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73章 活灵活现

第九百七十三章 活灵活现

印尼才是最大的东南亚国家,缅甸加上泰国、柬埔寨还有越南才堪堪比得上印尼的国土。

这是个华人在南洋落地生根有着悠久历史的国家,但也是齐天林对整个东南亚国家最为憎恶的国家,甚至比那个跟华国产生过战争的越南都更加厌恶。

没有别的原因,这个拥有上百万华裔的国家曾经产生过针对华人的暴行,就如同一只恶心的苍蝇,永远都不可能从齐天林的心底抹去。

所以这个国家才是他在亚洲一切事物的起点,就让这里来成为浪潮的旋涡吧!

说起来也是比较奇特的一点,在中东向北非延伸的伊斯兰教基本都连成了一片,被印度在中间阻隔了一下,向东南亚的延伸就断掉了,接着缅甸泰国等佛教国家更是阻挡了伊斯兰教的传播,结果就跳过海面上的佛教国家斯里兰卡,从马来西亚到印尼、文莱连成一片,又是伊斯兰国家,连旁边的澳大利亚和菲律宾都跟伊斯兰教没关系。

更重要的是,印尼才是整个东南亚地区,极端伊斯兰组织最为猖獗的国家,就好像一枚压在这个国家屁股下面的炸弹,一点就着,所以齐天林不顺势来这里动手,还去哪里?

所以登上航空公司的班机,齐天林和玛若一同前往印尼之前,跟五长老的电话持续了好久,那边也带着人到达印尼的清真寺,开始跟各种伊斯兰组织进行宗教串联,顺便了解摸清极端圣战组织的规模以及分布范围。

挂上电话,齐天林却看见一条陌生号码的短信:“协议认可!”

笑笑就按照空姐的要求关上电话,玛若这一趟旅行算是过了瘾,现在伸长了脖子观察东南亚空姐的民族服装,这几天没少观瞻独特的东南亚舞蹈,学服装的姑娘对那些具有浓郁特色的服饰装扮兴趣非常大,收集了不少东西发回欧洲,说是自己还是想学着安妮跟夫人那样,做点自己的事情,准备收购两家名牌服饰公司来搞搞新意思。

齐天林没什么意见,甚至更鼓励自己做点什么:“我妈也会带小奥来这边,你想带回欧洲也没所谓。”

玛若表示要看看儿子跟婆婆相处的情况再说。

航程很近,落地以后,圣玛丽号和玛若的保镖助理们早就等在这边,纪玉莲和小奥要晚上的飞机才会到,鉴于齐天林这一次要会见和接头的人实在太多,所以,玛若又重新恢复了前呼后拥的状态。

而且她也确实有老板的派头,因为一进入市区,就到办公区域查看,马克已经先期到达并租赁了一层办公场地,美国重建防务咨询有限公司东南亚分公司的招牌都已经挂上了。

德国佬算是玛若最早招聘的两位部门主管之一了,笑着跟老板娘拥吻一下,才转头看自己的老板:“我职业生涯最正确的决定就是跟你走了……”和齐天林也拥抱一下。

齐天林打量还是有点发福的马克:“阿联酋的日子过得很舒坦?”

马克不讳言:“军事行动方面,我已经算是退休了,但是能领导这么多高手,我还是很有兴趣的,而且这边应该也不会有太多正面战场的事务吧?”

齐天林不透露自己会搅起的风浪:“你尽可能的在这一带建立分公司,并建立诸如培训靶场之类的商业场所,这些东南亚国家是不禁枪的,特别是跟有些政府官员领主拿督之类搞好关系,有大量的VIP护卫业务可以做,但时刻准备应对我别的任务需求。”

马克听出点画外音,但不追问:“这两年我在阿联酋,最擅长就是跟这些亲王官员们打交道,而且现在还有那么多德国企业跟我们拴在一起,别提多有底气了!”他在阿联酋的时候,就没少跟SGM公司产生联系,毕竟有条生产线还在奥塔尔军团岛上呢,现在德国巨头们更是在岛上投入了新的军工设备,奥塔尔军团驻扎的人工岛实际上已经成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军工岛,军团也完全成为军备企业的安保部队,主力都被抽调了。

齐天林跟最先到达这边建立总公司的一帮美国员工也握手拥抱,算是重建公司已经正式运作,气氛相当良好,一起午餐以后,还挑选其中两名主管跟他一起去见布鲁克林将军。

美国在印尼是没有军事基地的,最近一直在寻求租用基地,相比欧洲大量关停军事基地缩减开支,东南亚的军事基地也许就是为着可以遏制华国,还是有一些预算的,但确实也没有之前那么财大气粗了。

