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60章 荣誉和勋章

第九百六十章 荣誉和勋章

这一场作秀的结果再一次让齐天林搭着赫拉里的竞选活动展示在美国民众面前!

首先给他打电话联系的是布鲁克林将军,那位在日本曾经跟齐天林见过面的太平洋司令部司令,四星上将人还在异国他乡就看见这新闻了。

这位黑人将军,上一次就跟齐天林讨论过在华国外围的南太平区域构建承包商战略,今天的电话就非常契合了:“保罗,你这是在为我们之前讨论的事情做准备么?”

齐天林恍然大悟,赫拉里没准儿也跟这位有过切磋协商,那老鬼婆可也不是什么好鸟,当国务卿的时候就没少折腾对华国的包围事务,亚太战略就是她的得意之作,齐天林现在算是看懂了,这些国外政客都擅长把华国当成尿壶来用,需要经济的时候就友好合作,需要战略的时候再孤立贬低,始终进退自如的掌握主动,这一点无论美国日本还是欧洲国家都运用得很娴熟了,说到底,还是华国始终没有掌握话语权:“赫拉里女士确实有跟我谈到,可以把这些招聘的退伍军人员工派往东南亚国家工作。”

将军很满意:“不光是这些美籍员工嘛,还有你那些亚裔的员工也可以派遣到这些地区来,不光是彰显美国军人的实力,也可以在一些相对隐秘的工作岗位上发挥作用。”

齐天林的脑子里闪过一道光:“亚裔……我现在手里只有一部分廓尔喀员工,老实说,这些人一来文化程度不高,而且从体型和相貌上是很容易被认出来,稍微离开南亚的区域执行秘密任务就不太合适了。”

欣赏他的理解力,布鲁克林就比较直白了:“美籍当中也有不少华人或者东南亚裔的,也可以适当招聘一些。”这就是**裸的要求齐天林准备人手可以卧底或者做间谍,甚至能潜入东南亚乃至华国国内进行各种非常规战活动了。

齐天林扑哧的笑一声:“您信不信,只要美籍亚裔不是二三十岁以后才出国来到美国,特别是土生土长的美国第二代移民,一到那边,立马被人认出来,美国的同化能力太强了,那种发自内心的美国味,很容易被认出来的,这点我深有体会。”

布鲁克林是司令,要的是结果,又不是过程:“这些细节就要你自己把握了,不一定非要美籍人士,我希望的是这一块尽快建立,我需要在东南亚一带见到成效,这样才符合我们目前的战略。”

齐天林满口答应,心里更有底了,这可是你们放我去东南亚的,现在的齐天林可不是几年前单枪匹马,只能在日本可怜兮兮破坏个鱼鹰机之类的单兵了,有宗教上的暗流配合,再加上强大的资金后盾,

还有自己已经日趋强盛的作战人员团体,无论是破坏力还是策划能力都不可同日而语。

就让你们最终瞧一瞧,你们苦心经营的所谓什么岛链,会被自己闹个什么翻天覆地的破坏吧,既然国内现在不能让自己满意,可齐天林还是有一颗下意识的红心,做这一切,可不就是为了让那片热土更加强盛么?

所以接下来的时间,齐天林更加配合的跟退伍军人协会以及自己的绿洲公司、玛若的重建公司还有安妮的退伍军人慈善基金会,柳子越的星云传媒轮番上阵,把关于退伍军人的话题在美国热炒了一个够!

从这个环节就能看出,齐天林现在的操作空间有多么大了,三位姑娘各擅所长的也能为他营造出各自不同的一片天地,看似相互不搭界,其实却能跟他有机的结合起来。

甚至齐天林还响应了退伍军人协会和慈善基金会的一个项目,去看望那些误入歧途的退伍军人,到监狱去探望他们,希望能好好改造,以后出狱以后,可以到重建公司开始自己的新生命。

这样的案例非常多,身怀绝技却在社会上寸步难行的退伍军人,特别是特种作战人员从来都是犯罪团伙求贤若渴的高薪招聘对象,那些本应用在战场上的技能,被用在了各种犯罪场面上,非常让人叹惋。

所以齐天林在监狱里面受到了相当强烈的反响,带着十足的美国味,在监狱里面跟那些退伍军人打打拳击,掰个手腕子什么的,看看他们的服刑环境,自己也蜷坐在**叼着烟卷,毫无架子的喷着军队那些脏话讨论战场上的事情,毫无顾忌的嘲笑那些犯法退伍军人:“特么你们脑子是坏掉了,明明杀几个人在战场上就是功劳,非要到这种地方来搞,杀了人就是犯罪,还不能过瘾,早知道跟我们去非洲,去东南亚折腾,好好改造,早点滚出来,这一身的技术才不算是白费了!有的是钱赚……”一边说还一边神秘兮兮的低声描述:“知道么,老子有一回搞政变,砍了个高官的头,特么一身都是钱!比什么帮黑帮杀人贩毒来劲多了,跟这些家伙折腾有什么好处?”

