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56章 回绝

第九百五十六章 回绝

数千名人手,不是数千台机器,每天都要吃喝拉撒,都得给工资,还得管理所有的后勤,这是一笔巨大的开支,所以说从古至今,养军都是不菲开支的代名词。

齐天林已经有用两万多近三万的武装员工,如果再加上公司的各种文职人员,真是个不小的数字,每人每个月几千美元的费用,一年时间就能消耗一个亿万富翁的财产!

所幸齐天林有不错的敛财渠道,不光是作战本身能捞钱,后面源源不断的控制区域养军分担才是最主要的成本分摊措施,再加上商业金融市场的收益,再负担这几千人肯定也不是什么问题。

但是不可能白养吧?而且只有带过兵的人才知道,一群军人可不是一座学校的小学生那么好管理的,内部争斗、性暴力、心理疾病、暴虐成性还有美国兵那种特有的洋洋得意,都显示着这一群人就好像一大堆火药桶。

伯恩那样对自己完全从粉丝角度来服从的毕竟是少数,绝大多数加入粉丝团再报名参加齐天林的武装承包商公司,还是为了就业,为了找到饭碗。

可世界之大……哪里都讨厌耀武扬威的美国大兵,美国军人也就是强权和肆意妄为的代名词,哪里能有任务需要这些牛皮哄哄的美国人呢?

齐天林看着文件上面列出来的各种专业技能以及以前的军衔、资历统计表,真的唉声叹气:“还是先挑选几十百来个最顶尖的到非洲去公司内部担任教官吧。”

一个训练场有十多名教官就不错了,数千人……量变真的会产生质变,伤脑筋!

俩孩子他妈倒是有点乐于看见他难得这么挠头,玛若听了齐天林的初步想法就叫了秘书去梳理准备,自个儿商量着晚上去哪浪漫晚餐一下,孩子都在华国,她们倒是轻松,只是这个形式么,到底是一人一天还是勉强三个人一起呢?

也值得挠头……

不过到了晚上,三个人刚坐在一家米奇林餐厅,玛若就接到了助理打来的电话:“老板,很不好意思打搅您的私人时间,但是有个比较重要的电话希望您能联络到保罗先生。”这些员工都是美国人了,所以按照习惯还是称呼发自己工资的为老板。

玛若看看自己的智能手机上面发过来的信息,展示给齐天林:“赫拉里女士的办公室电话,希望你能尽快打过去。”

齐天林耸耸肩,他跟这位女士就是在布隆伯格市长的宴会上面接触过,并不深刻,摸出自己的电话刚要拨打,就响了,心里还在忖度这老太婆的找人速度还真快,接通以后传来的却是特里的声音:“祝贺你伤愈康复归来…

…”

齐天林荣幸的跟国务卿表达了自己的谢意:“其实干这行,三天两头都在受伤,只不过没有您那么幸运能拿到勋章了。”特里在越战战场曾因为负伤拿过三妹紫心勋章。

特里发出爽朗的笑声:“明天吧,有空到我的办公室来谈谈么?”

齐天林继续秉承自己的荣幸,寒暄几句以后客气的挂上电话,由于他最近跟美国方面的合作也太多了,所以并不觉得这位外交部长有什么格外的事情会联络到自己身上,但接下来他给赫拉里的电话打过去就彻底明白了。

可能女性在有些事情上面比男性的确有不同的地方,纵然是赫拉里这么一个其实极为强势的女性政客:“在几次纽约的晚宴和派对中见过你的夫人,哦,我对她非常有好感,当然我们是能够有很多共同语言的朋友,还没有产生爱意……”嗯,这位老谋深算的女政客曾经曝光自己是双性恋者,据说是为了更好引得同性恋群体的拥戴,可见美国政客为了赢得每个选民的支持,有多么煞费苦心了,接下来的话同样就图穷匕见:“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就关于退伍军人重新吸纳就业的问题,跟我做一个合作?”

齐天林顿时恍然大悟!

特里跟赫拉里应该都是想通过自己抓住退伍军人群体的选票!

这两位都有可能是现任总统完结以后的总统候选人,还都是民主党的候选人,可以说这两位将在半决赛打得你死我活,现在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开始了。

齐天林笑着应承下来,约好时间,放下电话,不由得把手指在桌面上轻轻敲动,柳子越拿闪亮的刀叉敲他的手指批评:“场合!这种场合别做这种动作……”其实柳主播长期身居上位,也是个比较强势的主儿。

齐天林还是能遵从习俗听老婆的,点点头就停止小动作:“嗯,假如在特里跟赫拉里之间选择一个人作为我们的政治投资,你们会选谁?”

