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69章 那敢情好

第九百六十九章 那敢情好

沙狐专业设计的车腹防爆槽和V形泄流道,能防备绝大多数不携带重大弹片的爆炸物,本来对这样纯土石方的爆炸是很有防备力的,但是这一掀,沙狐自身重量不如大型装甲车的缺点就让车身整个就被颠出路面!

沙狐车厢里面简直都来不及发出任何的叫声!

翻滚几乎都在一瞬间,只听见齐天林的厉喝:“抓紧你手边能抓的任何东西!”他的右手却一把抓住了即将因为失重状态飞撞向另一边的玛若,姑娘才能死死的用手抱住了驾驶座,不至于在金属车厢里面荡来荡去!

还好之前因为在坡地上比较颠簸的状态,其他四人,驾驶员死死的推住了辛哈,副官靠住了巴苏,所有人都比较固定,但是翻滚是三百六十度的!

总有某个角度是让人在重力状态下是违反身体力学的扭曲,也就只有齐天林的叫声让人能忍住疼痛抓紧各种拉手,但车体已经翻滚出了悬崖……哦,也可以说是另一个角度更大的坡地!

齐天林在战区开车是不系安全带的,两个膝盖已经自然分开,顶住车门和右边的中控台,这辆沙狐还是按照左舵制造,方向盘就成为齐天林最稳固的把手,单手抓住扣紧,右手终于松开玛若,放在了中控台那些开关上,眼睛死死的盯住外面翻滚腾空的角度!

一辆失控的越野车翻下坡地的力量是很大的,所幸还有树木,而沙狐坚固的防翻滚骨架让外壳多处撞击却没有变形,随着一声哐嘡的巨响,不记得这已经是第几次撞在树干上,齐天林却抓住这唯一一次正好车头被撞得朝着山上的机会,猛然轰动油门,右手快速的拨开那些差速锁开关,推动分动箱把手!

就在所有人被撞得昏头撞向,甚至头破血流的时候,车身一震,似乎有点变化。

但还是不够,巨大的势能让车身撞断树干继续下滑!

不过已经是下滑,没有翻滚了,起码每个人都能保持一个比较固定的动作姿态,巴苏他们终于才有机会看到齐天林的表演!

怎么说呢,就好像钢琴师的手指在琴键上跳舞,齐天林的右手不停的快速在三个差速锁开关跟分动箱还有自动挡把之间翻飞,左手则牢牢抓住方向盘呈多次十五度左右的小角度快速变更,左右反复变更,每次都精确的控制在小角度上,避免再次翻覆!

这是个好比在刀尖跳舞的游戏,四个轮胎在凹凸不平的地面上不停的变换各种接触状态,齐天林一边通过油门和车辆系统感知轮胎受力状况,一边尽可能把所有从发动机里面传出来的力量,送到最受力的那个轮胎上,让车辆在急速下滑

的过程中尽可能在松散的陡坡上形成哪怕一点点附着力,然后快速切换到另一个轮胎,有些时候甚至会主动挂到倒档调整角度。

所谓差速就是车辆在运行过程中四个轮胎因为曲线运动的原因,运动距离肯定有差别,于是就有了差速器,也就导致每个轮胎是独立的,一旦打滑,发动机当然就会把所有力量送到打滑最容易空转的轮胎上,而差速锁则是可以分别锁住前后轮,以及前轮左右,后轮左右的工具,让打滑的轮胎接受不到发动机的转速,不浪费发动机的转速,给真正能吃住力的轮胎,这就是所谓越野界最好的越野车才具备的三把锁功能,沙狐当然有,而且是来自德国的特有体系,和高低扭矩的四驱齿轮比对应,产生更多力量。

齐天林就是利用这个东西,快速的把所有发动机传送出来的力量指定到某一个轮胎上,保证在疯狂翻滚和下滑中,施加哪怕一点点的力量,就好像一个百分比,从完全失控的天翻地覆中变为单纯下滑,接着尽可能把车头摆正朝上,近似于徒劳的向上冲,却断断不敢随便用刹车,因为很可能瞬间的抱死就会导致车辆重新翻覆!

百分比在一点点上升,齐天林对车辆的控制能力也在上升,沙狐的车尾还在毫不客气的撞断小树干往下冲滑,但是这些阻碍加上轮胎的抓地力,连后面的巴苏都能看出,下滑速度在减慢!

齐天林还在看着后视镜,故意调整一点点角度,尽量撞击那些可以提供力量的树枝,避开会让车辆弹跳起来的大石头,忙得不可开交,但是所有人都感觉得到……应该能活下来了!

车辆翻出路面滚翻下滑的结果,十拿九稳就是死亡,不是因为车辆强度不够摔散架,把人飞甩出去头破血流,就是人体在车厢内的到处撞击导致死亡。

但是齐天林在两三次撞击以后就牢牢的抓住了那个反应点,帮助车身摆脱了无序的滚翻!

