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61章 慌乱

第九百六十一章 慌乱

最后齐天林和亨特尔站在门口略带笑意的握手,赢得了记者们闪烁不停的拍摄!

齐天林这么煞费苦心的在美国以及欧洲拉拢关系还作秀,其实就是一个道理,所谓的费厄泼赖(fair play),一个相当著名的理论。

无论安妮、苏珊还是阿腾,都给他反复强调过的这个欧美政治文化基础:光明正大的比赛,不要采用违反规则的手段,胜利者对失败者要宽大,不要过于认真的穷追猛打至死方休,失败者也要坦坦荡荡的接受失败,别怨天尤人,也别搞一些上不得台面的手段破坏规则。

这一点在欧美国家非常重要,几乎是所有政治、体育以及商业文化乃至做人的基本准则。

当然,这也一直都是亚非拉国家缺乏,却又嗤之以鼻的规则,认为欧美国家的虚伪性就体现在这里,这些欧美国家对自己的民众或者亚非拉国家做的破烂手段还少了?恶狠狠的下毒手还少了?

有点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的味道。

其实齐天林认为这事儿一点都不虚伪,只要看到其中一个关键点,欧美国家从来都是在自己的同阶层,内部尽量适用这个道德理论,这样才能保证大家都在同一个游戏规则下防止没有底线的玩儿,对外么,哪里还有半点规则?从来都是无所不用其极的。

正是因为在内部有了这样的准则,才不会出现亚非拉国家经常出现的选举完毕宣布对方舞弊,不承认失败结果,操起枪杆子打内战的分裂枪战片,也不会出现上台者把前任或者跟自己夺权失败的一方起诉搞臭搞死的蹩脚政治剧。

所以齐天林就是竭力要成为欧美人士的同一个阶层,这才能为自己披上一件最具有伪装性的外套。

当他以苏威典王室的身份进入了欧洲贵族圈,再以军事企业家的身份纵横政治商业圈,都是为了这个目的。

只要他还属于这个阶层,那么一切都会按照大家认可的规则来执行,就好像他这一次小小的试探了一把特里,几年前仅仅是因为他的阿汗富特别行动队触及到了美军的利益,美国人就会偷偷摸摸的收拾他,甚至有可能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现在他旗帜鲜明的选择站到特里的政敌一方,换来的却是彬彬有礼的祝好运,而且还越是这样,越不会在明面上打压齐天林。

老鹰的事情也是这个道理,除了他不想让对方好过的私心,也是个试探,老鹰的三十年刑期一直都在他的律师团关注之下,所以任谁也不好偷偷做文章,但是现在自己故意给出一个台阶,起码也要有段时间老鹰才会被运作出

来,自己表现得足够大度和宽容,也算是让那些跟老鹰相关的人都看看,试探他们的警戒心。

不过这一切,这才说明齐天林真实的进入到了欧美国家统治利益阶层的这个层面来,认可他具备这样的资格了。

一个比授勋封爵更说明阶段性胜利的讯号,这才是实质性认可。

相比之下,齐天林从来都不觉得譬如缅甸的那位女政治家有多被西方社会接受,那不过是一枚可以利用的棋子才会被捧那么高。

提到这位女士,是因为齐天林离开美国以后,就马不停蹄的回到亚洲。

原本按照玛若的完满计划,这一两个月才折腾完美国本土的事情,不管夫人有没有空,她跟齐天林是要回圣玛丽岛度假的。

可工作哪有这么多假日,洛克一个电话,齐天林就不得不前往印度跟缅甸,当然缅甸是个意外。

还好玛若的心态能调整,既然没法度一个海滩假,那就一起到亚洲旅游吧,所以带上几名护卫,圣玛丽号直飞孟买,那位巴苏将军最近在那边忙于印度军备的另一部分工作,虽然孟买并不是装甲车辆的生产基地,却一直都对印度的军事船舶建设举足轻重。

柳子越就没这么好命,实在是顺着退伍军人的这档子事,她觉得星云传媒需要大力宣扬,自己的企业也能从中受益不少,所以忙得不可开交,只能放任浪漫的法西兰姑娘陪丈夫出游。

印度真的是一个神奇的国度,早就翻阅了旅游指南的玛若完全是把这次行程当做自己的亚洲神秘之旅,还在飞机上,就开始跟自己的护卫商量要去弄点印度裙来穿,二十多岁的女护卫们其实也没去过多少地方,无论欧洲还是非洲姑娘,兴奋得跟老板娘差不多。

只有稳坐办公台后面的齐天林,一边看洛克发给自己的文件报告,一边泼冷水:“出门在外,这个国家对女性很不尊重的,你们千万注意安全,而且这一带的卫生条件非常堪忧,吃喝千万注意别细菌感染了……”

两名小黑妞就一个劲的拍胸口,保证自己先尝过没问题才让老板娘和同伴冒险,她们都是来自索马里或者埃塞这样的穷困国家,小时候没少吃这样的苦头。

只因为齐天林被风急火燎的召过来,就是因为洛克已经中招回国了,这位号称走过天南地北的探险家、旅行家、实业家,仅仅在印度品尝了一下街头美食,就被丢翻在地,据说是拉肚子拉到昏天黑地。

维拉迪又在北非搞得不亦乐乎,只好让齐天林这个大合伙人来替代一下!

