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63章 向导

第九百六十三章 向导

印度是个民族和宗教都很复杂的国家,说起来印度教占了绝大多数,但是百分之十几的伊斯兰教和只有百分几的锡克教都不是善茬儿,特别是后者。

锡金这个崇尚武力的教派族裔曾经枪杀过总理,但现在依旧是印度军队的骨干力量,人数虽然少,地位却很高,现在的总理也是锡克族人,所以一直都在印度政治军事领域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那位被枪杀的总理就是因为血洗了锡克教圣城的金庙,就被身边的锡克族侍卫枪杀了,现在又一次传来圣城受到袭击的消息,怪不得大家立刻就联想到民族信仰矛盾上面去。

齐天林心里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分明就是他通过二长老要求的武装袭击,从印度的伊斯兰教徒中间挑选武装人员,提供枪械给他们,让他们在指定的地点对指定的方位,按照先期到达的廓尔喀勘察出来的爆炸位,射击位,照本宣科的引爆射击,然后飞快的撤离。

不用伤人,在孟买的袭击就是为了拉近自己跟这些人的关系,让他们意识到一名反恐作战专家的重要性,在阿姆则利是标明这一连串袭击的属性,总不能自己刚来孟买就在孟买发生袭击,虽然这里的袭击也不少,那也太巧合了吧?而南切么,谁叫这一次跟自己竞争的印度工厂就在那里,而且也更靠近伊斯兰教区域,混在其中,让工厂顺便受到损失。

齐天林不认为这是恐怖袭击,他已经很熟练的在运用这些从英兰格人开创出来,美国青出于蓝胜于蓝,用得最熟练的挑拨分化之计了,谁叫他成天就是在给欧美国家干这种事情呢?

何况别人也无论如何都无法把他跟印度的这种事情联系在一起吧?谁能知道他的伊斯兰教控制触角已经能远伸到这些地区来了呢?

军警确实突然一下就增多起来,齐天林和这位自称辛哈的年轻人走出大厅,外面就能看见几辆军车停靠,不少戴着头巾和军帽的军警跳下来维护秩序,辛哈还给齐天林介绍:“这些都是本邦的军事力量,中央政府一般不介入。”

齐天林点点头,扶着玛若,招招手,自己的那两部越野车就过来,那位辛哈的车也被司机开过来,却是一辆豪华奔驰,看来家境的确不错,齐天林邀请对方上自己的车:“我这边有武装护卫,万一有什么情况也方便保证你的安全?”

辛哈有些欣然的就上了车:“哦,听说你担任过很多要员的安全保护,那倒是最安全的。”

奔驰在前面带路,玛若就跟着自己的护卫到另一辆车上,齐天林和这位辛哈坐在后排轻声交谈。

原来这位年轻

人属于印度举足轻重的一个政党传统家族,也有志于从政,现在在当律师,曾经到欧美留过学,这也基本上是印度政治家的一个成长模式,也许是因为年轻,接受外界的事物更容易一些,对德国和苏威典的政治跟经济模式也格外推崇,所以和齐天林也谈得来。

这边的家里就确实是个极大的庄园,哦,最大的感受就是立刻就有了仆人,齐天林和玛若都各自立刻有了两位仆人,还自动就把那几名跟随的女性护卫都当成了这两口子的仆人,还好也给了客人的待遇!

玛若就算再怎么暴发户心态,也总归还是接受了人人平等教育长大的姑娘,跟自己的护卫们也从来都是以老板雇员的关系,甚至更接近姐妹淘的感觉,哪里有过一来就两个女仆跪伏在面前要捧脚的经历,吓得抓了齐天林的手臂要跳开。

还好齐天林没少被宗教人士拜过,撑得住,拉住一惊一乍的女朋友表达了谢意,但给自己的护卫们使眼色,让她们安排生活。

还真有一个适应的过程,只是连上个厕所都有仆人跟着,甚至要帮忙擦屁屁,就让齐天林也格外受不了了!

他响当当的非洲王,都没在非洲搞这种事情,印度都什么年代了,还这样?

