叛徒

第980章 境界

第九百八十章 境界

如果说军舰和导弹,彻底浇灭了这些小国家强硬派蠢蠢欲动的心思,那些手中还有轻武器的军队,在接到投降命令以后,还试图按照非洲吊儿郎当的风格携枪而逃,就犯了绿洲公司的大忌。

齐天林一直都认为,武器枪支在非洲的泛滥,也是作乱的一个原因,手里有一支AK步枪和有一把手工制作的梭镖,带来的心理膨胀度是完全不同的,所以只要他能控制的区域,就尽可能的收缴一切枪支,用各种办法,有偿的,强行的,甚至不惜用作战的形式来收缴。

非洲军人大多数都秉承了散漫的风格,打得赢就如狼似虎的扫荡,烧杀抢掠,做长官的也不阻拦,算是犒劳自己的部队,所以才会造成非洲大陆上作战经常出现大屠杀的情况。

而打不过的时候,就很少出现廓尔喀那种坚如磐石的顽强劲头,一窝蜂就散了,提了枪械能跑多远跑多远,只要手里有枪,抢劫打杀跟当军人时候没区别。

所以那原本驻守在整个城市外围防备的一个师兵力,有相当一部分都选择投降以后,却有那么数百人选择了四散逃跑,而且相当一部分还朝着市区内部逃窜!

从得到强硬派们投降的讯号开始,货场码头上的沙狐就调动了三十余辆开始进入市区到处结队巡逻,并且收缴一切能看见的枪械,大多数听着回荡在空中要求投降命令的黑人士兵还是放弃了抵抗,但是这一股乱军,就被绿洲员工们迎头遇上了!

这些城市没多少高楼大厦,更多还是低矮棚房,偶尔的三四层水泥楼房,都是国外公司过来修建的办公楼或者工地厂房之类,所以坐在高高的沙狐上面,能够很轻易获得一览无遗的开阔视野,那种偷偷摸摸成群结队散漫出现在街头朝着城郊方向的游兵散勇,很容易就被发现,何况城外围捕的车队也在呼叫,老实说,这算是他们稍微有点疏忽,不应该把散兵放进城的,所以有点恼怒,数十辆车已经散开队形顺着狭窄的巷道,把对方往宽阔的主街道上赶。

他们按照这两年的非洲战略,扫荡过太多的城镇了,分外熟悉这种非洲地域特征的清扫工作,狭窄区域的驱赶就是为了应对人本能朝着宽敞地方奔跑的意识,把这些不愿投降的家伙汇集到路边来。

然后坐在一辆巡逻车里面的安藤三辉就看见,这些绿洲公司的黑人员工,一边用车载机枪对空鸣枪,一边用扩音器要求放下武器,缴械投降,一名士兵刚要不屑的端起手中步枪朝着沙狐开枪,朝空射击的米尼岗机枪就低下头来,对空射击其实不过是为了保持转速罢了,呼啦啦的一梭子横扫过去,身着军装的躯

体瞬间被撕扯开来!

甚至他身边的几个同伙都遭到殃及,已经举枪投降的动作,都被割掉了手臂或者头部!

就是爆发性的一下,几个人体感觉是装满鲜血的汽水瓶被炸开,肢体、残肉跟鲜血蓬开一地!

让眼睁睁看着这一切的逃兵们吓得赶紧趴下,不顾一切的叫喊着举高手中的步枪,表示投降,除了极个别生性暴虐的在这种状况下还敢反抗的,被一一点名击毙,剩下的就是从射击孔扔下的一把把捆扎带,要求这些投降者相互捆绑,确认没有安全威胁以后,才下车开始俘虏人手。

安藤有些吃惊于跟索马里作战完全不同的模式,那边看上去跟印象中别的非洲武装没什么不同啊,这边却一板一眼完全是按照欧美风格的训练成果。

结结巴巴的用英语夹杂阿拉伯语单词跟随行的黑人员工询问,这边却满不在乎的嬉笑:“那边?那全都是将军带领的最强战士!”然后什么都不说了。

安藤是听有不少作战人员称呼亚亚为将军,还以为也就是个反政府武装的档次,没想到,齐天林的实际实力这么强!

