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66章 就是我

第九百六十六章 就是我

车外的景色就是典型的印度乡村风光,还算秀丽清爽,可是就不能看见聚集地,只要一看见人稍微多一点,那种扎堆儿看热闹的密集程度,连齐天林这个在华国呆惯了的人看见都觉得头皮发麻,一路行来,只要是交叉路口,几乎必然堵车,神牛、猴子以及别的家畜悠然的在路上游荡,花里胡哨的卡车,破烂不堪的客车挤得跟沙丁鱼一样,外面还挂着很多人,,堵在那里也没人疏散,更没人破口大骂,印度人笑眯眯的悠悠然下来吃点东西看热闹……

幸好军方车队还是有一定的威力,能够劈开这样的阻碍,但就算这样,行进速度说不上快,中间还住了一晚,才到达目的地,东北部飞地的一处邦首府所在地。

正是住在半路的晚间,齐天林照例跟辛哈坐在颇有点野地气息的军营外面抽雪茄,辛哈才小声把形势跟过程给齐天林描述了一下:“南切原本是最安静的一个区域,各方都没有伸手,所以很多军方的企业跟军营都在这边,但是这次的爆炸……军方判断可能就是毛共所为,那么形势就很严重了,毛共也确实在蠢蠢欲动要对南切一带发起攻击!”

齐天林哑然失笑:“那个给自己定名为华国领袖的毛共组织?”他在东南亚的确听说过这个跟泰米尔猛虎组织齐名的反政府武装,没想到居然还存在。

辛哈有些皱眉:“不但存在,控制面积跟人数还越来越多,他们一直盘踞在中部山区,军方没能有效的控制他们的区域,现在约有几万人的规模了,一直奉行那位华国领袖的游击战术,特别是毛共最近在尼尔泊已经夺取政权,更加让这些反政府武装觉得自己的方针是对的……因为军工集团有向山区进发的势头,所以毛共选择反抗也有道理。”

齐天林想笑:“那巴苏将军为什么要离开南切来东北部?”

辛哈耸耸肩用脚尖在地面随意画了个印度轮廓,用脚尖指指中间:“这一带都是毛共的控制活动区域……”齐天林比较一下,就好像华国的豫南省皖徽省到赣西省一线,的确是当年有一支游击队主要活动的腹地,不过印度政府现在都居然允许这样的游击队在腹地存在,真是个奇葩,就听见辛哈无奈的摇摇头:“巴苏是明知道无法剿清毛共的,他找个到东北部检查军备的借口就离开南切,免得被捆绑到防御清理毛共的任务上面去。”

齐天林恍然大悟:“不过东北部地区也不轻松吧?”这边地理位置也跟华国东三省差不多,只是鸡脖子就细得只有十多公里宽。

辛哈郁闷的点头:“如果说中部地区毛共的做法是利用了底层民众的贫穷作乱,

东北部地区就是纯粹的民族纠纷,最近接二连三的在这边发生爆炸案,根据军方的判断是有些武装应该获得了足够的武器装备跟炸药,所以巴苏才会找到借口来清查这边的军备,首先明确是不是军方流出去,然后才能追查国外流入的可能性……”口吻中显然还是有点瞧不起算半个临阵脱逃的巴苏。

齐天林却不觉得这老家伙有什么做得不对,巴苏是负责后勤军工的,和清剿作战没关系,眼珠子转转,带点随意的口吻:“我在非洲,其实经历得最多就是各种清剿工作,VIP护卫工作早就不是我们公司的主营业务了,上次在非中……”

拣点作战中的细节情节描述一下,听得年轻人惊叹连连:“还有这样的情况?后来呢?后来怎么样?”

齐天林卖弄:“我们还是请了欧洲的专家,制定了一个用经济发展配合武力清剿的计划,一边把人力物力集中建立定居点,把散居在外面的农民往城镇里面赶,外面的武装分子就没有了活动空间,再清剿的时候也便于甄别……”其实就是自己跟迪达和阿腾一手炮制的手段,说起来当然是头头是道,连浑身罩着个蚊帐的姑娘也躺在两张导演椅上听得聚精会神,辛哈就更别提了。

所以第二天前往首府地的路上,玛若就坐在了副驾驶上,辛哈兴奋的把昨天跟齐天林讨论的这些故事转述给了将军,甚至还自己打电话给家族的什么人,阐述了这种武力配合经济的肃清方式。

玛若有些奇怪的看看齐天林,神情自若的男朋友驾车跟着前面的军车,还对她做个鬼脸,玛若是隐约感觉到齐天林有些事情是以帮助华国为底线的,怎么会……帮助这样一个虎视眈眈的邻国解决内部问题?

