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62章 包头

第九百六十二章 包头

其实齐天林自己都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很能适应这种台面上的宴会跟交流了。

以前跟着安妮,还有些抗拒参加这样的聚会,随着越来越熟练,现在说不上长袖善舞,起码也算是应对得体,跟这些穿着华丽的印度上层人交流,用自己英兰格男爵的身份,的确能得到很好的回应。

用过丰盛的晚宴以后,端着酒杯在带着传统风格的大厅里面用颇具西方风格的闲聊聚会形式沟通,跟齐天林致意的人还真不少。

因为印度人实在是对外国人,有种比华国更复杂的心态,这个曾长期被英兰格殖民的国家,一方面极为反感那段历史,那种屈辱和愤怒更想让自己翻身做大国,另一方面英兰格这个曾经的宗主国又给他们留下了较为完整的政治、经济、交通、法律和教育体系,特别是英语这种特殊遗产,让印度跟欧美国家的交流格外便利。

但齐天林的感受就是,正是这种外力附加的生拉硬拽,让印度这个国家目前一直处于一种封建社会和现代社会的畸形并存状态,活脱脱的拔苗助长典型。

能参加宴会的都是高等人,不光是欧洲自己参加的贵族聚会的那种贵族,这里是真的种姓就高等于一般民众,能成为将军,甚至将军的夫人都不可能是贱民,这样的事情还出现在一个自诩为民主社会的国家里面,也算是奇特了。

不管部部长、直布罗陀行政长官外加男爵的头衔,还是让齐天林很受尊重,不过他亦商亦政的身份,也让交流一直处在若即若离的阶段,所有的话题都不咸不淡,齐天林很明了这些军政人士的心态,也不急切,只是轻描淡写的讲述自己除了正在协助美军从阿汗富撤离,另一方面在组织大量的美军退伍军人以承包商身份进入东南亚一带各国建立分公司,负责安保、军事培训等一系列工作,算是放出点饵,看有没有人上钩。

结果在场十来位将军和更多的官员,居然除了他的头衔,都不知道他这号人,对他那些在战场上的事情也毫不感兴趣……

齐天林不失落,端着香槟酒杯的右手腕轻轻一翻,一块表面朝着内侧的电子表上的印度当地时间跳到了晚上九点整,看看远处跟几名将军官员夫人坐在垫子上的玛若,心中默数……

轰隆!

爆炸的声音不光是在这个庄园……

孟买周边起码五处不同的地方,有枪击,有安放在汽车下的炸弹,有投掷炸弹,当然也有朝着这栋豪华别墅庄园区的火箭弹袭击!

与此同时,在印度西北部旁遮普邦小城阿姆则利周围也响起爆炸声,东部加尔答各附

近三百多公里外的一个更不知名的小城南切的动静更大一些,连一些房屋都被炸塌了!

富丽堂皇的大厅里面顿时乱作一团!

齐天林没有任何过激的动作,可也在这些慌乱一团的达官贵人中间鹤立鸡群,略微弓一下腰,没什么表情的就穿过整个大厅来到玛若的身边,这姑娘手有点抖的正在拿小叉子叉水果,齐天林吓唬她:“你就不怕得病?”

玛若尽量镇定,笑着抬起头,把小银叉上的水果举起来喂齐天林:“我看了旅游攻略的,在这种高档地方还是没那么吓人……现在危险么?”她其实是没有怎么在战地待过的。

齐天林就在她的身边坐下:“没什么吓人的……嗯,就是AK步枪和RPG火箭筒的声音罢了,距离还远着呢,起码在两百米之外,没多大危险。”想想觉得自己吃了肯定没事,起码比玛若吃了好,就一口咬过水果吃了。

也就他们俩口子这么镇定,周围那些男性大多数都立刻靠近墙壁或者柱头寻求掩体,个别人能顾及自己的女人,有些人甚至立刻就地趴下,玛若身边原本的几个女人更是尖叫着躲到了软榻后面瑟瑟发抖,孟买每年都要发生点枪战之类的暴力袭击,实在是有点吓人。

所以坐在软榻边还在笑着分享水果的两人格外抢眼!

齐天林的话语被他身后一个坐靠在软榻边躲避的年轻人听见了,抬头询问:“真的没有危险?”话音刚落,乒乒乓乓的枪声中,呯的一声,一块窗户玻璃就被击碎了,溅落一地,换来更多尖叫声!

