特工围观!

但他不知道自己会被带到哪里去,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

这就不是上班时候颇有些悠闲的节奏,几乎就是雷厉风行一般的行动气派,转弯都是带点轮胎吱拉拉响的那种,这几乎意味着齐天林抓住地盘的力量大了好几倍,双手扣住大梁的指节都在发白了!

换个一般人真的会坚持不住!

齐天林熬过来了,足足有四十分钟的煎熬,说起来他这么一超级大富翁了,好端端的呆在私家海岛上享受娇妻美妾的儿女情怀,多好,来吃这种苦?

但齐天林显然乐在其中,当越野车队戛然而止的停在一处地方时候,齐天林明显感觉到自己身下一片草坪!

草坪?在整个卡尔塔,要知道草坪比铺地毯甚至铺美钞都还贵!

而且从齐天林小心的探出头去看到的草坪修剪得非常整齐细腻,而这些高头大马的越野车就毫不怜惜的冲了上来,留下一条条清晰的轮毂印。

车门哗啦啦的一个个打开,那些西裤、休闲裤、多袋裤的皮鞋沙漠靴们,匆忙的冲下来,带着不少低呼急促的命令一个个成队的冲跑开来!

不是行动部门,齐天林松开手把自己无声的掉在草坪上,从车底这么看过去,最大的感受就是,这些CIA特工绝不是武装行动部门,其中只有极个别人飞扬的西装下面露出了手枪套,要不是齐天林这么躺在地上,还真注意不到,不过由于相互之间的行动车辆停得太近,也让齐天林无法看见周围的地理环境判断到底是在什么地方,但好处就是只要不弓下腰来车底看,就不会发现他。

十分钟不到的时间,几名白袍就被挟持簇拥着走上草坪,齐天林心知对方事情搞定,赶紧甩甩有些酸胀发麻的双手,自知命苦的把手脚重新抓握到车底。

但是脑海里面却在浮现着刚才惊鸿一瞥的那四五名白袍……

是谁呢?极端宗教武装被抓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