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72章 服务

第九百七十二章 服务

缅甸有很多这样的建筑,四面通风,中间是佛堂,周围是光滑的木板地面,如果建在高处,更加有琼楼玉宇,仙风道骨的感觉,非常飘逸。

齐天林面前的丁瑞将军没有穿军装,而是白色对襟衫,加上同样宽大的白色纱笼裤,赤脚盘腿坐在佛龛前,加上花白的头发和胡须,也显得很仙风道骨。

绝大多数有关缅甸的国际新闻中间都不会提到这个名字,可是他却是实实在在的缅甸太上皇,所有的军队都在他的控制之下,总理也是在他的许可之下才能上台执政,当然所有的政策也在他的掌控之中。

说起来,正是因为在这样的环境呆过一年,齐天林才会在非洲实行那种自己掌控军事,苏海亚等人负责政权的模式,有点受到这里的启发,只是齐天林没这么强的控制欲,要把这里的一切都牢牢抓在手里罢了。

不是所有人都有他那样超越常人的心态。

将军宽皮大脸,和大多数缅甸人一样,肤色略黑,也许这些年在佛堂呆的时间多了,没有那种杀伐果断的狠辣气息,居然还能看出几分宽厚的神情,有点悠然的看着齐天林:“美国人?他们怎么会找出你这样一个亚洲人来当使者。”

齐天林能说简单的缅语,夹杂英语,就能跟对方全面沟通,他现在坐在地板上,没有按照惯行的双腿一前一后的尊敬坐姿,而是也跟对方差不多的双腿盘膝在前,手掌放在膝盖上轻轻敲打手指:“我来,无非是替美国军方或者说国务院方面说那些希望你能开放民主市场之类的废话,我觉得说着费力,现在美国人也拿不出多少实际的好处来,反正没给我说能许诺什么,估计你也明白?”你这是说客么?简直就是来拆台的好不好?

如果说来个美国的说客,结果开口就是这样漫不经心大逆不道的话,还真的有点让将军动容了,原本只是礼节性接见一下的态度,变成略微身体前倾:“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齐天林耸耸肩:“我当然知道我在说什么,你可以认为我是代表美国人来,也可以认为我是代表我自己来的。”

将军脸上讥讽的表情多了一点,又把腰直起来:“你自己?你想以个人的名义跟我谈什么?”这种打着国家的幌子,然后中饱私囊的家伙也确实太多了,他有点想把这种家伙撵出去。

齐天林稳若泰山:“我曾经是佤邦北部镇上的一个赌场看门儿,现在我是英兰格的直布罗陀总督,不管部部长,也是美国在非洲地区的代言人……如果这些头衔不那么直观,那么我就是个政变专家,你看到最近几年大多数政权更迭或者政

局动荡,都有我的业绩在里面!”其实应该是所有,只是类似卡尔塔、土其耳之类的不好承认罢了。

七十多岁的老将军脸上终于有了变化,从自己治下的一个看门人到现在兴风作浪的人物,没点惊讶是不可能的,更何况……

齐天林这才把上身倾过去一点,其实两人中间相隔三四米远,这一点靠近并不会改变音量上的变化,只是表达了一种态势:“对的,政变!美国人随时有能力在缅甸发动政变,特别是我加入到太平洋司令部以后,我马上就会着手在这个区域增加武装承包商网络,培训并加强各国特种军事力量,您也许对您控制的数十万军队相当自信,但对于我来说,这绝对不是无懈可击,卡菲扎最终还是死在我的手里,甚至利亚比现在实际上也是我在掌控,加上乍得、非中,我控制的国土面积比你大几倍!我们都是一类人!”这才是为什么齐天林一进来就持平等态度坐下的原因,只有觐见尊者,才会把左腿膝盖在前,右腿尽量伸直在后。

丁瑞将军一生大风大浪见得多了,这也许是上位者共有的特质吧,皱着眉往后靠,似乎想把视线拉远一点,全面看看眼前这个有着一把络腮胡的亚裔年轻人到底有什么底气。

齐天林却开口提醒:“您不用触发背后那个锦垫上的开关,我来是跟您心平气和的谈谈,身上也没携带武器,当然要徒手干掉您也不是什么难事,能招募超过两百名美国特种部队成员并给他们做领导,您应该相信我有绝对把握在您所谓的包围圈下脱身,并且带走您的命!”

口气很诚恳,好像在跟隔壁邻居拉家常,将军脸上的神色真是连连幻变!

齐天林看看四周通风的塔楼:“您92年夺权成功对吧?二十来年过去了,怎么样?当年你就干掉了上一位掌权的将军,十年后才耐心的看着另一位将军被你软禁而死,你现在最大的心病,就应该是,你的继任者将会怎样对你吧?”

