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42章 绵羊

第九百四十二章 绵羊

齐天林只能是庆幸自己为了方便潜入行动,没有携带任何累赘,除了一支手枪和那个应力测试器,接下来的行程速度比之前稍慢一点,马不停蹄的就返回了美军基地,这一次,甚至连在门口停车接受证件检查的耽搁都没有,直接齐刷刷的七八辆车重新停在停车场,而且就在进入CIA的这个围栏院子以前,齐天林明显感觉到比走的时候,周围增加了数辆军用吉普车和军装巡逻人员!

自己现在又被带进了一个严加看管的美军大院了!

说是叫苦不迭都无法表达齐天林这个时候的心情,他急着松开手,让自己掉在停车场地面不停的松握手掌,舒缓已经感觉都要肿胀起来的手臂。

自己有再生能力是不错,但是这样固定用力不动的姿势,前后维持两小时,肌肉用力紧张的感觉还是很真实啊,想想就觉得累!

舒活筋骨的齐天林这次就汲取教训了,发现那些特工人员夹带着几名白袍下车都不说话的进屋以后,就不声不响的顺着车底之间的掩盖,一辆一辆的朝着墙角移动,最后在二十分钟以后,才慢吞吞的贴在墙面,把自己从车底移出来,手部的不适症状已经消失了,把旋上消声器的P226移到小腹前,打开反红外线探测笔,测量一下周围没有红外线摄像头,才谨慎的靠着墙壁站起来。

天色已经黑了,很平常的黑色长袖T恤和牛仔裤加沙漠战靴,这是齐天林这两天观察这些CIA成员上班时候经常穿着的服装,虽然里面已经穿了一套可以尽量控制热辐射的温控冰丝服,但还是得防止被任何摄像头留下踪影。

稍微一提气,齐天林就若无其事的顺着屋檐直接朝着刚才CIA们涌进去的玻璃大门走进去!

这才叫艺高人胆大,也是齐天林一贯熟悉这些营房的结构,知道里面多半就是一条长廊,分列各种办公室在两边,与其说在外面磨磨唧唧很容易被铁丝网外的哨兵或者高点狙击观察手发现,不如直接先切入到建筑里面寻找机会。

反正他现在无论身高容貌都做了改变,这种夜间值班的办公室也不会有前台接待,果然处在正中间的大门推开以后,里面就能听见一片喧闹的叫喊声和脚步声,齐天林正要随便挑一间推门进去,突然脚步就停顿了一下,门口侧面的几张宣传画拉住了他的视线。

两名头戴黑色顶圈的阿拉伯白袍在一张四开大小的彩色宣传画上。

这是卡尔塔首都随处可见的宣传画……

正是这张宣传画让齐天林似曾相识!

年老的前任国家元首宣布主动让位给了自己年轻

得只有33岁的儿子……这种近似于禅让的行为在阿拉伯世界是极为罕见的,作为国家元首来说,几乎是第一例,所以这也成了卡尔塔宣传自己是民主的一个重要噱头!

这是在这两年的阿拉伯世界很轰动的事情。

君主制的民主?别开玩笑了!

所以齐天林以前都没认真看过这张宣传画,现在却清晰的发现那个年长的前任国家元首,不就是刚才行动中被拥上车,半挟持形式带回这里来的白袍之一么?

齐天林陡然发现自己的国家领导人收集症还在延续,难道又让自己遇见了一个有内情的前任国家元首?

但只是微微停顿,没有停留,脚步飞快的直接到了对面的一间办公室,跨过整个走廊的时候,两边飞快的瞥了一眼,起码有三十间办公室,最热闹的全都集中在右侧尽头,还有人忙乱的在那边走道上来回走,根本没注意到几十米外的齐天林!

球形门锁没有锁,这种用轻质隔墙板竖立组装的活动板房是美军在全球基地营房中采用最多的材质,使劲撞都能撞开,但齐天林还是尽量温柔的无声打开,没有任何侵略性的就进入,右手已经摸出手枪背在屁股后。

一名正在低头整理文件和往电脑上录入的工作人员根本就没有回头,只是感觉到门打开:“凯克?还算顺利么?”

刚要把头转过来,齐天林一个手刀就砍在他的颈项上,扶着慢慢倒下,然后把他坐在桌边,先摘下对方胸前的工作铭牌,顺便摸到兜里的一把车钥匙,才拔出战靴里面的匕首,先在桌面上铺了张白纸,踩在上面在墙顶接缝处撬拗。

如果说按照齐天林之前的打算,现在就可以走了,离开这个让他可以潜入基地的办公室区域,去干他之前准备干的事情。

但现在齐天林显然是要紧急修正一下自己的行动计划。

他很有兴趣了解一下发生了什么。

就算不是战刃那样的削铁如泥,但尖利的匕首还是轻易无声的在墙体顶部撬开点缝隙,隔壁说话的声音传来,都是工作上的家长里短,齐天林索性再撬高点,两名CIA工作人员也坐在电脑前,但他们看上去连刚才的行动都没有参加,就是技术人员面对一大堆各种笔记本电脑、台式电脑和监测设备。

齐天林听不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撇撇嘴就跳下桌面,刚把印有鞋印的白纸抓起来打算揉成团,就听见门锁响了!