现在通过一连串快速的手部动作,给人的感觉就是在暴风骤雨一般的弹奏《命运交响曲》一样,在那个副官从后窗看见一块巨大的岩石就在后面车身正在朝着那边座过去,忍不住狂叫起来的时候,齐天林突然一拉手刹,方向盘一摆,脚上的油门和刹车也变幻着快速踩动,外表已经遍体鳞伤的沙狐就猛然在山坡上一个急速掉头,克服了有可能翻滚的势头,变成车头朝下,堪堪擦过大石头,甚至还挂掉了一个后视镜,然后就斜着向下冲了!

就在一两秒钟以后,嘭的一声!停住了!

既然有了大石头,那就说明差不多到山底了!

那种死一般的寂静,却

带来了生命的感觉!

死里逃生的剧烈颠簸到突然的安静和凝固,让后面的五个人都保持自己之前的动作,眼睛盯着齐天林一动不动,特别是尽忠职守的副官和司机,还保留着伸腿推臂的动作,看上去好笑得不得了!

但是没有一个人笑,玛若是把手臂伸到椅背前面,被齐天林压住又把自己的腿扣在他的腰上才固定住的,睁大了眼睛,眼泪还是忍不住的迸流出来,不是害怕或者恐惧,根本就来不及,从在上面山崖公路上被颠下来,到翻滚,滑行,撞击,掉头,其实只有那么短短的几十秒钟,根本就来不及有什么思想,只能听天由命!

但是显然这次可以听齐天林的,得到他给的命!

齐天林自己都浑身迸出来的汗水好像洗过澡一样,不是他那神乎其技的快速动作跟反应能力,他自己都做不到,深吸一口气平静一下转头:“哪位来前面当个向导?我看我们是不可能回到上面的路面了!”

玛若想纵身起来扑到爱人身上好好的哭笑一把,可是浑身都没劲,手脚发软,一松开手,就坐到了齐天林身后的座位上,只会用无力收回来的脚尖挂在齐天林的大腿上磨蹭,表达自己的情绪,还好记得这也起码不是自己两口子出来旅游的场景,还带着商务性质呢。

商务人士巴苏将军手脚都固定住,沙狐这种装甲战区车辆除了把手,地板上也有脚套,加上刚才的山坡越野中已经系好了安全带,所以除了过山车一般的翻滚颠簸,并没有大碍,军人也毕竟是军人,看着掉过头来的齐天林,劫后余生的感觉让他哈哈哈的要大笑,但是只笑了一声就卡住了,肋骨……估计还是在剧烈的翻滚中撞击有伤,老胳膊老腿真疼!

副官则已经头破血流,但都是皮外伤,所以不严重:“您别动,别动……”

巴苏终于松开一边的把手,拿手指指自己的副官:“回头给保罗道歉,专业的事情就应该听人家专业人士的,他这不是为了展示车辆吧?”副官有点赧然。

齐天林不在意,看看辛哈,这位年轻得多,受到的保护和将军一样,看来他的家族地位真的高,司机士兵为了固定住他,自己也没少受到撞击,现在明显有点昏头转向,调整了好几秒钟才捂着疼痛处,艰难的爬到副驾驶座:“先生,您走这边……”

顺着弹跳起伏的石块谷底,明显就是下雨时节的河床,齐天林尽量控制,也还是有点蹦蹦跳跳的往外面挪,纵然是受到这样的撞击,沙狐依旧还能顽强的工作,强悍皮实可见一斑。

这时候就没人对车辆颠簸不满了,巴苏

缓过劲来开口:“车好……确实好,保罗你的技术也好……”一看就是不识货的,这事儿,技术真不是最主要的,最重要的还是在那种危急时刻能冷静跟应对的能力,有几个人能做到在那样车辆翻滚的九死一生还会竭力求生逆袭呢?

齐天林不忘推销:“真的……可以买点。好东西,军用版的还搭载遥控武器平台,今天这样的事情,都不用探头,直接在车厢里面看着屏幕打游戏!”

有点眼泪鼻涕的玛若听了他的话,扑哧一声就笑出来,鼻子上还吹了个泡泡,赶紧一把抹掉,太不美了!

终于出了山谷看见点人烟,有了手机信号,副官才打电话给那些部下说明情况,那边已经急得要命,袭击者鬼魅的撤退了,留下一个烂摊子,将军也生死未卜,正在抓瞎,接了电话立刻清理士兵尸体伤员收队,两边各自到城内会合。

只是在一个多小时以后,巴苏将军和辛哈都被医生护士团团围住诊断,并送往病房的时候,巴苏能挣扎着跟齐天林招招手:“我们谈谈吧?”

那敢情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