布鲁克林一般是在夏威夷办公,但是这位四星上将却显然是个行动派,一直在整个太平区域之间各个国家访问移动,最近借着美军在跟东南亚几个国家合作军事演习,一直驻扎在印尼军港的一艘驱逐舰上。

两名前美军特种作战部队的重建公司主管陡然一下就介入到跟四星上将交流的活动中来,说不激动,还是不太可能的,对自己这位新老板也就更有好感,驾车前往的过程中仰慕连连,实在是回家待业的滋味很不好受。

齐天林要的就是在美军士兵中的这种好感,颇为平易近人的也谈笑风生,抵达军港美军执勤区域时候,三人都颇为熟练的展示各自的证件,很快就被营区宪兵带到了布鲁克林的办公室,一间在军舰上的临时办公室。

齐天林故意带着两

名主管跟布鲁克林见面,黑人将军也极为热情的跟这些退伍军士拥抱,很有兴致的询问一下他们进入重建公司以后的待遇跟感受,然后才让自己的幕僚带两名主管去喝咖啡,和齐天林在办公桌两边坐下。

军人将领的那些政客的虚伪气息也有,但真没那么浓,所以布鲁克林看着关上的舱门,收起刚才热烈的笑容:“怎么样?你在印度和缅甸的行程,感受如何?”

齐天林不置可否:“印度是解决商业合同,同时也能为赫拉里女士跟亚洲地区保持良好私人关系做点贡献。”

布鲁克林能听出这个味儿:“你决定站在民主党这一边?”

齐天林笑了:“我又不是美国公民,没有投票权的,只是我夫人跟赫拉里女士的私交不错。”

布鲁克林却不以为然:“你知道我这个陆军太平洋司令部的副手是什么人么?澳大利亚的陆军少将,美国军队是可以接纳外籍军事指挥官的,你还很年轻,很有这个希望!”

哦,这个诱饵就比英兰格扔给齐天林的那些要更诱人了,齐天林适时的表现出了惊叹和专注:“真的?”

布鲁克林很满意他的这种热衷情绪,掌控谈话方向:“那么在缅甸呢,你跟丁瑞将军有什么结果?”专注的眼神一直盯着齐天林。

齐天林却把自己跟将军的协议合盘托出:“我希望能跟他建立一个比较良好的私人关系,方便我的人手进入这个国家,当然与之相伴的交换就是,我能在他需要的时候,为他提供任何援助,包括把他从这个国家带到任何他觉得安全的地方,你们也不反对我做出这样的承诺吧?”这才是齐天林为什么并不担心那位老将军两面三刀的把自己这些协议传递给任何一方的原因,自己是个商人,做任何有利于自己商业的承诺跟协议都是正常的,也不损害美国的利益。

布鲁克林在意的就是美国利益:“嗯?那么美国能得到什么呢?”

齐天林开始掰手指:“首先,关于那位美国的缅甸代言人昂山女士,我们很兴趣为她提供一个专业安保服务,从培训缅甸本国护卫到外国护卫都行;其次,我们也很乐意在这位将军许可的前提下,派遣部分小型作战分队进入缅甸北部,和那些亲华的省份做一些战术交流,保证政府军能更好的收复这些区域,也让美国在缅甸的话语权得到提高,当然如果需要我们对那些亲华的缅甸将领做什么个人行动,收费价格就比较高了。”

布鲁克林哈哈哈的笑起来:“看来你在MI6没少接受这样的非正规作战培训?”手指在桌面稍微敲击两下,给出一

个结论:“我很满意,看来你在这方面会和我有不少的合作,而且你的坦诚布公也很能得到我的信任,不错不错!”

齐天林就是判断美国人在缅甸应该还是有不错的渗透,无论是将军身边还是政府官员,亲美的人肯定有,这和奥尔马那种反美武装不同,老将军也得允许这种人的存在,所以自己跟老将军之间的事情,与其说遮遮掩掩,不如主动交代,换个角度看看,只要不损害美国利益,也没什么不可以的:“那么东南亚呢?我现在即将把上千名美籍员工投放过来,但是最多只能保持不赚不亏的状态,您这边是美国军方有业务承包给我,还是情报界或者政府行为?”

初步的前期沟通完毕,就得进入实质性阶段,月薪都是数千上万美元的美籍员工,每个月都要让齐天林产生上千万的开支,总得补偿点什么吧?

齐天林愈发兴致勃勃的把自己这个有点贪财,又热衷于名望的承包商人形象演绎得活灵活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