不用刺探了!

齐天林右手一挥借着战刃的轻盈无声的一下跃到门边,门已经打开,端着两纸杯咖啡的手先进来:“

你不知道这个埃米尔……”

连审问都不需要了,说明刚才弄回来的真是前任埃米尔,现任埃米尔的父亲哈立德!

齐天林一掌砍在对方脖子上,双手一起接住两杯咖啡,用膝盖托住了倾倒的人体,等放好纸杯以后,才伸手把这个家伙也放倒在墙角。

略一思索,脱了对方的西装穿上,就还是把手枪拿在手里,左手拔出两个手枪弹匣握住一起好像揣在西装兜,就快步走上了走廊!

直接朝着走道右侧走过去!

脚步很快,很快越过中部,耳朵里已经能听见隔音效果不太好的尽头房间传来了阿拉伯语的愤怒叫喊:“这就是你们的做法么?这就是我跟你们合作了十五年换来的结果么?”

那就对了!

齐天林之前所有的计划都被推翻,就跟他曾经从美国人手里抢出那个贾拉尔将军一样,这种争抢头面人物,破坏整体计划的事情是他最爱做的,因为一个高层人物所带来的事态变化甚至超过了一支军队政变。

所以顺着声音,齐天林直奔倒数第二间右手边的办公室,谢天谢地,没有任何人从别的房间出来,还能听见别的房间里面也闹哄哄的有各种阿拉伯语对话的声音,想来另外几名白袍也不是善茬。

走道上可能有摄像头在监控,齐天林换衣服就是为了防止这几秒钟过道上被发现不轨,一推开门进去,他就直接把手枪举起来,面前有三名背对他的黑色西装,两人站在门边,一人坐在桌前。

怎么都无法想到居然会有人这样悄无声息的穿过外面的重重护卫,已经直扑到房间里来!所以三人直到听见开门声,才接连转头。

齐天林没有兴趣跟外面的武装部队直面交火,于是开枪毫不犹豫,第一枪几乎就是贴着门边的一个彪形大汉开的,后颈窝,手枪子弹较大的口径和停滞力让弹头没有从前面冲开面孔炸出来,但很明显,一发子弹就足够搅碎后脑运动中枢,可能在生命完全消逝之前,就已经失去了运动神经元的控制力!

拿着弹匣的左手扶了一下人,第二发子弹也准确命中第二人的头部,第一人根本就没动作反应,第二人起码还扭了一下头,两发,这七八十厘米距离上为了保证对方没有一点声音和必死,两发子弹是最保险的,齐天林甚至还用自己的脚尖颠了一下弹出来的弹壳,脑子里飞快的寻思以后是不要蒂雅给自己做个抛壳袋,手已经转向桌边第三人……

就是齐天林这么迅猛击杀两人的时间,第三人用满带外交口问的阿拉伯语正在劝说:“还有两小时,军机就已经安

排好,护送你到美国养病……”他是顺着对面那位白袍讶异的眼神转过头来的,说了一半的话语几乎是卡在了咽喉之间!

两名身材颇壮的CIA特工已经软软的倒下了,齐天林一边扶第二人,一边低姿开枪射击,三四米距离,还得保证不要误中桌子对面的白袍,手枪有个故意的低姿发射,借着放倒尸体的动作,手腕已经基本接近地面开枪,接连三枪!

第一发穿过胸膛击中墙面高点接近天花板的地方,第二枪已经做了些微调整,命中颈部,第三枪就准确的打在了头部!这名看上年岁颇高,头发有些花白的高级CIA部门官员就送命了,他胸口挂着带有暗红色高级权限标志的铭牌也救不了他的命!

齐天林扑过来的时候,正好接住这第三局尸体倒下,顺手摘下铭牌,再把手枪指在这位比外面宣传画上衰老很多的前任国家元首脸上:“是愿意做两天的猛虎,还是两百年的绵羊?”

这句用故意带点方言口吻的阿拉伯语低声问出来的话语,可不是随随便便什么比拟,而是十九世纪阿汗富伊斯兰民族运动领导君王的名言,几乎所有中东的伊斯兰教徒都知道!

六十三岁的白袍老者看着一地的尸体和横流的鲜血,还有面前这个不知道属于哪一国的枪手,脸上禁不住变幻万千!

卡尔塔就是当绵羊当得太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