齐天林一边摸自己的电话,一边回应:“嗯,开枪的声音还是原来的方位,并没有朝着这边冲,问题不算很大……”接通电话:“你们在车边注意安全警戒就好,别离开车厢,免得不熟悉语言或者跟当地军警发生误伤,躲在车里。”挂了电话才对面前的男子解释:“我的武装护卫,事态没那么紧急,所以她们不用过来支援。”

嗖的一声尖利的啸叫声,一枚带着绚丽尾焰的火箭弹从大厅前面飞过去,一头砸在庄园左边远处的墙壁上爆炸了,更是让这个其实没受到什么损伤的豪华寓所充满战场的现实感,吓得尖叫连连,却无意中有好些人都朝着这个看起来很安定的地方靠近,实在是齐天林泰然处之的模样很容易带来心理上的安全感!

甚至有名将军:“我……听见你说,是AK步枪?”

齐天林点头:“嗯,这种枪声很好辨认的,你听,枪声间隔和出膛是的爆破音!”还在桌子上去拿了点干果,在手里搓一搓就分了几颗给玛若,自己边吃边说。

将军们也没有不好意思:“你很熟悉这些枪声?”

齐天林笑了:“我绝大部分时间都在战场,这是基本功……”拍拍手把手掌上的干果壳屑拍掉:“好了,AK步枪基本都没发射了,应该在撤退了,警报解除……”在一般人听着外面还是枪声大作,甚至比之前还热烈,可在一个习惯了辨别枪声的熟手耳里,一切都说明了。

这是个印度最特别的地方,一支五六人的作战小队或者警察队伍,多半就有五六种枪支,无论从口径,弹种到发射机构,维护保养都截然不同的好几种枪械,就好像解放前的华国军队,万国牌就是对印度军械的一贯称呼,连齐天林的公司从一开始就知道统一使用枪械,天晓得这些印度人是怎么进行后勤维护的,光是子弹都要准备好多种,还不能搞错了。

而袭击者一般因为子弹和武器来源的问题,反而都经常只有一两种枪械,听着那明显不同的各种枪声,不是印度军警还有谁?

接着确实有警卫就跑进来汇报:“那边在交火了!已经有军队进了庄园在外围保护秩序!”

达官贵人们才彻底放下心来,尽量恢复姿态和风度,不过这时候,之前不是很引人注意的保罗,就成了交流的中心了。

“你为什么知道不危险?”

“你不怕炸弹打进来爆炸么?”

齐天林态度好好的一一作答:“枪声是可以分辨的,杂乱无章或者按照军队的形式有秩序的开枪,就可以判断对方是不是接受过军事训练,训练程度如何,最重要的是枪声的距离,三百米开外的枪声有点闷,这是因为在空气传播中被扩散……过一会儿枪声还是在这个距离上,就说明根本没朝这里进攻,或者目的不在这里,至于飞过来的流弹或者……哦,那个叫火箭弹,夫人,这样空旷的大厅和漂亮结实的建筑物,要么打在外墙爆炸,要么穿过窗户,打在室内墙面爆炸,嗯,几率都比较小,跑出去被流弹击中的危险还大一些,不如坐在这里。”

玛若终于逐渐平复下来,齐天林的侃侃而谈还是给她很稳定的心理暗示,所以靠在齐天林的身边,脸上的笑容终于不僵硬了,其实对周围的人来说,何尝不是?

连那个巴苏将军也过来:“他们介绍说你是战地专家,没想到……”话音未落,好几名将军的电话都在响,一接听,表情一个比一个凝重。

齐天林还是那样轻松,这时候尝试着端饮料来喝,好像也没那么吓人。

这个带有国防部将军内部宴会性质的聚会中,只有两名用头巾包头的军装将领,还有三四名官员

也包了头,听闻电话以后都满脸凝重表情:“阿姆则利也发生了炸弹袭击事件……”

戴军帽和不包头的官员用更加怪异表情看他们,短暂的沉默以后,另一名挂上电话的官员破解了诡异的气氛:“南切也炸了,我得马上尽快赶过去,巴苏将军,你可能也得去!”

巴苏转头刚要对齐天林说什么,那名最早躲在齐天林身侧的年轻人就开口了:“我来代替您招待这位远方的贵客!”

巴苏将军对齐天林行个礼:“那就只有请你在印度旅游几日,等我们把这些突发事件处理了才能继续商谈合作的事情!”匆匆忙忙的就转头出去了。

包头的几位也窃窃私语的一起致意一下走了……

剩下的人更是交头接耳的用印度语交流,齐天林两口子完全不知道人家在说什么。

只有那名年轻人热情的邀请两人到他家做客:“因为南切……是军工重镇,那里爆发了袭击就很容易影响到整个军工企业的布局生产,负责国防部军备产业的巴苏将军就必须要去视察,所以您这些日子就做做客?”

把视线停留在那些抱头巾高官背影上的齐天林,收回目光笑着应承了。

包头巾是锡金教徒的最明显标志,而不是占全国绝大多数的印度教徒。

阿姆则利就是锡金教的圣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