这就是缅甸的军政府,哪个继任者不是踩着前任的尸体或者血泊上位的?丁瑞是第三任将军了,前两位基本都死在他手里不得善终!

声音有点嘶哑,和之前闲云野鹤一般的腔调截然不同,齐天林可以平起平坐的地位以及一刀封喉的话语终于彻底解脱了一国之将的外壳:“你……不懂!”

齐天林表情没什么得意:“我懂!政变中我干掉过三名国家元首,也帮助两名国家领导人留下性命,那种掌控大权以后,周边所有人都在虎视眈眈,任何人都会转变成为下一个夺权者的感受,我最明白不过!你害怕了!你打心眼里明白,你就是

下一个被干掉的将军,所以你才会逐步放开缅甸市场,想转变为所谓民主社会,让这个国家转变成为一个可以放过你的国家!让你可以善终!但是你心底里绝对明白,美国人不可能保证你,他们随时都可能因为自己的政治理念,甚至为了清洗你的班底怂恿那个昂山上台跟你算账,审判你!用国家的名义来审判你,就算你逃到天涯海角,或者躲在缅甸的任何一个角落,美国人或者华国人都可能把你找出来审判你,用国际法庭乃至别的可以找到的随便什么借口审判你!”

这一番话说得是又快又急,中间齐天林甚至不经意的用了几个华语词汇,将军陡然衰老的神情中眼神一亮:“你是华国人?”

齐天林却摇头:“你觉得美国人会让一个华国人来做这件事么?我是华裔,但不代表我就是华国人,你不觉得在东南亚地区,一个华裔更不容易引起任何国家的注意么,这就是我的优势,我在美国人那里的优势。”

将军看上去是真的有些老了,长叹一口气:“说吧,你究竟要表达什么?”

齐天林摊开手:“我能给你一个承诺,保你安枕无忧的承诺,我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一个同盟的地位,你能控制这个国家的时候,我们在某些事情上共进退有商量,假若有一天,你失去了对这个国家的控制,告诉我,我来带走你,到你选择的任何安全地区并提供保护,或者帮你夺回控制,仅此而已!”这口吻,又好像一家保险公司的资深保险推销员,俨然一副买了这份保险一本万利,有百利无一害的样子!

将军不是三岁小孩儿,哼笑一声:“听上去我什么都不用花,你就是白帮忙?”

齐天林不解释为什么不想在这里挑起战火:“有些东西要用过才知道好不好,你回头可以尽可能收集跟我有关的资料,就会明白我说的东西不是空口说白话,紧接着发生在南亚到东南亚一带的事情,也会佐证我今天说的一切,正因为你是个军人,我才有兴趣跟你交易,其他的政权么……你等着瞧瞧吧。”说完从自己的裤兜里掏出一张名片,从光滑的木板地面上推滑过去:“刚才我说的,无论你现在允诺与否,都是有效的,你甚至可以在最危急的关头才履行这个协议,记得给我打电话,二十四小时内,必定赶到,请记住,相信一个复杂的国家政府,还不如相信我这样一个公司组织,全球最好的武装承包商防务公司,将竭诚为您服务……”说得自己都笑起来,施施然的起身点点头,转身离去。

老将军没有任何招呼的动作,有些空洞的目光穿过空旷的佛堂,越过那个远去的背影,看

向周围极为辽阔的热带雨林平原,这片自己麾下的国土,看上去平静祥和的国土,一旦爆发却如同洪流一般反噬的国土,自己这上台二十多年,已经镇压过多少次了,下一次呢?

良久,才躬下身,趴在光滑的地面上,伸手摸过那张名片,拿在手里:“科巴斯保罗?”

几秒钟以后,把名片插进背后佛龛下的一个缝隙,拿起靠垫边的一部电话:“收集有关英兰格直布罗陀总督科巴斯保罗的所有讯息资料,马上送过来!”

放下电话才自言自语:“我倒要看看你究竟是不是三头六臂!”

三头六臂的齐天林已经顺着陡峭的台阶下降几层找到了正盘腿坐在大厅里面屏息凝神的女朋友:“走吧?”

刚才还做入定神圣状的姑娘一下就跳起来,满脸惊讶:“这么快?”

齐天林点点头:“就是过来说说话嘛,还想在这里游览一下么?”一边说,一边弯腰帮忙拿过旁边的拖鞋给姑娘摆好,自从进入这个国家,还是穿拖鞋方便一些,他自己就干脆打赤脚,不然到处都要脱鞋,实在是不方便。

这里的宁静显然很吸引玛若,又停留了好几天,齐天林也做足了自己在缅甸费尽心思的架势,才出发前往印尼,无论布鲁克林还是马克,都已经在那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