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67章 千疮百孔

第九百六十七章 千疮百孔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如果说之前的齐天林是个客客气气的商人,传闻中的高级护卫,还显得有些抽象跟模糊,发生在身边的拉达事件中那个战神的名号,顿时就变得清晰无比!

就好像欧洲人更津津乐道齐天林在世纪婚礼上保护欧洲公主的深情一抱;

美国人最记得的是保罗在辩论现场阻挡炸弹,在法庭门口被伯恩抱住哭泣的镜头一样;

人们都会选择对自己身边的事件更直观感受一些。

所以印度人对拉达战神的印象太深刻了!

巴苏几乎就是连贯性的才有了记忆:“对了!我想起来了,辛哈,你还记得么,几年前发生在孟买的那个袭击苏威典王室的恐怖案件,应该就是保罗吧?”

齐天林翻转一张自己跟苏威典王室的照片,微笑作答:“当然是我……”

斗转星移,那时就自己跟亚亚两个人,现在麾下数万了,变化的确是太大了。

接下来还说什么呢?

啥都不用说了,军方官员自行讨论是否有可能聘请齐天林的承包商公司来做这件事,地方政府更关心真的能够在清剿以后提供一揽子的建设工程计划和外资产业,辛哈则是充满崇拜神情的过来跟齐天林询问拉达村的细节。

齐天林能态度好好的一一作答:“重点是投入产出的效益,拉达事件虽然是发生在巴基坦斯的领土上,但是我们是拿了英兰格方面的报酬在做事,为了就是降低相关区域武器泛滥的不利状况,事实证明确实有利于整个区域的安定环境,这就是效益,最重要的是巴基坦斯政府方面其实才是最大的受益者,根本就没有付出一分钱,也不用承担任何政治风险,承包商公司就是用来背黑锅的,好比在座诸位就算是曝光了拉达事件是我们做的,大不了也就是把之前所属的那家公司解散罢了,但是政府方面却已经铲除了这枚毒瘤!事半功倍啊,印度的高速建设,的确需要消除这些制约的因素!”

印度的政治反应速度肯定没有美国那么快,但是印度的各邦确实有比较自主的管辖权,这边的邦政府官员立刻就跟齐天林交流联系方式,就离开军营返回政府那边开会研究,这对他们来说的确是个立竿见影的事情。

军方的反应肯定要慢一些,更何况在座的除了地方邦军官就是负责军备的巴苏一系,关注点没那么强烈。

地方邦军官也跟着邦政府官员去商议,巴苏才开始仔细询问齐天林的战术装备,齐天林没什么隐瞒:“全套马萨达系列步枪,另外现在我的队伍还有全套俄系AK74装备和

德系装备的,都要看工作地点的补给状况,另外标准的C27和安124大中型运输机成套配备。”

巴苏关心的是车辆:“都是采用的今天我们乘坐的那种轻型车辆?”照片里面不止一次出现沙狐承载重型武器的身影。

齐天林暗笑有戏:“这是贯彻特种作战的必备武器,因为针对的敌人大多没有重型武器,所以轻型装甲防弹加上高机动性才是最符合实际战场的需要,这时候的履带装甲车已经不太适应战场需求了……老实说,你们那个把BMP2装甲战车更换发动机的方案还要花十二亿美元,真的是浪费钱,一千万美元,我先提供二十五辆战术板的沙狐给您的部队试用,包括所有后续培训跟配件支援,怎么样……”

巴苏毕竟是将军,思考的事情和方面要多一些,沉吟不语,齐天林察言观色,觉得他会不会是在考虑那个著名的回扣问题,看看周围的参谋和辛哈,做个眼色给自己的新粉丝,等辛哈过来在他耳边轻声叮嘱几句,自己就说先去看看女朋友,出去了。

都是自己人了,说话也比较方便和没有顾忌,辛哈在巴苏的耳边也小声:“保罗先生准备在印度投资高速公路建设,和我叔叔一起,已经确定很快就要投入人手和资金了,他说您有兴趣的话,也可以占点股份……”

假如收到手里的贿赂是钱财,却终究比不上这样可以坐收渔利的细水长流,巴苏顿时就有点动心了:“他有这个经济实力?还能做高速公路投资?”

辛哈耸耸肩,标准的印度男子乌黑略卷的头发:“路上我听他跟我叔叔已经商量得差不多了,先投资二十亿美元,所有的工程机械和工作员工都是他提供,入股就是等着分钱。”年轻人虽然充满理想,却在这个已经习以为常的国家也完全习惯于这些形式,何况齐天林现在还真的是他的偶像,帮腔的味道很浓。

将军的着眼点却不光是在收益上,摸摸自己的胡子:“战神……?我再跟他谈谈。”

辛哈出去找齐天林,这边刚把电话还给玛若,一分钟前齐天林刚有些恶狠狠的打电话告诉二长老,再挑动一点动作,立刻的,他要让邦政府立刻感受到混乱的形式,渴望能尽快得到平息,多少年都不能被无能的印度军方或者中央政府解决这些问题,突然出现一个新的解决方案时,假如袭击猛烈点,会迫使他们尽快采纳齐天林的承包商计划!

