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71章 风景

第九百七十一章 风景

齐天林当然不会有多少太多的感慨,驾驶车辆经过这个看起来有些热闹繁华,但绝对不发达的小城镇:“喏……那里,我曾经就是在那家赌场当看门的,做了一年,到现在都没什么改变,就那样无所事事的坐在门口跟个痞子似的,当老板需要我们吓唬人的时候,或者跟别的赌场抢客人,才打架滋事……”口气很平静,好像在说别人。

玛若专心的看着,还不时拿起手中的相机来拍照:“我听夫人说过,你失踪以后就到了这里,原来是这样,哦……可怜的孩子,我得拍点给夫人看看。”还一边说一边伸手摸齐天林的头部安慰。

齐天林真没什么伤感的情绪:“我觉得这都是生活的历练一部分,这段日子起码让我明白了好人和坏人没那么绝对,这些赌场毒贩中间依旧会对自己人讲义气,讲道义,追查他们的警察军人中间肯定会有收受贿赂,甚至比这些人更黑更狠的毒辣心肠。”

玛若听了也笑:“那倒是,你这种成长方式就比安妮那太过理想化的公主梦要现实得多……”突然看看面前的地图册:“你说我们要不要干脆顺便去一趟华国,我也有点想去看看小奥!”毕竟还是做母亲了,有点对儿子的思恋之情也正常。

齐天林盘算一下:“我可能没时间回国内,而且华国内部是有人看着我的,我一回去,估计就会来找我,有点腻歪,反正我要去见那个缅甸的太上皇,也许会有点危险性,你自己去华国旅游一下?”

玛若居然大摇头:“那就算了,我给你妈打电话,让她带了孩子到香港或者印尼去旅游,见见面就好了,我还是宁愿跟你在一起冒冒险有趣一点,再说了,我现在真被你宠坏了,哪里还习惯一个人旅游?起码也得是两个秘书三个护卫以上的档次,还是跟你这样最好……”

齐天林笑着点头,指指前面拐角:“哦,十多年了,这家饭馆还在,这些地方的发展的确不太明显,就在这里吃饭不?很有特色的不光是咖喱饭……”

啊,老实说,玛若这些日子最受不了的就是随处可以闻到的咖喱味道,听说这个好消息,立刻就蹦蹦跳跳的下了车,哪里像个有了儿子的姑娘?

其实也就是米粉,齐天林点颗烟笑眯眯的缅怀:“那时候天天都吃这个玩意儿,赶紧了,吃完了尽快上路,争取今天赶到目的地。”

一样的长途自驾赶路,一样的两人同行,只是以前的小吃货变成了现在的法西兰靓妞,不过用头巾包住红色头发的玛若,买了条基隆把自己围得怪模怪样,一边吃一边打量外面经过的当地人,琢磨十有八九都头顶点东西

的习惯跟印度那边头顶东西有什么不同,最后是齐天林等得不耐烦,拖了她上车的。

玛若离开小镇的时候才询问齐天林:“你……现在有没有点衣锦还乡的感觉?已经在外面做出了那么大的事业。”

齐天林开车赶路,笑着反问:“你现在手握巨大财富,更是全球巨豪榜前几位,你有没有觉得还想去你的那些同学朋友面前嘚瑟?”

玛若还认真的想了一下:“刚有恩佐的时候,我们好像也就只有几十百来万收入,还是有点炫耀的心思,故意开了恩佐去学校转了一圈,给他们看看我这退学的灰姑娘现在发达了,可是等到跟阿联酋那帮家伙开始折腾投资以后,就彻底没了兴趣,你说我们都这么有钱,还跟我那些每天苦哈哈在设计工作室画图纸的同学显摆,有意思么?人家都不相信我比比尔盖茨更有钱吧?”

齐天林也点头:“那就对了……难道我跟那赌场看门的说,我现在是要去找丁瑞将军,而且我还是英兰格的国家大臣?别人也不信的!”

所以讨论一番的两人,还是觉得应该把这样的行程当成旅游才比较有趣。

但那些年的齐天林真不怎么关心旅游景点,还得依靠玛若买的旅游攻略书寻找,结论就是缅甸应该就是一个以佛教人文主义和自然风光结合起来的旅游国家,虽然大多数城镇看上去只有华国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市容市貌情形,但是大量华国或者欧美游客的进入,还是让这个国家建立起档次颇为不错的旅游设施。

等到天色落幕,齐天林终于驾车到达目的地,不是首都,而是南方一个很不起眼的小城市,这里却有着古代的皇宫,以及大量的佛塔,那位太上皇就近似于隐居的呆在这个地方。

肯定不可能连夜去拜访,所以入住一家据说是有六星标准的酒店,其实就是在一片树林和佛塔中的别墅群。

到了这边,就彻底摆脱了山区的地形,到处都是热带雨林平原的地貌,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望无际的平坦跟树林,还有那些是不是参差不齐以各种形态出现的佛塔,极为安静祥和,特别是光辉灿烂的日落跟繁星点点的夜空,让玛若觉得这片土地格外安宁跟美好,终于第一次忍不住对齐天林的工作和赚钱提出了意见:“能不能……不要在这个安宁的地方发起战争?”

