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70章 艰难

第九百七十章 艰难

依旧是跟印度东北部类似的青山绿水,一辆黑色三菱双开门小越野车穿行在山区公路上,换了一身户外活动装的玛若,脸上涂满了米黄色的浆糊,这姑娘不但不觉得影响容颜,反而不停的在镜子里面打量自己,相当得意:“我觉着这个有后现代主义塔希提岛的风格,你说是不是?”纵然是个遮阳板上的小方镜,玛若还是顾盼生姿的看得很带劲。

齐天林哪里懂什么后现代主义,只侧头看看女朋友,嘿嘿笑:“好看,当地人都是用叶子沾了木香粉贴在脸上,取掉叶子就有那种筋脉的印记,你这个自己画的,还是很好看。”

玛若脸上的表情的确够生动:“我算是明白了,出来玩,还是要就我们两个人,别带着什么保镖护卫队,有你在,我不就安全了,你也没借口去干别的事情,什么都要带着我,不是么?”

齐天林耸耸肩:“缅甸……的确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是的,两人已经离开了印度,进入东北部毗邻的缅甸,有点阴差阳错,不过过来也确实很方便。

和巴苏将军的谈话真没什么可废话的,不光是齐天林挽救了他一条命,混身遍体鳞伤,撞得到处都是破损,却依旧没任何驾驶问题的沙狐就停在医院的院子里,过来探望将军的达官贵人们都好奇的过去观望一番,听说这辆车从山崖上滚下去,居然都没死人,还皮实的自己开到了医院,啧啧称奇的就实在太多。

所以一份二百五十辆军用带武器平台的沙狐,总价值接近一点七亿美金的合同,巴苏还在病**就签订了,而且还得是即刻交货即刻用,目前印度国内的三大民族宗教矛盾纠纷区域都用得上,关键是还要改左舵,所以阿联酋的装配线立刻开始加班加点的改装一部分库存和奥塔尔军团的备用车辆,装船先送六十辆过来。

沙狐几乎就是为目前印度国内的反政府局势量身定做的,各地平乱的敌人大多都是游击队的类型,甚至连枪支都不多,反而是类似这次的土造爆炸物比较讨厌,所以原来的警车就不堪大用,而装甲车又太刺激民众了一些,外观接近越野车,实际又能提供装甲防护的沙狐正好就了一个不错的选择!

更何况巴苏自己都亲身验证过这种车辆的可靠性?

两百五十辆不过是一个前期试用的数量,如果可能是,是有淘汰一部分装甲车辆干脆换成沙狐或者更装甲车倾向的沙虎的,毕竟这么大的国家军用车辆采购还是有个比较繁琐的过程,这次能立刻拍板,一方面是私人因素,另一方面也是急需使用。

齐天林除了好奇的问问巴苏这样位高

权重的将军,为什么不采用直升机前往这些危险区域,别的就只有打电话通知喜笑颜开的业务经理跟进安排。

是辛哈代替回答的:“直升机?你难道不知道印度的直升机失事葬送过多少位将军了?现在还有哪位将军愿意乘直升机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小声的在齐天林耳边:“特别是巴苏将军,他有一次就是因为事情耽搁了,没有上直升机,结果三名将军在那次直升机坠毁事件中丧生!”

齐天林恍然大悟。

但是巴苏没有马上放他走,而是请他多等了些日子,齐天林也在忙于指挥SGM公司跟进这边的单子,以及让阿卜杜拉派人过来成立公司投资高速公路建设的事项,然后让亚亚和耶米斯基纳等人准备挑选黑人劳工过来铺路,算是帮忙解决劳动力的问题,聘用印度人干活,的确不太靠谱。

相应的,齐天林原本约见太平洋司令布鲁克林将军的日期就不得不后延,专门打电话过去致歉的时候,把这边的事情也顺便说了说,齐天林能表现得自己也是在为这些东南亚事务奔走的模样:“印度是个大国家,也有大市场,您那些事情也需要印度参与吧,所以我会在这边设立分公司的,重建公司的员工都会派过来一部分。”

布鲁克林却立刻注意到了齐天林所在的方位:“你在东北部邦?靠近缅甸的那边?我记得你的履历里面曾经在东南亚一带转悠了好几年?”

齐天林有点苦笑:“三年,主要就是在缅甸、泰国跟老挝一带,越南去得很少。”

布鲁克林立刻就给予他一个最新的命令:“代替我去缅甸跟丁瑞将军见面洽谈一下?”