齐天林就没有跟他一起到城区内捉耗子了,城外零星的枪声和完备的通讯系统都能表示一切都在掌控之中,跟蒂雅和一群僧兵一起,他们已经站在了那艘驱逐舰上,随战斗队伍过来的政工队已经自行开始处理市政管辖权的交接,但是对所有工商业者的清查工作,才是他们接下来的重点。

和所有革命军都会搞杀富济贫来获取民心不同,绿洲公司很少做这样的事情,只要能确定城镇安全控制,大量的生活物资就会运过来,尽可能保证工商业照常营业,只是那些垄断性关乎民生的水电企业会被协同控制,避免造成混乱。

齐天林是来视察这个正儿八经自己获得非洲西海岸第一个出海口的,有了这里,连成一片的非中、乍得的所有生活生产物资的进出口才变得便捷起来,毕竟什么都要从利亚比走,几乎都要横穿荒无人烟的撒哈拉沙漠,而且那一路是没有高速公路跟铁路的,要么绕到走公路,要么就是空运,之前几乎全靠运输机的高成本运作,现在终于可以解脱出来!

驱逐舰前甲板上,站满了上百名这座城市里面的达官显贵,原本在得到消息以后就聚集到这艘可谓战斗力最强的钢铁堡垒上来,没想到却方便了齐天林瓮中捉鳖,根本不用费心到城里到处搜捕,这种只有老式舰炮和鱼雷的二战后期驱逐舰,说起来有七八千吨的排水量,其实在三艘三千吨级的小型现代化护卫舰面前就好像个老迈的大爷,年轻小伙子单舰

五十六枚导弹的发射量,可以在眨眼间把老大爷打成碎片。

所以接到投降的旗语信号以后,护卫舰也派出了舰载直升机盘旋在驱逐舰周围检查控制。

齐天林虽然跟随从们衣着装备完全相同,但是肤色的差别和他跟蒂雅被拥戴而来的气质,肯定就成为了关注的焦点,其中甚至还有一名曾经在上一次政变的议会现场见过他的官员,恍然大悟:“你……哦!原来早就想要插手这里了!”声音很小,齐天林上一次在政变中当堂杀人的景象给这种人的心理震慑力还是很大。

齐天林看着对方依足了投降的架势,希望能保全性命和财产的说法,回应得简单明了:“如果你们有企业或者工厂的确是在为港口还有城市居民提供就业跟帮助,你就能获得你相应的财产并保留下来,如果纯粹是利用职权势力强取豪夺,对不起,我们有人民委员会会审查你们的每一分钱是不是干净,当然,如果没有人控告你们曾经为非作歹,做个普通商人或者民众还是可以的,你们请自行祈祷自己以前没有害过人吧……”

百余人有些哄闹,不少人议论纷纷的还是想赶紧逃出国去,齐天林不理他们自顾自的走到舰首,这里的视野的确开阔,整个港口城市一览无遗,远远的都能看见迷彩绿的沙狐们小点一般在城郊散开来朝着城市进发,就好像一张编织得越来越紧密的渔网,慢慢把猎物们收拢起来,三艘护卫舰又逐渐驶进港口里面,改变开始封锁峡口的队形,现在一顺排开,把舰侧对着城市,和驱逐舰以及另外几艘不知道还能不能开动的护卫舰巡逻艇一起调转武器对准城市,几乎就已经把这座城市完全包围了。

海边的城市,的确比在乍得或者非中那样的内陆国家到处看上去要心胸开阔得多,而且卡隆迈原本就属于植被比较茂盛的绿色国家,生机也更盎然一些,齐天林看着沙狐们已经逐渐分街区收缩,即将完成控制占领,转头指着东北方向:“这边,只有一条铁路通往首都,而我们即将投资新建一条新的高速货运客运铁路一直连接到非中、乍得,你们是手里面还有资本跟人脉的领先者,如果在接下来的发展中,能秉公守法的投入进去,会有很大的发展,比你们逃到国外强得多,你们自己权衡吧!”

挥挥手,第二阶段的作战计划才开始了,获得城镇控制权的沙狐们开始按照事先的安排,到处寻找那些外国侨民,然后某些人就在各处搞得枪炮声隆隆,一副双方正在大打出手的气氛!

一艘护卫舰已经靠近那个货场岸堤,把部分担惊受怕的各国侨民接上船,其中甚至还有不少的华国

人,作战的沙狐这时开始接二连三的把找寻的侨民送过来,可以在货场帐篷暂时休憩躲避,也可以登船离开这个国家,摆足了拯救侨民的本职工作。

其实是为了封锁消息,封锁绿洲公司已经基本上完全控制整座城市乃至整个国家的消息。

毕竟动用了军舰还有这么多人手的军事行动,虽然没有造成重大的伤亡,但是总得有个对外交代的由头。

另外就是齐天林希望给欧美军方乃至安藤三辉这个亲历者,都留下一个自己并不嗜杀的印象,这样在即将到来的东南亚风暴当中,才会让更多人掉进自己营造的这个坑里,也不至于最后把责任落到自己身上。

作为一个卧底,最重要的就是要既能坑人,自己还很无辜,这才是到了一种境界!