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65章 责任

第九百六十五章 责任

齐天林在南亚的时候……

安妮在伦敦开始新一轮球员选拔,一些来自非洲进入了慈善青训系统的黑人球员开始崭露头角,刚刚获得欧洲劳工许可证,即将开始正式亮相赛场……

柳子越已经循序渐进的安排好星云传媒跟北美合作媒体的工作,移师巴黎,要开始整合欧洲部分的媒体,并且把齐天林最近在美国的作为,不着痕迹的用新闻节目或者专题报道的形式,在欧洲播出,当然因为工作的关系,倒也经常到伦敦去渡周末,据说是要为赫拉里女士选举活动在欧洲宣传做准备,齐天林要押宝赫拉里的思路,在夫人身上是体现得最直接的……

蒂雅身边能帮助她的人是最多的,毕竟和安妮跟夫人身边那些都是商务员工不同,小地主婆身边是有一大帮子狂热宗教分子,虽然她已经尽可能按照齐天林的意思约束奥塔尔教派的长老神职们不要过于参与首都的政治,但是为了让整个利亚比都统一不战乱,长老们早就把心腹们撒到整个国家的各个部落去游说,力争让这个始终参差不齐的国家在齐天林麾下变得强大,自诩为奥塔尔家乡的利亚比怎么可能拖了齐天林的后腿?所以这姑娘是最忙碌,也是最轻松的,忙碌的是军事上的培训跟调派人手,还要配合苏海亚的政治事务,的确不应该是一个二十岁左右姑娘的沉重担子,轻松就是因为没人有二心,这倒是真的,光她身边女僧兵都不下百人了,都是最狂热的宗教死忠分子……

跟苏海亚一样,耶米斯基纳和哈代比分别掌控非中跟乍得,倾尽全力的目标就是发展经济,在没有了战乱影响,甚至连治安管理都不用操心的基础上,又有大量国外资金跟设备建设的援助,另外一种方式的穷国发展模式,在这两个国家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尽可能的城镇化人口,提高仅有的农业效率,将大量城镇人口转化为工商业者,有计划的在欧洲经济策划人员的安排下发展制造业经济,通过低廉劳动力生产具有价格竞争力的产品,产品类型也从易到难,用出口换取粮食,用劳动换取生活,改变一贯以来的肉包子打狗援非模式,在绿洲集团严苛控制武力装备的前提下,不劳动就等死吧,甚至会被赶出聚居区,一贯散漫的非洲黑人们虽然有些不习惯,但慢慢适应用自己的双手获得稳定的生活,在宗教分子们有心的宣传下,逐渐吸引了周边国家的民众注意力……

亚亚依旧不紧不慢的在索马里北部纵横,故意留下一些部落武装围而不打,重点把人手开始朝着南方渗透,整个7字形的索马里上半部,基本已在他的掌控之中,而基本伤愈的安藤三辉愈发专心的陆续从

国内招来上百人的精英队伍,不再分散兵力而是以连队的形式跟随亚亚的大队行进作战,也许认定了油轮在南方,所以隔三岔五找亚亚询问保罗君什么时候才能正式回复,并让自己调动更多日本“军事爱好者”参与到索马里的整体作战行动中来,亚亚一贯都是不耐烦的敷衍……

迪达在卡隆迈,已经觉得自己投入了足够多时间的政权掌控火候差不多,准备要开始动手了,请齐天林要求停泊在直布罗陀的三艘布伦瑞克护卫舰用试航的名义,驶出直布罗陀海峡,进入大西洋,停靠在圣玛丽岛的港口补给,随时可以南下直奔卡隆迈海岸线的几内亚湾……

所以图安带领的卡隆迈跟尼日亚利边境一带的黑人PMC们开始逐渐集中,重新调配任务以后再分散,前往整个卡隆迈的各地,这些人手中带队的大多就是卡隆迈本地军人,主力部队却是从利亚比、乍得以及非中交换调遣过来的人手,约有一万多人,加上新调配过来的沙虎配搭原来的沙狐,时刻准备从卡隆迈的全国各地同时发难了!

