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55章 复杂

第九百五十五章 复杂

德国的制造业科技跟美国人是有一定区别的。

美国人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开拓精神,就好像美国老是会有很多新概念武器一个道理,他们更擅长创新,喜欢推出一个又一个的奇思妙想,而且美国精神的精髓就是不管成败与否,先“动手”试试再说,敢于冒险创新才会让他们一次又一次走在了整个世界的最前沿,这也是美国人自己都最自豪的创新力。

而德国人专注的是优而精,也就是把一个原理一个方向专注的做到最精密最高级,他们可能有些古板,但严格纪律性、秩序感和权威领导下的高效率,让德国人更加执着倾向于稳健的在现有基础上发展,所以才会铸就德国造等于高品质的优良形象。

而这些德国巨富都是从生下来就沉浸在工商业环境中,所以对于双方的优劣势当然是相当了解的。

一直以来德国人就在孜孜不倦的对美国制造业进行渗透购买控股,可美国人对同样具备强盛制造力的德国人防心也不小,反而是对来自中东的投资资金更加放心,谁都知道那些阿拉伯人并不具备重建这个制造体系的能力。

所以这就形成了一个怪圈,具备完整工业体系的德国、日本以及华国这样的制造大国,可以购买美国的国债、地产但是却很难购买到制造产业的什么实质性东西。

那是美国赖以生存的基础!

人人都在说美国制造业在衰退,其实是个错觉,不过是因为自动化程度越来越高,现在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越来越少而已,而且随着经济衰退,自然会有一些艰难,但依旧是全球之冠,占据22%的全球总制造份额,而所谓的世界工厂华国其实只占了8%,就是用了最多的人,花了最多的资源,却产出最小的收益,两厢比较,这才是美国能领先全球的底蕴所在。

齐天林不知不觉期间,已经开始涉足这种层面的争夺了。

通过自己的平板电脑,由阿布扎比投资局给齐天林提供了一份详尽的他们已经陆续参股的美国制造产业名单,同样也用匿名的形式展示在了德国人面前!

齐天林隐藏起来的一点势力,开始悄悄的露出狰狞的獠牙了。

德国人非常兴奋,他们更专业,也更了解这种制造行业和国家生产力的关键点,所以这份名单跟投资股份比例清单被他们欣喜的拿去反复研究,通过专业人员分析整理了两天以后,才做出了慎重的回复。

本茨先生一如既往的代表大家开口:“对于这份涉及到六十七家美国企业的产业股份投资方案,我们做出了部分调整和提示,最终涉及一百二十

六家美国大中小型制造企业,这是一个整体的对美国制造业侵入的计划,我们将和你的这个投资团队一起投入!”

不可否认,极具创新精神的美国制造业和强调精良精密精细的德国制造业优势互补,的确能产生很强大的效应,这些年两国合作的企业也不少了,但是由于种种国家之间原因关系,最后大多以分手收场,就连本茨先生这边都曾跟克莱斯勒合作又分离过,这样用暗地里侵蚀的方式来做,可能才会更大的发展出德国人的优势。

关键是这么做的投入回报比是很清晰惊人的。

和齐天林原本跟阿布扎比投资局纯粹就是花钱为了坑这些制造企业不同,德国人是打算还要掠夺一把的。

这番颇有些鬼鬼魅魅的商议持续了一周时间,双方将会以SGM公司作为平台,德国人提供技术,阿拉伯方面提供人手,逐渐在投资却并不控股惊动美国政府的前提下,一点点往制造企业里面渗透,用阿拉伯移民和技术人员去接近这些公司,达到最后的目的。

对于齐天林来说,随着他混迹的层面越来越高,不可能只凭借单枪匹马的打斗就能解决问题,必须全方位的接触跟美国有关的各种层面斗争,只是这种经济层面的事情更多还是交给专业人士来完成。

能够利用宗教拉拢资金冠绝全球的阿联酋人,再利用民族大国梦的不甘德国人整合欧洲实力,抓住这两根线,实际上就有力的提溜出了中东跟欧洲两大块版图,最终再跟齐天林自己捣鼓的非洲版块结合起来,就是一片实际面积跟经济军事能力都堪称雄厚的土地了!

然后在不停的从各种方方面面点滴增加己方的实力,不择手段的层出不穷削弱美国的基石,终有那么一天,天平将不会是那么绝对的不平衡,才露出了齐天林也许能够一击的弱点来!