这就是齐天林直接从印度来到缅甸的原因,当然巴苏将军也希望他能从这边到缅甸勘察一下,目前东北地区的确有不正常的军火流入,假如齐天林的PMC公司想承接这一带清剿反政府武装分子的承包合同的话,那就必须要了解缅甸对这一带军火流入是否有关系。

齐天林当然心知肚明是自己的放进来的军火,甚至连这最近的一次袭击都是自己一手促成的,这样的手段他现在用的愈发熟练,留下那部伤痕累累的沙狐当做赠送给辛哈的私人礼品,承诺等后面的车辆和维护人员到来,一定会为辛哈把这辆颇有纪念意义的越野车修茸一新。

玛若让自己的护卫跟圣玛丽号直接前往印尼等待会合,自己就跟齐天林告别巴苏将军,以自驾游的身份进入缅甸了。

如果一个想在缅甸发展的商人不知道丁瑞将军的,那就算是白来这个国家了。

这个典型的军政府国家

名义上有总统总理之类的头衔,背后掌控国家的,还是军人,而所有军人大佬派系,最终都归于丁瑞将军的麾下,这位已经宣布不在政府和军中担任任何职务的七十多岁老者,才是这个国家名副其实的太上皇!

齐天林当然清楚这一切,甚至他作为一个长期在这边边疆服役的军人,还多少明白一点华国跟所谓的金三角地区,也就是以前全球最大的罂粟海洛因生产区的复杂关系,缅甸这个曾经是华国抗日远征军盘踞的地区,留下太多华国的影子,直到现在华语也是缅甸北部很多地方的通用语言。

他甚至比美国人更清楚这些缅甸大佬的心态,明知道偏向美国肯定会激怒华国,作为邻国讨不了好,但又不甘心被华国控制了经济发展,更想把缅族全面统一全境的梦想化为现实,让缅甸的七个省和七个自治邦都变成缅甸族自己名副其实的国土。

所以才会躲躲闪闪的接受美国人的橄榄枝,扶持起那个所谓代表民主的昂山季素女士进入政坛,学着在华国跟美国人之间腾挪得到实际好处。

可齐天林现在是什么地位,他已经无数次的跟国家领导人打交道,甚至手刃多名元首,也收集了不少国家大佬,再跟多个大国领导人政治家打过交道,真的能从一个比较高的高度去了解这些人的心态,而且因为他就是土生土长的东方人,更理解那种东方的王侯文化,所以才明白丁瑞将军,这样一个七十多岁老者的真实心态。

布鲁克林的思路很简单,齐天林如果能招募一些亚洲面孔的PMC,就可以协助缅甸中央政府,收复那些跟华国有关的自治邦,这是一种隐性的作战模式,不通过缅甸政府军,就把独立的华人自治邦收回来,不用听华国政府欲盖弥彰的抗议政府军把炮弹打到了华国领土上,甚至可以把这种事情推得一干二净,让华国哑巴吃黄连,眼睁睁的看着无法派军制止。

齐天林自己都很明确的知道那些自治邦里面有多少华国援助的教官军人,所谓国家从来都没有神圣的,华国为了在自己外围保持突破口跟屏障,肯定也会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工作来控制周边国家。

但假如真的是齐天林这样的外部PMC公司,以毒攻毒的和自治邦作战,政府军袖手旁观的话,华国除了抗议,估计也真没什么好做的,所以美国人的这一招有点毒!

自己究竟应该抓住哪个关键点,来不着痕迹的带歪美国人的战略,又不让华国如临大敌的跳起来反击呢?

要知道缅甸政府开放和美国的关系,就好比当年华国七十年代开放跟美国的关系来抗衡苏联一个道

理,缅甸已经是华国为数不多渗透得比较厉害,真正能施加影响控制力的周边国家了。

齐天林回想着这些军政关系,快速转动方向盘,把这辆三菱帕杰罗IO越野车驶上车渡,看玛若大呼小叫的跳下去靠在渡船边栏杆上,要他拍照留念。

肯定没有欧洲那么漂亮,但是整体还比较落后的缅甸北部却有自己的特色,到处低矮的房屋村寨,不时出现的金灿灿佛庙,还有那些在河边穿着纱笼躲在水里洗澡的女性,都让玛若兴奋不已:“果然很有神秘东方的气息,而且看上去也比印度干净和卫生得多?”

齐天林如数家珍:“卫生条件还是要好一些,可能是因为没有印度那么多人的关系吧,而且这边也没有那么多种姓制度,所以还基本属于一个农业国家,还算安静的农业国家,那边……我们从那边上岸吧……我那里的赌场当过看护的。”

其实真是一段颠沛流离得有些不堪回首的艰难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