在埃塞的二长老,也有这样发难的想法,因为今年这个国家依旧大旱,国家依旧没有什么抗旱措施,更没有合理的灾难储备,国际上捐献的慈善物资都化成了支票跟美钞,流进了达官贵人的腰包,似乎一场更大规模的饥荒就要出现在这个全球最不发达的灾难国家,和以往民众总是无助的坐以待毙不同,在有心的宗教人员宣传下,似乎这种天灾完全是可以避免的,只要勤劳,一样是能有饭吃的,越是民不聊生,这样的宗教思想也就越容易传播,那些基督教徒或者别的信徒,在某些事实和传闻的影响下,放弃让自己不能获得实际利益的信仰,加入全新的奥塔尔教派……代价就是加入了以后,再带人入教就有粮食吃,跟老鼠会一样。

除了大长老还在的黎里波坐阵守护大杀器以外,二长老在埃塞索马里,三长老维护分钟乍得一带,四长老主管迈杜古里的尼日亚利和卡隆迈区域,加上最近准备离开穆塔伊清真寺前往东南亚一带串联的五长老,这些大神棍算是帮齐天林牢牢的看住了后方……

影子马歇尔也购买了一架私人喷气机,频繁往返于迈杜古里和美国之间,他在美国的毒品生意已经出人意料的完全变成从加拿大东北部海域入境,然后穿过加拿大,再从美国北部流入以后直奔另一头南方,直到在美墨边境一带以原来类似的价格分散发放才流入市场,老实说,这样借用了远洋货轮运毒的形式,还跨越了加拿大和整个美国,成本增加不少,但是马歇尔现在是宁愿赔钱都要这样安全的贩毒,因为作为一个

知名的药品制造商,已经可以给他带来不亚于毒品的效益,现在卖毒品纯粹就是因为仇恨,幸福的仇恨!

当然最忙的是阿布扎比投资局,以至于曼苏尔都只能扎在伦敦金融交易市场,和在日本香港之间多次往返的阿卜杜拉一起遥相呼应在纽约的金融团队,把巨大的卡尔塔主权基金分拆成涓涓细流,到处复杂的流动,消除痕迹,再汇合,流入他们和齐天林的投资账户,为了不让人发现和注意到这些始作俑者和最终受益者都是阿布扎比投资局,所以工程量非常大,但纵然是这样,阿联酋方面也派出了一行挥舞石油美钞的投资专家,跟随五长老一起前往东南亚……

苏珊坐镇穆尼,经营欧洲情报中枢……

萨奇在乌克兰接受了一批新的“亚洲移民”进行军训,这些长相类似华国人的“中亚青年”,不光是要接受各种枪械培训,改掉他们熟悉的03式步枪操作习惯,还要接受大量的语言、爆破、经济课程,这些齐天林刚要求老吕和买买提精心调配出来的华族军人,是南方某军区整体调走的一个特战大队!

无论忠诚度还是及战术素养,都是比较可靠的,只是萨奇颇有些调皮的要求这些军人全部多学习一下古兰经的做法,让华族战士们叫苦连天。

既然美国人都觉得要培养一些华国奸细,那就真的“培养”一批吧,真真假假看最后到底是谁得到了效益……

马克也离开了阿联酋,因为齐天林决定让他来率领那支会逐渐上千人的美籍退伍军人PMC队伍,作为军事指挥官,这家伙听说里面有超过二十名前海豹服役经历,两百多人来自前美国各特种作战部队以后,兴奋得很有些抓狂,所以齐天林又邀请莫森离开宙斯盾,过来这边担任这帮亚太地区重建战术防务有限公司的总裁,其实是主动让英兰格人介入并了解整个公司,免得又觉得他这个不管部部长太过于偏向美国,这一举动,的确是得到了英兰格政府相当高的评价,俨然有种他们在领导美国人感觉。

所以很有几股力量正在朝着东南亚和东亚一带流动,也有好几项重大的行动期待齐天林许可的时候,齐天林却无意中陷入另一场斗争中去。

整个印度的东北部都不怎么太平,这他是知道的,以前在东南亚的时候就听说过,因为印度本来就是在中间硬生生的把信奉伊斯兰教的东西巴基坦斯分裂成了现在的巴基坦斯和孟拉加两个国家,所以等于是夹在穆斯林中间的。

这也就罢了,印度还有一块面积颇大的区域在东北部被孟拉加和尼尔泊差点也挤成飞地,中间跟印度主要国土

相连处最窄的地方只有十来公里!

所以这块东北部地区就是印度穆斯林聚居的主要区域,这里虽然拥有极为丰富的石油、天然气、矿藏和森林资源,确实印度最贫困和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绝大多数人都生活在贫困线以下,脱离印度主流社会的实际状况,让这里成为印度最主要的分离主义集散地,这么一点地区里面,居然有超过两百个分裂组织!

当然也就包括了在中东朝圣中跟二长老认识并联系上的那部分伊斯兰圣战组织。

目前齐天林驾驶的沙狐就是朝着这里而去,直到后面的将军用印度语开始自己的内部会议,齐天林才谨慎的询问了一下辛哈:“我们……这边这么穷,跟军备有关系么?”

辛哈还看了看后面才探过身展开一张刚写的纸条:“他们在逃避责任……出大事了……”

啥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