这就是美国国防防务周刊公开宣

称已经全球军力第五的印度……

齐天林很怀疑这家半军事智囊机构是不是有什么狼子野心,想狠狠的坑一把印度,就这样一个万国牌装备的杂牌军还能超越英法日,排在美俄华德之后?

专机抵达孟买机场以后,SGM公司的销售经理就来迎接齐天林这位首席战术执行官,都是欧洲人,以前在伦敦的办公室还没少跟着齐天林办公,一股脑就把这帮人全都用越野车拉到位于孟买郊外北部的一处军事基地,齐天林觉得看上去更像是个工业地区。

在入境的时候还有点小插曲,玛若的亲卫队是携带了由美国方面签署的特别武装承包商证件,在整个北约国家和美国的大多数盟国都可以通用,方便携带武器入境,毕竟齐天林现在算是个政治官员了,也能享受这样的待遇,可是印度方面的官员愣是不放行,玛若带着姑娘都要发飙了,先期到达的一名苏威典经理眼疾手快的递上点红包,对方才笑眯眯的通过了枪械检查。

上了车以后,几名经理就毫不掩饰自己这段时间在这边的感受:“我们带了两部沙狐和沙虎过来,车辆入境的时候也是盘查得不行,拿了印度国防部的文件都还是被刁难,给点好处就放行了,数目真的不在高低,他们就是要雁过拔毛的收一下,显示自己的存在!”

齐天林却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然后经过市区的时候,玛若一伙人在被千叮呤万嘱咐不要吃喝什么东西以后,就单独开车去游览了,只有齐天林跟下属来到了巴苏将军的办公室。

将军很热情,根本不是想象中的那样满带咖喱味儿,相当整洁挺拔的一位六十多岁军人,听齐天林阐述了赫拉里的推荐以后,很高兴的邀请齐天林参与晚间的一个军方宴会,只是齐天林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会透过办公室宽大的窗户,看到不远处海边的两艘军舰,准确的说是两艘正在建造的未完工军舰,齐天林自己的护卫舰也在建造,德国方面也经常传递现场照片过来,所以看见这种东西会有点下意识的关注,尺寸肯定比自己的护卫舰大得多,应该属于驱逐舰的类型,但是满身的锈迹却显现建造时间不短了,自己那边三艘,一年时间不到就已经下水,争取再有一年完成舰上设备和发动机、导弹单元、武器系统的安装,经过一段时间的调试检验就可以让水手上舰熟悉了。

哪里像眼前的这两艘驱逐舰,上面搭建的工棚更像是贫民窟,比德国人的制造工艺和工作进度水平差得太多了。

巴苏将军能发现他的目光,很自豪:“哦,这是我们印度军事工业的骄傲,我这段时间过来巡查的目的就是观

看这两艘隐身驱逐舰的建造情况!非常强大的军舰,足以让我们的实力再上一个台阶!”印度人说英语很溜,但是总有一种说不出的鼻音和尾音。

等齐天林告辞出来,销售经理就不无鄙夷的说内幕:“两艘……就这么两艘驱逐舰,磨磨唧唧的造了十年!你看看那工作效率,管理方式极为散漫,就算很多关键部件都是高度依赖进口,还是造不出来。”

齐天林心黑:“造不出来才有我们的活路嘛,现在公司有了德国方面的技术跟资金大量加入,争取在印度好好卖点东西!”

苏威典经理能拍马屁了:“全靠您打通这重要关节了,要不请安妮公主也来访问一下,增加点砝码?”

齐天林哈哈笑:“那还不至于……去找她们会合吧,还得去买点礼服什么的,晚上好出席晚宴呢。”剩下的他就不说了,山人自有妙计。

三五个小时以后,齐天林和玛若就出现在了孟买一座带有浓郁印度风情的庄园大门口,玛若已经换上了一套艳丽的印度当地女性裙装,笑语晏晏的挽着男朋友的手,走进这个灯火辉煌的大厅。

应该说这种里面是性感贴身背心加衬裙,外面是半透明纱裙笼罩,还带着叮当作响小金属饰品的特色服装,让玛若这个前服装学院学生都感到分外新奇有趣。

一些黑黝黝的身影,却也同时行走在孟买、旁遮普省的一座小城阿姆则利以及东部的另一座更不起眼的城市。

掩藏在黑夜中的行为,跟齐天林和印度将军们推杯换盏的客气寒暄,形成了无声的交错……

会很快让这个民族矛盾极为尖锐的国家感到慌乱的黑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