柳子越飞快的看一眼玛若,两人却几乎同时回应:“赫拉里!”

齐天林有点惊讶:“就因为她是女人?”

玛若已经开始尝试美食,轻轻耸一下肩的动作的确是有法式的慵懒俏皮:“作为一个自己生命另一半的男人却出轨,我跟她的确是有太多感同身受的默契,我很理解她的坚持!”

柳子越忍不住就又用刀叉轻敲玛若的盘子边:“喂!小姑娘,请注意你的用辞,我才是原配夫人,需要忍受丈夫出轨的那个好不好?”转头却正色:“抛开这种感觉,其实我认为她的优势恰恰在于她是个女人,要知道这是我在这里工作生活

一段时间的普遍感受,特里不过是任何一个跟以往的总统没什么区别的政客,他那些陈词滥调的执政理念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就好像大家选择了一个黑人总统来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不同,选择一个女性总统更符合目前许多人对联邦政府比较失望的新期待,这就是我的论点,谢谢!”长期主持专业节目,让柳主播的言论总是要严谨得多,更何况随着星云传媒的逐渐扩展,肯定就好像齐天林不得不把自己的小股作战逐渐变成成建制一样,星云传媒涉及到的媒体领域也越来越完整,不可能只限定在装修或者地产上,国际时事、政治新闻都要涉猎,所以柳子越需要了解的东西也越来越全面。

齐天林听了只思考一秒钟就做出了决定:“好!那我们就选择赫拉里!”就跟选择自己盘子里面拿叉子叉哪块牛肉一般简单。

柳子越提醒他别按照华国国内的思维模式:“这里的政治投资不可能向国内那么**裸的,也不会有不利于美国国家利益的结果,他们始终是政客,是为美国利益至上的!”

齐天林点头,他当然更明白这一点:“那当然,我又没指望谁上台能给我什么好处,我需要的只是押宝的时候,尽量靠谱一点,有人站在我这边说话就行了,我帮她摇旗呐喊的时候,何尝不是也在帮我稳定地位?”

玛若先感叹自家男人居然能参与到这种级别的游戏中来,这时候倒也能小翘着鼻子点头:“各取所需嘛!”

柳子越听得就眉毛一抬:“嗯……对,今天我也各取所需一下?”

小玛若在这方面还真的有点斗不过气势强盛的夫人,毕竟人家可是连索菲亚公主都敢硬扛的狠角色啊。

不过这会儿有点神游天际的齐天林都没想到第二天的接触成果。

其实是先跟特里见面,玛若跟齐天林驱车去了华盛顿,本来这种三百多公里的距离完全可以乘坐短途飞机的,可玛若这老板娘其实一天不是没事儿么,怂恿着齐天林就跟自己驾车前往了,开着一辆再普通不过的道奇公羊越野车,厚重宽大的典型美国范儿。

昨晚真被柳子越晚上把齐天林拎走了,不过一大早齐天林还是过来叫醒了喜欢睡懒觉的姑娘,驱车起码也要几个小时的时间吧,何况晚上还得赶回来参加跟赫拉里见面的晚宴。

姑娘就睡眼惺忪的用毯子包裹住自己靠在宽大的副驾驶座上,偶尔眯眼看看男朋友不说话,齐天林单手开车拿饮料吸管送她嘴里,她就笑眯眯的抿两口,总之难得离开战场的爱人,还要被这样分割一下,的确太珍贵这点独处的感觉了……

给特里的感觉也是这样,上午在外面等候没多久,齐天林就重新走进了国务院大楼,玛若作为访客留在了接待厅游览,她甚至不想自个儿逛华盛顿,用她的话来说就是,平时自己一个人逛的时候还少了?

特里的开场白就有准备过的痕迹:“我的外祖父就出生在华国的沪海,你也出生在那个国度,还真是有点缘分?”

齐天林笑着跟他握手:“不过真没给我留下什么深刻的好印象……您最近没怎么去中东一带了?”

话题就从这种颇为平易近人的气氛中开始,特里果然在三言两语之后就主动提到了退伍兵的事情:“听说你那个退伍兵信息服务公司跟退伍军人协会有很不错的合作计划?”

齐天林倒苦水:“很难啊……美军现在自己都不用,您知道么,我刚接到那边的一个单子,就是要求通过我的公司雇佣五百名阿拉伯裔的武装承包商,到卡尔塔去负责周边情报搜集跟安保协助,数千名美国退伍军人,我能怎么用?老实说我现在都觉得有点后悔,现在这个事情有点骑虎难下了!”

这等于说是在变相的回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