老实说,他这种风格的“劝人向善”绝对比政府或者教会、监狱对罪犯们的心理影响大得多,说到底,他不就是一直在战场上杀人越货么,在战场完全合法合理的事情为什么要拿到和平社会来做,而且那里显然才是更适合这些人的地方,这种不啻为醍醐灌顶一般的棒喝,让那些围坐挤满在牢房里的退伍军人罪犯们后悔莫及。

用监狱方面给基金会的反应就是,这些有退伍军人背景的犯人,明显有极大的变化,更容易集体扎

堆表现出良好的服刑记录,争取早点出狱,而且在监狱的时间就完全用来进行身体技能锻炼,所以基金会出钱,退伍军人协会张罗,尽量帮这些人请律师寻求减刑假释等,甚至有些技能确实出众的,重建公司还出面保释,反正出狱就出国,去祸害别的国家嘛,搞得那些不是退伍军人的罪犯还很羡慕!

但是这个活动的**显然是在齐天林去看望老鹰亨特尔的时候,引起了全美观众的注意。

因为媒体报道这位同样是前退伍军人的罪犯,曾经为了陷害保罗枪杀他人入狱,这个案件曾经被广泛质疑有政治背景,但是最后却被莫名其妙的摁下去风平浪静了,外界猜测保罗应该是和政府达成了某种和解,让这个曾经的政府情报部门雇员只是受到杀人指控,移送到他的家庭所在地的新泽西州进行审判,获刑三十年!

如果在事发地的马里兰州,这里是没有废除死刑,假若齐天林的天价律师团穷追猛打的话,是可以让老鹰一命呜呼,但显然美国方面还是有人在保这个家伙,所以谁说美国就没有这种事情了,只是做得更隐秘和符合法,没有些国家那么肆无忌惮则而已。

但是齐天林却邀请了亨特尔的母亲芭芭拉跟自己一起前往监狱探望老鹰!

这是一个多么宽容的心态!

身穿蓝色囚衣的老鹰带着极为复杂的表情看着齐天林……

芭芭拉也坐在桌边看着儿子跟这个目前经常出现在各种媒体上的美国英雄,表情同样复杂。

齐天林的坐姿跟亨特尔差不多,一样把双手放在金属桌面上,这种桌椅都是固定的,防止移动和打闹,两名狱警站在不远处的墙边,大量跟随齐天林前来的媒体记者都被拦在了接见室外面,因为老鹰拒绝了公开采访。

但齐天林在这里等待老鹰被带过来的时候,很随意的站在一片黑色玻璃前靠了一下,不经意的回头看了看自己手指触碰的地方,镜子里面的倒影和手指能连接在一起,这只能说明这些看起来好像遮光的窗户玻璃另一边也许有人在观察。

身为曾经情报部门一员的亨特尔,周围始终有不少眼光呢。

可是他必须来,这不才是自己做出这一切的诱因么:“怎么样,过得还好么?”

老鹰的神情平静多了:“还好……起码比以前在那些地区风餐露宿要好得多。”

齐天林点点头:“你还恨我么?”

亨特尔用同样的句式回应他:“你还恨我么?”

齐天林模凌两可:“死掉的弟兄是没法活过来的,我的态度当然也没法改变。”

老鹰有些阴沉的看着他:“我也一样……你这算是炫耀么?”

齐天林笑了,笑得如沐春风:“不算炫耀吧,如果挨个儿把我需要炫耀的东西都摆出来,死掉的弟兄一人扛面旗子都扛不够。”这不是炫耀是什么?

老鹰有些讥讽的笑意:“然后呢?你还想做什么?你也不能把我做什么,现在我就坐在这里,无论我有什么三长两短,谁都会认为是你干的,或者你唆使人干的,听说你现在已经有很大一帮人了。”

齐天林还是笑得很和善,指指旁边神情有些紧张的芭芭拉:“我很尊重你的母亲,也从未想过要挟或者威胁过她,无论你是什么人,她都只是你的母亲,所以就算你利用你母亲给我下毒,我也不怪罪她,但是这种伎俩,最好不要再用,没必要。”

亨特尔早就接到过齐天林转交过来的毒药安培瓶,这时候面上有些松弛的皮肤还是抖动了一下,看看白发苍苍的母亲,转过头给齐天林的目光,更加阴郁:“那你到底想干什么?”

齐天林似笑非笑:“你可以继续躲在这里直到老得不能动,才走出去,也可以选择壮着胆接受退伍军人协助基金会的帮助,早日出去,投入战场中,迎接可能炸开你头部的子弹!”一边说,还一边把手在两人中间轻轻的猛然张开,模拟头部爆炸的模样,有些诱惑的口吻:“当然也可以迎来勋章和荣誉,我都荣获两枚总统自由勋章了……”

亨特尔听到荣誉跟勋章,呼吸声终于有点加重!

这不就是个官迷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