所以这几天的日子,权当是体验生活了。

白天,辛哈当向导,带着齐天林两口子到处走走看看,年轻人还是要务实一些,连印度那些一直比较避讳被外国人看见的贫民窟也带着走走瞧瞧,晚上跟齐天林坐在大宅子的豪华露台上高谈阔论,表达自己的政治见解。

齐天林大多数时间都笑眯眯的听着,偶尔接接电话,听各方汇报工作,其中也有二长老辗转从阿拉伯世界打电话过来密报情况,所有袭击人员已经平安撤离,毕竟这些跟当地印度语言长相无异的东北部信徒,只是过来虚张声势的闹一番,就藏匿逃逸了,更重要的是穆斯林就是本着一颗挑拨的心,让所有追查和注意力都集中包包头和印度教徒身上,他们回到自己的地盘,并不困难,而且除了印度伊斯兰极端组织的头头,谁也不知道袭击发起的原因,自然也联系不到齐天林身上。

实在是从齐天林这边能看见的电视新闻上面,已经闹翻天了。

得益于印度比较好的英语氛围,英语频道还是比较多,这件目前已经被定性为恐怖袭击的系列爆炸案,虽然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却个个诛心。

在宗教民族敏感地点,军方控制区域以及军工生产基地的袭击,还横跨了整个国家在三个不同区域,让中央政府都有些紧张。

当然其中最让

人恼火的就是锡克族果然闹将起来。

这个一直希望独立的教派民族,虽然出了一位国家领导人,但是多年过去了,几乎所有人都认为这不过是印度教为了安抚控制锡克族挑选的傀儡,民族教派矛盾依旧尖锐。

所以爆炸一旦发生,就好像点燃了火药包……

齐天林的指示就是要求让两边猜忌甚至冲突,然后伊斯兰教派才能作壁上观,从中渔利。所以伊斯兰教派极端组织在指导下终于领会了原来还可以这么做?

爆炸是故意在锡克族圣城周边对印度教徒的区域进行的。原本在全国都占据主导地位,却惟独在圣城附近受到锡克族压制的印度教徒一贯都很敏感,一受到攻击就立刻组织反击,而且手段也完全出乎齐天林的预料。

齐天林原本认为这种往来冲突不过是跟自己在爱兰尔见识的那种规模差不多,游行一下,然后示威时候最多发生点骚乱打斗足矣。

谁曾想这种火药包一点燃,就是数千人冲击锡克族的某个居住点,不要命的砍杀!

齐天林这种小事情没有跟阿腾沟通过,如果让熟知这一切的麻桦腾来告诉他,就会明白,印度国内的宗教斗争从来都是这样近似于屠杀的!

最关键的是,这就好像一个火苗子被点燃,迅速在好几个地方蔓延开来,才让齐天林见识到印度国内的宗教矛盾有多么尖锐,原来只是因为印度还算是跟欧美国家一条线的,所以那些著名的新闻媒体有点刻意控制罢了,但是印度国内为了安全保证,现在在媒体上反复提醒各处事发地点不要随意前往。

印控克什米尔地区,就是在旁遮普的锡金族附近,也是靠近巴基坦斯的伊斯兰穆斯林聚集区,立刻就跟着闹起来,那里一贯都是争取独立的多发地点,紧接着二长老联系的东北部伊斯兰区域也闹起来,那边靠近孟加拉穆斯林聚居区,就算二长老劝他们这个时候不要搀和,也根本不听,热气腾腾的就开始跟着闹。

孟买的袭击几乎都要忽略不计了,虽然原本这里因为多年前的孟买惨案,又是印度的经济重镇,这样的袭击事件是最敏感的,现在根本就顾不上了!

连中央政府都开始频繁调兵遣将到各处开始扑火,齐天林才发现自己这个没有经过参谋们策划的随性商业小把戏闹大了!

有点……怎么说呢,作为华国南部最大的邻国,印度跟华国也有国土纠纷,还始终都是欧美国家甚至俄罗斯制衡华国的重要棋子,华印之间迟早有一战的说法也比比皆是,齐天林是有心要在印度捣鼓点什么作乱,卖点军火进来徐徐图

之的,没想到自己这么随意点把火就烧开了,住了一周多时间,连玛若都悄悄说其实有人服侍的感觉还真不错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还是撤了,这个时候,印度军方哪里还有什么心思跟自己谈装备进口?

但是啥都不做,这么灰溜溜的走总是不对,齐天林还是跟辛哈提出,带自己去跟巴苏将军见个面,希望等事态平息以后再来谈,毕竟那位太平洋司令布鲁克林将军还约了自己到东南亚碰个头面谈呢。

因为打算只是见一面就走,所以圣玛丽号直接从孟买飞到加尔答各去,可到巴苏所在没有对外开放机场的南切小城还有三百多公里,在这个有点混乱的时候,齐天林也不愿拂了玛若游览的兴致,就让销售经理提前把送过来试乘试驾的样品沙狐运输到加尔答各,自己驾车带着玛若跟辛哈过去,武装护卫们留在机场保护圣玛丽号。

这种动乱起来的国家,什么都有可能。

这才是一段相对显得正常一点的自驾游,不得不说辛哈作为一个二十来岁的年轻人又在西方留过学,虽然从未想过跳出种姓制度给自己带来的便利跟尊崇,但起码也能以一种比较平等的状态面对所有人,没有那么过于傲慢。

做了一个好向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