离开德国的骑士号上,齐天林在低头看下面充满德国风味的建筑,第一次这样低空掠过,就是跟安妮一起到阿汗富偷偷击杀那个奥尔马委托给自己的内政部长,那时的自己还是个只懂得利用手中枪,一针一线完成任务的刀,现在却已经是能暗藏在幕后,调动各种资源,运筹帷幄的力量,真有些云泥之别!

驾驶飞机的安妮很有些上下打量自己的男人:“你现在越发熟悉这些暗地里操作的事务了?”

齐天林推卸责任:“是你把我教育成这个样子的……”

安妮是真纠结:“那倒是,一方面我希望你是个叱咤风云,顶天立地的伟男子,另一方面,一个不懂得阴险狡诈和运筹帷幄的莽夫注定也会失败,唉……”

到了伦敦,齐天林就被玛若召唤到纽约去了,安妮最近幸福了很长一段,也没那么稀罕,乐滋滋的就把齐天林送走了。

柳子越也在纽约,齐天林走进宽敞明亮的办公室时候,她正在跟人打电话,三言两语把事情了结,转头露出个笑容:“怎么样?在王宫的显贵生活让你有点乐不思蜀了?”

齐天林全盘接受这种不带醋味的调侃,绕到办公桌后面抱抱孩子他妈:“嗯,瘦了!”

柳子越挺喜欢这句的,还有点惊喜:“真的?说起来跟玛若一起可没少转悠点美食。”

齐天林搂了她,随意的就坐在大班椅上:“跟我到战地上过个一两个月,准保瘦一大截。”

孩子他妈关心的就是这句:“又要回战场去了?”

齐天林点头:“就是过来看看你们的……你这面积还不小?”

的确是,这个位于新世贸中心的整层写字楼,现在出人意料的被柳子越的媒体公司占据了一大半的区域,剩下大多是那个美国退伍军人资料信息公司,玛若的投资管理公司只有很小的一个角落,不过资产最大的当然还是这个小不点的公司了。

原本就在美国有好几处地产,柳子越和玛若在纽约住在长岛那边的别墅,现在随着阿联酋人在美国的投资项目增多,也有一些项目转到了玛若的名下,所以干脆成立一个资产投资管理公司就很有必要了,包括这一层写字楼,都属于这一块儿的资产。

如果说柳子越是在雄心勃勃的要把自己的产业做大做强,玛若就是彻底的在享受当老板娘的乐趣,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原来自己的朋友同学圈子也不可能走到一起,安妮又贵为公主在王宫,蒂雅那暴力姑娘的的黎里波有点艰苦,还是跟着夫人一起到处转悠享受比较有乐趣。

不是所有人都喜欢折腾的,欧洲人,特别是法西兰人的确要散漫得多。

但是她把齐天林叫到纽约来,确实就是需要他来处理这个退伍军人资料信息公司的事情,已经积压了数千名退伍军人的储存资料,却没有实际聘用人员干什么事情总不太正常,所以得到通报,抱着个文件夹过来的法西兰姑娘还故意敲敲办公室的门,才轻笑着进来。

气质比以前在穆尼小城的时候,肯定有了点变化,之前清新简约的打扮,现在要时尚雅致许多,别的不说,齐天林就看她身上那件黑色缕花的深V长裙就肯定是名牌货,不过的确很衬这姑娘,加上盘起来的中长发,带点成熟又俏皮的味道,让齐天林腾出手来赞美:“哦,的确很漂亮,能不能邀请你共进晚餐?”

柳子越摇着头重新去看自己之前的文件:“你俩在我面前卿卿我我,我居然没什么愤怒的情绪?难道是哀莫大于心死?”

结果这颇有技巧的撒娇,对齐天林来说深奥了点,玛若更是听不懂文言文,不过好歹两人都在她脸颊两边亲一下。

然后才翻开文件夹的齐天林不禁有点皱眉,这数千名美国退伍军人,对他来说真的是个烫手的山芋!

到底应该怎么处理呢?

他出于一时的义气,救出伯恩来的时候,确实没有想到现在这个景象。

且不用说这些美国大兵不知道能适合自己到底哪个战场的运用,光是里面肯定混杂着美国军情方面的探子,就让自己够挠头的了!

坐在高耸入云的豪华大厦明亮的办公室大班台上,齐天林觉得这种工作难度确实比在战场上要复杂得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