所以辛哈走近院子边低语的两口子,还把做贼心虚的玛若吓了一跳!

齐天林足够镇定:“你帮我询问一下邦政府这边的意见,如果需要,我们很快就能

提供一个预算方案,当然其中该给经办人的优惠也不会少。”辛哈很乐意的摸出自己电话联络去了,齐天林对玛若眨眨眼睛,才进到将军的办公室。

巴苏这一次就态度完全不同了:“你如果能采用承包商解决部分混乱区域的纠纷问题,肯定能获得订单,但是政府和军方不会认可知道这种方式,你明白么?”

齐天林习以为常:“那当然,一直以来承包商都是给政府背黑锅的。”

巴苏却话风一转:“你了解这个区域么?”

齐天林摇摇头:“这不过是我第二次来到印度,但我们是专业公司,承接每个订单都会进行完整而详细的现场勘查,制定行动方案以后才开始动手,绝不是随便杀人放火。”

对的,就是这个杀人放火,让巴苏这样权高位重的人顾虑多多:“我的建议还是你最好了解一下这个拥有一两百个反政府组织的复杂区域,而且这里周围紧邻华国、孟拉加、缅甸等好几个国家,边境形势以及偷运军火物资的情况格外复杂,这一次接连爆发在东北部地区的爆炸案和袭击事件,都暴露出这边的反政府武装获得了相当数量的弹药储备,形势很危急,明天我即将去往更靠近缅甸地区的邦军方检查军备状况,你也随同一起吧?”

齐天林却之不恭,只是却隐隐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懒得多想,就跟玛若在这个同样拥挤热闹的城市里面到处走走看看,姑娘终于也学着蒂雅的方式,用当地女人的裙装把自己包裹起来遮住面纱还戴墨镜,不然这里的居民看见她这种外国女人,围观的势头也太热闹了,齐天林感觉就好像八十年代小地方的华国人看见外国人一样喜欢扎堆。

他自己就穿冲锋衣戴墨镜,衣服裤子也都是旧旧的,跟个背包客差不多,不太引人注意,,所以两人才在回到军营就寝之前,好好的体验了一把当地风土人情,只是吃东西还是找了一家看起来最高档的餐厅避免中招。

也许是听闻他第二天就要随巴苏将军到别的邦巡查,一大早就有邦政府的工作人员过来递送了标准的工作函件,用英文表达了希望绿洲公司能提供承包商工作计划的方案,这边根据预算和规模判断是否能成事,并严重关切能有什么样的国外投资来到这个区域。

齐天林顿时觉得更应该跟巴苏走走看看了,一边打电话给麻桦腾,让他安排调配人手让马嘉带人过来,这位廓尔喀总指挥本来守尼日亚利的,最近在休假,不光是在圣玛丽岛有寓所,还回尼尔泊,估计这次是要把老婆孩子都接到岛上去居住,正好距离印度这个邦只有几百公里的距

离,就近帮忙,让麻桦腾按照国际形势和区域局势给马嘉也上上课,还一边给洛克也通知讲述了自己不光是军火贩卖有了点苗头,可能还有能源以及别的资源开发可能,要求他提供相应专业勘探策划人员过来做投资方案,大喜过望的洛克满口应承。

麻桦腾却有点呐呐:“这一块,有很重的华国利益,藏独也是在印度的撑腰下折腾的,你千万要把稳这条线。”最近一段时间,齐天林跟老吕有点不对盘,连萨奇那边的人都是齐天林要麻桦腾转述给老吕联系安排的,所以阿腾还是想提醒齐天林这个过于复杂的区域,无论是印度东北、尼尔泊或者缅甸,都有太多华国的影子跟利益在里面。

齐天林嘿嘿一笑:“你觉得我们现在有没有能力来实际控制这一带呢?假如这个混乱的局面在我们掌控之下,你觉得印度会不会还有底气来跟华国折腾呢?我不管是不是华国真的在背后给这些区域捣鬼,我讲究的就是明目张胆的控制,我可是要拿到印度军方和邦政府许可的折腾!”

麻桦腾还楞了一下,才咂巴着明白过味来,顿时有种欣喜若狂的感觉!

老板的手,终于实打实的伸到了华国的边缘,开始抚摸那些蜿蜒的国境线,众多包围华国的理论中,南亚、东南亚、东亚、东北亚的严密封锁线上,不就能打开一口子了么?

不过他是想不到齐天林的心有多大!

才不会稀罕这么一个口子呢!

一定要在这一整圈上搞得千疮百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