说这话的时候,两人刚租了一辆马车,趁着夜色晃悠到附近一座无人看管的佛塔边,把马拴在下面的树上,齐天林扶玛若上了高高的塔尖,样子跟著名的吴哥窟佛塔也差不多,看惯了这样山野美景的齐天林熟视无睹的躺在石砖砌成的矮墙上,

看姑娘拿着一台刚买的小相机到处拍照,最终坐到他的身边来开口。

也对,在玛若的认知里面,自己的父亲和男朋友都是用战争赚取金钱的人,所以她倒也从来都不觉得战争有多么遥远或者丑恶,而且随着齐天林到达的每个地方,似乎都或多或少的会发生战斗,虽然也给她赚取了源源不尽的金钱,让姑娘越发财迷,可眼前安详的美景,还是让人舍不得破坏。

齐天林调整一下睡姿,更像个侧卧的佛像,笑眯眯:“好,你说不要就不要!”

玛若坐在他身边靠紧一点:“我这样是不是有点像安妮?她最爱说这种类型的话。”

齐天林摇头:“你就是玛若,跟她没关联的,还是那个有点大大咧咧但是已经长大漂亮的小姑娘。”唉,这几年,齐天林的口才是真的越来越好。

法西兰的女性就习惯于被赞美,玛若也不脱俗,心情很好的斜倚在齐天林的腰间,仰望黑得发紫的星空:“其实我就想你早点把事情做完了,我们就回圣玛丽岛,或者迷雾岛也行,再不行来这样的地方生活也成,就安安静静的过下去就好了,但是现在夫人跟安妮显然已经把事业也越做越大,不可能无声无息了,对么?”

齐天林看着这才是正儿八经恋爱的女朋友,想想才点头:“嗯……事情是有点变化,但是我想,应该是会有终点的,我们有一起坐在家里悠然变老的日子。”

玛若看远处,太黑了,除了偶尔的佛塔灯光,几乎都是黑成一片:“原本只是要抓住老鹰,现在你的初衷改变了,我都能理解,我面对的关系也复杂了很多,还要竭力去理解经济、军事、政治,各种各样的知识,甚至还要关注整个国际间的军火行情,看准时机下单购买大量的枪支弹药……我得说,我这样一个平凡姑娘做这些事情,还是太……吃力了一点。”

齐天林简单的总结:“老鹰不过是表象,我现在拥有一般人难以企及的资源和能力,如果不做点什么,就消失在圣玛丽岛或者别的什么世外桃源,除非我完全充耳不闻窗外事,我想我一定会后悔的,所以趁着这股劲儿,我们一下把事情收拾了,才算是尽了责任。”

玛若很喜欢这样的倾诉环境:“不过看看蒂雅那好战的模样吧,你真让她早早的回家跟我生活在一起,估计也会打得鸡飞狗跳,安妮会情愿销声匿迹的在家相夫教子?我看也不可能,至于夫人,就更有事业心了……唉,估计真等有安静生活的那一天,她们仨估计也不安生!”

齐天林搂紧了她:“好吧好吧,我们背后别说伟大的索菲亚公主坏话,

享受属于我们自己的假日吧……”

姑娘确实是很舒适的靠在他的怀里,笑笑低声:“明早陪我起来看日出……夫人说这里的日出比圣托里尼还漂亮,然后才能带我一起去忙你的事情!”

齐天林一口应承了,确实是,就算是他这样不解风情的蛮武之辈,也觉得这样的星空下分外美丽,除了蚊子有点讨嫌,难道不能因为他有半神之躯,就不来侵扰他们么?

不过等第二天上午,玛若一个人坐在齐天林办事的地方,就觉得之前晚上嘀嘀咕咕做个平凡人生的说法就跟喝醉了酒说的酒话一样,不站在某些巅峰,怎么能看见这样的风景?

这是一个处在高地的宫殿,从外观看不到一丝一毫的硝烟气息,周围郁郁葱葱的树林密布,顺着山体升高,建筑物就好像金字塔一般的愈高愈小,俯瞰周围带着仙境一般的云雾,加上色彩艳丽和金碧辉煌的建筑物,清风拂过四周都是廊柱,空旷光滑的大厅,赤脚单独坐靠在柱子边的玛若简直有点陶醉。

只是从一路行来,齐天林就悄声告诉她,周围到处都有地雷、机枪地堡、警报器、观瞄阵地、狙击手,至于摄像头和观测镜头就更不用说了!

任何一个站在巅峰的老大都怕失去自己现有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