面对女朋友探询的目光,齐天林笑而不语。

果然,到了首府所在地的军营,巴苏就邀请齐天林去跟他做一个详谈,这一次,齐天林就有备而去了。

一台平板电脑和一个带投影功能的蓝牙手机摆在了桌面上,实在是没说两句,巴苏就打电话叫自己的幕僚并邀请当地的政府军队官员一起来听。

听保罗专家讲述区域反恐和有效控制反政府力量直至消灭的专题讲座!

齐天林确实是这方面的专家,他有太丰富翔实的经验了。

如果说之前赫拉里以美国前国务卿的身份介绍齐天林来谈业务,不过是个商业活动,齐天林顶着的英兰格那些头衔也不过是感情的维系,这些印度人对齐天林的实际手腕还没有一个清晰看法的话。

现在他们算是明了了……

齐天林拿着平板电

脑,手指在上面划动,展现一张张图片和表格还有地图,真的好像一个侃侃而谈的业务经理:“各位可以看一下这张利亚比地区的国家地图,众所周知,利亚比其实一直都是属于三大派系的分裂,直到前政府卡菲扎统治六十余年,都没有完全控制住,包括他的崩塌,也是在三大派系中间博弈的结果,但是我的公司用了两年的时间现在已经基本完成了这项工作,欢迎各位能组成军事政治观察团到利亚比去亲自看看,我公司会承担所有费用,还欢迎到我们的欧洲公司总部参观游览……”公费旅游嘛,齐天林这一招也玩儿得挺熟练的。

听众的表情变化多端,齐天林重点就在这部分:“我们的做法一般都是围点打援或者说将民众集中到一起,清除反政府武装分子的生存土壤,然后利用受过特别训练的作战小队,到处清剿,配合小量的空中直升机火力支援,缩小武装分子的活动区域,最后决胜消除……”

这算是第一次对外公开展示在米苏拉塔以及利亚比首都和其他几个城区的作战图片,有些相当残酷的照片甚至是齐天林刚让那边传过来的,到处都是尸体和硝烟的震撼力还是非常强烈的,跟着进来坐在角落里的辛哈长大了嘴,听着那些将军们发出惊叹声。

投在白色墙面上的画面却突然一变,就成了目前的的黎里波城市照片,齐天林已经很熟练了:“刚才是我们绿洲防务有限公司承接的地面清剿任务,而我们的绿洲不光是指挥破坏,这是接下来SGM公司有份参与的建设项目。”

整齐宽敞的街道,笑语晏晏的民众,繁华拥挤的集市,秩序井然的居住小区,除了某些特写能看见角落或者墙根还有弹痕,哪里跟刚才修罗场的一般人间地狱能联系起来?

反差带来更多的惊叹声!

齐天林是个称职的业务经理:“我们已经在利亚比、乍得、非中和索马里承接了一系列的清剿以及建设工作,各位可以到现场实地考察,这种由国家政府委托承包的工程,最终都能得到比较高的完成度,当然,我不讳言,在有些复杂地区的完成度没有这么高,但是却更能彰显我们的工作能力,比如目前在阿汗富北部地区的禁毒对外应援队和南部地区的特别行动队,都是我们全面承接美国政府的……”

很难得,当齐天林一边絮絮叨叨,一边在画面上突然切到阿汗富战场,特别行动队那种黑人混杂廓尔喀的特殊形式出现在画面上以后,印度军人们一片哗然,巴苏将军居然打断了齐天林的声音:“这个特别行动队是你的人?”

齐天林有点摸不着头脑,点点头:“

对!”

巴苏再追问一遍:“一直在阿汗富南面和巴基坦斯国境线一带活动?”

齐天林再点头:“对!”

另一名参谋紧接着就急切的开口:“那个……拉达村的清剿,是你们做的?!”流传出来的幸存者都说了那些杀戮者就是黑人加南亚人的长相。

齐天林稍微迟疑了一下,其实是在判断那个清剿的词,拉达村在巴基坦斯的国土上,很多人是把这个上千人死亡的事件称为拉达惨案,但对方却称呼为清剿,所以齐天林选择承认:“对!”

轰然大闹,连所有的政府官员都闹起来了,也许他们不明白那些特种作战的清剿战术跟细节,也不明白特别行动队有多大的名头,但是爆发在拉达村,针对那些制枪贩枪的铲除行动还是太辣手了一点,数千人的村庄被连根拔起,名噪一时的枪炮村居然销声匿迹,那里是巴基坦斯政府清剿了好多年都没有完成的毒瘤!

巴基坦斯跟印度可是世仇天敌,陡然一下针对齐天林的好感度就来了!

这似乎也说明了齐天林的执行能力……

但紧接着辛哈却有些双眼发亮的开口询问:“您能介绍那位……清剿活动中的战神给我们认识么?”

这几乎已经是个传说了,在那场疯狂的杀戮中,所有幸存者都提到有个肩扛大炮,威风凛凛,单枪匹马冲杀进百千人阵中的强者!

所有印度人的眼睛都有些明亮的看着齐天林……

话已至此,齐天林没犹豫了,轻笑一下:“就是我!”

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